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費借喬秘書長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費借喬秘書長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尚天圖很會搞這些舒適活計,在溫泉池中還擺放著一把把的塑料椅子。

人躺上去,大半個身子都浸在溫潤的水中,而旁邊的姑娘穿著三點式斜跪著幫你揉背搓腳什麼的,在水流的龐大dang漾中,還真是人生的一大享用。

而趙鐵海這貨最前衛,還把兩條tui架在了那姑娘的身上。腳趾頭在人家身上揩著油。

一會兒爬山一會探谷的,雖說是用腳指頭,但也舒坦著。這傢伙,不亦樂乎了。

不過,那些姑娘應該是第一次干這些活計。雖說老尚山莊外頭有專門的徒弟在教,不過,動作還是顯得有些生疏,而且,臉上全都爬上了一朵朵的羞怯的紅暈。

而葉老大他們倒是更喜歡這種狀況的姑娘,太純熟的雖說拿捏磨搓方面手法更好一些。

但是,卻是得到了新穎感。不過,玲鐺姑娘的確優秀,拿捏得葉老大相當的舒適。

不久,還在一旁擺上了紅酒。幾人幹了幾杯后閉目休息了半刪、

時,這段工夫大家都沒吭聲,在用心的享用著姑娘們的拿捏。不過,

大家都很知禮數,並沒有特別出格的動作在。

「鐵海,高潛關什麼地方?」葉老大啟齒了。

「不清楚,勾鎮南那老傢伙早知道我們倆的關係。所以,他交待的是刑警總隊隊長崔雄剛接走的人。

大哥能夠不知道,崔雄剛是勾鎮南的人,此人不斷跟我不怎樣對付。而且,最近一段工夫更是變本加厲了。

估量是勾鎮南有交待什麼,反正崔隊長見我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不直爽著。

前天回省廳,勾鎮南特別到刑警隊來坐了坐。翻了翻隊里最近偵破的案子。剛好有兩件案子有些順手,不斷偵破不上去。

勾鎮南那老傢伙點名批判我了。說我帶領的四支隊最近辦案子不得力,什麼什麼的,反正是沒事找事,一臉嚴峻地批判了我。

而且,揚言,叫我十天內破了那兩個案子。麻木的!十天內怎樣破,我趙鐵海又不是神仙能掐會算的。

我當時就有氣,頂了勾老傢伙幾句,說是十地利間太倉促了,至少得半年吧。那知勾老傢伙當眾拍桌子了。

說我成心推諉,辦事拖延,不思進取,這樣的人還怎樣無能好刑警工作?我又頂了一句,最後完蛋了。

老傢伙更氣,居然要求我在五天內破了案子。不然,復職寫反剩聽說,老傢伙在背地裡有放出風聲,說是五天內破不了案子,要把我調離刑警崗位。

到楚山監獄去干雜活去。」趙鐵海憤憤然了。不小心伸手在那姑娘xiong峰子上狠捏了一把,估量把她那地兒當勾鎮南了。

姑娘痛得眼淚都差點出來了。趙鐵海反映過去,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姑娘xiong脯,表示謙意。

「欲加之罪,何患無同」粟一宵冷哼了一聲。

「鐵海,你只是代我受過罷了。勾鎮南是要拿你開刀,報復他在我面前得到威風之仇。他即使是不拿這兩件事說事,作為省政法委副記,省廳常務副廳長,他有一百種辦法讓你舒服,或許復職,甚至,捋了你帽子。」葉凡淡淡說道。

「我知道,不過,我不懊悔。媽的,大不了你死我活,我趙鐵海跟他拚了。我就不信他勾鎮南就沒一點小把柄了?」趙鐵海罵道。

「找到把柄沒有?」賀海緯冷冷哼道。

「暫時還沒有,這老傢伙,辦事很小心的。一些龐大的把柄對他沒有什麼用途。」趙鐵海皺起了眉頭。

「你們說,我們以海東市公安局的名義要求省廳把高潛的案子轉給地方,這理由充分嗎?」葉凡問道。

「當然充分了,這案了是你們海東市公安局正在偵破,當然得你們移交人走了。不過,假設省廳硬要插手,你也沒辦法。他們完全可以講這案子遭到了下級的高度關注什麼什麼的,得由省廳接手了。到時,你們海東也是一點裡升出點辦法都沒有。」盧偉說道。

「而且,高度關注是一回事,至於結果,這個,還不是操控在勾鎮南手中。

最後來一句,此事查無實據就了事啦。或許是重拿輕放了事。」

粟一宵說道。

「那行,既然要高度關注,那就讓更高一個層次的人來關注不是更好?」葉凡哼了一聲。

「葉哥是不是想請公安部插手?」趙鐵海忍不住問道。

「還沒定,未必一定要公安部出手嘛,省委不是省么安廳的指導嗎?」葉凡說道。

「也是,到時讓齊記出來關注一下,呵呵,勾鎮南也頭痛了。假設玩手腕。玩不好的話人家齊大炮可不是好唬弄的。」盧偉一臉興哉樂禍,笑道。

「齊大炮,他是管黨群的,不好插手這事。畢竟,分管的不一樣。

手伸太長容易招人閑話。」賀海緯搖了搖頭。

「也是,齊記插手,顯得太刺眼子。不好1盧偉說著,想了想覺得也不好,搖了搖頭。

「這事不管了,等明天我去跟勾鎮南交涉一下再說。假設他硬是壓著不給人的話再說了。」葉凡臭著個臉哼了一聲。

「葉哥,最遠洋東的事風聲很大埃聽說一下子缺了三個地位,鬧騰得省城不得安寧。下邊地市的那些沒有入常的副市長、或許是偏閱入了常的常委們,還有省廳那些副職們全盯著你們海東了。你們有沒發現,最近到水州的外地轎車特別的多,都是來活動的。」盧偉說道,估量是在他姑姑那邊聽到了一點什麼風聲。

「省委有意向沒有?」葉凡問道。

「不清楚。」盧偉搖了搖頭。

「唉,這事,我們只無能瞪眼。市委常委是副廳級幹部,得由省委指導來定。我們無能些什麼?」葉凡搖了搖頭,不過,心裡也是一動。

如累能搞一個常委到海東來支持本人,再加上本人本來就佔有的四票,那在常委中不就有五票了。那經后開常委們,本人一方的話語權可是絕後高漲了。

「葉哥,可以去活動一下。挑個中意的人上去不是更好?」盧偉說道。

「彷彿,也有理。」葉凡說道,不過,轉爾又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中意的人選太難找了。」

就在這時分,電話響了,一接通,居然是「唐浩東同志辦公室,的副主任周森同志打來的。

周森說是正在水州,剛才打了電話到海東,海東的同志說葉凡回水州了。

所以,周森約請葉凡吃點心。葉凡知道,周森到海東的事估量是遇上費事了,所以,才會如此的急著找本人。

葉凡想了想答應了周森的約請,也就開車直奔黃氏文娛而去了。

一下車子,發現了一個熟習的身影。

「張老哥,你也到了,真是沒想到,稀客啊1葉凡大步走了過去。

「良久沒見到葉兄弟了,也想上去走走。」張衛清一臉笑意,老遠就伸出雙手走過去了。

一旁的周森臉上訝然一閃而逝,估量是張衛清對葉凡的熱情讓他有些不測了。由於,張衛清太熱情了一些。

似乎,周森從張衛清的動作中感覺到了他對葉凡的一絲尊崇。這一點讓周森同志很不了解。

張衛清是中辦副主任,雖說排名最尾巴的。但好歹也是一副部級幹部。而且,在中辦工作,接觸的層面跟圈子都不是葉凡這個海東市的代市長所能比擬的。

應該是葉凡伸雙手熱情的跑過去相握還差不多?這下子全搞反了。

葉凡憑什麼能讓張衛清如此的做。周森在心頭打了n個問號了。

當然,問號是問號,周森表面上還是淺笑著不lu產色。

進到包廂后才發現省委秘書長喬志和居然也在外頭。

「葉市長,我們良久沒見了。」喬志和居然也站了起來,伸出了雙手。又使得周森同志心裡又多了一個問號。按理說喬志和是葉凡的直接指導,伸出一隻手那都不錯了,明天,太詭異了。

「是啊,最遠洋東也發生了一些事,置信喬秘書長也聽說過了。所以,很忙,忙得屁股都不沾地了。」葉凡笑著,伸雙手跟喬志和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忙是要忙,不過啊1喬志和講到這裡,居然停頓了一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也不能太忙了,太忙的話容易生玻」

葉凡聽了,心裡一動,喬志和的話里彷彿有話。這個,難道是費滿天在借喬志和這個省委秘書長的嘴提示本人或許正告本人最近的動作是不是太大了。

也就是對海東下邊各縣班子的調整幅度過大,有撈權撈人的嫌疑了。葉凡一揣摩,倒真給揣摩出一絲滋味來了。

「呵呵,我知道。所以,就回水州來休息幾天。」葉凡笑道。

「那就好,勞逸結合嘛!有些事,忙也是忙不來的。」喬志和又點了一句,葉凡尋思了一陣子也沒揣摩出什麼滋味來了。喬志和的話,太深奧了。深奧到令人揣摩不透的地步。

啥事叫「忙也忙不過去」難道是說有些事,忙了也白忙,反倒讓人惦念上了不大好。看來,對於本人最近在海東的一些動作,費滿天曾經有些不滿了。

葉老大心裡生了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