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居然是情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居然是情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找遍了蘇林兒的室也沒發現蘇氏會所跟海東市政府簽定的那份租地合同。

「怪了,保險箱里就放了十幾萬美金,老子只是從中抽走了二疊。

正好用來找妹子hua倒也夠了。不過,這合同,難道不在室里?」王仁磅心裡沉吟開了,眼睛像狼一樣的搜索著。

又戴上了一幅特殊眼鏡,這眼鏡,儼然就是a組的婁手們用的。可以用來捕捉到一些特殊的光線。比如,紅外線,紫外線等。

不過,令王仁磅這貨有些絕望,居然沒發現異常狀況。彷彿,這室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室。

這傢伙當然不放心,又翻了一遍上去,還是絕望。

「完蛋了,今早晨這臉沒地兒擱了。回去指不定會被葉小子編排成什麼了?」王仁磅心裡有些鬱悶口吻得一掌拍在了那鋪古董大床的床榻上。

咚地一聲響,王仁磅叫道:「無狀況1這廝來了興頭,一番行頭搜索上去,果真發現子竅門。在床榻的旁邊mo了mo,動了動,一按一旋轉,嚓一聲微響,床榻下邊lu出一個暗門來。

「媽的,設計得還真是巧妙。不過,不想想老子磅哥是什麼人,這種小手腕,早玩膩了。不就是清朝時那些王爺們搞的小暗門嗎?老子是什麼人,小仁磅自得的在心裡自吹了一通,發現外頭整劃一齊的疊著一疊信封。

「怪了,什麼信這麼重要要藏得如此的深,難道,莫非…」王仁磅這貨嘴角勾起了一個dang的愁容,1小心的抽出一封信,發現封口沒封,抽出信紙一讀,登時有些啞然了。

罵道:「藍存鈞那貨有什麼好的,騙女孩子倒是高手。這信,寫得如此的肉麻,什麼「我的林兒妹妹,乾脆叫林妹妹,你藍存鈞不就成了寶哥哥。」王仁磅心裡猥瑣的笑著,又抽了一封看,發現還是藍存鈞那貨的情書。王仁磅有些氣了,連抽了幾封,發現封封如此。

「鬱悶,1小藍子有什麼好,值得你把他那狗屁不通的信當寶一樣藏著。」王仁磅心裡腹誹了藍存鈞一聲,一時惱著,倒把正事給忘了。

這貨生氣了,乾脆把一切的信都給拿了出交往本人包里塞去。

最後,在另一個暗格里發現了那份合同。這廝自然是恢復原狀后溜出了蘇氏別墅,直奔葉老大的清溪居而去,自然是去顯擺和邀功的了。

「怎樣樣,1小藍子這貨還真他娘的運氣好。就這破信,蘇林兒居然當寶一樣藏著,真是好笑。」王仁磅把那疊信一把扔在了茶几上,沖葉老大笑道。

「你把這個把人家給拿了,真有些缺德啊兄弟。」葉凡不由得好笑。

「缺個屁1王仁磅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蘇林兒那女子太囂張了,我們是得給她些經驗才對。不然,你這個市長當得可是相當窩囊的。」「呵呵,那是看在小藍同志面上,不然,我早動手了。修繕她還沒辦法嗎?」葉老大淡淡的笑了。

「最近有什麼打算,你如今是記市長一肩挑,可得抓緊點些。

不然,新的記一到,市委常委一配齊,又有得你折騰了。與其到時多方受制,不如如今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王仁磅倒是關心起這些來了。

「嗯,最近我在加緊操控力度。不過,有些事急不來。倒是你講的片面操控海東,我沒那麼大野心。而且,省委也不能夠讓我如此的去做。」葉凡搖了搖頭。

「也是,算啦,不講這個了,煩人。」王仁磅點了點頭。

「那個「惡狗,的女兒沒再來糾纏你吧?」葉凡似笑非笑,看著王仁磅。

「她哪能找到我,老子是什麼人,來無影去無蹤的。不過,被她纏上也挺煩的。」王仁磅這貨分明的有些言不由衷。

「你還煩,人家姑娘送上門來了。、,葉老大成心講道,自然是用來噁心王仁磅這貨的。

「別講她了,倒胃口。」王仁磅趕緊想轉移鼻題了。

二天後,狀況相持不下。

安奇急匆匆進了葉凡的辦公室,一出去,那是衝動著就嚷道:「記,不好了。」

「什麼事,老安,你不是三歲小孩了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高潛居然被燕師長移交給了省公安廳,是直接交給勾鎮南廳長的。」安奇很是憤怒。

「哼,燕師長變臉還不是普通的慢。」葉凡一屁股坐下,冷冷的哼了一聲。

「當時燕師長可是一定的說過,等他們調查清楚蘇志剛的預先就把高潛移交給我們海東市公安局的。估量,這外頭,有人插手了。而且,高潛有了依仗,也許,人家早設計好了的。」安奇講道。

「無外乎一個蘇家罷了,估量,蘇林兒出手了。她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葉凡哼道。

葉凡想了想,一個電話掛給了藍月灣的猴平軍長。問道:「猴軍長,能否幫婁打聽一下,第七師二團團長蘇志剛到底怎樣回事」葉凡把蘇志剛以及高潛的事講了一遍給猴軍長。

「行,我去了解一下再告訴你。」猴軍長很乾脆,直接回話了。

半個小時後來了電話,說道:「藍月灣軍事法庭的厲庭長說是當時是接到過藍月灣所屬的第七師師長燕長水的意思。

不過,才幾天,燕長水又改了說法。說是蘇志剛的事只是一些小

成績,他們第七師外部曾經處理完了,不用費事厲庭長了。

既然人家都這樣講了,厲庭長自然不會去沒事找事了。說句老假話,像軍人上軍事法庭的事,普通的事厲庭長都不想接手這種事。

由於,外頭關係太複雜了。除非非處理不可的事,假設下邊的同志能處理,厲庭長普通都會睜隻眼而閉隻眼了。」

「猴軍,有沒打聽出是誰插的手。」葉凡問道。

「這個,老弟,不好意思,我還真打聽不出來。」猴軍表示歉意,沉吟了一陣子,說道「不過,聽有人講在水州見到蘇家的人跟梅司令員一同喝過酒。

這個,也許是人家正常的交往。聽說老梅家跟蘇家的關係還不錯。從上代人不斷到如今,都有交往。」「謝謝1葉凡道了聲談,掛了電話后臉登時就陰沉了起來。這事,估量是梅家的梅長風插手了。

想不到他們動作如此的快,居然把高潛轉交給了勾鎮南。前次由於譚光芒的事本人跟勾鎮南還直面的掰個一次手段。假設要壓制勾鎮南,只要政法委的李昌海發話才管用了。

不過,李昌海此人雖說跟本人早就看法了,但是,要請他出手,估量,沒有極大的利益,他是絕不會跟本人的常務副廳長掰手段的。葉老大一時之間是想不到拿什麼有讓李昌海心動了。陞官一塊來講,李昌海也不過上任二年左右,選拔方面一定是沒戲了。假設用錢,李昌海一定不敢收。寶貴物件也一樣。

葉凡尋思了一陣子,決議親身跑省城一趟。說辦就辦,這邊交待了一些事務后,葉凡帶著安奇一行人,開車直奔省城而去。

早晨,賀海緯聽說葉老回省城了,特別在尚天圖開的山莊請客。這邊,老尚聽說葉老大要來,那是早把最好的山莊給騰出來了。

早晨,葉凡叫上盧偉、趙鐵海、粟一宵、賀海緯等人開車直奔老尚在北山建的「月升山莊,而去。

車子剛進山莊,尚天圖早帶著幾位面相很是清純的姑娘在外邊分兩排候著了。

「呵呵,葉老大,良久不見了,老弟我想死你了。」尚天圖撲了過去,親身為葉老大打開了車門,首先就來了個熱情的擁抱。

「我說老尚,啥時也喜歡「玻璃偉乾笑了一聲。

「啥玻璃,我老尚是那種人嗎?再說,葉哥是什麼人,我老尚就是想愛也不敢愛的。」尚天圖直翻白眼。

哈哈哈……

幾人全笑了,不久,進到了大廳。尚天圖直接就把眾人帶進了內室的一個中型號的溫泉池中。

「玲鐺,還是由你來陪葉哥,其它的,各位同志都挑一個襯眼的。

假設不襯眼,我把山莊其它姑娘全叫過去。不過,各位,這幾個可都是剛從鄉村挑來的,相對的正宗東西。而且,我老尚辦事大家放心,都是用錢砸的,絕不會半點用強的。你情我願嘛1尚天圖為了打消大家心中顧忌,乾脆直白的講開了。

反正大家都熟習,也知根知底。這個,你情我願的東西,無非就是兩個字hua錢。

「葉哥!你還記得玲鐺嗎?」一個身體高挑,充滿爆炸性感覺的姑娘漸漸的朝著葉老大走了過去。

「玲鐺姑娘,當年一見,也有五六年了吧。當年你可是才舊歲,想不到如今,大姑娘了。」葉凡笑了笑,以前被貶時在魚陽守水庫時興天圖就從興安嶺那邊把玲鐺姑娘弄了來想送給本人。這禮,當然不能收了。想不到老尚很有心,不斷把玲鐺給留著的。

當然,葉老大也沒再矯情。在玲鐺姑娘的擺弄下脫得剩下一條短褲進了溫泉池。再看其它幾位同志,也差不多,全都剩下一條短褲luo呈著就下了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