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中辦張副主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中辦張副主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單方應酬著坐了上去,末尾推杯換盞了。

不過,跟喬志和的關係來講,葉凡總感覺隔著一層紗似的。

倆人再怎樣講都無法做到坦承相待的地步。

「喬秘書長,這次周主任下放南福鍛煉。不過,上頭有交待過,這事,還得南福省委經過才行。而且,上頭有說過。關於地點的選擇,下邊地方省委定調子。」張衛清末尾直白的為周森牽線了。

「嗯,聽說這次央各部委上去了一批人。根本上都是下放到下邊省委工作的。

而且,一致了調子,該同志到哪個省上頭決議。而到省里后該同志到哪個地市,又是下邊來決議。

這欄構成了雙重的選擇機制,倒也貼合下邊的狀況。央也是思索到抓大放小的成績。

對於地方下去講,央是抓大範圍的,在對於該地方能否適宜某位同志去的成績上,央不如地方指導熟習這一塊。

這樣央跟地方一同協調安排,倒是一個很好的新辦法。既增強了央對於地方的指導,也思索到了地方的實踐需求。」喬志和點了點頭,說道。

「呵呵,這次文件早下發到地方了。」張衛油膩淡的笑了笑,看了喬秘書一眼,問道「這次下到南福省的有兩位同志,一位就是中辦的周森同志,一位是康理辦公室的林承明同志。不知南福省委怎樣安排兩位同志的?」

葉老大心裡暗暗稱奇,一個南福省,居然同志下放了兩位同志。

兩位同志還不稀罕,稀罕的是這兩位同志分屬於中辦跟國務院辦公廳。

而且,一個是席辦公室的副主任,一個是理辦公室的副主任,都是正廳級別幹部不。難道是上頭有動作,或許這個又在暗示著什麼,葉老大揣摩了一陣子,沒理出個眉目來。

不過葉老大一尋思也揣摩出一小點滋味來。至少,估量海東市委記的地位,周森跟林承明兩個都想坐一坐。從葉凡的思索來講,看張衛清架勢他跟周森的關係很鐵。

而張衛清跟本人關係也很鐵。而且,周森也試探過本人,表明了一些態度。所以,不管從哪方面思索,這事,都得幫襯著周森一把。

「呵呵,一個星期後要招開省常委會,聽說是討論一些人事調整成績。」講到這裡喬志和馬上打住了,他喝了。茶,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跟你們海東還有些關係。」

「我想也是,海東一下子缺了三個空位。也不能夠不斷讓它空懸著,這樣不斷下去,也不利於各部門展開工作。這些地位,在海東都是有份量的地位。都是哪一塊的頭頭,沒有了他們下邊部門展開起工作來有些捉襟見肘了。」葉凡說道,心說,難道是費滿天對本人的不滿越來越重,所以,要下手了。

「嗯海東的案子當時鬧到了中紀委,央不能夠沒人關注著。所以,海東的官場,上頭也在看著的。

更嚴重的就是,海東的工作,上頭更是盯得緊。從央的角度思索一定是不情願看到海東就此爛了。

所以,整理海東班子,是勢在必行了。不過這次的調整普通是以補缺補漏方式停止的。」喬志和透了點省委的工作大思緒,也就是海東的班底不會大動作調整而是會補足三個空位。

「喬秘書長,我敬您三杯。你一杯,我三杯。」這時,周森臉上略顯恭敬的站了起來,舉著杯子講道。

「哪能這樣,都三杯吧。」喬志和淡淡笑道。葉凡知道,喬志和在給張衛清面子。喬志和是省委秘書長,下管著省委辦公廳,算起來他乾的跟張衛清是同類活計。

當著三杯下了肚皮。

「周主任,要不到海東來,我倒真希望跟周主任搭班子,共同樹立海東。周主任在席辦公室工作,別的不說。至少,在下層一塊能幫襯著海東許多方面的。我們海東,如今就缺這一塊協助。海東,要做的事太多了。」這時,葉凡見張衛清在向本人使眼神,馬上明白過去了,裝得很是自然樣子隨口拋出了話題。

葉凡鷹眼發現,喬志和嘴角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常人難以發現的淺笑。估量,也明白了本人的意思。

「呵呵,我倒是想啊1周森借竿了就末尾爬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海東是南福省大市。南福省雖說經濟等各項目的在全國排名前六,但是,到時下,還有好幾個地委沒有撤地建市。估量,海東,是輪不到我了。」

「勢在人為嘛,喬秘書長,你說是不是?」這時,張衛清又啟齒了,暗示非常分明了。

「呵呵,可以爭取嘛。喬志和自然老道,不過,這種表態有靈敏性的。

當然,從表態的趨向看,他個人還是贊同周森到海東的。

不過,喬志和卻是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假設葉市長真希望跟周主任搭班子,倒是活動的空間很大啊0喬志和真實是老辣,這事,明擺著的是周森想到海東去,話在他嘴裡變成了葉凡想跟周森搭班子。

這話,自然是倒過去講的,周森一聽哪能不明白。他看了張衛清一眼,張衛清笑道「看我,倒是葉老弟給忘了。」

「呵呵,張哥,我敬你三杯。」葉凡舉起了杯子,張衛清一聽,大喜埃葉凡這話可是講他在省委有能夠弄到三票。張衛清正舉杯子,周森卻是先站了起來,笑道「葉市長,我先敬你三杯。我們雖說見面不多,但是,重在投緣是不是?」

「對對對,有些人,碰見就熟。有些人,對面工作而不識。還是周主任講得好。」張衛清馬上搓合兩人了。

……

葉凡跟周森幹了三杯,一杯一票。

哈哈哈……

張衛清跟喬志和都笑了。

喬志和在口點就走了,喬志和一走,張衛清直接就啟齒講道:「老弟,跟你講假話吧,周森跟我有親戚。」

「噢,那敢情好,我也得叫聲周哥了。」葉凡笑道。

「那我就托點大,叫聲葉老弟了。」周森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時機的,馬上說道。

「老弟,工夫不等人啊,我們是不是該去走走了。」張衛清直白地提示葉凡了。

「這樣吧,我看看他們在不?」葉凡說著,拿起電話打了起來,先打給了齊振濤,爾後是段海天,以及盧明珠。

齊振濤在家,三人換了個品茶的地方,葉凡出面打起了電話,笑道:「齊叔,早晨有空嗎?」

「有空,幹嘛?」齊振濤直接問道,轉爾說道「你是不是回水州了?」

「嗯,剛到的。」葉凡笑道。

「不好好在海東呆著,跑回來幹什麼?」齊振濤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張主任到水州了,我回來招待一下。畢竟,我是地主嘛1葉凡說道。

「張主任,哪個張主任?」齊振濤問道。

「中辦的張衛清主任啊!還有「唐浩東同志辦公室。的副主任周森同志,我們三個現剛到「天竹園」齊叔假設有空的話,出來坐坐怎樣樣?」葉凡說道。

葉凡講這話很有技巧,不但亮明了張衛清的身份,而且,搬出了周森來。假設齊振濤會支持周森,估量就會來喝這茶。假設齊振濤對周森不感冒,估量就是託故推了這頓茶了。

更何況,齊振濤以前就想看法張衛清的。當時的齊振濤深感京里沒「靠」不過,後來葉凡把他引見給子鳳家。

所以,張衛清這一頭倒給擱了上去。不過,當時的張衛清只是中辦一個正廳級的主任,份量也輕了一點,不過,此刻這樣子講,倒是一個很好的試金石。

果真,估量是齊振濤一聽到周森這個名子后想到了什麼。在電話外頭揣摩著什麼。

足足三分鐘電話哪頭沒聲響,葉凡在耐煩等待。而張衛清倒是淡然的喝著茶,而周森倒有些緊張了。葉凡發現,周森桌子下的雙tui彷彿悄然有些抖動。

齊振濤的態度在省委外頭太有份量了。人家是南福省委三號人物,黨群記,管的就是人事調整一塊。取得他的支持,等於敲定了二成天下了。

「你這樣想的是不是?」齊振濤的聲響又傳了過去。

凡應了一聲。

「那行。」齊振濤應聲了,轉爾卻是講道「不過,我不喜歡品茶,到老王記搞盆狗肉湯也不錯。」

「那好,就轉道老王記了。」葉凡聽了心裡很是高興。放下電話後跟張衛清講了齊大炮的愛好后,張衛清聽了也很感興味。

在酒桌上齊張單方都沒談周森的事,不過,單方都是明白人,就不用再講了。不過,大家分手後葉凡被齊振濤叫到家裡了。

他看了葉凡一眼,冷冷哼道:「你小子,野心越來越大了,是不是想控制整個海東。居然敢插手市委記人選,哪是你能插手的嗎?沒有這個能量就不要亂嘎什麼,到時弄得一身的傷,有你小子難受的。」

「我沒辦法了,不能上也得頂著拳頭上了。這次海東市委記人選對我至關重要。聽說央上去的兩位同志就是這次海東市委記人選的有力競爭者是不是?」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