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一群下流鬼、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一群下流鬼、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葉凡葉了兩個字,雙手一抱舉揚了揚,一轉身,大步朝車子走去,腳步,非常的有力。

回到水州後葉凡休息了兩天賦到省委組織部述職。

「葉凡,你不會怪我吧?」組織部長盧明珠有些不好意思,招呼葉凡坐上去。

「聽說這是省委常委會的決議,我置信盧部長曾經儘力了。」葉凡安靜的說道。

「唉」盧明珠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想了想,還是講道「那天,齊記跟段記都拍桌子了。、。

「謝謝。」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盧明珠一眼,說道「我還知道,那天您不小心手指頭還被茶杯割破了。」

「沒事,手一抖就這樣了。人年歲大了,沒掌握好。」盧明珠安靜的說道,她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人生,也有坎坷的時分。總是壞事多磨活著也沒什麼意思?

當年,我們的長輩們上山下鄉,有的還被關過牛攔進過豬棚。跟他們比起來,這些,不算什麼。

你要置信一點,是金子,總有一天會閃光的。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幹部異地交流嘛!不過三年工夫,一閃而過,你照樣可以回來。

也許,東貢,將是你的另一個終點。

我們要置信,人生,處處都是無時機的」盧明珠像一個長輩樣跟葉凡閑談著。

爾後,是燕春來接見了全省八個異地交流幹部。

無非是勉勵,放了一頓屁話后,再招待大家吃了頓飯轉身拍屁股走了。自始自終,燕春來沒跟葉凡沒講一句話。握手時只是虛應成心一沾耶開罷了。

葉凡也裝傻充愣,不發一句話。另外七個被交流的幹部都大方激昂的講了話。只要葉凡用手比比劃划,意思是嗓子啞了不講話。

而常務副省長庄寧芳同志見此情形,知道葉老大在鬧脾氣。不由得眉頭一皺嘴一張,估量是想說叨葉凡兩句。剛講出:「葉凡同志……………」四個字時。

不過,突然聽到「嚓。的一聲響這聲響很刺耳,大家隨聲看去,發現居然是齊振濤同志估量是不小心,把茶杯蓋兒給碰在了桌上。

庄寧芳同志一愣之後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看了燕春來一眼,居然打住了話頭不講了。

省委這次倒是沒催葉凡急著去東貢市報道,而葉凡也就趁機請了幾天假,想好好的放鬆一下,正好可以處理「春椒。的成績。

2003年7月8號早上八點,楚天閣葉府外頭,陳軍、李強和葉凡三人預備停當后正預備出發去德平的歸元縣。

這時,電話響了居然是商務部任職的藍存鈞打來的。葉凡也就約請他到家裡來坐坐,藍存鈞想都沒想,答應了。不久開車進了楚天閣葉府。

「怎樣啦藍老弟,是不是想念你在海東的蘇妹妹了?」葉凡見藍存鈞有些鬱悶樣子,不由得淡淡笑道。

「唉,講起這個我很慚愧,想不到蘇林兒給你惹下了這麼大的費事。我都不好意思來見你了,唉,這個,真有些不好意思唉」

藍存鈞連連嘆息不已。

「沒啥,蘇家是蘇家,你是你,兩碼子事。」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一付不以為然樣子。

「葉哥這事,我也不好插手。說句假話,到如今,她還沒理我。我們倆,有沒結果,這個難說了。這個東西,沒辦法強求。不過,我也做好預備了。天涯何處無芳草真不行那就算啦。」藍存鈞臉上閃過一絲甜蜜的笑。

「呵呵呵,不理你闡明心裡有氣還沒消並不代表她曾經忘了你。蘇林兒是個有傲氣的女子,非普通女子可比的。不過,老弟,她也是匹烈馬啊,你這伯樂可是不好當的。」葉凡笑著拍了拍藍存鈞肩膀,轉爾臉突然轉得有些嚴看,說道「藍老弟,先給你打下預防針。」

「你說葉哥。」藍存鈞一臉正派,知道葉凡有事給本人說。

「我跟蘇家這怨是結定了,估量是個活結,無法解開了。那天我帶人平了蘇氏高爾夫場所,蘇林兒的哥哥蘇庄成那雙眼神,呵呵,要吃人。而且,說是「記下我了。。」葉凡說道。

「活該1藍存鈞哼了一聲,轉爾說道「葉哥,你不要顧及我什麼。就像你剛才所講的,蘇家是蘇家,林兒真要跟你掰手段的話,只求你到時手下留情不要打殘了她就是了。

打傷她那都是活該,而且,對於蘇家,我藍存鈞並沒有什麼好感。

他們也很大條,也沒怎樣把我放眼中。

所以,就是你葉哥滅了蘇家,只需留下蘇林兒一條命就行了。這是我獨一的央求更何況,我聽說前段工夫居然有人暗算你。這事,可是要查清楚。不然,敵人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不妥當。要真是蘇家動的手,我們,絕不能手軟。」

「放心,敢對我下手的人,我絕不會饒了他的。」葉凡講這話時,那聲響很冷很冷。

轉爾,葉凡問道:「老弟,稱的職位成績處理掉了沒有?」

「唉」藍存鈞有些尷尬,搖了搖頭,說道「前次的事差點弄得張主任下不來台了。」

「怎樣回事?」葉凡眼中寒光一閃而過。

「丁至中那老傢伙跟我家的怨是結定了,有點像是你跟蘇家的怨了。估量,是一個活結。當時張衛清主任特別找了我們部長。結果,丁至中居然跟蘭部長在暗中對昂了幾回。結果,蘭部長也是剛上任的,這個,假設跟丁至中這個常務副部長不斷鬧下去也不好。結果,

蘭部長見丁至中態度太堅決了,只好對張主任講不好意思了。」藍存鈞有些憤然,講道。

「難道你如今還空懸著,只是享用副廳級待遇,並沒有事干?」葉凡有些惱火了,想不到丁至中這傢伙居然頑固到如此地步。連張衛清這個中辦主任,以及蘭清部長的面子都不賣了。

「有啥辦法,不過,我生氣了。呵呵,明天特別來找你,那是由於,經后,我藍存鈞就是你的兵了。」藍存鈞呵呵笑道。

「老弟,你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懂了。」葉凡真有些給鬧懵懂了,

看著藍存鈞。

「沒錯的,我的央求曾經批上去了。過幾天,我也要到西林省的東貢市工作了。」藍存鈞奧秘一笑。

「啥職位?」葉凡總算是明白了,心裡倒是一喜。藍存鈞從商務部副司長地位上去的,職位應該不會低的。就是平調至少也得撈個副市長地位吧。倒是可以成為本人的得力幹將了。更何況,以藍家的家世,應該會更進一步的。

「估量應該是東貢市常務副市長了。」藍存鈞笑道。

「好好,哈哈哈」葉凡大為高興了,叫道「陳軍,給搬一壇好酒來,我們跟藍老弟好好喝喝。」

「葉哥,這個,喝醉了等下可是沒辦法開車的了?」陳軍猶疑了一下說道。

「開車,你們假設有事就不要了。這大早晨的喝什麼酒。」藍存鈞眼一掃就明白了。這三個人,彷彿是要出遠門架勢。

「沒事,你不要喝,你跟李強各開一輛車。我跟藍老弟喝。」葉凡笑了笑,轉爾問道「藍老弟,有沒空,有空的話我們去辦一件風趣的事?」

「風趣的事,啥事?」藍存鈞也來了興味,盯著葉老大。

「在德平歸元縣有個古家寨,有個半瘸tui老頭姓古,他發現了一種像辣椒樣的東西,我們叫它「春椒。,此」葉凡把事的原由講了一遍上去。

「陳舊頭講那春椒就長在一個奧秘的像墓樣的地井」藍存鈞興味更高,這個,一些奧秘的墓往往能惹起人興味的。

「只是像墓,並不能代表就是墓。當時陳舊頭講很難出來,怎樣樣個難法並沒講。我們一去問了就知道了。」葉凡笑道。

「那好,我帶些衣服我們立耶出發。這酒,等弄到春椒後到時葉哥配些「龍低頭丸,我們喝了后再樂樂1藍存鈞臉上閃過一絲猥瑣,興味比葉凡的更高。

「一群風流鬼,呸1突然,院樓里傳來一道聲響。

隨著聲響走出了葉凡的妹妹葉紫衣來。常常聽到葉凡講「龍低頭丸」這個,聽久了自然也明白了這藥丸啥意思了。

「妹子,男人不風流,女人不愛的。」陳軍乾笑道。

「你風流給我看看,膽了長大了是不是陳軍1這時,另一道聲響傳來,陳軍趕緊縮了縮脖頸,一臉尷尬,笑道「這個,呵呵,杏兒,我不是那個意思?」

出來的自然是陳軍的老婆段杏兒了。

「杏兒姐,你可要管好陳軍同志了,不然,也不知會弄出什麼事來的。男人啊,這心不管就散了。散了就費事了,當前,有得你哭的了。」葉紫衣趁機整事了。

「紫衣妹子,別講了,我陳軍是那樣的人嗎?這個,葉哥是最清楚我的為人了。」陳軍趕緊說道。

「陳軍,呵呵,還行,還行1葉凡淡淡的笑著點了點頭。

「一丘之格。」葉紫衣沒好氣的頂嘴道,別人不敢講葉老大,在這個院子里,只要葉紫衣這個妹子敢訓葉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