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萬人簽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萬人簽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泡上茶後周冬冬知敖的說道1市長,我在外邊園子里看月亮,你有什麼需求就招呼我一聲。 」「回去吧,這麼晚了,要留意睡眠,睡不好姑娘家可就不美麗了。」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不,我不回去,我就在外守著。等下市長肚子餓要吃點s

的。」周冬冬很是頑強,搖頭說道。而且,自已先走到了外邊的園子里了。

「唉,隨你便吧。」葉凡搖了搖頭。

「市長我」於友和一臉恭敬,憂傷樣子,語不成句了。

「沒什麼友和,你是好樣的。如今入常了,當前,好好配合周記把工作干好。這些,本來就是你應得的。」葉凡拍了拍於友和肩膀,說道。於友和調整為海東市市委常委、副市長。也就是接替了孫道峰被雙規后留下的地位。

葉凡講著,轉頭看了王龍東,曾俊才幾人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在海東的工夫太短了,本來是想一個個來的。一時之間也不能夠塞出來那麼多。

惋惜了,上頭沒給我足夠的工夫。不過,阮司令,你沒事,經后真有什麼需求時隨時來個電話。

雖說我葉凡是一個政府官員,但是,在軍隊里,我還是有幾個稱得上冤家的冤家的。剛才,我跟周記好好的談了你們幾個。我想,

只需你們干好工作,他那邊沒什麼事。而且,經后無時機,他會為你們思索的。」「我們沒事,只是,市長,聽說東貢市是西林省最窮的一個地級市。全市人口不到海東的三分之一。

跟某些大縣的人口差不多。財政支出更是不到海東的三成。到那個地方,條件很艱辛。希望市長能堅持下去,我們,還盼著您東山再起帶領我們一同奮鬥。」王龍東一臉ji動,說道。

「是啊葉市長我們都盼著你早日回來。」劉真梅講道。

「放心,做人,就應該要有泰山崩於頂而不se變的意志才行。我葉凡,不是那麼容易彎腰之人。而且即使是去東貢市,那裡,也有發揮的天地。你們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干好工作就是了。一定要嚴密配合周森同志。有付出才有報答,你們要切記。」葉凡交待道,王龍東等人點頭不已。

「安奇,這次你跟著我得罪了上頭的人,恐怕經后的日子有些憂傷。有些時分就是周森想保你都難。你懊悔嗎?」葉凡問道。

「不懊悔!大不了不幹這個記,我照樣子是個察。我喜歡察這個職業,總得給我個小所長干是不是?只需有我安奇在海東的一天我會糾住蘇家不放的。」安奇一臉淡定,說道。

「暗中調查就是了,這段工夫最好是放一放。燕春來盯得緊,不放不行。而且,也不明智。我們在有力的打擊對手的同時也要留意本身的保護。」葉凡重重的拍了拍安奇肩膀,想了想說道「真實不行,我是說這裡真實是混不下去了。到省廳去1

「到時再說。」安奇一臉慎重點了點頭。

幾人走了后鐵占雄來了電話,一出口就罵道:「燕春來這個狗日的,不是個東西。」

「算啦鐵哥,人家有權,我們是兵他愛怎樣搬就怎樣搬吧?」葉凡畢道。

「這不像你葉老大的風格。」鐵占雄哼道。

「呵呵,沒啥。」葉凡說道。

「估量,費滿天對你也有所不滿。不然,燕春來總得思索他的感想。」鐵鼻雄說道。

「我這xing子,得罪他幾次了。我知道,他不斷在忍。還不是費家10月份跟橫斷家那場比試。要不是為這個我估量,不要燕春來動手,他早就出手修繕我了。」葉凡說道。

「你呀就是這秉xing,都吃這麼多暗虧了怎樣還是不能改改。」

鐵占雄也有些鬱悶。

「江山易改,本xing難移嘛,鐵哥,真沒啥。這輩子,估量我就這樣子了。想改,難1葉凡說道。

「算啦,不改就不改。不過,燕春來這次也是看到蘇家那刃個億投資上的。不然,他應該不會如此的狠辣。畢竟,你在海東干出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燕春來如此對你,我想,也是有風險的。」鐵占雄哼道。

「他一定評價過了,風險小於對我動手的。而且,燕春來把我挪走,並不是光是一個蘇家的成績。成績很多,比如,范遠就是燕春來的心腹,他被捋了帽子。還有,許多事都牽扯著。燕春來,遲早會對我下手的,我也早有預備。只是,沒想到他動作這麼快,決計這麼大。

我跟他,曾經撕破臉皮了。我們倆個的矛盾,不可調和1葉凡說道。

「既然不可調和,那從此後,燕春來也是我鐵占雄的對手。」鐵占雄冷冷的哼了一聲,遠隔萬里的葉凡都能感覺到鐵占雄話里的冷意「還有,要留意蘇家中間大小老虎。京城南門蘇氏既然被人稱之為蘇老虎,狠起來時什麼勾當他們都幹得出來的。你這次對蘇家下手,曾經把他們得罪透了。」

「沒事,叫他們放馬過去就是了。「葉凡話中也是冷意煞煞的。

「蘇家估量跟你也是不死不休的格局了,所以,我跟老狼磋商了一下。在京城這邊,我們會隨時留意蘇家動向的。蘇家雖說弱小,但是,我們的兄弟團也不弱校只需給我們抓住把柄,一擊而致命。蘇家又怎樣樣?」鐵占雄說道。

「嗯,要格鬥就要一擊致命。水州的鳳家怎樣樣,當初也不是傲氣衝天。如今如何,雲消霧散。有時啊鐵哥,我甚至想,我葉凡是不是掃把星,誰跟我昂上彷彿都倒霉了。」葉凡講到後頭,居然笑了。

「彷彿,也有點。」鐵占雄開了句玩笑,轉爾,說道「你到東貢,我送了份小禮物給我。」

「啥禮物?」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東貢市新任公安鼻長王朝同志會來接你的。」鐵占雄笑道。

「謝謝你鐵哥,有了王朝的支持,置信,東貢,也不能把我怎樣樣?更何況,東貢,也只是我葉凡的過路點罷了。」葉凡心裡有些ji動,想不到鐵哥早想好了,下手如此的迅速。

居然把王朝從公安部怎樣的就給弄到東貢市任公安局長了。置信有了王朝的支持,到東貢后也不會感到孤獨。

「唉,大方向我沒能耐幫著你。就只能協打小鬧了。」鐵占雄嘆了口吻。

而燕春來同志的動作也不慢,第三天早上。省委組織部來了告訴,叫安奇到省委黨校處級幹部培訓班學習。

知道是燕春來玩的挪人手腕,安奇自然也是很無法,跟葉凡打了招待後去省委黨校報道了。

而海東市政法委記鐵丁山在安奇前腳剛走之後就放出了蘇林兒和蘇貴才兩人。

至於高潛,倒是沒放了。不過,葉凡知道。高潛,估量罪名也不會太大了。即使是治高潛的罪,估量也會重拿輕放了。

七月六號。

葉凡收拾好東西預備分開海東了。

往常葉凡都是走的市委招待所後門,明天特別走的是前門。剛走出前門,發現周森帶著市委市政府一干人等早就在等著了。

周森同志還不錯,葉凡心裡贊了一句。像這種非常時期,本人明擺著是被燕春來定了調子的人。普通的市委幹部都會選擇「不送,。要是「送,的話傳到燕春來耳里,影響,那一定就不好了。

不過,令葉老大很感動的就是。海東市沿旺夫溪兩岸的許多居民居然也自發組織起來送行了。估量有二千號人,在市委招待所外邊站著,看上去場面還是彼為壯觀的。

「葉市長,你給了我們安全,這旺夫溪整治好后將為我們沿岸老百姓生活帶來許多益處。你走得匆忙,本人都看不見了就要走了,我們沒什麼送給你。大夥磋商了一下,決議送一幅字畫給你。字畫是我們海東的張老畫的,請您收下。」這時,一個看上去彼為有些彼為有些威信的老人雙手拿著一捲軸下去了。

海東市著名的書法家張分量就住在海東,不過,此人在國際也小

有名望。在人民大會堂都裝襪有他的兩幅畫。

「謝謝1葉凡也是伸雙手接了過去,悄然展開。發現是一幅水墨字畫。下面畫著一隻翱翔的雄鷹正展翅高飛著。筆力非常的雄勁,大氣,而且,充滿了一種爆炸xing的前張力。

莫非張老知道費家的虎鷹功,葉老大在心裡暗暗稱奇。

發現雄鷹之下圍繞著四個大字鷹嘯九天。

「好一個鷹嘯九天,好好1葉凡出口贊道。再往下一看,發現還畫著許多蚊蟲大的草葉子。不過,葉凡鷹眼下審視了一圈上去,登時,這廝眼圈都有些濕了。

由於,那些小草根本就不全是草,而是名字組成的草葉子。

「萬人簽名,祝葉市長前程無量。「老者突然大聲喊了一句。

「葉市長,前程無量。」幾千人突然同聲喊了起來,葉凡知道,這外面有六成的人都是原紅書鎮紙廠的。本人叫來了香港飛成集團救活了紙廠,他們感ji本人也在道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