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翻舊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翻舊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軍,把李強叫回來,也該是他打破的時分了。 你如今打破到六段,李強也到六段,我們的實力才能穩步的增強。」葉凡說道。

「嗯,我打電話叫他回來。」陳軍點了點頭。

「這樣吧陳老,等海東市新任市委記到了,海東市委常委們配齊的時分,我也有工夫請假了。到時,我們去歸元找陳舊頭去。」葉凡說道。

「公子,要不我先去探探,反正這段工夫也閑得無聊。」陳老頭真是來了興緻。

「那行,你跟陳軍、李強先去瞧瞧也好。」葉凡點了點頭。

「陳軍就不用去了,他得陪杏兒。、,陳嘯天說道。

「呵呵,陳軍,幾個月了?」葉老大斜瞄了陳軍一眼,突然問道。

「呵呵,這個,不過五個月罷了。

」陳軍有些尷尬,笑道。

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段杏兒懷孕了,大家自然高興。「唉,我有伯伯當了。」葉凡笑道,有些恬不知恥,人家陳軍比他大上三四歲,他反倒想當伯伯,這什麼世道。

第二天,葉凡遵照費記指示回到了海東。片面的展開了市委市政府工作。

進一步增強了對旺夫溪以及桃木的整治開發。而環境成績當然是首要成績,在海東全市鋪開了。

而且,責任落實到位到人頭上。如今的葉老大,在海東其實就有種支手遮天的感覺。雖然對於環保成績下邊的幹部都有些意見,以為葉代記的條件太苛刻了一些。

不過,非常時期,誰也不敢發怨言去觸葉老大的霉頭。只能把鬱悶深藏心底,甩出全部力氣干工作。不然,葉老大一句話,就環保一項就能捋了你帽子。

六月二十八號,海東市委擴展會議招開了。除了舊個常委外,還有一些副市長,以及相關部門的擔任人也參加了這次會議。

「同志們,我們市政府地盤太小了,市政府大樓也太破了。是該到拆除,重新規劃,樹立新的辦公大樓的時分了。

關於市政府大院的重新規劃,大家展開議議。各位同志都是這海東的當家人之一,市政府大樓關係著大家的切身利益。

我們海東在全省各項目的也不是墊底的角色,為什麼市續府大樓如此的破舊,甚至,有些樓房早成危樓了?這個,值得大家沉思一下。

所以,明天,把大家召集起來,就是希望大家都能獻言獻策,都出一份子力氣,把市政府大樓建好。」葉凡掃了大家一眼,說道。表情方面,還是較輕鬆的。

「葉記,要樹立市政府大樓,首先就得思索地盤成績了。您看看,就我們如今這地盤,太小了。假設拆了重建大樓,全擠在了一塊,新舊參雜,很不美觀不說,還給人一種混亂的感覺。」這時,分管城市樹立的副市長丁義明首先提出了成績。最近葉老大雖說對丁義明同志不冷不熱的,但丁義明同志卻是表現得相當的積極。

「是啊,地盤地確太小了。假設就在此根底上重新規劃,即使是搞出來,也不成樣子。」曾俊才同志附和道。

「要搞就搞個象樣的,東挪一塊,西拆一遍,最後搞得不三不四,不如不搞。不如,片面捋一遍,來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時代發展了,這個,早曾經不是個面子成績。人家要到海來投資,你市府大院如此的敗落,給人家留下一個什麼印象。海東的同志不會辦事,海東的經濟落後等等。為什麼銀行不貸款給窮人,就是怕你不還。越富的人人家銀行越喜歡你去貸款。所以,我們要改變思想,用發展的目光去看如今的一切。」吳生髮同志也說道。

「嗯,生髮同志講得好。要搞就搞個象樣的,既然這樣,我們是不是得擴展市政府大院的地盤了。葉記,我記得蘇氏高爾夫那塊地盤有近八成就是我們市政府大院的地盤。既然要重新規劃市政府大院了,是不是該發出來了?」這時,黨群記劉真梅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劉記,那塊地盤可是市常委會贊同租給人家蘇氏地堂鳥集團的,當時還簽定了合同的。當時我也在常而且是范遠同志點頭的這事。」宣傳部長蘇芳一聽,趕緊出頭想阻止了。

「有這事嗎?」葉凡看了大家一眼,成心問道。

「不清楚,這個,幾年了,記不清了。」劉真梅搖了搖頭。

「要不,把當時的會議記載翻出來查查不就明白了。」張一棟說道。

「行,高秘書長,安排人把當時的會議記鼻拿來。」葉凡點了點頭。

「這個,葉記,以前的記載都封存著。要拆開封印,除非是下級組織要調查什麼需求用到它時才能拆開的。…,高華有些為難樣子,說道。

「高秘書長,前年市委常委會的記載,如今也是市委常委會決議要拆開調查的,怎樣又不能拆了。難道外頭有見不得光的東西?」張一棟冷冷哼道,逼了過去。這貨如此的積極,絕不是想為葉老大幹事的意思。

「那倒不是,能記載上去的,有什麼見不得光的。只是,這事…」高華還想再講,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搬過去摔開看看,我們只是查證一下,並沒有其它什麼意思,到時看當時再封起來就是了。我們不是針對某位同志,或許某些事。只是查證另一件事嘛1

高華只好點頭安排人去調了。

不久拿過去了,翻出來一看,並沒發現外頭記載著有關市政府租地給蘇氏文娛的記載。

這個,葉老大早在心裡明白著。范遠當時是違規操作,那麼大的地盤以年租一百萬的,等於送給蘇氏文娛的價錢租出去。

哪敢記載在常委會議里,當時只是在常委會上過子一下就是了,所以,並沒有有關這方面的記載的。或許說是當時有記載,後來用特殊手腕弄沒了。

「怎樣會沒有?當年我可是親身在場的。你們看看,我還在會議記載下邊簽過字的?」蘇芳一臉疑惑,又再次的看了看會議記載,神色有些美觀。

「難道這份會議記載是假的?」張一棟冷冷哼道。

「不會是假的,我的親筆簽字在上頭的。我本人的字,認得出來。」蘇芳搖了搖頭。

「既然沒有記載,那倒是怪了,闡明市常委會並沒有討論決議這方面的成績。那就奇異了,難道市政府大院的地盤白給蘇氏文娛用了?」葉凡淡淡哼了一聲。

「不能夠白給的,當時我也聽說過是租給蘇氏文娛的。不過,租金多少就不清楚了。而且,當時代表市政府跟蘇氏文娛簽定合同的是張明森同志,還有范記也簽字過。合同內容只要他們倆個知道。」組織部長賈異雄也是一臉疑惑,講道。

「張明森同志曾經過去了,這個,查不到了。只是范遠同志這邊,倒是可以打個電話問問能否有這麼回事?」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高華一眼,說道「高華同志,你代表市委打個電話問問?不過,要留意,我們只是問問,並沒有查賬或調查的意思。范記是老記,難得在家休息幾天,我們不能在有意中給他添加壓力。」

葉凡交待道。

「那好,我問問。」高華猶疑了一下,真實是不想問,不過,葉老**得緊,不問不行,只好打給了范遠。

嗯啊了一陣後放下了電話,高華說是范記並不清楚這事。而且,當時的合同是張明森同志掌管簽定的。

葉凡知道,范遠一定在推拖了。這個,明擺著違規的合同,范遠怎樣能夠承認上去。

而且,聽說前段工夫市政府的檔案宴電線老化最後失火了。當時燒毀了幾疊文件。

其中,就包括前年市政府的一些文件。范遠一聽,自然鬆了一口吻,哪還會把這活計往本人鼻上攬。

即使是當前東窗事發,范遠也可以推託說是工夫長,忘了這事。

這些,都是一些幹部慣用的手腕。

其實,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的手筆。而幹事的,自然是王仁磅那貨了。既然把蘇氏高爾夫跟市政府簽定的那份合同偷過去了,那市政府的那份也得毀了才行。

這兩份合同都沒有了,到時即使是蘇家要上法庭,估量是沒有證據,他們也只得自吞苦果了。

葉老大下決計要修繕蘇家,自然不會再手軟了。有時,葉老大都有些感嘆。這個,來明的不行只好下陰手了。為人民服務,為國效能還要如此干,婁么說來都有些鬱悶。

不過,王仁磅這貨彷彿天生是干這些歪門正道的料子。干起事來是滴水不漏。

這事,就是安奇同志都不知道。到時市政府檔案科失火后安奇還派了刑警來調查過,結果,在王仁磅這高手作案下,自然沒查出什麼來了。

本來,葉老大是想經過合同來再次攻擊范遠的。不過,范遠如今曾經夠低調了,而且,被中紀委點名過了,境問來講那是相當慘的。

再出手的話就顯得有些多餘了。

給人一種落井砸石的感覺。

「也許,當時只是隨口講了幾句,常委會上並沒有正式的決議上去。」這時,蔡權貴是揣著明白裝懵懂了。由於,簽定合同也有他的一份。他自然也不想這份見不得光的所謂的合同擺下檯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