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要帽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要帽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省紀委的賀海緯同志。 」葉凡答道,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我知道,前次費叔推賀海緯上去,這邊協調不好做。所以,我也留了個心眼,剛好遇上有人告發,結果交待賀海緯下去暗中一查,居然查出了厲志達同志和姜初林等同志的違法成績。這個,我不知道該怎樣樣處理,還請費叔給個指示。」

「你明天來不光是送材料吧?」費滿天那雙眼彷彿能洞察葉老大的心思,這廝被費滿天盯著看著,倒真有些發虛了。深吸了口吻,說道「嗯,倒有一件大事想費事一下費叔。」

「大事,你眼中有大事嗎?大事的話你還會到這裡來?」費滿天雖說還在冷哼,但表情上彷彿好了不少。

應該是那材料起了作用了,這材料對費滿天來講,太重要了。對燕春來同志來講,複雜就是一枚炸彈。

由於,厲志達可是他全力力挺推舉上去的。厲志達上任還不到二個月,這下子馬上就被雙規,置信燕省長那臉子,可是丟不起了。而且,燕春來被打壓后,這段工夫全省人事調整,費滿天可以如意的全盤操控了。

「費叔,你也知道,我在海東想幹些事。而且,我如今還只是個代市長,市委記我不敢想,這個代字能不能先饒月份的人代會招開時可是沒有把我放進轉正的提名中去。這個,彷彿有違組織程序吧?」葉老大先放了個煙霧彈,從唐席的信中曾經知道,本人頭上這個「代,字在沒有上頭允許的狀況下。

就是費滿天這個省委記也只無能瞪眼。這個,再費滿天無法完成的事來刁難他。到時他辦不到,本人再托出於友和的事來,估量就好辦得多了。

「這事,不用講了,你還東青。組織上思索到你還需求磨練,所以,你這個「代市長,得在兩年內轉化。前提條件是要干好工作,干不好的話,你還想轉正,這帽子都得丟啦。」費滿天果真擺了擺手,立刻斷了葉凡的想法。

「唉」葉凡裝得一臉的絕望欄子,臉臭臭的愣坐在了那裡。

這貨,在演戲。

「算啦,看你幹得還行,我允許你提個能辦到的小條件。」費滿天一時高興,興起就給許願了。

其實,費滿天當然也明白葉凡在海東的處境,估量,等市委記以及三個常委名額一補足,葉凡的日子,又將不好過了。

而且,葉凡在海東干出的青牛事情,也得罪了海東的許多幹部們。經后的工作,一定更難展開。不然,費滿天是不會隨便許願的。

「那隻好這樣了。」葉老大裝著一臉的心不甘情不願樣子。

「還不滿足是不是,要不,不要提了。」費滿天皺了下眉頭,不悅了。

「我提1葉老大趕緊說道,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我去海東後市委副秘書長於友和同志不斷……」

「噢,你回去吧。不要再在省城呆了。這段工夫風聲比較緊,有些事跟你又沒關係,你呆著反倒不好。回去,回去,好好乾好本人份內的工作。有一點要留意,海東前段工夫搞得較亂,你要留意跟同志們的勾搭。只要一個勾搭的隊伍才能更好的干好海東的工作。」費滿天揮了揮手。

葉凡,自然點著頭走了出來。

「勾搭勾搭,到底是誰在背後捅我不過,這個梅家,是得敲打敲打了。」葉凡不斷在尋思著這些成績。

這時,電話響了。

陳嘯天奮的叫道:「公子,葉強醒子。」「醒了,我馬上回來。」葉凡一聽,心裡一抖,大哥的病情在從陳家拿來的「洗腦功,刺激下,明天終於有了卻果。葉凡開車直往家裡飆去。

「怪了,我怎樣躺在這裡。

」眼神有些朦朧的葉強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昏睡良久了,如今感覺怎樣樣?」葉凡一臉關切問道。

「就頭還有點暈,其它,手腳都能動。」葉強說著,還特別動了動手腳。

「慢來,你剛醒過去,動作幅度不要過大。」一旁的陳嘯天趕快說道。

「大哥,我給你搓搓。」葉凡說著,施出內勁之氣為葉強全身揉搓了起來,這樣活絡氣血之後也能活動得快點。不過,葉凡感覺到了一絲怪異,不由得問道「大哥,你如今幾段了?」「我,就三段頂階,就我這根骨,這輩子,估量就這樣子了。既然你們講我昏睡好長一段工夫了,估量,如今能否有二段就不錯了。」葉強有些鬱悶,講道。

「不對,你以前的內勁我探過,如今,彷彿比以前強了不少。莫不是因禍得福,反倒打破四段了。」葉凡說道。

不會吧?

葉強一奮,居然從床上彈了起來,葉凡想拉都沒拉祝感覺彷彿經過本人用特殊手法活絡后大哥的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也就不管他了。葉強一聲大吼,衝到院外的樹林里,末尾拳打腳踢了起來。

「看來,葉強真是因禍得福了。」陳老在一旁捋了幾下頜下的幾根毛,淺笑道。

「這個,想想也正常。這段工夫,葉強進了多少的補,也許,在陳家洗腦功的刺激下他不測打破了。以前不是聽說洗腦功有助於功力打破,看來,是有些效果了。」葉凡笑道,倒也很是開心不已。

「嗯,沒準兒還真是洗腦功的作用了。」陳老也笑道。

「陳老,我看陳軍也是時分了,就早晨吧,一舉拿下六段開源。」

葉凡笑道。

「好1陳嘯天沒講一個謝字,但是,那股子感激,只能從他的眼神中感覺到。

早晨,陳軍的打破其實很順利。

陳軍和葉凡都感覺很輕鬆,倒是陳嘯天這老頭在一旁急得直冒汗。

看來,陳老對兒子是寄給厚望。

陳軍直到拳打腳踢發泄完后,陳嘯天賦癱坐在了一旁的石凳子上。

「看你,都這個年歲了還急成這樣子。放心,有公子在,什麼事處理不了?」陳老的老婆楊素梅一邊給陳老擦著臉一邊心疼的數落道。

「唉」陳老嘆了口吻,一臉欣賞的看著兒子。段杏兒老早就在一旁看著了。見老公沒事了,也是大為高興的幫里幫外的要陳軍去洗洗「洗啥,你又不嫌我臭1陳軍瞪了老婆一眼。

「哈哈」一旁的葉凡跟葉強都笑了。

「陳軍,原來杏兒不嫌你臭啊,真是好老婆埃」葉強打趣道。

「強哥,你也講我。哪裡是不嫌臭,每天早晨必須洗腳,二天必須洗一次澡,不然,不給an軍mo了下頭,有些尷尬,笑道。

「是嗎杏兒?」葉老大拉長聲響,怪怪的問道。

「葉哥,我這要求不過份吧?」段杏兒臉上悄然的爬上了一朵紅暈。

「不過份,乾脆,當前,一天洗一次澡,不然,不要給他ang。

小子,美的你1葉老大拿擺起大哥架勢來了。

「聽到沒有小陳同志?」段杏兒白了老公一眼,哼道。

「yes!老婆大人1陳軍來了個標準察禮,笑道。

幾人進了大廳,女人自去泡茶,備酒菜忙活去了。

「公子,幾年前你不是講在林泉的天水壩子蜈蚣嶺看法了一個德平歸元縣來的古姓老者。他講了「春椒,的事。這春椒,我最近翻過許多的古書,揣摩出一成績來。」這時,陳老說道。

「什麼成績,當時陳舊頭說是這春椒擁有刺激性作用,可以用來配製像「龍低頭丸,之類的東西。

這種東西,效果比偉哥好得多,而且,自然無副作用。只是,這種東西只是用來增進情味,改善性生活用的。

對提功等方面並沒有多大效果,算是雞肋吧。本來是想去探測一下弄些加來,不過,這些年來,都由於事給絆著了,沒工夫啊1葉凡嘆了口吻。

「不一定。」陳嘯天搖了搖頭,想了想說道「這春椒,我估量,不但有刺熱情味的作用,估量,對美容也有一定的效果。前次葉公子說是後宮玉顏丸用完了。假設這春椒真有此功用,不是可以用來替代其它藥材配製後宮丸。」陳嘯天說道。

「對啊葉凡,這後宮丸太重要了。那些官太太,富太太們都喜歡。

我們假設能搞出量產來,成立一個盤帝下屬的美容化裝品公司,專門開發後宮丸。

沒準兒,靠它就發大財了。如今那些有錢人家的小姐們,哪個不喜歡美貌。」葉強這傢伙倒是盤算起這個來,葉老大差點被噎住了,瞪了大哥一眼哼道「你如今滿腦了就是錢,壯大公司了。

這後宮丸是要六七段高手用內勁蘊潤才能搞出來的。哪有那般容易弄出來?

還想量產,做夢還差不多。就拿陳軍的身手來講,一個月能搞出幾顆來就不錯了,要不,你葉強老大去滿世界的網羅一個排的六七段高手來,哪也能完成小範圍的量產了。」

葉凡是沒好氣的哼聲了。

「呵呵,我倒是把這茬給忘了。叫我去找一個排的六七段高手,那國度還不拔了我人皮,還以為我葉強想陰謀犯亂呢?再說,哪地兒找去,一個都難找到,更何況一個排。全世界有沒這麼多都難講。」葉強不好意思的mo了mo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