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四十章太詭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太詭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悄然的動手了,長卷被漸漸推開,黑色的楷書字密密層層地布滿了這卷近舊10米長的麻色的經卷。 保存殘缺的經卷上,連蟲蛀的痕都極為少見。

在現代人的心中往往以為,越是工夫長遠的書畫作品,其上的蟲蛀痕越多,其實不然,古人早在製造紙張時,就採用了特殊的處理方式,讓這些紙製品或絲製品可以在千餘年的工夫里,避開蟲蛀的侵擾。

更何況,這卷經卷所用的材料是高質量的絲綢。

「洗骨經,此經引見的是對武者骨髓停止浴洗。

每月浴洗一次,半年後在九段及以上高手的浴洗下,原來根骨不怎樣好的練功者在經后的修練中可以提高速度二成左右。」藍存鈞一邊看一邊解釋著道。

「那敢情好。」陳軍笑道,看了葉老大一眼。

「不是那麼容易的陳軍,即使是有九段高手用內勁之息為洗骨,但是,人家也彼耗力勁的。幫洗髓一個人出來,估量要一年左右才能讓九段高手恢復原狀。而且,其中力勁的拿捏,經絡的疏浚,皮肭能否受損,最重要的就是配合著洗骨還需求許多的藥材。這外頭幾味主葯就太難找了,百年山參王、百年靈芝王」藍存鈞道。

「算啦,這麼費事,還洗個屁1陳軍沒好氣的哼道。

「子,就這根骨還洗什麼?完全是糜費,像這種洗骨經估量是用在原先無法練功或進階真實太慢的弟子身上的。

徒弟不得不花大力氣洗骨了。不過,此經也有個益處,至少,假設在某個幫派需求培育人才時用得著。

既然普通弟子經過洗骨后就能提速。那本來就高速度的弟子洗骨后,優勢一定會愈加分明了。」葉凡笑著道。心裡倒是一動,心想假設能多給些人洗骨,培育出一批弟子來,沒準兒搞個武林門派出來跟少林武當一爭雌雄彷彿也不錯嘛!

「應該是這樣子的,不過,不管怎樣,假設藥材能配齊,倒也是一好方法。」藍存鈞著,持續翻澤了下去,道「好了,下邊有開啟之法。原來,這個圓東西叫千秋鼎。

開啟有特殊的法門,不過,此鼎上記載,在封存時千秋鼎首先用老碳經過加熱后,掌握好機遇再融入了「千合粘,。

我想,這「千合粘,應該就是我們所講的「石膠,了。而且有特別提示,假設機遇掌握不好有被熱反傷的風險。」

「原來如此,那豈不是講要融開這圓東西,不,叫千秋鼎的東西豈不是先要用老碳進入加熱,爾後高手用內勁融開「千合粘,。此鼎才能打開。藍老弟,再看看,有沒講鼎中封存時還有什麼東西?」葉凡問道。

「沒寫,不過,我如今知道了這具屍體是誰了。此人叫葛子陽,據他本人是葛洪的後代。」藍存鈞道。

「葛洪,彷彿是東晉道教者、著名煉丹家、醫藥家。此人字稚11,自號抱朴子,如今的江蘇句容縣人。三國責士葛玄之侄孫,世稱仙翁。他曾受封為關內侯,后隱居羅浮山煉丹。著有《神仙抱朴子》、《肘後備急方》、《西京雜記》等名著。」葉凡道。

「沒錯,葛子陽本人授命為唐太宗練長生丹。不過,終究不得長生丹。而葛子陽以為,那是由於皇帝們的身體根骨太差。

所以,太宗一聽,派人四處網羅有關洗髓身體的良方。而這洗骨經就是從菩提國印度而得來的。

只是,唐太宗到最後還是死了,並不能做到長生。葛子陽怕唐朝李家人找他費事。

所以,封閉了這處秘密的煉丹洞府。而本人就躲在這外面刻心研討長生不老丹。葛子陽發誓要煉出長生不死丹來,簡直是個瘋子。

我想,這個自然是練不成了。也許,葛子陽本人也是服食本人煉出來的長生不老計被毒死的。

看他這身骨頭髮黑,拿回去化驗的法,一定是中了稽汞之毒才成這個樣子的。」藍存鈞彼為遺憾著道。

「葉哥,我們還是開啟這千秋鼎吧?」陳軍有些急了。

「我們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來開啟。而且,還得回去搞些老碳回來才行。更何況,搞到如今大家也累得不行了。等恢復精神后再講了。」葉凡道,帶著三人出了洞府回到了響水潭邊。

陳舊頭並沒問外頭的狀況,而葉凡也沒。只是葉凡叫陳軍和李強回去搞老碳了。

第二天早上陳軍和李強才回來,休息半天之後,下午,四人一早就進到了洞府中。

做足了預備后末尾給千秋鼎加熱,在鼓風機的吹動下,老碳很快就達到了最高溫度。

烤了十幾個時后,千秋鼎有動靜了。整個鼎末尾透顯悄然的紫白色了。

「可以化去千合粘了。」見機遇成熟,葉凡道,做好預備動作后末尾發揮出內勁隔著鼎面一尺左右把內勁從經絡中逼出掃在了千秋鼎上。就這一手,只要葉凡這個九段高手才能做出來,其它三位,只要乾瞪眼了。

二個時后,葉凡曾經累得不行了,雖身上穿著防火的特殊衣服。但也熱得全身像在下雨。

額角上冒著豆大的汗珠子,人也累得快癱了。可是,這化去千合粘的舉動不能中途而廢。假設中止后又會重新粘上。葉凡沒辦法了,

逼著本人頂了上去。

五個時后,葉凡一邊嘴裡被陳軍寨著特級營養品一邊發揮著內勁。

這時,傳來嗚的一聲鳴多,葉凡知道成了,叫道:「們退開點,留意安全。」

陳軍三人退到了遠處,突然聽到的一聲悶響。那千秋鼎的鼎蓋估量是由於熱收縮作用居然自動彈飛到了洞府上空。再加上那千合粘被葉凡消融了,自然就粘不住鼎蓋了。所以飛了起來。

「蓋子開了,哈哈哈……」陳軍大笑著,幾人跑了過去,都想看看鼎中到底有什麼。

「風險,退下1葉凡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大聲叫著,本人也拚命的往前進去。

不過,晚了一點。

一點銀星從燒紅的鼎中彈了出來,直奔葉老大而去。慌得這廝趕緊左閃右挪的。

不過,那銀星彷彿活物普通,就是奔葉老大而去了。而一旁的藍存鈞三人在短暫的失愣之後趕緊拿著鐵棍等東西往那銀星上敲打了過去。不過,那東西靈敏得很,三人雖然拚命的亂舞著棍棒在敲打,就是敲不中。似乎這是一個活物普通,太靈敏了。

「們退下,這東西有些奇異。」葉凡擺了擺手,鷹眼緊盯著那銀亮的東東。

爾後,發現那點銀星還在本人身周盤繞著,不過,彷彿有靈性普通而並不攻擊本人。只是,那銀星也不情願分開,就在隔著本人身體十幾厘米在轉著,顫慄著。

「怪了,什麼玩意兒。」葉凡道,感覺有些累了,不過,這銀星沒分開,葉老大可不敢鬆散,要是給它來了那麼一下還了得。本人又不是金剛,不壞之身。

就這樣,一人一點銀星在洞府中玩起了迷藏,葉老大是左右騰挪上下翻騰著,有的時分居然也著懶驢打滾了。

三個時當時,葉老在真實是跑不動了口吻機一松,感覺兩眼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老大1陳軍大叫了一聲,不要命的撲了過去。一棍就劈向了銀星。令陳軍傻愣的就是,此銀星彷彿也玩累了,一下子就落在了葉凡的手上,乖乖的不動了。

「什麼玩意兒?」藍存鈞一臉訝然,三人都看向了那一點銀行,在聚光燈下才發現,居然彷彿是一塊銀色鐵片。很薄的那種,估量就一頁紙的厚度。一根指頭寬度,長度也就半尺長。

陳軍伸手想去拿那銀片,不過,被藍存鈞制止了,他講道:「這東西太詭異了,沒看見。它彷彿跟葉哥有緣分似的。不然,它怎樣不追我們就追葉哥了。假設我們冒然去拿,會不會j怒它了傷著什麼。」「那隻能等老大醒過去了,老大估量是太累了,睡一覺應該會醒過去。」李強道,三人就在一旁盯著了等葉老大醒轉過去。

這傢伙,足足睡了10幾個時才迷糊著醒了過去。

「銀星呢?」葉凡一睜開眼就問道。

「往本人手看去。」陳軍道。

「怪了,怎樣在我手中,這到底啥玩意兒。」葉凡著,隨手就把銀片拿在了手中發揮開鷹眼察看了起來。

銀片有大拇指粗,長度約半尺。抓手中感覺有些軟呼呼的,葉凡用手一扭,這銀片可以圈成一個環狀。軟得彷彿一橡皮筋似的。

而且,葉老大在鷹眼下詭異的發現。這銀片真可以環成一個環套在手中。

由於,銀片的中間彷彿還有一個微得令人難以發現的介面。葉凡隨手一合,一聲常人難以聽到的微響聲傳來后銀片真的分解了一個圈子。葉老大隨手套在了左手段上,發現正好適宜。

而且,詭異的就是這一合,葉凡用勁也分不開。不過,假設有內勁之氣溢在上頭悄然一用力就能打開結合口了。

「葉哥,這白金手環倒是拉風得很。」陳軍在一旁哈笑道。想了想又盯著那銀片,道「有些奇異,這銀片到底是什麼材料製造的,怎樣會飛,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