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照會蘇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照會蘇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照會蘇家

「既然市委常委會並沒有決定這事,而合同方面的事更是子虛烏有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於友和副秘書長一眼,說道,「友和同志,立即通知蘇氏娛樂,叫他們的負責人下午到市委來一趟,關於收回市政府土地的事支會一下他們。既然要收回,也得給人家一定的時間準備是不是?」

葉老大顯得大仁大義樣子,在坐的某些同志自然在心底里鄙視了。下邊,自然是各位同志們關於重新規劃市府大院展開了具體而詳實的討論。

「什麼,要收回,市政府要出爾反爾?」蘇貴才接到於友和的電話后氣得大聲問道。

「蘇總,這是市常委班子集體決定的。有事你下午到市委葉書記辦公室給他說去。你沖我吼啥1於友和也來氣了,以前從來見到蘇氏的人都感覺低了一等,現在,葉老大得勢了,於友和自然也來勁頭了。

而且,這次葉老大從海東回來,有隱晦的提醒於友和也去省城走走。於友和一聽,自然感激而差點落淚了。知道葉老大已經出手,在上頭幫自己打點了一下。

這大路已經鋪好了,而具體的工作還得自己去忙活了。所以,這幾天,於友和很忙很累,一直在省城跟海東市之間奔忙著。

不過,再累,於友和同志心裡卻是痛快著,期盼著。於友和不敢有過高奢望,只要能把自己這個正處提為副廳就行了。至於入常什麼的,於友和同志根本就不敢想。

當然,關於這個,葉老大並沒有過多明示。跟費書記作的交易,自然也是不宜於外人道也。

「哼,他們就不怕我們告他們。在打官司方面,咱們蘇家從來不缺人才。」蘇林兒淡淡的哼了一聲。

「小姐,還是把合同翻出來咱們研究一下。馬上把律師招來商量對策才行。

市政府既然向我們發出了通碟,看來,這次他們是要動真格的了。咱們必須把合同條款一條條全捋順了吃透了才行。

雖說咱們蘇家有打官司的高手,但人家是市委市政府。從來都是民不與官斗,跟他們打官司,底氣咱們首先就低了一些。

幸好咱們老蘇家也不是省油的燈,估計市政府那邊也有所忌憚。不然,就不是通知我們去磋商而是直接下發通知叫我們拆除了。」蘇貴才還是有些擔心。

「嗯,我去找找。」蘇林兒點了點頭上樓而去。當打開床頭上的暗門后頓時大驚。

大叫道:「誰幹的?」

第二句就是:「我的信1

看來,在蘇林兒眼中,合同還是其次,藍存鈞寫給她的信才是最重要的。人家說,女人墜入情網后無可救藥。這個,還真是真理。

蘇林兒瘋狂地在房間里折騰開了,直到折騰得累了,一屁股坐在了實木地板上,眼圈已經紅了。

「小姐,發生什麼事了?」蘇貴才在樓下等了許久不見蘇林兒下來,偷偷溜到樓上門外觀察了一下,才發現蘇林兒反常來,那是趕緊跑了過來問道。

「貴才叔,這些都給盜了。是誰幹的,馬上叫人來,我要一查到底,我要拔了他人皮。」蘇林兒好像真瘋了,頭髮蓬蓬的大叫了起來。而此刻正在喝茶的王仁磅這廝突然感覺耳根子一熱,不由得自語道:「怎麼回事,誰念老子了。這耳根子如此的燙,肯定是妹子念老子了,嘎嘎嘎……」

而遠在京城的藍存鈞沒來由的感覺心裡一陣子塞得慌,不由得喃喃道:「難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感覺有些難受。」

不久,蘇氏高手到了蘇林兒室,展開了搜索探測。

不久,那人搖了搖頭,說道:「小姐,辦事的是位高手。不但熟悉痕學,而且,太老練了,根本就沒有留下一絲痕。再說,這事估計是前段時間乾的,即便有點什麼也早沒了,唉……」

「蠢貨,滾1蘇林兒一個枕頭砸了過去,那中年人尷尬的笑了笑,輕輕的把枕頭擱在了床上,向蘇林兒蘇貴才打過招呼后輕輕的走了。

「小姐,咱們要面對現實。信和合同一時找不回來了,咱們得想出其它辦法對付才是。」蘇貴才勸道。

「當時簽定的不是有兩份?」蘇林兒緩過神來,哼道。

「另一份在市政府那頭,人家既然向咱們發出了通碟,那合同,那有可能再給我們拿出來當證明。」蘇貴才說道。

「貴才叔,你說說,這是不是有預謀的。」蘇林兒腦子清醒后就想到了這問題。

「小姐是想說這事是我們的對手乾的?」蘇貴才問道。

「很有可能,你看,咱們的東西剛丟了,那邊就向我們發出了通碟來。不過,那信他們拿去幹什麼,又不能吃又不能當證據。這該死的盜賊,你偷合同就是了,幹嘛偷我的信。」蘇林兒氣得眼圈又紅了。

「這個,也真是奇怪了。要真是咱們的對手乾的,應該不會要信的。剛才小姐給我講了信的一些內容,那信對我們的對手來講,根本就沒用。

難道還真是某個盜賊胡亂的全拿走了。剛才小姐也查過了,好像另一個保險箱里也被抽看著了幾萬美金。

這盜賊有些怪,怎麼不全拿走,就抽走幾萬塊。而且,咱們的對手是市政府。

哪個政府官員幹事會出此下作出手。像這種事如果被查出來可是犯罪的事。

相信這世上沒有一個官員肯拿自己的帽子為公家如此的辦實事的。所以,我認為應該不是市政府的同志乾的。」蘇貴才也給弄得迷糊了。

「混蛋盜賊!我跟你沒完。貴才叔,向京里發招信,要求叫幾個高手來,我要一查到底,只要查出來,我要拔他的人皮1蘇林兒臉板得緊緊的,一付吃人兇相。

「唉……」蘇貴才無奈地嘆了口氣,點了點頭。看了蘇林兒一眼,問道,「那下午怎麼辦?咱們沒了證據,到市委去說不開。」

「不管了,就是鬧也得把他們鬧下去。我就不信沒留下一點證據來,這麼大的事。」蘇林兒哼道。

「當時簽定合同進是張明森和范遠作代表的,張明森已經死了,沒辦法了。如果范遠肯出來作證明那就好解決了。」蘇貴才講道,知道這話講了等於白講。

「他還會出頭,最近像縮頭烏龜。這種事躲還來不及,他還會出頭。別指望著他了。」蘇林兒哼了一聲。

下午,蘇貴才和蘇林兒帶著幾個人匆匆到了市委。

在外間的會客室里葉凡接見了他們。

「蘇總,早上我們市政府已經通知你們了。市委市政府決定重新規劃市政府辦公樓。

不過,現在的辦公地盤太小了一些。經市委常委會以及市委委員擴大會議決定,收回被你們蘇氏會所挪用去4.3663萬平方米的土地。市委決定給你們一個星期時間,把屬於我們市政府的那塊地盤清理乾淨,交還給我們市政府。

當然,你們也可以跟我們合作進行清理,如果跟我們總體規劃沒有碰撞的樓房倒是可以留著,也省得你們還要請人拆除,浪費你們的拆除費用不說,還浪費了你們寶貴時間。」於友和一幅公事公辦架勢,說道。

「於主任,怎麼能說挪用,當初這塊地盤可是你們市委常委會決定租給我們蘇氏控股的『地堂鳥集團』的。當初還簽定了正式的合同,合同期限為8年。我們雖說只是升斗小民,但是,我們也得維護自己的權益是不是?你們的規劃跟我們並沒有關係,要拿回土地行,八年之後再來拿回。」蘇貴才淡定的說道。

這廝跟蘇林兒商量好了,還是先試探一下市委的態度再說。也許,那份合同當初是隨信被小偷偷走的,而當初簽定合同的事市委好幾個同志都曉得。有合同在手,相信葉凡所代表的市委也有所忌憚。

「合同,什麼合同,請你們出示合同?」於友和一臉嚴肅,說道。

「我們起先並不曉得你們要驗證合同,所以沒帶來。不過,當時簽定合同時有兩份,相信你們市政府也保存得有一份。只要翻出來一查就清楚了。」蘇貴才說道,心裡已經隱隱有些著慌了。不過,面上還較平靜著。

「對不起,市政府關於這些合同文件每年都會封存。你們既然是前年簽定的合同,應該已經封存起來了。這個,不能亂拆的。」於友和搖了搖頭,盯著蘇貴才,口氣更為強硬,說道,「而且,既然是你們要證實這是租的地盤,那就請你們出示合同。不然,市政府有權認定你們是非法挪占土地。」

「非法佔用,於友和,我們蘇氏場所不就一個公司,有什麼膽量敢來非法佔用你們市政府的土地。笑話了,這話講出來恐怕三歲小孩都沒辦法相信的。你於友和好歹也是市委副秘書長,人家還叫你市政府的大管家,難道連這點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懂嗎?還在官場混,混什麼?」蘇林兒可是忍不住了,一向的傲氣使得她冷冷出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