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敢對我齊大炮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敢對我齊大炮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周森跟林承明兩位同志都在爭齲 」齊振濤倒也沒滿著葉凡。

「所以,我被逼上粱山了。只能周森上,壓死林承明了。」葉凡哼道。

「怪了,林承明人家在國務院辦公廳工作,什麼時分惹著你啦?」齊振濤倒有些奇異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

「我剛調查過了,林承明雖說在國務院辦公廳工作。不過,他擔任的是國務委員張向東一塊工作的。」葉凡說道。

「人家擔任張向東的工作關你屁事。」齊振濤沒好氣的爆了句粗話,轉爾,齊振濤彷彿明白了什麼似的,不斷盯著葉老大,嘴裡說道「看不出啊,你小子,能量越來越大,這生事的本領也是越來越高層次,令人咋舌啊1

「這個,我不明白齊叔的意思?」葉凡心裡有些發虛,趕緊粉飾性說道。

「不明白,就你那點小心思也敢拿到我齊大炮面前顯擺。你故婁如此講,是不是就是想告訴我,你跟張向東不合拍。人家是國務委員,哪能輪到你來和拍?」齊振濤訓叱道,口音很重。

「這個,張向東的侄兒叫張一棟,現任海東市委副記,專門管紀委工作的副書凡只好倒出了原委,他看了齊振濤一眼,又講道「齊叔,你說說,我有啥辦法?張向東的心腹下到海東任市委記,還有好果子給我吃嗎?到時他跟張一棟一合手,這海東,哪還有我葉凡的地盤。這工作無法展開,處處被制,沒有了政績成績,我還拿什麼去墊厚官帽子?」

「呵呵,你小子,倒是早有預備啊1齊振濤突然笑了,不過,轉爾卻是說道「這事,估量大方向還在費記手中。難道你也敢把這事拿到費記面前去提?」

「我不敢!費記還不褻了我人皮。」葉凡武搖頭。

「你還知道懼怕,總算是讓我看到你小子也有膽怯的時分。」齊振濤哼道。

「市委記人選,我腦子進水也不敢跟費記引薦這事的。只是,估量張衛清早打好關節了吧?不過,我還得去找一個費記了。」葉凡說道。

「你還找費記幹嘛,最遠洋東的事鬧騰到了中紀委。雖說中紀委跟費記並沒什麼,不過,青牛市發生這樣的事,費記臉上也沒有什麼光榮。

聽說前次費記到央閉會,唐主任有隱晦的提示了一下海東市的成績。雖說沒搬到檯面上點名批判南福省指導,但是,就這一點就夠費記舒服的了。

你小子,當時搞的動靜太大了。為什麼要捅到中紀委去。就青牛那點成績,省里完全可以本人搞定了。

而且,我聽說,這事就是中紀委監察室的那個李龍搞的。而李龍,估量跟你關係不錯。

你這樣干有沒顧及到費記,燕省長的心裡想法。你從上頭搬人來下手,這不是打他們的臉子。

你小子,當前有得你受的了,兩巨頭如今看到你估量都想甩你一巴掌的。」齊振濤一席話出來,葉凡也只能無法的苦笑了一句。

心說這事是唐席在內參上有指示的。葉老大又不敢拿出來給費滿天和燕春來兩位同婁看看。

只好把冤枉自個兒吞在心外頭了。不過,雖說得罪了兩位巨頭,但是,唐席給本人的親筆信還是令葉老大感覺奮的。東邊不亮西邊總會亮的,這事,當然不好跟齊振濤同志講了。

「這個,當時李龍主任剛好下到我們省紀委辦事。聽說了這預先他自個兒就來了。我有啥辦法,難道不讓他來,我可是沒那個膽子。

再說,人家中紀委監察室的同志上去辦案子,我有什麼理由阻止?」葉凡只好狡賴道,把責任往李龍身上推去。

「難道你去找費記談感想的?」齊振濤倒是來了奮,再著葉凡。

「不是,雖說海東市委記人選我不敢提。不過,假設能拉個幫手的話也不錯是不是齊叔?」葉凡乾笑了一聲。

「不對,你這言外之意。」齊振濤突然說道,想了想,一拍茶几哼道「你小子,膽子真是大了,居然敢給我挖陷井。」

「我哪敢齊叔,這個,呵呵,我說的可是實情。如今的海東還空著三個地位,市委記人選我不敢提,不過,另外兩個地位。我心目中倒有一個適宜的人眩

海東市委副秘書長於友和同志不錯,我去海東這段工夫,他跑上忙下,很是貼心。你也知道,總得給別人希望是不是?不然,誰還跟著你跑上忙下的白忙活了?」葉凡說道。

「果真是挖坑給我跳的,是不是又想請我引薦一下於友和同志進入市委常委會。」齊振濤冷冷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周森可是大事。」

齊振濤這是在正告葉凡得寸進尺,一下子托出兩個人來。所以,齊大炮有些怒了。

「我知道,不過,於友和的事我去費記。到時真有人提出來,齊叔給支持一下就行了。齊叔對小葉的恩情,我永生難忘。」葉凡說道。

「少來這一套,你小子,唉,又在我面前打感情牌了。我這,看我,我齊大炮這個,也在重感情了」齊振濤擺了擺手。

他看了葉凡一眼,突然說道「這段工夫齊天也不知去啥地方了,估量是去執行秘密義務了。最近,看到亦秋一個人有些孤獨。

她可是懷孕了,太鬱悶不大好。」

「懷孕了1葉老大瞳孔猛地收縮,心說齊天這小子還真兇猛,這播種也太快了吧,一箭命中了。

「懷孕有啥奇異的,你小子,就喜歡大驚小怪的。不過,這婚事得抓緊了。」齊振濤哼道。

「呵呵,好好好!齊叔,等齊天一回來,我馬上去梅家一趟,我這個媒人就是安逸命啊1葉凡笑道。心說齊老大也提條件了,就這事,複雜。

「不是這事,都懷孕了難道還擔心媳婦兒飛了。我是想啊,得給齊天找個較安靜的生活了。」齊振濤擺了擺手,講道。

「這事,我早思索過了。等這次義務回來,我會想辦法,讓齊天回到普通部隊工作,或許是軍分區都行。而且,他們那個組織退上去的人會提一級運用。齊天如今是上校了,提一級就是大校,擔任某師師長是完全有才能的。」葉凡說道。

「那好,這事就敲定在你頭上了。到時,我只需師長地位。而且,這事,我不會去跟梅家講的。這個,欠他們人情,還不如你小子還我人情,哈哈哈,我們倆再干幾杯怎樣樣?」齊振濤突然高興了起來,爽笑開了「這個,齊叔,彷彿,哪個啥的,是俺中套了吧?」葉老大有些鬱悶,此一刻一下子就明白了。

和著本人在挖坑給齊大炮跳,而齊大炮倒是不lu聲色的挖了一坑給本人跳了下去。這個,到底誰勝誰敗,分不清了。

「中個屁,你挖兩坑,我才一坑,誰佔便宜了?」齊振濤沒好氣的哼道。

「你也挖兩坑了,齊天的師長地位可是相當順手的。還有跟梅家談結婚的事,這事,我也得跑斷tu凡大叫了起來。

「叫個屁!對長輩要尊崇知道不?什麼你呀你的,要稱呼「您」沒大沒小的,給老子滾蛋去。」齊振濤給了葉凡一個腦門子,下令逐客了。

「俺滾1葉老大mo了下頭,自然早站了起來,趁機溜了。這個,再留下去誰知齊大炮同志還會整出什麼難事來刁難本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這小子,溜得比兔子還快1齊振濤哼了一聲,看了老婆一眼,突然笑道「哈哈,有孫子抱1

「美得你!是我孫子,不是你孫子1風雅梅沒好氣的白了齊振濤一眼,講道「老齊,師長地位非同小可,你這不是難為小葉嗎?我可是聽說他最近很倒霉,彷彿軍隊一塊不怎樣樣。」

「那小子,雖說如今丟了軍職。不過,他的能量,你看不到的。

打斷了tui還連著筋呢?齊天的師長地位,就落他頭上了。也以免老子跑上跑下的累死人了。」齊振濤淺淺的笑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帶著安奇同志進了省公安廳。

首先葉凡找到了分管刑偵的副廳長舁銳鋒。

「坐坐1肖銳鋒還是相當熱情的招呼葉凡坐下。不過,當葉凡講明來意后,肖銳鋒卻是一臉的難色。

他顧左顧右了好一陣子才講道「葉記,不是我成心刁難你們。

高潛的案子,是勾廳長親身過問的,而且,指定刑警總隊長崔雄剛同志在審理。省廳也是很注重這個案子的,你們放心,省廳會公平處理的。」肖銳鋒自然是在和稀泥了,葉凡聽得出來。

「那勾廳長明天有空嗎?」葉凡問道,知道找肖銳鋒沒用,乾脆不講了,白費唇舌。

「我可以替你們問問。」肖銳鋒說著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子后說是勾廳長答應見葉凡等人了,葉凡帶著安奇又往勾廳長辦公室而去。

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長相真不像個察,看上去還有一股子書生氣,鼻粱上架著幅金絲眼鏡,比馬臉略短的臉龐。他看了葉凡一眼,面無表情,說道:「你就是葉凡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