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章矛頭直指蘇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矛頭直指蘇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越位,什麼叫越位,假設如今有記在,葉凡同志提出如此的建議,是有越位的嫌疑。

不過,如今不一樣。我們海東並沒有任命新的記。

葉記代理掌管市委市政府工作,怎樣就沒有權利調整青牛市這個有成績的市的班了成績了?

不然,叫葉凡同志代理掌管市委工作是什麼意思?難道是省委給的一個擺設,笑話1賈異雄同志從組織制度方面,一臉嚴峻的駁斥了張一棟同志。

「呵呵,代理掌管市委工作,調整一個成績的下級市班子的權利都沒有,這代理市委工作到底代理的是哪門子的工作?

我倒想問問張記,省委這是什麼意思?是省委的指示不夠陰暗還是張記曲解了省委的意思。

更何況,青牛市只是海東市所屬的一個縣級市罷了,青牛市的一把手只是一正處級幹部,按組織程序講,地級市市委黨委班子是有權利調整處級及以下人事調整的。

難道青牛市班子的調整還要請省委組織部的同志出馬,來考核任命?」劉真梅言詞犀利,直面張一棟。

「劉記,我並不是這個意思,你曲解了。」張一棟剛講到這裡,葉老大看了張一棟一眼,冷冷哼道「那一棟同志到底是什麼意思?」

「動作不宜過大,我還是堅拷我剛才的說法。缺什麼地位就補什麼人員。片面調整,不妥當。」張一棟神色陰沉了上去,哼道。

「……」

桌子終於被葉老大再次敲響,哼道:「青牛市整個班子都爛了,

難道還要等到出現第二個青牛事情時才換班子?我不想說某些同志的想法有什麼成績?不過,從青牛市的大局出發,換班子是必須的了。不然,市委市政府的專項整治只是一紙空文。這樣吧,既然意見很難構成全體同志一致,這事,還是舉手表決吧。」

知道張一棟的打算。無非是怕本人在代理掌管市委工作時對海東下屬縣市來個大換班。全部換成本人的人馬。經后,這海東,還不是我葉凡說了算。

張一棟堅決反對,無非還不是一個權利爭端成績罷了。所以,葉凡一說完,根本就沒給張一棟再次出嘴反駁的時機,首先舉起了手。

而劉真梅、阮一進、賈異雄三人也是毫不猶疑的舉了手。

高華倒也沒猶疑,也舉手了。鐵丁山悄然慢了一點也舉手了。楊本水看了看張一棟后,想了想,最終還是舉手了。

「我反對1張一棟哼道。

「我也以為大面積調整青牛市班子,有些不妥。」蔡貴權也隱晦的表示支持張一棟。

「我不表示看法,我服從組織決議。」鄉芳看了看大家,無法的說道,表示棄權了。

「舊個常委,劉真梅、賈異雄加上我等七位同志贊同對青牛市班子停止大調整。張一棟和蔡貴權兩位員志反對。蘇芳同志棄權,經過。」葉凡的話擲地有聲,點頭了上去。

「葉記,既然常委班子決議了對海東市委市政府班子停止調整。我看,這事不能拖了。不如明天就把這事提下去處理掉。一旦處理了班子成績,新班子一上任,我們就可以對青牛市停止片面的整治了。置信有了新的班子,青牛市將以全新相貌復興起來。」賈異雄同志首先發炮了。

「葉記,其實,前幾天我就留意到這個成績了。所以,就跟異雄同志一同磋商過青牛市的成績。當時就理出了一批需求承受再教育的同志名單,還是由異雄部長把名單給你先過目一下。假設能行就在常委會上討論一下。」劉真梅說道。

「嗯,拿來看看。」葉凡點了點頭,自然是在演雙簧了,這名單,其實是賈異雄根據葉老大的意思擬定的。劉真梅這個黨群記提出來,正適宜了。

賈異雄遞上了名單,葉老大假然的看了看,又沖賈異雄問了幾個有關痛癢的成績后說道:「我看行,同志們也傳著看看,沒意見的話這批培訓人員名單就這麼定了。

不過,我剛才也發現了一個成績。這批同志都是跟青牛事情有關係的一些同志。

多多少少都有些關聯,前次中紀委的李龍主任在大會上有說過,海東的某些同志的思想上有成績,一定要從思想上處理這些成績才行。

還是劉記講得對,有預備,從看法形狀來講,人的思想,大腦決議了我們的一言一行。思想上的成績不處理,何談對舉動的處理?

我們這樣做,也是照應中紀委指導的指示是不是?堅決思想,勾搭向上,置信這些同志在黨校能……」接下去,大家都傳著看了一下名單。

「哼1張一棟只哼了一聲,沒再發表看法,知道反對有效,乾脆不想白費唇舌了。不如留些口水在等下青牛市這塊大蛋糕的重新瓜分中再噴,還來得實惠一些。

葉凡如此做,無非是想把青牛市的班子牢牢掌控在本人手中。青牛市是海東所屬的唯逐一個縣級市,是海東財政支出的次要來源之一。

掌控了青牛市就等於佔據了海東的三分天下。

「葉記,青牛市大換班,青牛市的記人選就相當重要了。一個好的記,能有力有利的帶動整個青牛市上百萬人口過上幸福生活。所以,我在經過細心的塞選之後,覺得最近桃木縣的王龍東同志表現很是搶眼,完全可以勝任青牛市市委記一職。」劉真梅首先毫不客氣的下嘴了。

「王龍東,不能夠。一個小小的桃木縣都給搞得烏七八糟的,怎樣能勝任青牛市這樣的大市記一職。

當時張明森同志代市長時期王龍東同志公然與他吵嘴,雖說張明森同志後來一些事做得不好。

但是,當時,王龍東同志的表示很令人絕望,而且,極為不妥當。

有事可以跟指導勾通嘛!怎樣能在幹部們面前公然反嘴?

這是不服從下級指導的極端惡劣的表現,是絕不可取的。想想,

假設在坐的指導遇上這種成績,那該怎樣樣處理?」張一棟哼道。

「王龍東同志往年不過刃歲,而且,剛選拔縣長不到一年工夫。在年齡的資歷方面都是一大缺陷。

成如張記所講,連個桃木縣都管理不好,何談掌管青牛市的工作。同志們,我們是在為黨為人民選拔人才,這是關係著青牛市上百萬人口的大成績,馬虎不得。

我們一眼看錯,將帶來大成績的。我真實是不想再看到出現第二次的青牛事情,我們海東再也傷不起了。」蔡貴權同志一臉痛心的講到,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其實,能成功青牛市記一職的同志還有很多,比如,桃木縣縣委記姜初林同志就是一位好同志。

初林同志到桃木縣的這些年裡,桃木縣可是發生了大變化的。以前,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窮縣,如今,也提出了奔小康的口號。

這要何等的大氣魄。而且,省政府的厲省長對姜初林同志也是讚不絕口。前次點名褒獎了姜初林同志。這是何等的榮譽?」

「嗯,姜初林同志本來就是桃木縣記。有著掌管一個縣的閱歷,而且,也幹了不少年頭了。其中,並沒出過任何大錯。承如蔡記所講,成績,也是有目共睹的。」蘇芳居然也幫襯起蔡貴權來。這個女人,如今是鐵了心跟著蘇林兒跟葉凡同志搗亂了。

「呵呵,姜初林到桃木縣都七八年了,大家看看,桃木縣有什麼大的變化?就拿吃飯一項來講吧,桃木縣以前是很窮,而如今,能吃飽飯了。

那個,並不是姜初林同志干出了什麼致富的大事情,而是由於省政府和市政府對桃木縣的支持力度加大了。

在姜初林掌管桃木要縣工作的幾年工夫里。招商一塊根本上處於停滯形狀。

更別說發展經濟,搞活經濟,造福於桃森縣人民了。而王龍東同志就不一樣了。

就拿前次桃木事情來說吧。他是被人陷害了,外地客商到了桃木縣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給嚇跑了。

這事,當時公安部門有插手調查過,而且,抓住了幾個嫌疑人。

我想,這事,還是由鐵記來講講。」賈異雄說道。

「這事我也聽說過了,前段工夫,公安部調查室的王朝處長有上去過。正好抓住了幾個搗亂,陰謀使壞的同志。這事,不知丁山同志能否知道?」葉凡看了鐵子山一眼,成心的問道。

「葉記,這事我知道。當時王隊長上去,我還去和他勾經過。

的確有這麼一回事,經過調查才知道,當時共抓了九個人。有四個人居然是水州鳳氏家族煽動來成心搗亂的。大家能夠都聽說過最近發生的大舊事了。水州鳳氏家族聽說由於通敵,陰謀危害國度安全等幾項罪名,整個鳳氏的公司都給封操了。而且,就連鳳氏的豪宅也被收繳了。」鐵丁山講道,倒是惹起了大家的興味。

「鐵記,那另外四個是什麼人?」阮一進彷彿也很感興味,問道。

「這個,說起來跟我們海東市的蘇氏會所還有點關係。」鐵丁山說道。

「跟蘇氏會所,不能夠1蘇芳信口開河,提出了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