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厲省長被雙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厲省長被雙規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厲省長被雙規了

「周森同志來自主席辦公室,該同志後來拿到了哈佛管理系碩士畢業證書,是響噹噹的牌子。.

而且,周森同志也有著豐富的地方工作經驗。年輕時曾經在海東的洪縣當過常務副縣長,縣長,還擔任過海東市委秘書長。

這樣履歷的同志對於海東的情況較熟悉,如果能擔任海東市委書記一職,打道回府一回去就可以進入角色了。

如果安排另外的同志去,還得熟悉海東的情況,沒有個一年半載是難進入書記角色了。

海東的情況很複雜,前次的青牛事件,使得海東全市都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咱們要挑一個能力強,熟悉海東的同志下去,儘快進入角色,擔負起振興海東的重任。

本人認為周森同志更為合適一些。」段海天首先發言了,因為,葉凡帶張衛清以及周森去拜訪過他。想不到張衛清還真厲害,居然說服了段海天。

「周森拿到了哈佛的文憑,但是,人家林承明同志也不賴,也是咱們國內排名第一的燕大管理系碩士。

而且,林承明同志在總理辦公室工作,協助國務委員張向東同志處理全國的大事。

張委員可是總理助理,林承明同志耳聞目染,學到了許多的管理經驗,他到海東去,相信能更快的進入角色中。」省軍區司令胡中明反駁了段海天。

「呵呵,論文憑的話那是差不多。不過,周森同志有著地方工作經驗。林承明一畢業就在中央部委工作,一步步到了總理辦公室。

這樣的同志也許在中央部委幹得很順手,但是,地方工作跟中央部委工作完全是兩碼子事,不可混為一談。

海東的事剛才海天同志也講過了,彼為複雜。讓一個完全沒有地方工作經驗的同志去主持海東這樣的大市,恐怕有些不妥。

時下海東是各方的關注點,從地方到省再到中央,都在看著海東。咱們讓什麼人下去主持海東大局,可是牽動著千千萬萬同志的心。

如果搞不好,哪咱們省委在坐的這些同志都將成為一個大笑柄。而中央也會認為咱們南福省委沒有眼光。

所以,在選擇上一定要慎重。」組織部長盧明珠見政法委書記李昌海不作聲,知道他暫時不想發言,也就講話了。

接下去雙方展開了論辯,省委會議室里頓時上演了一場激烈的舌戰。而兩巨頭燕省長跟費書記都沒吭聲,辜切在作壁上觀,這個,自然是讓人先打前鋒了。

就在這時候,省委秘書長喬志和同志到衛生間回來后匆匆走近了費滿天,貼近費滿天耳旁嘀咕了幾句。

費滿天突然變色,一擺手,那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頓,發出了相當刺耳的聲『喀』聲,見大家都停下了話頭后,費滿天再次一臉嚴肅的巡了大家一眼,說道:「暫時停一下,剛才接到一個很不好的消息,志和同志,你給大家講講。」

「剛接到消息,厲志達同志被人帶走了。」喬志和的話一出,石破天驚。在坐的常委全傻眼了,一個個都盯著燕春來看。

因為,厲志達同志是燕春來省長前段時間力挺上去擔任副省長的。也可以說,厲志達腦門上就是貼著一個『燕』字。

「怎麼回事,志和同志,把話講清楚明白一點。」燕春來那表情雖說不變,但話可是有些重了。

「中紀委來人把厲志達同志雙規了,我也是剛接到中紀委監察室的李龍打來的電話。李龍說掌握了確鑿的證據,查出厲志達同志利用職務之便,不但為其小舅子謀了幾千萬的好處。而反過來,他小舅子也轉手送給了厲志達上千萬錢款,包括別墅一座……」喬志和說道。

「太不像話了,剛講到咱們省委在推薦人手時要慎重。這下了就出事了,厲志達同志擔任副省長職務才多長時間?同志們哪,這個教訓太深刻了,咱們,輸不起,再錯不起1費滿天這句話雖說有些莫名其妙,但在座的哪個不是老油子。一聽就知道,費滿天在炮打燕春來了。指責他在推薦人手方面出現了很大的失誤。

「費書記,這事還沒查清楚,中紀委也還沒處理厲志達同志。目前應該只是調查取證階段。厲志達,只是嫌疑罷了。」燕春來臉一沉,反嘴了一句。

自然,即便是厲志達同志真有問題,但這氣勢也不能讓費滿天全壓了下去。

而且,燕春來一琢磨出了味道。中紀委雙規厲志達怎麼不早點或晚上,剛好在選拔海東市委書記人選時雙規。這不明擺著在為費滿天造勢嗎?

「剛才李龍主任不是通過喬志和的嘴說了嗎?中紀委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不然,中紀委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拿人。畢竟,這是牽扯到一個副省級幹部的問題,是大問題。」這時,齊振濤冷冷的冒了一句出來,冒似沒攻擊誰,其實是在隱晦的反擊燕春來了。

燕春來咂巴了一下嘴最終沒再吭聲的。

「好了,厲志達的事以後再說了。咱們還是先把海東的問題敲定下來。」費滿天擺了擺手,一臉凝重。

下邊,因為受到厲志達事件影響。燕春來一系全啞火了,因為,厲志達就是一個很壞的推舉。

既然剛壞了一個,此刻勢氣自然全沒了。而費滿天一系卻是雄心大發,振振有詞。不久,周森到海東任市委書記一事就敲定了下來。

而且,估計是費滿天跟齊振濤搭成了什麼共識。結果自然是齊費高興,燕系全面崩盤。齊振濤也撈到了一個好位置,連帶著就是盧明珠也推薦了人手上去。

本次常委會,燕系是輸得一塌糊塗。燕春來是板著個**的臉大步走出會議室的。

啪地一聲,一回到辦公室,燕春來同志用了幾年的茶杯就被他給親自砸碎了。

「這是誰幹的?」燕春來頭句話就是如此。

「老燕,咱們很被動,措手不及啊1納蘭若峰副書記一屁股坐在了那個小會客室的沙發上,嘆了口氣。

「有預謀啊1胡中明司令嘆了口氣。

「有預謀是肯定的了,只是,這事也太奇巧了。厲志達也太不爭氣了,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大事。這事,莫不是前次海青牛市事件的延續?」納蘭若峰喃喃道。

「青牛……青牛……」燕春來嘴裡念叨了兩下,若有所思,看了納蘭若峰跟胡中明一眼,說道,「這事,難道跟海東的葉凡有干係?」

「有可能,這次,聽說配合中紀委監察室李主任拿人的就是賀海緯。此人最近動作很大,在青牛事件中表現搶眼。而范遠的黯然退出,葉凡的點名被褒獎,估計,始作俑者是葉凡。而賀海緯此人一直跟著葉凡在打前鋒,也可以說他是葉凡的前鋒大將。此人,是死心塌地跟著葉凡了。而這次厲志達事件,是不是葉凡假手賀海緯搞的。」納蘭若峰講道,矛頭直指葉老大。

納蘭若峰知道,燕春來早就對葉凡有所不滿了。而范遠的被拿下,使得燕春來的不滿更加劇了不少。

如果再把厲志達這個屎盆子扣在葉凡身上,進一步升發他在燕春來同志心目中的憤怒。估計,易右補得差不多了。

雖說費滿天偶爾還會罩著葉凡幾下,不過,納蘭若峰經過分析認為,費滿天並不怎麼喜歡葉凡這個人。

對他的作事風格,省里好多同志都不怎麼喜歡。太激進,太會搞事了。整個海東都被他搞得烏煙瘴氣的,估計,葉凡,得罪的同志也不在少數。

「肯定就是他1胡中明跟葉凡更是有著深濃的厚怨,那是趕緊又補了一句強化葉凡的『使壞功能』。

「一粒老鼠屎,壞了整鍋湯。」燕春來擺了擺手,喝了口茶后說道,「這傢伙,真會搞事。而且,這次搞的事被費滿天全面的利用了。你說說,要是沒有他搞的這場事,何至於今天如此的被動。今天,是莫大的恥辱1

講到最後,啪地一聲,桌了被燕春來重重的敲擊了一下。燕春來看了看自己那有些發麻的手掌,他已經被憤怒弄得麻目了,感覺不到手掌上傳來的痛楚了。

當天晚上。

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剛到家,接到了公安部老牌副部長崔景浩同志打來電話,問道:「鎮南同志,我是崔景浩。」

「您好崔部長。」勾鎮南同志條件反射般從沙發椅上站了起來,微彎著身子說道。

「海東的同志這是怎麼啦?怎麼能胡亂抓人,而且,人一抓了還不放,亂彈琴嘛1崔副部長語氣略重,從鼻腔里哼出一聲聲音來。

「崔部長,不知海東的同志到底抓了誰?我馬上了解一下情況向您彙報。」勾鎮南心裡一涼,趕緊說道。

「聽說是海東市代市長葉凡同志下令抓了地堂鳥集團的蘇林兒一行人。人家地堂鳥集團是京城蘇氏集團的下屬子集團。

特別地到海東來是為了建設海東,為海東經濟的發展添磚加瓦的。這倒好,人家好心來,海東的同志倒是把人家給抓了不放。

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糾住不放。還要不要人家辦公司辦企業的。海東的同志如此的做,會寒了客商們的心的。

而且,從這件事中也可以看出。海東公安在執法一塊很不規範。公安是獨立執法的,怎麼能受當地領導的左右。

還講什麼獨立執法。這是當地領導在利用行政手段強行插手公安系統的事,是違規違法的。」崔副部長口氣嚴厲得很,勾鎮南雖說聽得是有些心驚肉跳的。不過,這貨一聽說是葉凡搞出來的事。勾鎮南同志那心情一下子居然開朗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