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總督察長的顧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總督察長的顧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是,勾鎮南同志以相當無法的口吻講道1崔部長,這事,恐怕有些難辦了。 」「難辦,鎮南同志,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海東市公安局還能違抗的指示嗎?這個常務副廳長,難道是擺設?」崔景浩冷哼了一聲,那是相當不客氣的。

「海東市公安局當然不敢違抗我的指示,只是,葉凡同志可並不普通。」勾鎮南自然是把火拚命的往葉凡身上引了。

「噢,難道他長著三頭六臂,講來聽聽,有什麼不普通?」崔部長持續冷哼。

「葉凡同志不但是海東市代市長,代為掌管海東市市委工作,那是市長書記一肩挑。

您,在海東青牛事情后他的權利更是達到了巔峰。可以這麼講,如今的海東,是葉凡支手遮天的時代。

當地哪個幹部敢冒頭哼一聲,保准過幾天就被調整了工作。或許被送進各級黨校學習,培訓。

名義上難聽,叫再學習再進修,等回來就得坐冷板凳。這些還不是最可怕的,最令人尷尬的就是,我這個省廳的常務副廳長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句丟臉的話,前次我下命令叫海東市公安局把高潛的案子移交給省廳,本來高潛是藍月灣基地移交給我們省廳的,居然被葉凡硬是移走了。」勾鎮南自然在打悲情牌了。

「勾廳長,講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了。是省廳常務副廳長,人家是把人移交給省廳的,下邊公安機關有什麼權利來硬性把人移走。難道海東市公安局比省公安廳還要大嗎?」崔部長有些不悅了。以為勾鎮南是不是不想執行本人的指示,而在推諉。

「唉」勾鎮南成心的嘆了口吻,沉吟了一會兒才道「那是由於葉凡還有另一重身份,他還兼著公安部警務警督室的副督察長身份。崔部長,您,算起來他也是部里指導。他以副督察長身份要求我們省廳交人,我們能反抗下級命令嗎?」「副督察長,怎樣能夠?」崔景浩還真不知道這事,訝然問道。由於,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哪有公安部的副督察長還兼職著下邊的市長一職的,這是哪跟哪的,簡直全亂套了。

當初葉凡的副督察長身份是鎮東海給掛上肉事,估量只要直管指導和公安部部長知道這事。

其他的同志,還真不知道有這事。而這份名單在向下公布時並沒有傳到省級單位。

「當時他還拿出了證件,我細心的翻過,相對是真的。再,他一個市長,也不能夠去造假是不是?不過,我查閱過公安部下發到省廳的部里指導名單,在警務督察室那一塊卻是沒有發現葉凡的名字。倒真有些奇巧,我還以為是不是這事要保密,所以,也不敢去問部里是怎樣回事?」勾鎮南當時的確很是困惑不解。不過,公安部的事有時也很複雜。

「哦,我知道了。」崔景浩著掛了電話,想了想,一個電話又掛給了公安部副部長、紀委書記、督察長田往忠哪裡。問道:「老田,分管的警務督察局裡能否有個副督察長叫葉凡。此人還兼職著海東市代市長一職,如今代理掌管海東市委工作?」

「是有位同志叫葉凡,不過,由於某些緣由,他的名單隻要我們督察局外部名單上有。沒有往外公布,在向全國省公安廳公布名單時也沒有寫上。

」田往忠道,想了想又道「他根本上沒到局裡辦公,一向都在下邊政府部門工作。」

「那這樣看來,他只是空掛著一虛職了?」崔景浩先是心裡有些詫異了,為什麼,那是由於田往忠講了一句「某些緣由」這個1就值得琢磨了,到底是什麼緣由使得葉凡的名字沒有掛上往外公布。

是由於國度秘密還是由於其它什麼緣由。但是,這事,崔景浩雖在部委里排名比田往忠要高上一點,但也不好問這事。由於,田往忠沒講。

他沒講就代表著這事不能講。不能講就是秘密了,崔景浩雖然想知道,但人家沒講,他也不好強問。再,他跟田往忠並沒有好到同穿一條k子的份頭上。

兩人有時還會由於一些政見不和在部委會上發生一些爭論。當然,爭論歸爭論,兩人s底下的關係還馬馬虎虎的,並沒有上升到成為仇敵或對手的那種層次。

「嗯,就掛了一個名。」田往忠道。

「會不會由於他當年在粵東的魚桐查處過震驚全國的魚桐大案,所以,當初為了查案子的方便,部里指導給了他特殊權利。所以,掛了一個空職,到如今也懶得發出了。應該不是忘了這茬事吧?」崔景浩終於忍不住,拐了個彎停止試探葉凡的底子了。

由於,這事不搞清楚的話沒準兒有意中得罪了某尊「大神,的話那是崔副部長絕不情願看到的事。

這年頭,體制內的事也很複雜。葉凡的掛職就很奇巧,而名單又不往外公布。

這些,諸般巧合湊一塊了。往往這種狀況都是由於國度秘密而才搞的。像國安部門的許多情報人員都在國度各個機關部委或下邊政府部門任職。

他不亮明身份,是不知道他真實身份的。也許,有的同志幹了一輩子,都不知道他是國度安全部的人。關於國度秘密,這是條紅線,崔景浩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去觸及的。

「呵呵,這個,有能夠,但是,也不準。句假話吧老崔,這率,我也不是特別的清楚。」田往忠著實也沒弄明白這事為什麼是這樣,只是當時接到部長告訴給掛上的。

當然,田往忠絕不會講出實情的。這種事,部長交待的,田往忠哪敢去追本溯源,那不是自找不自在?

老滑頭,不知道誰知道?騙鬼去吧,崔景浩心裡暗罵了一句,道:「老田,的下屬很囂張!仗著這個身份,居然硬是把人家藍月灣軍事基地調查當時移交給南福省公安廳的案子強行挪給了海東市公安局審理。

這樣子做法,很不妥當。剛才,人家南福省省廳的勾鎮南同志就相當的有意見。

估量有意見的還不止他一個人,省公安廳多位同志有意見了。這個,也太出格了是不是?而且,老田,得管得了。我怕,再不管會出事。

「出事,出啥事,不就挪了一個案子。也許,葉督察長以為這個案子海東市公安局審理更適宜。

這個,只是他跟勾鎮南同志的看法不同罷了。不能講什麼什麼的是不是?再,葉凡是代表公安部警督室的。

他有這個權利插手調查案子嗎?應該是那案子有奇巧之處,也許,省公安廳某些同志在處理案子的時分做得有些過了是不是?

而且,老崔,去調查一下看看。葉督察長是很少拿出他這個名頭出來顯擺的。

既然在這個案子中亮出來了,那一定就有亮出來的理由。」田往忠心裡早明白了,估量是有人託了崔景浩來講情。崔景浩要插手了,那我田往忠自然也得幫本人手下講幾句話了。

其實,這個,只是田往忠的一種「1山頭思想,的自然顯l罷了。

並不能代表他跟葉凡的關係有多深。其實,兩人估量只見過一二次面,葉凡長什麼樣子田副部長都給忘了。更別什麼交情了?

「不一樣老田,這事,算啦,假設不想知道那我就不羅嗦了。

以免又講我崔景浩干涉們警務督察局的工作什麼的?我崔景浩從來分得清楚,一是一二是二的是不是?」喜景浩道。

田往忠一聽,知道這貨在吊本人胃口。田往忠可也不是善茬,淡淡道:「這事,既然老崔不方便講,那我也不打聽了。呵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1

田往忠這話一出,崔景浩差點氣得拍桌子了,不斷在心裡罵著這「狡詐的老狐狸,。

不過,這事,總得要處理,崔景浩想了想,還是採取了自動出擊的方式,道:「老田,我真是有些擔心。不知道,葉凡抓了什麼人,是京城蘇家的那位蘇林家一個姑娘家,到海東是為了做生意的。不就是由於牽扯到地堂鳥集團的保安部長高潛的一點

事,葉凡居然連人家總裁都給抓了。老田,四九城南門蘇氏大院不會不知道吧?葉凡捅的可是個會扎人的大馬蜂窩子。」

燕京城自明代后構成「里九外七皇城四」的樹立格局。「里九外七皇城四」是指燕京內城有九座城門,外城有七座城門,皇城有四座城門。內、外、皇城一致划…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個行政區。

清代統治者推行民族歧視政策,將漢民全部驅至外城寓居,騰出內城住八旗軍隊及所攜家眷。

這樣,一個燕京城被人為地劃分成兩部分,內城成為軍事駐防地兼家眷區,外城則是單純的居民區。內城、外城涇渭分明,旗人、民人界限威嚴。

當時的八旗很為本身的特權地位自豪,稱本人的所居地為「四九城」來標明本人是拱衛紫禁城的高於別人的特殊群體,以區別寓居在外城的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