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壓的就是你勾廳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壓的就是你勾廳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勾鎮南那態度,相當的不好。 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而且,

不是叫葉凡的官職名,而是直呼葉凡同志。這個,擺明了要公事公辦了。

「我是,你是勾廳長吧。」葉凡伸出一隻手去。

「嗯,坐吧。」勾鎮南並沒有伸手跟計凡相握,而是淡淡的哼了一聲表示葉凡坐下。

葉凡隨勢也就發出了手,一屁股坐下了,他看了安奇一眼,安奇馬上沖勾鎮南一個立正後,說道:「勾廳長,您是省廳指導。海東市高潛的案子可是海東市公安局在審理。我們局經過討論,覺得海東市公安局有才能審理這個案子。所以,這個,希望省廳能把高潛移交給海東市公安局。」

安奇雖然有些發怵,但也硬著頭皮直接提出了要求。

「是啊,聽說海東市公安局的同志正在偵破此案子。高潛是一個很重要的案犯。缺了他的話下邊的同志不好破這案子。還希望勾廳長能支持下邊同志的工作?」葉凡也隨口講了一句。態度是很中懇的。

「你們疑心省廳的辦案才能?」每鎮南冷嗖嗖的就冒出這麼一句話來,分明的不悅了。

「省廳的辦案才能當然比我們強得多,只是這個案子是由海東市公安局末尾調查的。而高潛又是其中一個重要案犯。他主使人破壞海東市經濟發展樹立。其它從犯都落網了,而當時抓捕高潛時第七師師長燕長水同志也講過,一旦查清了二團團長蘇志剛的成績后就會把高潛移交給我們海東市公安局的。」安奇說道。

「對於這種破壞我市經濟發展大局的案犯,我們市委絕不會辜息,一定要嚴懲。」葉凡在旁助威著說道。

「葉凡同志,這個我難道不懂嗎?笑話1勾鎮南那臉一板,譏諷道。

「既然勾廳長也有這個意思,那為什麼不把人移交給海東市公安局的同志。明天他們都來了,正好可以帶人走。」葉凡不理勾鎮南的譏諷,趁機逼將了過去。

「葉凡同志,我想讓你明白一點。你是代市長,暫時代理掌管海東市委工作沒錯。

不過,我希望你別直接插手公安系統偵破案子的事。你不要忘了本人的身份。

對於公安工作大方向你可以作指示,但是,辦案子是公安局的事。

即使是你是代為掌管海東市委工作,也沒有權利干涉省廳的工作?

而且,省廳也討論研討過了,覺得這起案了既然觸及到軍隊,也是大事。所以,省廳直接接手過去了。

是怕你們下邊的同志不懂規矩,胡亂的惹得軍方有意見。再說,

省廳要偵破案子,下邊的同志只能協助配合。

你有什麼理由要求省廳把案子移交給你們。」勾鎮南突然長氣勢了。那架勢,咄咄逼人啊!

「勾廳長,這樣子上去,我們海東市公安局審理得不上不下的。

最重要的主謀在您們這裡,叫我們下邊的同忐忑么樣審理這個案子?

總不能吊著是不是?」安奇一臉為難,說道。

「講起這事,我還想跟你說。既然這個案子省廳接手了,那你們先前調查到的材料,以及抓捕的嫌疑人也得全部交給省廳接納了。安局長,你回去時我會交待崔隊長帶人跟你一同下去,你做好移交工作就行了。」勾鎮南倒打了一耙,反倒要求海東市公安局片面脫手這個案子。這老傢伙,不是普通的兇猛。

「對不起,這件案子事關我們海東市經濟發展的大局。而且,牽扯著下邊的一縣長,我海東市委以為還是由海東市公安局審理較妥當。」葉凡直接出口拒絕了。

「葉凡同志,我剛才剛講過。即使是你們海東市委,也沒權利干涉省廳偵破案子。

你們這是在強行插手,干涉公安工作。更何況,既然是牽扯著你們下邊一個縣長的案子,更要慎重。

你們本人海東讓我審理,更會給人講閑話了。什麼好多案子都要搞個異地審理,異地關押。

就是怕地方上的事牽扯不清楚,最後搞得不三不四的中間都干不壞事。我們省廳也是充分的思索到了這一點,是在為你們海東市工作。」勾鎮南哼道。

「海東市公安局雖說是省廳的下屬局子,但是,他們也是在海東市委指導下工作的。憑什麼說海東市委就沒有監視權了?勾廳長這樣一二三,再二三的把高潛扣在省廳,我不知道勾廳長這是什麼意思?或許另有別的什麼意思?」葉凡也生氣了,口吻相當的重。

「葉凡同志,就憑這一點,我就可以告你有污衊省廳指導的意思。

你說我勾鎮南有什麼別的意思我勾鎮南干公安工作幾十年了…有什麼地方做不對了?即使有些小成績,也輪不到你來指手划…腳。葉凡同志,我希望你留意本人的身份。」勾鎮南那臉一板,也是下重音了。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1葉凡喀地一聲把茶杯頓在了桌上。

「葉凡同志,這裡是省廳,希望你留意脾氣1這時,坐一旁的省廳政治部主任蔡華秋哼聲了。

「勾廳長,我要查看高潛移交的案子。還有,本人要見到高潛本人問詢一些事。」葉凡突然話鋒一轉,說道。

「你沒這個資歷。」勾鎮南斜瞄了葉凡一眼,冷冷哼道。

「哼,本人沒這個資歷,那你勾鎮南真可以賣塊豆腐撞死了。」

葉凡譏諷道。

「……」

桌子終於被勾鎮南拍響了,他轉頭沖政治部主任蔡華秋說道:「我不喜歡跟有些胡攪蠻纏的人講話,請他們出去。」講到這裡,他看了安奇一眼,說道「馬上陪崔隊長下去把人移交給他,這是省廳的命令1「……」

這一次聲響更響,那茶杯都抖了抖啪地一聲摔在茶几下成了碎hua兒,自然是葉老大的手筆了。

「你想幹什麼葉凡同志?」勾鎮南指著葉凡,氣得差點話都講不清楚了。

「我正想問你勾鎮南同志,我葉凡以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督查長身份要求問詢高潛的案子,錯在哪裡?你勾鎮南講講,我葉凡能否有這個權利?」隨著葉老大的講話,啪地一聲,一本證件被葉老大扔在了桌上。

「你」勾鎮南一下子被住了。半晌,說道:「你是有這個權利,但是,我們並沒有接到公安部要求問詢高潛案子的告訴。」勾鎮南的同志自然是正告葉凡在干si活了。

「呵呵,公安部警務督察室的事什麼時分輪到你勾鎮南同志來管了。等你坐上總督察長身份時我葉凡再來向你彙報。」葉老大居然淡淡一笑,一下子輕鬆了起來。

他看了勾鎮南一眼「哼道「不要說是問詢你,就是問詢李昌海記,憑我這身份也夠份量了。

如今,我以副督察長身份要求你,立刻把高潛的案子移交給海東市公安局的安奇同志。

這個案子,由海東市公安局審理,省廳嘛,可以協助執行。假設你有意見,可以向部里督察室指導讚揚本人。不過,我葉凡置信你勾鎮南是聰明人。」

「對不起葉督察長,這事,我看,是不是要請示一下李昌海記再為定奪。」見勾鎮南不斷朝著本人使眼神,蔡華秋馬上說道。

「那行,你請示吧。」葉凡居然翹上了二郎tui,看子地下的茶杯一眼,哼道「省廳難道一杯茶都糜費不起嗎?」

「泡茶1勾鎮南臉一下了漲得紅了,沖外邊的秘書大喊了一聲。秘書慌里鎮靜的出去了,收拾,泡茶。

勾鎮南拿起電話嗯啊了一陣子后,那神色更為美觀。一擺手講道:「崔隊長,把高潛移交給海東來的同志。」

葉凡明白,李昌海不能夠不賣本人面子的。由於,他知道本人的底細。越是知底的人,越是會產生忌憚。倒是像勾鎮南同志這樣的同志,不知道本人的底細,倒是不畏本人。

這叫,不知者無畏!

不過,走在過道里時,葉凡發現,安奇同志的xiong脯挺得特別的直。

彷彿一下子計氣起來了。

「蘇小姐,這事,我無能為力了,對不起。」勾鎮南放下電話后一臉的陰沉,甚至,咬牙了,喃喃道「你會回來求我的1

「怎樣辦小姐,高潛又被海東來的同志抓回去了。想不到那傢伙居然還有一個「排頭」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督察長,這是誰給他掛的職,亂來1蘇貴才一臉的憂心加憤怒,說道。

「怕什麼,不就一個副督察長嗎?說起來嚇人,公安部來的。就是公安部的副部長,我們蘇家什麼怕過。更何況一個副督察長?充其量一個正廳級別罷了。」蘇林兒神色也有些美觀,講得難聽,實則不是這樣子的。

「總得拿點辦法是不是,就怕高潛一到他們手中就會出事了。」

蘇貴才講道。

「東邊不亮西邊亮,這個社會,我不置信有不愛錢的官。」蘇林兒哼聲道。

「關鍵是普通的官沒有用,至少也得是有份量的副省級大員才能降服住那匹烈馬。」蘇貴才皺著眉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