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古家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古家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上車上車,咱們還要趕路1籃存鈞趕緊和稀泥了,幾人互望了一眼,乾笑了一聲全鑽進車裡去了,一冒煙,走了。

「一群混蛋1葉紫衣跳著腳罵道。

「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姓陳的1段杏兒集狠狠的說道。開車的陳軍同志沒來由的顫慄了一下。

「老弟,怎麼開車的,差點撞電線竿了上了。你車技不會這麼差吧?」藍存鈞笑道。

「講車技,我陳軍排第二,沒要敢講第一。」陳軍得意的哼了一句后喃喃道「估計是老婆在編排我了,這個,回家后估計慘了。」

「哈哈哈……」

車裡傳來葉老大跟藍存鈞的猖狂大笑。

下午三點,兩輛車子到歸元縣,望了望那高聳入雲的天車山,葉凡心裡彼有些感嘆。

古家寨八成以上的寨民都是姓古的,當然,剩下二成左右就是其它雜姓了。

古老頭在古家寨很有威信的,不過,古家寨的人並不富裕。山寨建在天車山下邊人側處的一個半山腰上。

離天車山底還有三四百米高。房子基本上都是以木頭土牆為主,到古家賽僅有一條小公路,建得也很差,看到這條小路,葉凡想起了天水壩子的那條路。而路兩旁的山腰子上倒也有些雲霧,景緻來講還是不錯的。

許是怕古家寨沒東西吃,所以,葉凡等人在歸元縣城買足東西才上的山。

「呵呵,【小夥子,我等了你七年了。」葉凡一下車子,站車旁的古老頭m了一下下頜僅剩的幾根可憐鬍子,笑道。

幾年不見,古老頭風采依舊。不過,麵皮上的皺紋卻是更深了。

這個,歲月不饒人,自然法則,也是沒辦法的事。

「古老依然啊1葉凡卻是笑道。

「不行了老了。以前還能上山砍柴,現在,砍得幾擔柴后總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了。不過,也幸好現在,這個,就交給他們了。」

古老頭笑道,那個他們應該指的是兒孫吧。

不過,葉凡能感覺到。古老頭精神頭很好。對古老頭的豁達,葉凡心裡暗暗佩服。

進了古家的堂廳,居然連地板都沒用水泥糊一下,還是硬泥巴的地板。陳軍和李強把煙酒食品等從車上搬了進來。

古老頭看了看笑道:「知道你有錢,我就收下了。」

「噢,古老你怎麼曉得葉市長有錢。他可是一個官員,有錢?

那古老不是暗指葉凡同志貪污嗎?」這時,藍存鈞打趣著笑道。

「他不會1古老很是肯定,搖了搖頭。

「古老難道會神荊」陳軍有些訝然了。

「我不會算,但是,我相信葉市長不是個貪官。而且,葉市長是個能官。以前的麻【【縣窮得揭不開鍋,比歸元縣窮多了。現在倒好麻【【縣改成了麻【【市,人家越來越好,歸元縣倒是不動了。這些,麻【【人民都在暗中感j著葉市長。至於說我為什麼這麼肯定,你們既然是跟他一起來的應該知道葉市長的底細。就憑他這一手草藥功夫,還怕賺不到錢?這世上,沒有人不得病的。」古老頭很是肯定說道。

「古老言過了,葉某哪有你傳得那麼神。」葉凡謙虛的說道。

「葉市長,我相求你一件事。」古老頭突然很慎重的說道。

「有事請說。」葉凡問道。

「你也看到了,從天車山大路到我們古家寨的這條路破得不成樣子。每年都有人翻車受傷,甚至死了。唉古家寨人窮啊,哪有錢去修路。就是這小公路也是大家一鋤頭一啷頭的整出來的。」古老頭還有些菩薩心腸。

「怎麼不向歸元縣政府反映這事弄些錢來搞寬些也安全一些。」一旁的陳軍問道。

「難啊,縣裡說了像咱們古家寨子這樣的路全縣有幾十條,怎麼搞得過來。一條給你幾萬塊都得幾百萬。給你一二萬拿來又有什麼用?他們講的也是實情,所以,我們也沒辦法強求了。」古老頭顯得有些鬱悶。

「不要講了古老,這個簡單。」葉凡點了點頭,直接拔通了爝龍山莊負責人尚天圖的電話,說道:「老尚,你們影視山莊也賺得差不多了是不是?」

「呵呵,這個,葉哥知根知底的。我們賺點錢,哪能瞞過來您老人家是不是?所以,大夥都感謝著你念叨著你埃」尚天圖笑道。

「感謝就不必了,這樣吧,幫我做件事。從天車山大路分岔口到古家寨的那條小公路你們捐贈些錢給重新搞一下。」葉凡說道。

「行1尚天圖二話沒說直接點頭了。

老尚曉得,這事只要自己肯提,梅盼兒這個總裁肯定會支持的。

一條小公路,最多上百萬就能搞定。葉老大開口了,即便是梅盼兒不點頭,老尚自己出錢也會弄出來。因為,難得有這樣葉老大肯開口的機會的。

尚天圖來得真是快,因為,他搞的青霧茶公司就在天豐山另外一邊。二個小時后,葉凡正在古老家吃晚飯時老尚就帶著堪測隊到了。

「葉哥,要干馬上就干。這些是千洛公司工程部的同志。你講的事我跟梅總講過了,她指示我負責干好這件事。而且慎重的交待了,

這路,寬度要達到八米,按省道二級路的標準搞。」尚天圖笑著,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剛才也不知怎麼回事,方書記曉得了這個消息。說是麻【【市市政府也要參加一股,他們願意出一半的錢。」

「鴻國當市委書記了,呵呵,我是得恭喜他了。老尚,你替我感謝一下鴻國書記。我這次到古家寨還有件事要辦,就不到麻【【了。等以後有空了再來坐坐。」葉凡淡淡笑道,知道方鴻國在向自己示好。

自己離開麻【【時就是推薦他當的麻【【縣縣長,現在,幾年過去了,麻【【撤縣市,方鴻國也昂首tng進了德平市委中佔據了一席。

因為,麻【【市雖說是縣級市,但市委書記可以入市委常委會的。

「哪怎麼行,鴻國書記講了。他現正在市裡開會,請您一定要去麻【【坐坐。而他自己說是馬上開完會就趕回來。」尚天圖臉一愣趕緊說道。

「下次吧,這次真沒空。我晚上就得出發了。」葉晃態度堅決的搖了搖頭。尚天圖一看知道留不住了,儘管遺憾,但也打了電話給方鴻國。

「古老,您是葉哥的朋友,你這房子,乾脆這次修路一起給搞了算啦。」尚天圖看了古老的破樓一眼,說道。

「不可,這次你們能把寨子的路修了,我已經十分的感j了。這樓雖說舊了些,但是,我住習慣了,沒啥1古老恍拒絕了。

「這個可是不行。」尚天圖堅持。

「算啦老尚,你如果真幫古老修了座樓出來。人家寨子的人還會以為古老揩油捐路贈的錢。所以,這事就算啦。」葉凡擺了擺手。

尚天圖想想也是,也就不再講什麼了。

不過,還是給古老的孫子們每個人包了個五萬塊的大紅包,相信有這些錢也能建座樓了。而古老還想推遲,不過,被葉凡擺手制止了。

知道葉凡等人有事干,尚天圖知趣的先走了。

晚上,幾人坐一起開始合計了起來。

「當時發現這春椒地點是在紅沙洲縣的響水潭。該潭是在一高山下,深度多少沒人曉得。

而且,該潭範圍也不小,方圓足有五六十米大。水流很急,因為,該潭就是響水瀑布的下邊。

上頭的水流衝下來落差達二百米。雨季的時候那轟隆聲很是大,走近的話真有股子震耳y聾的感覺。

年青的時候我功底子還在,那次去岩壁上採藥,不小心腳一滑直往響水潭栽去。

在慣xng作用下,估計應該是栽進了潭裡有五六十米深度了。而且,在水流的旋渦帶動下被衝進了岩壁上的一個石縫裡。

當時很害怕,想找出路,拚命的沿著水往上爬。最後,失望而歸,上頭沒並有出路。

結果,在無意中發現在岩洞里好像有一個墓形的東西。不過,當時到處很黑,只能是一計感覺。

結果,隨手居然抓到了這種「春椒」當時隨手帶了幾個出來。

又從潭下邊浮了上來。

爾後就再沒去過了。如果你們要去,我只能帶你們到響水潭了。

下邊,我人老了,這tu又瘸了,下不去了。」講到這裡,古老頭也嘆了口氣。

「五六十米,那得搞潛水服來了。」藍存鈞說道。

「這個沒什麼問題,陳軍,你馬上打電話回水州,安排幾套潛水服。」葉凡說道,陳軍到一旁安排去了。

既然潛水服沒到,幾人晚上也就決定休息一晚上了。

第二天早上,潛水服等一應設備送到。

三輛車子直奔紅水洲的響水潭而去。

響水潭,還真如古老頭所講的那樣子。瀑布從山上直跌而下,發出轟隆隆嚇人的聲音。幾人扛著一些必備的設備下到了潭底。因為響水潭太偏僻,而又不通公路,周圍聽說還是封山達十幾年之久了。

所以,根本就看不到其他什麼人。臨時頭在響水潭的岸上搭了一個帳蓬,自然是軍用帳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