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七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七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雖說是范遠同志搞出來的。 不過嘛,如今范遠同志不是犯錯誤了嗎?

一個犯了錯誤的人搞出來的協議能算數嗎?這個,可是非法簽定的合同。

就是市委常委會決議的事都可以更改嘛!這個,明擺著不合理的事物,我們就是拿到國際法庭上去擺開了擂台,也是有理的。

而這次,蘇家高潛又摻和了出去。這就是一軟肋,我們抓了高潛,等他一招,到時再挖出一些什麼來,到時,我們封了蘇氏會所。」葉老大冷冷哼道。

「,關鍵的成績是我們沒辦法抓到高潛,這個至關重要的人物,抓不到人什麼都是白搭。」安奇差點叫出聲來。

「呵呵,他跑不掉的,這事,我來安排。」葉老大彼為自信的說道,弄得安奇一臉的懷疑,感覺這位葉彷彿越來越奧秘了。彷彿,軍隊一塊人家也能插上一份子手的。

「你好好查查當時蘇家簽的合同,我們市政府應該有一份底子。把它翻出來給我。」葉凡交待道。

「我馬上去查。」安奇一臉興奮著走了。

葉凡想了想,打了電話給鐵占雄,問道:「鐵哥,以前你在獵豹也幹了不短的工夫,在獵豹外頭各類高手都有。能否有盜竊方面的能人?」

「盜竊,你想幹什麼?不會是想去偷東西吧?」鐵占雄一臉疑惑,問道。

「呵呵,有時得用些非常規的手腕才行。蘇家……」葉凡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上去。

「老弟,真要跟蘇家掰的話你可得掂量掂量了。這世道,錢能通神的。蘇家被人稱之為蘇百萬,如今的家產何止百萬。

至少不下100個億。這樣財力雄厚的家族,你可得慎重。像這種家族,在京里,甚至地方上,都有片面撒網的。

你有沒聽說過,前次蘇家一個中心子弟把人家一個地級市市長的老婆給搞了。

結果當場被抓住了,當時那市長很生氣,抓了人。結果怎樣樣,最後市長老婆被人家搞了他本人戴著頂綠帽子還得向那位搞他老婆的傢伙賠禮道賺。

這年頭,錢啊,是殺人的刀。有些事,得多琢磨才行。」鐵占雄嘆了口吻。

「老哥,我是被逼無法了。蘇家財大氣粗沒錯,我葉凡也不是孬種!蘇林兒三番五次如此的搗鬼,士可仁我是沒辦法仁了。」葉凡冷哼道。

「其實,要講盜竊一塊。你眼前不是有一位?」鐵占雄突然笑了。

「誰?」葉凡問道。

「王仁磅那位牛逼的磅哥同志啊1鐵占雄笑道。

「我倒把他給忘了,這傢伙,聽說興起時專門幹些劫富濟貧的勾當。我想,八段位高手出手偷東西,還真是有幾把刷子的。」葉凡恍惚大悟了。

「老弟,你可得顧及一下藍存鈞的感受了。畢竟,蘇林兒是他心愛的人。你可以攻擊她,但不能真傷著她了。」鐵占雄提示道。

「沒事,我只損傷蘇家的財字一塊。人我傷他們幹什麼?至於藍老弟,倒不用擔心。他走前都有打過招呼了。說是攻擊蘇家沒事,只央求不要傷著蘇林兒人就是了。」葉凡淡然笑道。

「藍老弟是個是非分明的人,一是一二是二,不情願讓兄弟們為難,是個好同志。」鐵占雄不由得誇道。

第二天早晨,王仁磅這貨風塵僕僕也不知從啥地方趕到了海東來。葉凡問這傢伙從哪裡來他只是詭異的笑而不答。

「老弟,是不是到巫山宮逍遙去了?」葉凡隨口問道。

「逍遙個屁,治病去了。」王仁磅哼道。

「治病,你得啥病了。不會是弄妹子弄得太多,最後整出花柳病來了吧,那我可得留意著點了,別給你染上了費事。」葉老大開玩笑道。

「風流個屁!如今哪還有空弄那些花花腸子。」王仁磅說著,皺了下眉頭,說道,「就是前次去千月庵惹來的那什麼『火魚蟲』。本來以為家裡老傢伙能處理這成績,想不到他去外地了。好不容易跑到本國去溜了一趟問他老人家處理之法。誰知他看當時也是直搖頭,說是沒法子處理了。」

「怪了,看你這身手,你家那位王老長輩應該功力絕不會下九等高手假設肯去鳳四家跑一趟,什麼成績處理不了?」葉凡有些困惑不解了。

「老爺子沒空,正在辦要緊事。說是叫我本人處理掉,這下了費事大了。叫我去鳳家,那不是找抽。唉,完蛋了1王仁磅居然苦瓜著臉了。

「呵呵,我說你怎樣這麼快到海東來了。是不是來拉幫手的,我還以為你遠巴巴的跑來是為了幫我忙的。」葉老大說道。

「一半一半啦1王仁磅說著,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查到當初你們市政府跟蘇氏會所簽定的合同藏什麼地方了嗎?」

「應該在蘇林兒的別墅里,詳細藏什麼地方,這個就難說了。這事我叫范剛出馬初搜了一下,沒找到。」葉凡搖了搖頭。

「那市政府那份呢?」王仁磅問道。

「呵呵,那份,自然要弄沒掉才行是不是?」葉凡笑道,看了王仁磅一眼,嘆了口吻,說道,「你看看,我一個政府官員。為了行使正常的權利,居然要搞歪門正道,這日子,過得也真他娘的是苦。」

「正常,只需手腕達到了,管它歪門不正道?你這樣子做也是不了工作,而且,要說邪的一塊,應該是蘇林兒那邊了。你是代表正義的,有時運用一些非常規手腕,也正常。」王仁磅倒是安然得很。

「那這事就拜託你了。」葉凡說道。

「放心,只需那合同在蘇林兒別墅里,就是藏她里我照樣子翻出來。別的不說,要說到偷東西,我王仁磅假設說占老二地位,沒人敢在我面前稱老大的。」王仁磅一談到這個,xiong脯挺得很直,很顯擺的。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1葉凡笑著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直奔蒼海市而去。自然是為了處理把『地堂鳥集團的』高潛同志輯拿歸案的成績。高潛躲在第七師駐海東市的二團駐地。

有著蘇志剛這個團長庇護著,海東的同志只能望營房而止步。不過,二團也在安奇安排的便衣警察的嚴密監視之下的。高潛想溜,也有一定難度。

不過,對安奇來講,高潛真要溜,安奇也是沒辦法。人家藏軍車裡跑路,你安奇膽再大也無權搜索軍車的。而蘇志剛的思想一定是做不通的,那就從他的頂頭下屬處下手就行了。

一想起這個,葉老大心裡有些鬱悶。要是本人還兼職著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身份,那倒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到第二團去巡視一番了。那蘇志剛,還得精心服侍著才行。

以前沒感覺到這副司令員身份有什麼特別之外,不過,此一時辰倒是感覺到了它的重要性。本來想去找基地司令林宏。不過,葉凡想了想算了。

這個,一點大事都要去費事人家,也太沒意思。而剛好喬世豪說是跟第七師師長燕長水關係不錯,所以,就捎上喬世豪直奔蒼海去了。

「世豪,第七師總部駐在蒼海,怎樣第二團反倒駐在海東來了。這兩個地兒相差相當遭樣,聯絡配合都不方便?」在車上,葉凡隨口問道。

「呵呵,這個,是秘密。不過,對你來講,可以講的。」喬世豪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二團以前是高炮團,專門打飛機的那種。

不過,隨著現代戰役的需求,飛機是越飛越高,這高射炮,彷彿變得有些雞肋了起來。

食之無味棄之惋惜,人家飛機飛到幾萬米高空,高炮哪能打得到。而且,在射擊精度,準度方面都有待改進。

如今是什麼時代了,是電子化,信息代時代了。高炮,我看,可以參加歷史舞台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二團有嚴重擔務?」葉凡問道。

「嗯,估量,會重新洗牌。把高炮淘汰掉,改為地對空導彈團。」喬世豪說道。

「地空導彈的確兇猛,91年時的海灣戰爭充分闡明了這一點。要掌控制空權,制海權,都離不勸導彈。

什麼地空導彈,空對空,地對地,反正,項目繁多。但是,總稱之為導彈。

南福省處於海戰前沿,雖說我們如今是戰爭社會,很少有戰爭,但小打小鬧的一些小摩擦還是時有發生的。

南海爭端,還有那個小島國總是不安份,這些成績,都促進了南福作為戰略地點的重要性和前沿凡點了點頭,說道。

「嗯,導彈的威懾力跟高炮相比,不可同日而喻的。而且,地空導彈在電子化方面,攻擊精度,攻擊距離,攻擊範圍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是高炮所不能比擬的。

而且,在雷達監控之下,一台導彈車同時可以監控攻擊多個目的。完成了廣範圍的覆蓋。

承如你講的,南福省的戰略地位太重要了。雖說是和往常期,但邊海等地並不太平。

總是有那麼些不開眼的國度喜歡小打小鬧折騰點事出來。

而我們國度的海軍力氣並不強,拿到全世界去也不能擠入前三甲的。」喬世豪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