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興風作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興風作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蘇家大院就駐在南門不遠處,在京城裡也有相當長歷史了。 蘇家祖上曾經官職到副中堂。

所以,自清朝以來,蘇氏由於財力雄厚不斷傳承了上去。

到時下,四九城南門蘇氏大院就是財富的代表。

恐怕京城裡凡是想發財的同志都想去蘇氏大院走一遭。瞻仰一下蘇氏長輩的英容,膜拜一下,也幸材芊⑸弦桓齟蟛啤

「四九城南門蘇氏,就是得到過鳳老親筆墨寶題名的那個蘇家?」

田往忠還真有些詫異了。

「沒錯老田,所以,我才扯著這張老臉皮不斷跟你嘮叨。你想想,你的手下抓了人家蘇家大小姐,人家還不心疼死了。到時,真的惹出什麼費事來,你這個指導面子上也沒光榮是不是?」崔景浩顯得一臉關切口w吻說道。

「呵呵,即使是鳳老留有墨寶的南門蘇氏。假設其家庭成員違法犯罪的話,照樣子要遭到法律制裁的。

我置信鳳老也不喜歡一個不遵法的家族。而且,葉督察長即使是掛個空名,但是,他還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局的副督察長。

他內行使本人作為一個副督察長的權利。更何況,能擔任這個職位的同志,我置信他有明辨是非的才能。

會恰如其分的處理好蘇家成員的事的。」田往忠那老薑不是普通的辣,根本就是在和稀泥。

這個也正常,既然葉凡是前任央委員、公安部部長劉紹東同志打過招呼特別安排的。

置信劉部長當時也有本人的打算。雖說劉紹東同志如今曾經調整到央政法委任副記了,但是,他沒有打招呼撤去葉凡的職務前,作為公安部副部長的田往忠,一定不會去提這事的。

而且,田往忠對葉凡的特殊安排也感覺相當的奧秘。他也細心的查過葉凡的材料。

此人出身不怎樣樣,而如此年輕就能坐到如今這個地位,的確是令田往忠心裡暗暗稱奇的同時又是暗暗震驚不已。

假設說葉凡沒有絲毫背景那是絕不能夠的。所以,田往忠這種老油子是絕不會去招惹這個費事的。

「老田,你真不管了。到時莫懊悔?」崔景浩有些生氣了,口吻略重了不少。

「懊悔我有什麼懊悔的。如今不是沒人告葉凡同志嗎?真有事時我自會妥善處理的。假設下屬干一點事都要去干多,哪我還忙得過去。老崔,我倒是覺得,有些事,我們沒必要去過問,你說是不是?」田往忠倒過去勸起崔景浩來,差點氣得這老小子要甩電話了。

「既然你不管,那就算了。」擱下電話后崔景浩一臉的陰沉。

他知道,既然連南福省常務副廳長勾鎮南的話在海東市都不管用。估量本人傳話去也沒大用。

那個叫安奇的局長根本就是葉凡手中一支槍。葉凡指東,此人絕不會往西的。崔景浩還暗暗的佩服起葉凡的御人之術來。

像這種狀況除非是你的下屬置信你有相對實力能擺平這事才敢去干。不然,在弱小如勾鎮南出面的狀況下,下邊一個正處級的公安局長還敢頂牛,這是什麼狀況。

崔景浩用腳指頭想也能想明白過去。不過,想明白是一回事,這個,面子可是丟不起。而且,當年本人能坐上如今這個地位蘇家在暗中也出了不少力的。

假設連這點大事都擺不平,那當前就莫想再要求蘇家給你出力了。

崔景浩的內心非常的巧妙,彼為無法和憤怒。

想不到本人堂堂的公安部有著份量的副部長,在面對下邊一個地市的公安局長成績下居然有種有力的感覺。

不過,崔景浩想了想又拔通了南福省政法委記李昌海的電話。

心想李昌海不但是分管政法系統,但人家還是南福省省委常委,在體制內,對葉凡這個代市長也有著莫大的威懾力的。

只是,當李昌海聽說了這件預先也是沉吟了許久,說的話跟田往忠同志居然差不多口w吻純粹的在和稀泥使得崔景浩同志暗暗的又吃驚了一回。心裡不斷在揣摩,這姓意幾位同志吃了什麼迷混葯。

無法之下崔景浩只好把這口吻忍了上去,委婉的跟蘇家講了這方面狀況。

蘇家老爺子聽了后只是冷哼了一聲「你崔部長是公安部副部長怎樣的下邊一個正處級公安局長都搞不定。爾後,蘇老爺子馬上就掛了電話崔景浩神色一會白一會紅的,在房間里咬了幾次牙。他知道,從此後,跟蘇家的關係估量到頭了。老崔同志對葉凡的憤怒,曾經到了爆炸的邊緣。不過,老崔同志鎮定得很。與其到時發話下邊不聽丟臉子,不如不發話。所以,老崔同志最終還是選擇了閉口不說。

早晨,葉凡從桃木縣處理了一些預先,拖著有些疲憊身子走向了車子。

由於,桃木縣縣長王龍東同志曾經調到青牛市任市委記子。而縣長一時人選還沒有敲定上去。而縣委記姜初林同志又被省紀委的人雙規了。

使得桃木縣一下了得到了兩巨頭,顯得有些群龍無首。時下正值桃木開發的初步樹立階段,一定不能拖了。

所以,葉老大隻好親身跑了一趟桃木縣,安排好了一切后曾經是早晨了。匆匆吃了頓便飯後預備上車時李木一臉恭敬,說道:「記,我來開車吧?」

「行,就你來開了。」葉凡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副駕地位上。

車子在盤山公路下行駛著。

突然,吱嘎一聲,李木停下了車子。

由於前方發現一輛東風牌大卡車正翻在一旁的側溝里,車上裝的水果滾了一地都是。一個血淋淋的人正站公路上大聲的呼救著。

「快救人1葉老大沒絲毫猶疑下了車子。

兩人趕緊跑向了那輛翻倒的大卡車,找來了鋼棍等拚命的槽著,由於,駕駛室里還有兩個人。

司機被變開的方向盤死死的卡住了,而駕駛室也嚴重變形,幸而葉老大有著九段身手,不然,在沒有電椐的狀況下想槽開,是不能夠的。

葉凡動足了勁頭,簡直耗盡了氣力,也hua了足足三分鐘才把外頭的駕駛員救了出來。而副駕上的一個個子很高大的大漢的tui卻是卡住了。葉凡又末尾橇砸了。

就在這時分,變故突生。那被卡住tui的大漢居然死死抱住了葉凡。

葉凡還以為這大漢是由於驚慌才如此的,正想安慰幾句。

突然感覺後腦勺似乎有勁氣撲來。心裡頓生警覺,正想挪開身子,不過,一來副駕上那個大漢力氣居然出奇的大。即使是葉老大有著九段身後,但此刻由於力氣耗得差不多了。想脫開大漢的摟抱也感覺相當的費勁。

這時,李木大叫了一聲:「記,快躲開1

鷹眼余光中發現一把烏黑的,東南漢子常常用的那種很沉很重的大馬刀,帶著凌厲的風勢砍向了本人後背。

而李木相當英勇,拚了老命的撲在了本人身上。眼看馬刀就要砍中李木了。

葉老大突然一聲爆喝。

雙手一撐一發力,嚓一聲。緊抱著本人的那大漢雙手全斷。而且,連婁連肉的都給葉老大硬生生的扯斷成了兩截,現場,那鮮血,登時就飛濺得四處都是。

而一旁的陪著葉老大去桃木縣的那些早被酒精掏空了幹部們早嚇成了呆瓜,站那邊抖瑟著連話都喊不出來了。隱隱的有騷味傳來,估量是某位幹部同志嚇得哪啥的站那邊就那樣的尿了。

葉老大順勢一彈一扯就把李木給扯到了一邊,不過,李木的大tui還是被大馬刀給劈中了。登時,刺目的鮮血四處亂濺。

「李木1葉老大憤怒了,一腳踹去,拿馬刀的一個蓬著亂髮的中年人被葉凡踹得飛撞在了五六米開外,撞得海東市那些正雙tui發抖的幹部登時成了滾地葫蘆。

不過,當葉老大站起來時。發現同時攻擊向本人的居然有三個人。

都是拿著相當沉重的厚北馬刀狠來。全是不要命的招呼。

葉老大心急如焚,由於,李木身上正流血,他曾經暈過去了。葉老大幾tui下去,嚓一聲脆響,其中一個黑衣人大tui一定被踢斷了。而馬刀也啷一聲喜彈在了幾十米開外。

另外兩個黑衣漢子也被葉老大踢向成了滾地葫蘆,不過,由於要搶救李木,三個跑了兩個。

見到那個斷tui黑衣人在地下打滾著,海東市那些幹部們才如夢初醒,一涌而上有的抱tui有的抱腰,扯手的扯手,亂踢的亂踢,終於被七八個人壓制在了地下。

葉凡抱著李木路過斷tui人時又下腳狠踢了幾腳下去,那漢子兩條tui兩隻手全斷了。估量應該不會息事寧人了葉老大才匆匆的扯下衣服為李木包紮了起來。

發現李木大tui處一片血紅,也不知被砍得怎樣樣了。這時,警車那警報的聲響刺耳的響起,匆匆趕來處理事故的交警也下了車子。

「把人帶走,不要讓他死了。你們,在前面開路,救人1葉老大大喊了一聲。交警趕緊上前把斷手斷tui的那傢伙給稱抓進了車裡。

拉響著刺耳的警報直往臨近的寶劍鄉而去。

接到報警,安奇親身帶著二十來個刑警以及海東市第一醫院的醫生開著救護車等趕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