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動蘇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動蘇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蘇部長,你疑心我們海東市公安局的才能是不是?當時人是公安部的王處長抓的,爾後,我們配合他們查清了這事。

那事,的確是蘇氏會所某些人指使人乾的。其目的無非就是想分佈謠言,使得桃木縣的桃木項目不能下馬。

而他們不光是分佈謠言,居然公然恫嚇來投資的外地客商。為了查清此事,我們的人還專門去了一趟京城和浦海市,調查了當時被恫嚇的客商。

他們都證明,本來是想跟桃木縣協作開發桃木的,當時都簽定了意向協議,而且還交了幾十萬的保證金。

想不到居然有人用如此卑鄙手腕,之初前他們還疑心是不是本人的競爭對手乾的。

甚至有疑心是不是桃木縣政府有些指導為了吞他們的保證金玩的障眼法罷了。

本好我們查清了此事,不然,我們海東的顏面何存,這些人,不但恫嚇,甚至以人身性命想要挾,簡直是無法無天了。」鐵丁山其實真有些憤慨,倒不是裝出來的。

「難道就沒有處理這幕後策劃者?不然,一些小卒子拿了,下次這主使人又會搗鼓出什麼來?乾脆要抓就一鍋拿了,以絕後患。」劉真梅冷冷哼道,初顯陰辣。

「當時本來是要處理的,不過,後來就發生了青牛事情。並且,當時這事次要是安奇同志主抓的。不久,安奇同志被複職了,這事,所以就給擱上去了。」鐵丁山一臉不好意思講道,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記,這事我有責任?記指示。」

「不管觸及到什麼人,敢破壞我們海東經濟發展的良好大局都得一查到底。丁山同志,回去后交待安奇同志,給我一查到底。假設真是蘇氏會所乾的,證據確鑿的話該怎樣處理就怎樣處理。」葉凡一臉嚴肅的下了指示。

對這事上,張一棟保持沉默。其實,這廝在心裡偷笑,葉老大能跟蘇林兒所代表的蘇家掰手段,本人在一旁坐觀成敗,何樂而不為。

「最近王龍東同志表現很搶眼,搞鬼的人被抓了后。不但重新博得了客商們的信任,而且就在這幾天內,桃木縣引來的投資總計達到了二個億。

我想,等桃木真正發展起來時就是桃木縣下降的時分。王龍東同志的確有才能,別人做不到,或不敢去做,更不敢去想的事,他去幹了。

誰能想到在這小小的桃木上會創造如此奇觀。王龍東同志,完全勝任青牛市記一職。

我置信,青牛市在他的帶領下,一定會渡過這個難關整理礦業,恢復經濟,加大招投資力度。

再加上市委市政府的扶持,青牛的成績,應該不再是成績。我們要做給省委看做給中紀委的指導們看。我們海東,是有決計糾正青牛的成績的。」劉真梅趁勢進軍,又擺出了王龍東來。

「不就是引來了二個億投資,那隻能闡明王龍東同志在招商引資一塊有些才能。調整到市招商局任局長還勝任。而青牛市可是一個大市,上百萬人口。難道就招商引資那點事了?人際,思想、組織、等等這些都是令人傷腦筋的事。王龍東他不適宜。」張一棟冷冷哼道,看那架勢,彷彿有跟劉真梅勁真的樣子。

「不就是二個億張記,你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估量是你在紀檢部門呆久了什麼都是下級拔款上去的。

所以,不缺吃不愁穿的當然好說話。你下去引資試試,引兩個億來投資試試?

那是兩個億,不是二百萬。就我們海東全市來講,前年,在葉記還沒來之前一年引進的資金不過二三個億。

人家王龍東同志一個人完成了整個海東市的引資額度。」劉真梅譏諷張一棟道。

引喻張一棟同志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之輩。

……哼,本人好歹在財政部呆過,什麼叫錢還是見過的。我剛才講的跟你講的不一樣?一個市的市委記,要方方面面都難俱到。光是某一方面才能,並不能代表該同志就能勝任掌管青牛市工作。王龍東同志,他不適宜青牛市。」張一棟又講道。

「好了,王龍東同志乾的事有目共睹。在引資一塊他才能分明,但是,王龍東同志也擔任過縣長一職,所以,能掌管一個縣的工作,我想,青牛市也是一縣級市,王龍東同志,應該能勝任這個職位。」葉凡突然出口。

見葉老大啟齒了,後頭賈異雄、阮一進等人立刻跟上了。最後,

張一棟氣得臉發黑,不過,反對也是有效,最後,王龍東同志調任青牛市任市委記的事順利經過。

至於下邊一些職位,葉凡也沒忘了大家。也給了蔡貴權一些面子,留了一個副職地位給他安排。

至於張一棟,葉老大那是堅決的打擊,那是一個地位的安排都沒放手給他的。

最後,張一棟同志嘴皮子婁點講幹了,結果是沒撈到一個職位。

幾天上去,葉老大有了大動作。青牛市片面洗牌,而下邊一些縣也bo及到了。

只要海東本市所屬的三個區葉老大暫時還沒調整的打算。這個,也是思索到波動一塊的。葉老大使出的是鄉村包圍城市挪移打法。

六月中旬。

安奇到了葉凡辦公室。

見他一臉怒氣,葉凡笑道:「安志同志,有什麼喪事是不是?撿錢啦?」「說是撿錢也正常。」安奇笑道。

「噢,真撿到了,撿了多少?」葉凡笑問道。

「假設能拿下的話,就能撿回幾千萬。」安奇一臉奧秘,說道。

「好了,別賣關子了,lu底吧。」葉凡擺了擺手,接過秘書李木泡的茶,呷了一口后心裡嘆息了一聲,由於,李木泡茶的手藝雖說有長進,估量是他妹子李玉教的。

但是,還是不如李玉。喝李玉泡的茶,再欣賞著李玉那舞動著的身姿,對葉老大來講,是一份另類的享用。倒不是說葉老大有些陰暗心思什麼的。

「我們拿到了確鑿的證據,完全可以證明,前次去桃木縣搗亂的五個傢伙的確是蘇氏會所的打手頭頭高潛的人叫人乾的。」安奇說道。

「高潛不是「地堂鳥集團,的保安部部長嗎?」葉凡悄然一愣,問道。

「沒錯,就是他乾的。」安奇笑道。

「抓了沒有?」葉凡哼道。

「還沒有。」安奇搖了搖頭。

「為什麼?」葉凡有些不滿的問道。

「躲起來了,那小子,滑得像泥鰍。估量,市公安局外部有蘇林兒安排的人。人家一聽到風聲,早溜了。,…安奇臉上有些怪異。

「溜,查到地方沒有。看你這表情,應該知道高潛的藏身之處?」

葉凡問道。

「知是知道,只是進不去。」安奇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

「什麼地方,還搞奧秘,不會是軍事禁區吧?」葉老大哼道。

「唉,他躲在駐我們海東市的整編第七師第二團駐地里。葉記,你說說,叫我怎樣去拿人?這事,我曾經聯絡上了阮司令,不過,阮司令也是雙手一攤,說是愛莫能助。」安奇喝了。茶,一臉的鬱悶。看了葉凡一眼,罵道「麻木的!這些兵蛋子就是牛逼。駐我們地盤,吃喝拉撤都在海東。居然不鳥我們。人家槍竿子硬實,有啥辦法?」「就一個團駐在我們海東,什麼來頭,查清楚了沒有?」葉凡哼多道。

「據阮司令說是整編第七師是直屬藍月灣基地管轄,不過,他們師部駐地並不在我們海東,而是在蒼海市。我們都不熟習,而且,第二團是高炮團。」安奇說道。

「看來,第二團跟蘇家的關係不錯嘛?」葉凡哼道。

「不是不錯,本來就是蘇家人。我托關係查過了,第二團團長叫蘇志剛,彷彿還是蘇林兒的本家。而且,他們估量是堂兄妹關係。」安奇說道。

「又是蘇林兒,這女子,彷彿陰混不散似的。多次跟我們搞鬼不說,而且,還籠絡煽動了一部分人公然跟我們唱對台戲。既然如此,哪我們這次就跟她好好掰掰。還然,還真以為海東沒人了是不是?老虎不發威,還真以為是病貓1葉老大著實有些生氣,以前看在藍存鈞面子上忍了幾次。想不到這女子越來越猖狂,彷彿,真要跟本人決戰到底架勢。

「怎樣整?葉記,我聽你的指示。」安奇一臉恭敬,說道。

「蘇氏會所那塊地盤可是我們海東市政府的,聽說以前是范遠一手操作以低得簡直白送的價錢租給了他們。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既然蘇林兒三番五次要搗亂,那我們也可以發出那塊地盤嘛1葉凡哼道。

「我剛才講的撿到錢也是這個意思,那塊地盤早就該發出了。蘇家賺了個盆缽滿溢,我們市政府卻是白給他們錢賺。

而且,還得看他們神色,這是哪門了道理?不過,這事,既然是以前的市委常委會決議的事,一定簽有合同的。

假設違約,那違約金估量都付不起。蘇家在京城是以商家身份出身的,可比擬現代的沈萬山。

財力雄厚,交友廣。在合同一塊我們估量還搞不過他們的。而且,蘇氏的關係網複雜得很。

如此雄厚團力的大家族,假設說與政治無緣是不能夠的。至少,在他們支持下,一批官員會看他們面子是一定的了。」安奇有些憂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