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搶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搶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15萬。 我依高雲還沒點頭。」依高雲淡淡的笑了一笑。

「這個我倒忘了,沒有老依點頭,15萬最後我看他們怎樣交待?」戴忠強笑道「不過,還是得放慢進程,服那兩位同志才是。

只要這樣,東貢,都能稱之為真正的歸入我們的圈子下了。」

「組織部長甘水興,宣傳部長依青蓮。不過,我看老甘同志最近做人很低調。看到沒,在前次人事調整成績上,老甘是一句話都不講。」蘭立權道。

「他還敢放什麼屁1戴忠強冷哼了一聲后講道「甘水興完全是韋理國推上去的,當年他能進入市委常委會,聽連省里的交道都是韋理國給辦理好的。

如今韋理國省里靠山走了,而化本人也差不多了。甘水興,即使是不向著我們,也絕不能夠敢投入葉凡懷抱的。

他假設要真投入葉凡懷抱,我們有的是手腕修繕他。的信葉凡一個外來的來交流,二三年後拍屁股就要走人的幹部絕不會為了一個本地幹部得罪我們的。」

「惋惜的是軍分區司令錢濤國這傢伙太出格了,根本就不理不管,作為市委常委,彷彿跟我們沒關係似的。此獸性情,太難揣摩了。」蘭立權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沒錯,錢濤國自恃本人跟我們不是同一個系統的,很少理我們。

前次我們陽春市修路向他借些發掘機和載重車輛,由於當工夫緊。

而軍分區下屬有個工兵營,這些設備人家都有。我親身打的電話,人家錢濤國兇猛,一句話軍隊的東西不能隨意亂動為由直接拒絕了。不過,此人不理我們,當然,也不情願跟任何人搞得很親密。以前韋國理不是也試著伸出過橄欖枝。

結果怎樣樣,錢濤國照樣子沒理會。此人的心思我也猜不透。

難道真想做一**於東貢市委常委之外的孤家寡人?」戴忠強同志相當的困惑不解。

「要不找時機敲打化一下。軍隊系統又怎樣樣?他不是照樣要在我們東貢市工作。而且,他也是市委常委,也應該為東貢的發展作些應該做的事。」蘭立權哼聲道。

「算啦,他不情願進入我們的圈子也沒有進入別人的圈子。韋理國都耐何不了他,置信葉凡這個外來戶,又如此年輕之輩人家更不會理會了。而且,此人,我聽彷彿是跟京城的燕系有點糾葛。」依高雲淡淡的講了一句。

「跟燕系,不會吧?」蘭立權有些訝然的看了依高雲一眼。

「不會錯,前段工夫一個偶然時機下我發現他在招待從水州來的燕副軍長。

而且,從燕軍長來的伴隨來看他們是s下相交。由於,燕軍長只帶了警衛人員,並沒有工作人員跟他一同來。

假設有跟隨的校官們一同那可以是人家軍隊外部工作上的交流。沒有跟著就是s上去的了。

想想,我們東貢離南福省可不是普通的遠,而且,東貢這邊是屬於粵州軍區。而南福那邊卻是屬於嶺南軍區。按理燕成軍長怎樣會跑來跟他交往。」依高雲道。

「燕成是什麼人,老依,不要跟我們打啞謎了?」戴忠強有些不解盯著依婁雲。

「呵呵,燕成是燕副總理的最親的人,是什麼人?」依高雲奧秘一笑為本人知道得多而略顯得意了。

「難怪,我那傢伙怎樣那麼吊。原來是燕系人在背後撐著,人家京里有人,自然不把我們這些土疙瘩放眼中了。」戴忠強有些氣餒樣子,憤憤然了。

「大家他都不弔所以,對我們來講,他只是個擺設罷了,不妨1依高雲擺了擺手。這時,響起悄然的叩門聲。不久,市委秘書長李晶晶走了出去。

她看了大家一眼道:「剛才碰上搖通,他省里下拔給我們市修建辦公大樓的錢曾經拔了上去。」

「拔了多少?」蘭立權眼睛一亮,這老子一下子來了興緻問道。

「600晶晶比了個「六,的手勢道。

「還是老依兇猛,這去省里跑了一趟就弄上去6000萬。以前我們東貢的幹部去要錢什麼時分超過1000萬了。這次祝老摳還真是大責了一回1戴忠強樂呵呵笑道,不著痕的拍了依高雲一記馬屁。

「呵呵,有些惋惜,我當時想弄一個億。才給了六千萬,唉,要是再給四千萬就好了。」依高雲雖表現還安靜,不過。語氣中的得意,是個人都能聽出一分來。

轉爾,依高雲看了三人一眼,道「不過,祝省長能給六千萬,在我們西林省下邊地方幹部去要錢的歷史上也是破紀律的了。下次到省城,我還真得專程去再拜拜祝省長,感激他對我們東貢廣闊幹部們的關心。感激他對我工作的支持,呵呵。」

「依書記,有了這六千萬,這次,一定要首先處理掉我們市公安局辦公大樓成績。不然,刑警們還住在那樣破舊的辦公大樓里,怎樣才能提高辦案效率?」蘭立權這個市政法委書記馬上就展開了搶錢舉動。

「我老蘭,們市公安局那辦公大樓跟我們陽春市市委大樓相比曾經算是不錯的了,我們那樓可是八十年代建的。們那樓,至少也是八十年代中期建的吧。我們的樓更老更舊更需求重新規劃新建。」這錢還沒到手,兩人居然對昂了起來。

「好了,都有都有。市公安局辦公大樓重要,但是,陽春市我也會思索給們一些的。不過,別指望著這六千萬全部給們。看看,我這市委辦公大樓不也是八十年代的落後產品,早就該重建了。」依高雲貌似在責怪兩位同志,實踐上話語里充滿了濃濃的自得滋味。這個,自然,有錢分就有權利了。

「這個,依書記,這筆錢恐怕不好拿出來。」這時,李晶晶在一旁插了那麼一名。

「笑話,依書記弄來的錢還拿不出來,難道韋理國有理由來划拔這筆錢?有本事叫韋理國本人去省里要去。一分錢弄不來,又想在下邊瞎嚷嚷,嚷個屁1蘭立權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好了打住,這筆錢一定得過葉凡那一關了。拔錢一塊是人家市長的權利。不過嘛……」依高雲淡淡的講了一句。

「他能怎樣樣?一來就收了這麼大個紅包,錢又不是他弄來的,憑什麼由他去支配。我看老依,這事就得上常委會上討論規劃。不能由他市長那隻筆想怎樣整就怎樣整?」戴忠強也有些火了,口吻很沖的。

……哼,他那隻筆有多大用嗎?」依高雲顯然不高興了,斜瞥了戴忠強一眼「哼了一聲。

「呵呵,老戴,放心。雖市長管市政府管錢做詳細事。但這是什麼地方,東貢市。而這筆錢又是依書記弄來的,他葉凡臉皮子再厚又能怎樣樣?更何況,真惹得我們火起的話,財政局到時就不是市政府手中的財政局了,而是我們依書記的金庫了。」蘭立權淺笑著講道。

「話不能亂老蘭,財政局還是市政府的財政局。不過嘛,有些同志假設聽話的話他那隻筆還是管用的。當然,假設不聽話的話。」

講到這裡,依高雲沒再講下去。而是一用勁,手頭上那隻稽笑被此人硬生生的掐斷成了兩截。

「當然當然1蘭立權跟戴忠強都笑了。

「不是這個樣子的,這筆錢,估量韋書記也不會插手。只是,聽這筆錢並沒有直拔給市財政局。」這時,李晶晶又講話了。

「怎樣能夠,省里拔給我們的補助款子不拔給市財政局拔給誰?」

戴忠強以為這是個笑話。

「真沒拔給市財政局,剛才路上我碰到了財政局的張高原局長問了這件事。他也很訝然,馬上打了電話回去查了一下。是市財政局並沒有收到這筆6000萬的款子。結果,我再次核實了一下。從衛搖通同志那裡才知道了這筆錢曾經直拔到了葉凡的市長基金外頭。」李晶晶道。

「烏七八糟嘛!這個,分明違規的東西難道省財政廳那些同志全暈迷乎了?一到底,什麼道道?」戴忠鼻憤憤然講道。

「事有奇巧?」依高雲哼了一聲。

「這個不行,這筆錢是依書記弄上去的,怎樣能讓葉凡摘了桃子。

依書記,我建議儘快招開常委會,把這筆錢從那傢伙的金庫里抽出來。不然,三下二下給他撤豆一樣撤了,我們估量是分不到什麼。倒給別人作了嫁衣?」蘭立權也有些急了。

這個,市公安局的狀況著實令蘭立權有些憂心。而且,由於辦公大樓太破舊,而刑事偵探所需求的許多現代化設備市公安局都沒有。一點事都要拿到省廳去測試。

這樣一來人家省廳的同志也給搞煩了。二來,蘭立權這個政法委書記顯得有些無能,人家那看的眼色都帶著「顏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