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二團的複雜原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二團的複雜原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美,俄,英,法,日,印度,華,從這個官方人士搞的排名看,我們國度,彷彿處於第七位。

當然,有的國度說我們國度隱藏了實力,這個,就是我們都沒辦法揣測,這是下層的事。

不過,從軍費投入到海軍戰船的置辦等等方面看,我們國度目前還相當的落後。

在海戰一時無法弱小起來的根底上,為了保衛疆土,增強陸地上的威懾力就至關重要了。

在沿海布置一些導彈部隊,增強前沿對本國艦船的威懾力是必須的。」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嗯,不然老美整天臉一板把啥破航母盡往我們的臨遠洋峽來。顯擺什麼,雖說老美的宙斯盾系統兇猛,但我們國度導彈的攻擊才能也不會弱的。

宙斯盾系統再兇猛,也有失算的時分。中程導彈就可以處理成績航母的攻擊成績了。

假設沿海前沿多布置一些有威懾力的導彈,我置信,老美同志的航母要來也得掂量掂量一下本身的防域才能。

當然,跟航母停戰,從大國相互的目光來看,那是不能夠的。大家這樣子做,無非都是在顯擺給對方看的。只是一種勢氣層面的比賽罷了。」喬世豪笑道。

「假設蘇志剛在改版后還能當到這個二團團長,那是有些實力了。」葉凡說道。

「很有能夠,蘇家的能量不是你我能用腦袋揣測到的。不要說一個導彈團團長,就是軍長職位,人家也有能夠拿下的。

政治往往都跟金錢掛勾的,打個複雜比方,你到一個地方執政,有了金錢鋪路,有了像蘇家這樣的大財團支持著。

人家到你執政的地方來投上十個億。馬上就可以拉動地方經濟的增長了。

這是眼前能見到的,實真實在的益處。而金錢帶來的其它益處,更是不可數的。」喬世豪笑道。

「蘇家如此有能量,燕師長肯不肯幫襯著,難說了。」葉凡搖了搖頭。

「呵呵,燕師長,一定幫,他樂意幫的。」喬世豪突然奧秘一笑,顯得有些得意。

「啥意思,莫不成燕師長是你們老喬家幫襯著上去的。應該是喬伯伯提上去的吧?」葉凡心思一動,問道。

「不是1喬世豪想都沒想,直接搖頭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跟我們喬家扯不上半點關係。

燕師長,他有本人的圈子。不過,燕師長的圈子彷彿跟蘇家的圈子不怎樣和拍。

前次在提到改版二團時燕師長就有本人的看法。他是不想讓蘇志剛再擔任改版后的二團團長一職了。

畢竟,改版后的二團估量將從第七師分離出來,成為二炮下屬的一個**團了。

那樣子上去,二團的地位就大大提高了,誰能坐上二團團長地位,出路,將是無量的。」

「**團啊!還是整導彈的精衛團。所以,燕師長想讓本人的心腹上去坐坐是不是?」葉凡笑道。

「嗯,想是想,不過,二團改版后牽扯的很多。哪是一個燕師長所能掌控的。不過,燕師長的意思並不代表燕師長一個人的意思,而是代表著燕師長他那個小集團的意思。只需燕師長引薦上去,下層的決議權還得他那個小圈子中掌舵人去奔b世豪說道。

「看來,我的運氣還不是普通的好。假設能以高潛的事為契機糾出蘇志剛來,那有意中還幫了燕師長一個大幫是不是?」葉凡似笑非笑,看著喬世豪。

「所以,當初你跟我一提到這個成績,我就想到了這個成績。燕師長跟我的關係相當的鐵,當年我們曾經同穿一條軍褲在叢林中打過仗。我救過他,他也救過我。這事,包成。」喬世豪很是自信。

「那敢情好了。」葉凡點了點頭。

「不過,老弟,那啥的還有沒有?」喬世豪突然話鋒一轉,說道。

「那啥的,啥玩意兒?」葉凡有些不明白,不過,彷彿也猜到了點什麼。

「老弟,別跟我。你不是給過鄭方。」喬世豪定定的盯著葉老大,彷彿葉老大是一美女。

「別這樣盯著我,我有些反胃。」葉老大哼道,看了喬世豪一眼,問道,「看來,你音訊很閉塞嘛1

「不是我音訊閉塞,剛好你的那顆藥丸提功的那位同志跟我是好友。那次我見他兇猛了起來,所以,不斷糾住不放。

他給纏得沒法了,只好透了底了。不過,不斷求我不要外傳。什麼秘密秘密的煩人,我喬世豪是什麼人,絕不會亂講話的。

不過,這藥丸是你給的,自然可以問你了。」喬世豪說道。葉凡瞬間明白了,心說喬世豪如此好意的眼巴巴跑來幫本人,啥時看他那般勤快過。原來是瞧中了老子藥丸。

「沒有了。」葉凡搖了搖頭,見喬世豪臉上神情悄然變了變,又說道,「前次鄭方還問我要過,不過,這藥丸是人家配製的,那位高人又遠遊了。再說,這藥材也難得。不過,你如今功階也不高,倒是可以配製一顆低等階的。不過,也得等那長輩回來才能完事。」

「那好吧,我等,不過,你答應過我一顆的,到時可別給忘了。不然,我纏得纏死你的。」喬世豪這位陽剛女子,居然也興耍賴那一套了,葉凡是看了又好氣又好笑,說道,「不過,高潛你得幫我拿到案,不然,藥丸,你就不用想了。」

「那是當然的,辦不成事我喬世豪即使是哥,但也不好老著臉皮子來要的。我這個,一是一二是二。唉,這個,都是給利益給鬧的。如今,彷彿也習氣了。」喬世豪倒是直言不晦。

「唉……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

親朋道義因財失,父子情懷為利休。急縮手,且抽頭,免使身心晝心愁;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遠憂。

在幾千年前的司馬遷大師就道出了這個真理。人哪,都是活在利益中的。有利不起早,沒有利益就沒有推進力。

你說說,我們做的哪一件事不是為了『利』。當然,這個利字有分大利小得,比如我如今要抓高潛,從小的方面講,我是為了干好工作,干好工作是為了得到選拔。

但是,從大方面講,我干好工作也為了造福一方百姓,為國度辦事,得利的也是老百姓的國度。

所以,談利,也不庸俗。我從來不逃避這個成績是不是?當然,人活一世,也不能只看利,有時,也得摻雜點其它情感是不是?」葉凡說道。

「高見,高見了1喬世豪突然拍起手掌來了。

藍月灣基地所屬第七師師長叫燕長水,生得虎背熊腰。一雙眼神炯炯有神,似乎能看穿你的一切。一見到此人,葉老大心裡直點頭,覺得燕長水是個人物。

「喬大師長也有空到我這旮旯來,稀客啊稀客1一見到喬世豪,燕師長哈哈笑著,老遠就伸出一隻大手大跨步走了過去。

「呵呵,我說燕老哥,你這算是旮旯,哪我那邊不成蠻荒了?蒼海啊,可是比水州還要火爆的城市的。」喬世豪笑道,跟熊師長來了個熱情擁抱,一點不做作,看來,感情的確很深。

「來,長水,我跟你引見一下。我堂妹夫葉凡。」指著葉凡,喬世豪一臉熱情,引見道。

「既然是你妹夫,那我一定比他大了,我叫你一聲老弟了。」燕長水沉悶的笑著,伸出一隻手來握了過去。

不過,一絲詫異還是從燕長水的眼角中看得到。聽說喬家就二個兄弟,喬世豪的堂妹夫那不就是政治局委員、中組織部部長喬遠山的女婿了。

「你好燕師長。」葉凡淡淡笑道,伸手跟燕長水握了握。喬世豪知道,葉老大有傲氣,不情願隨意跟人稱兄道弟的。所以,叫的是官名而不是兄弟,燕長水師長一愕之後倒也豁然了。

「老哥,我這堂妹夫你別看他年青,明天不到30。人家曾經是海東市代市委了。」喬世豪居然略顯自得,笑道。

「了不得,真是了得了。估量,葉應該是我們共和國最年輕的封疆大吏了吧?」燕長水笑道,心裡也是暗暗震驚不已的。轉爾,自然,更熱情了起來。這種年青人,接交來相對不吃虧的。

幾人進了軍營,燕長水的辦公室外間也有個小會客廳,就在那坐了上去。

「給老子上好茶去。」燕師長瞪了那個勤務員一眼,哼道。

三人應酬了一陣子后,喬世豪轉入了正題,說道:「老哥,這次來有點大事想求你幫一下?」

「見外了,我們還講這些客套話幹什麼?」燕師長略顯不滿的說道。

「是這樣的,海東最近……」喬世豪把高潛的事給說叨了一遍上去。

「蘇家,根底子可是厚實得很啊兄弟。」燕師長皺了下眉頭,說道。

「知道厚實,所以才來找兄弟協助。」喬世豪說道。

「音訊準確嗎?」燕師長講這話時是盯著葉凡的。

「相對準確,我的人盯著的。高潛就在二團營地里。」葉凡說道。

「你們通輯高潛沒有?」燕師長問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