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突然出現的輪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突然出現的輪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普通半夜那餐飯,祝省長絕不喝酒,就是怕影響下午的工作。 早晨倒是可以暢飲了。除非是地方來人,或許是本國的貴客到西林省來,不然,半夜,祝省長是不能夠喝酒的。

而葉凡有意中本想以老茅台來減輕本人在鐵厚山心中的份量,想不到還真給他碰對了頭。

「呵呵,祝省長酒量可是很好的鐵厚山同志笑道。

「沒錯,半瓶老茅台下肚皮,居然臉都沒紅。而我,卻是差不多了,再喝下去估量就得睡在桌底下了。當時祝省長是再來一瓶,我是趕緊告饒了」。葉凡淡淡笑道,發現鐵厚山同志那眼皮子都不由得眨巴了幾下,估量是羨慕了。

其實,祝省長昨天根本就沒講再來一瓶這話,自然是葉老大本人加上去的。置信鐵厚山同志應該不敢去問祝省長的。

由於,老鐵同志從沒這種時機。

「當然,祝省長那是海量,這個,在我們西林省可是公認的事。有人還給祝省長取了個雅號鐵厚山來了興緻,談了起

「雅號?」。葉凡悄然一愕樣子盯著鐵厚山。

「祝酒仙鐵厚山哈哈笑了,看了葉凡一眼,道,「千萬別跟祝省長漏了,不然,我老鐵可得挨板子了

「那是,我這嘴把得牢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鐵厚山一眼,笑道,「我真實沒想到,祝省長如此的大方,真是有大氣的省長1。

「噢,這話怎樣講?」。鐵厚山轉頭看著葉凡,一臉的訝然。

「呵呵,昨天」祝省長直接給了我一個大紅包葉凡奧秘一笑,道。

「大紅包,葉市長嘴裡能講出大字來,應該不下500萬吧。…」鐵厚山笑道,由於,祝省長此人雖是一省之長,但從來很氣,下邊的同志來撈錢,除了必需要給的,普通不會超過500萬。

但是,真正的為民工程方面,祝省長有時也會大方一回。葉凡還沒到東貢市,不能夠就能想到什麼為民工程。所以,老鐵同志只敢想到了500萬。這個」還是老鐵同志往「大,的方面想了。

「這個數葉凡比了個六的手指頭姿態。

「葉市長有能耐,想不到能弄到600萬,了不起,了不起1。鐵厚山著實有些佩服了,想不到「祝老摳,居然會給六百萬了。明,這位葉凡同志如本人所想的,他跟祝省長的關係一定比上下級關係要「牢,一些了。

「不是600萬?」。葉凡搖了搖頭,還在笑。

「不是,這個手勢不是六嗎?難道………難道………是口萬?…」鐵厚山同志感覺本人的大腦有些短路的風險。特別還趁著車子的晃動晃了晃頭,意思是清醒一點。

「呵呵呵」沒錯,而且,直接下拔到我的市長基金外頭的葉凡這傢伙是想震驚死老鐵同志了。口萬這個數字本來就讓老鐵的心跳放慢了。

想不到還是直拔給葉市長基金,那不是這筆錢葉凡同志可以自在運用。這市長基金、書記基金其實有點像是市長、書記的金庫。自在運用的活動性很大,而且,這錢怎樣用不用上市政府班子會上討論,由市長本人一張嘴就可以決議。

「葉市長懷揣六千萬下東貢,我怎樣感覺有種財大氣粗的感覺。真是富貴逼人1。一講完這話,鐵厚山同志哈哈的爽笑了起來。這老傢伙」明擺著是想粉飾心中的震驚了。

「鐵部長,句假話」對於東貢市市委市政府班子狀況,我是雙眼一爭光啥也不清楚葉凡突然的嘆了口吻,自然是想掏老鐵的底子了。置信老鐵同志應該會提供一些有參考價值的信息的。

「呵呵,東貢市市委書記韋理國同志也是一個無能的人。而且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二心撲在家鄉的事業上,不過」唉,這隻顧著工作而忘了休息,結果病倒了鐵厚山果真很自然的跟葉凡談了起來,這個」彷彿有向葉老大示好的暗示。

「病倒了?…」葉凡還真不知道這個狀況,一臉訝然看著鐵厚山。

「嗯」胃大出血。韋書記下鄉時從來都是自帶飯菜,有的時分來不及熱一下就冷著吃了。

同志們勸他,他從來都是板著臉i叱道老百姓們連飯都吃不飽,娃娃們沒錢上,我們有幾個菜曾經不錯了。

有條件就熱一下沒條件冷著吃也不錯。一頓飯就能把們嗝死了?就這樣,冷一頓熱一頓的,老韋的胃首先敗下陣來。

再加上老韋同志年事也高,身體也不行了。這一病就一年了,這市委工作暫時還是由市委副書記依高雲同志在掌管著。

所以,等下到東貢后,能夠會晤不到韋書記鐵厚山神色凝重,講道。

葉凡在腦中消化著這個大音訊。

「一年多了,難道韋書記的病情還沒好?」

「聽還好不起來,也有人講老韋得的是胃癌。曾經切除掉了大半個胃。而剩下一部分如今只能喝點稀飯,唉,經后想再回到工作崗位上,有些難度了。市委書記的工作太重了,曾經不適宜老韋這種身體的同志了鐵厚山道,葉凡又得到一重要信息。很能夠,省委組織部曾經在思索東貢市市委書記人選了。

不然,鐵厚山絕不會講出「不適宜,這三個字來。這是在向本人傳遞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要做好預備了,這市委書記換帥,可是很重要的事。也許,還在提示葉凡,要搞好跟依高雲同志的關係。也許,他會接老韋的班,反正,這外頭彼為複雜…………

幾個時後車子終於到了東貢市,看著眼見這個很不起的地級市。不心的話還會以為是北方某個縣城架子。

整個郊區沒有一座像樣的高樓,車子一路開去,見到的最高的一座樓不過8層。居然叫「通天大廈」這也叫通天大廈,那人家百層高樓還叫什麼?葉老大在心裡了鄙視了一句。

東貢市市委大院在東州區的通河橋旁,車子剛到通河橋,發現橋對面兩旁站著一堆人。

打頭的那位同志下身白襯衫,下身黑色褲子。人高瘦、略長的圓臉。不過,眉毛相當的濃,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

「那位就是依高雲書記了鐵厚山指著那位高瘦同志講道。

車子停在了通河橋頭。

見鐵厚山下了車子,奇異的是那位暫時掌管市委工作的依高雲書記並沒有像其它地方的同志那樣表現得很熱情的大步過去相迎。而是看了鐵厚山一眼,淡淡笑道:「想不到鐵部長也有空上去了

依書記一邊慢吞吞的走著,一邊道。

而兩人握手時,葉凡詫異的發現。兩人走到的地方居然是兩人剛才相距距離的一半。

也就是在地方了,這是個什麼理念。也就是單方都在算著步子走的。代表著單方身份對等,並沒有由於鐵厚山是省委組織部的二把手而高人一等。

葉凡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這位依書記還不是普通的「穩重」很注重本人的身份,而且,架勢十足的樣子可以看出,此人對權利的掌控欲很高。

而鐵厚山彷彿深知依高雲的這種性情,一點不介意樣子。

「高雲同志,這位就是從南福省海東市來的葉凡同志鐵厚山轉爾抽手,指著身後的葉凡引見道。

「依書記好葉凡搶先伸出了手。

「好葉凡同志,我們經后就是司事了依高雲伸手,跟葉凡淡淡的握了握,幾秒當時就抽手了。

爾後,就是按規矩的引見市委班子成員。

當然,常務副市長藍存鈞同志也在隊伍中,跟葉凡握手也不顯親近。這個,葉凡目前還不想顯露跟藍存鈞有什麼糾葛的底細來。所以,兩人裝得剛看法樣子,么事公辦著。

而東貢市新任局長王朝同志正站在隊伍旁邊維持次序。葉凡跟他握手時,他倒是來了個非常嚴肅的禮。伸雙手緊緊的握著葉老大的一隻手。

葉凡鷹眼發現,依高雲同志眼中閃過一絲常人難以察覺到的訝然,爾後,微皺了下眉頭。

估量是王朝同志對本人的態度太親近了,令得依書記心裡有些不爽了。而旁邊的市委副書記雷志峰同志卻是雙眼不斷在隱晦的察看著本人。

「通河橋離市委大院就幾十米距離,依高雲雙手一伸,道:「鐵部長,冉們出來講話吧

「行,我們出來鐵厚山點了點頭,而依高雲也沒微退一步讓鐵厚山這位省委組織部的指導先走,而是跟鐵厚山同志並排著走向了市委大院。

剛走到離市委大院大門十幾米距離時,鐵厚山跟依高雲都突然停下了腳步,臉不約而司的朝著左邊方向看去。

葉凡感覺有些奇異,看了過去,發如今左邊一個石墩旁正擺著一個輪椅子,上頭坐著一個頭髮全白,下身穿一件很老舊的中山裝的老頭。老頭彷彿病得挺重樣子,臉瘦得就剩下皮包骨了。不過,老頭的眼神很平和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