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零九章全面洗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全面洗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全面洗牌

一句話后楊本水同志知趣的閉上了嘴不再吭聲了,這個時候屬於非常時期,話多了會遭罪的。請記住我們的網址dukankan.讀看看小說網請使用訪問本站。夾起尾巴做人才是王道,在還沒找到另外的東家前,要謹言慎行。

「嗯,從青牛市開始,是勢在必行。而且,青牛市的問題最嚴重了。各位同仁們都清楚,那個地方是咱們海東市礦業的集中之地。

青牛市被咱們南福省的群眾稱之為銅都三甲,以是銅礦業起家的。要整治青牛,難度很大。

青牛市光是跟礦銅業方面的有關的企業公司估計不下幾百家。關停、整改、重新整合是必須的了。

葉記這次是要搞專項整治,我想,不能再辜息青牛市了,要一整到底,從源頭抓起。」高華同志慷慨激昂的表了態,比楊本水的態度激進多了。

自然,高華同志是在積極的進取,是在向葉老大示好。因為,高華同志的危機感比楊本水大得多。這壓力,來自於友和身上。

「全面整治海東環境,難度很高。我是搞宣傳工作的,只能從意識形態,從海東人民的精神層面開,引導海東人民搞好環境,增強環境意識。搞好宣傳工作,我會在這一階段把重點放在整治環境一塊的。」宣傳部長蘇芳同志在葉老大那灼灼的目光下,只能咂了下嘴講了一些模稜兩可的話,無關痛癢罷了。

「葉記,青牛市不光是環境一塊問題是嚴重,在治安一塊也是爛到底了。而環境問題又套出了許多治安問題。

環境問題引動了社會,帶來了一系列的不穩定因素。比如,礦主們在土地賠償補償方面跟當地土地擁有者生了糾份,這一塊就引了許多的不穩定因素。

甚至,嚴重的打群架,殺人放火的事件都偶有生。青牛市的問題太嚴重了,這次公安部點名批評了青牛市的治安問題。

我作為海東市政法委記,我有責任。我也感覺到了肩上的壓力是越來越重了,我在這裡,向大家作個檢討。」政法委記鐵丁山並不屬於范遠的鐵竿親信,只能講是眼神望向范遠,把他當作風向標。在大方向上跟范遠是保持聯繫一致的。這次范遠倒了,鐵丁山也有些茫然。

而且,葉老大利用公安部的關係,狠狠的敲打了鐵丁山,給了這老傢伙一個黨內記過處分,這下子也老實多了。

而且,這老傢伙在知道自己跟鐵占雄的關係之後,那是趕緊跑到了自已家裡。幸好鐵丁山同志識時務比較快,不然,以著鐵占雄的態度,那就是直接免去他的職務了。

當然,葉老大考慮到安奇一時立足未穩定,還沒有能力坐**東市政法委記一職的份頭上。與其讓外人來撿了漏,不如便宜了鐵丁山。

所以,葉老大斟酌之後選擇了原諒鐵丁山。使得這老傢伙才有得屁股再坐這個位置。

鐵丁山估計也琢磨出什麼味道來了,所以,最近態度是一直在向葉凡同志靠攏。這個,屁股不穩當任誰都硬不起來。

「葉記,剛才丁山同志講到了青牛市環境整治帶來了一系列的治安問題。而且,青牛市政法系統遭到公安部的點名批評。

我想,這種狀況不能再讓它持續下去了。青牛市的政法班子,包括青牛市公安局班了,在這次的事件中突顯了許多重大的問題。

這套班子,好像全爛了。上至政法委記譚光輝同志,下至駐橫達銅礦的派出所,全爛了。

在這個關鍵時刻,在這個非常時期,是不是這事不能再拖了,得先考慮一下青牛市政法系統,包括公安局的班子成員的調整問題了。」組織部長賈異雄早接到了葉老大指示,所以,鐵丁山一打前鋒,老賈同志馬上站出來提到了人事問題上。

「嗯,這個問題是不能再拖了。這次青牛事件充分證實了一個問題。不光是政法系統和公安局,我們看到。

這次被拿下的人員中,青牛市市委市政府也有相當多的同志出現了極大的問題。

他們官商勾結,跟非法礦主們串通一氣。被拿下是應該的,時下,青牛市市委市政府班底中,至少有著十幾個位置的空缺,一直空缺著不利於市委開展的環境專項整治工作。

沒有了領導,下邊的同志茫然不知所措,所以,葉記,乾脆把青牛市市委市政府班子問題和政法系統,以及公安局的班子問題放在今天的會議上一併討論,落實為好。

不然,專項整治還怎麼樣落在實處,沒有了領導者,很難落到實處的。青牛市的問題,不光是省委在盯著,這次中紀委的同志下來了,雖然沒有提到環境問題。

但是,中紀委下手的官員,全是跟環境有問題的官員。所以,咱們不能小視了,一定要引起注意。」黨群記劉真梅中間橫插了一刀,自然是相助葉老大整頓青牛市班子了。

「哼,青牛市雖說出現了這麼多的問題。但是,整個班子的架構還是穩定的。

比如,在這次被拿下的官員中,青牛市市委市政府的一二把手不是好好的,人家並沒有參與這些嘛!

何來整個班子掏空一說,劉記,這個,也太危言聳聽了是不是?青牛的班子是要動,我看,是不是從彌補方面著手。

缺一個蘿蔔填一個空,但是,不能從整體上全面洗牌,大動干格。這樣做很不利於青牛市班子的穩定和團結。

本來這次事件已經搞得青牛市的黨員幹部們人心惶惶了,如果再一大格局調整班了,那不更是搞得恐慌。

一旦引起恐慌,就怕會像多米諾骨牌效益一樣引出一系列的問題。比如,社會動蕩,群眾思想不穩。幹群關係緊張到對立。

如果真生這種情況,還何談對於青牛市環境的整治?所以,維護現階段青牛市班子的穩定,我看是必須的。

而且,是必要的。」張一棟副記立即出言,反駁了劉真梅。這廝,即便是知道反對無效,但也要喊出自己的聲音來。

葉老大知道他的用意,無非是在范遠倒下后,樹立張一棟自己的形象,從而影響著范遠一伙人,沒準兒還能拉幾個同夥出來。

在海東市形成張一棟自己的圈子。在這個非常時期,像原先跟著范遠的蔡貴權、楊本水、高華、鐵丁山等同志心裡都十分的惶恐。

如果張一棟站出來,再憑著張一棟那國務委員的伯伯在京城的影響力。想必范遠一些舊部被張一棟接收是完全有可能的。

葉老大自然不會讓他如願,立即把茶杯重重的一頓,頓時出嚓地一聲刺耳聲音,他巡了大家一眼,一臉嚴肅,說道:「這還是小問題嗎?青牛市市委和市政府一把手雖說跟這次事件沒有大的關聯。

但是,從小關聯來講,多多少少的都有波及到他們身上。作為青牛市的一二把手,下邊整個班底全爛了,會生如此這種大事,難道他們先前都沒有一點感覺嗎?

張一棟同志,咱們不要自欺欺人了。沒有他們的縱容,甚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怎麼可能放任手下胡作非為到了如此令人紫的地步?

即便是退一萬步講,他們難道不該負嚴重的領導責任。咱們的青牛出名了,被公安部點名批評。

咱們的青牛有名氣了。被省委點名指示糾正,什麼叫糾正,那肯定是有錯才能糾正是不是?

同志們,咱們不能再任由青牛市以這樣的班子面對大家,還何談整治青牛。」講到這裡,葉老大突然一拳砸在桌上,說道,「青牛市整個班子,非換不可。從市委記到市長,到下邊的科長局長的,全得換個底兒朝天才行。凡是有問題的同志都要請他們去省委或市委黨校接受再學習。劉記,你看看,有沒理出一個培訓學習的名單來?」

「再學習,如果是三四位同志還有點道理。這個,葉記,這樣大面積的把幹部們送進各級黨校,是不是也太過了一些。

本來海東體制內的同志們都有些惶然了,這下子再一動作,名面上是去黨校學習,實際上可是變相的捋了他們帽子。

這樣子的做法,會不會激矛盾,引起更大的社會問題。我覺得,在這個非常時期,動作還是不宜過大,盡理求穩。」蔡貴權說道,葉凡一聽,心裡頓生警惕。

蔡貴權也是市委副記,如此的講,好像有聲援張一棟的意思。難道是張一棟下手很快,已經把蔡貴權這位在市委中份量也相當重的常委給拉攏了過去。看來,小張同志準備跟自己大幹一場了……

「沒錯,我完全同意蔡記的看法。非常時期就得求穩當。更何況,這個時候,省委那邊還沒有提出具體的要求來。

只是從大方面給了一定的指示。但是,全面調整青牛市班子一塊,咱們是不是操之過急了。

給省委領導留下一個想撈權力,撈位置的不好印象。在新的記還沒到任之前,這樣子做,是不是有越位的嫌疑?」張一棟這句話講得很陰辣,隱晦的指責葉凡只是一個代記,在調整人事方面不能有太大的動作。

畢竟只是代為主持海東市委工作。嚴格來講,葉凡連代記都不是,只是市委副記、代市長,代為主持市委工作罷了。

謝謝下邊兄弟打賞:

『平涼湯圓』『神級獃子』『鶴吟梵音』『王憬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