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章有意還是無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有意還是無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4更到!

「發展發展,沒有錢怎樣發展。 光是嘴上講講誰不會?一切都由於錢的成績。在坐的誰不想發展,可是有啥辦法,市財政局就那幾個錢。成如剛才葉市長所講的,我們還只是個吃飯的財政,囊中羞怯飯都吃不飽還怎樣樣去樹立城市。總不能叫大家餓著肚皮去搞樹立,建高樓?公園什麼的。」這時,分管樹立、疆土一塊的副市長劉轉金同志冷冷的回應了藍存鈞和葉老大。

「劉市長,那人家陽春市是怎樣樣發展上去的。

人家只是一個縣級市,我們本市還是一個更大的單位,地級市?」

藍存鈞道。

「呵呵,要講到這個,估量們倆都剛來還不清楚。其實,在幾年前我們地區駐地並不在如今的東貢市本地,而是在陽春市。

后因由於地理等多方面要素緣由,把地區駐地從陽春市轉到了如今的東貢市。

不過,即使是如今,陽春市人民還不服,不斷在上告為什麼把地區駐地轉移?

畢竟,地區首府跟一個縣級市相比,孰徑孰重這個傻子也想得出來。其實,當時在遷移地區首府,好多同志都有意見。

假設當初沒有遷移走,也許,如今的陽春市曾經發展成為了全省東北邊的中心城市了。

句假話,我就不贊同遷移。弊端太多,成績太大。如今不是應驗了。遷市后陽春市的發展放緩了,而東貢本市並沒有得到有力有利的發展。

而東貢市城市樹立由於沒錢而擱置,根本就不像一個地級市,倒有點像是北方的一個縣城?」這時,依錢森副市長笑著解釋了一遍上去。

「沒錯,招商一塊是我的工作範圍。前次,好不容易釣到一個大客戶,我是費盡了chn舌才把他請到了東貢市。結果怎樣樣,真是令人丟失。」納清雪副市長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那位客商只看了一眼東貢市后直搖頭講道…就這樣的縣城也能發展什麼,我假設投出去幾千萬,那跟把錢沉潭有什麼區別。講完后連午飯都沒吃轉屁股上車走了。」

「這種遷移往往都是由於必需要遷移才形成的,就拿秦遷咸陽來講吧。眾所周知,秦國的弱小始於商鞍變法。在商鞍變法的各項舉措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就是遷都咸陽。

秦國自平王東遷后始在渭水流域建國,最後其疆域狹,而且地位偏西,與東方的游牧民族極端接近,甚至混雜而居,因此在經濟、文明上遠離中原各國,各方面都比較落後,且長期不被中原各國所認同。

秦國要想真正成為中原霸主,變弱為強,就一定要將政治重心東移。秦國的這次遷都,使其權利向東大步推進,而政治中心的東移,也使秦國真正成為了與中原各國對等的政治大國,對秦國後來的一致華夏的大業創造了重要的先決條件。

所以,我並不是不知道陽春市在幾年前是東貢地區首府這件事。

而是首先要告訴大家,地區首府遷到東貢市那是從各方面思索必需要完成的事。

而遷到東貢后,句假話,並沒有把東貢市發展起來。這其中是什麼緣由,值得大家去琢磨一下。

而幾年過去了,陽春市並沒有遭到地區遷走受半來的多大影響,他們逆流而上,各項事業幹得紅紅火火的。

而東貢市為什麼反倒在地區首府遷移至此後沒有多大變化,同志們哪,想想吧?

雖我們是個吃飯的財政,但也不能讓這種現象任其發展下去了。

句不難聽的話,不能讓陽春市人民看笑話了。

就是我們在坐的市政府班子成員,哪位同志臉上有光。所以,放慢增強東貢本市作為本省東北邊中心城市樹立是必需要提上日程的事了。

明天,把大家召集起來,就是要議議對於我們這個城市,要重新規劃,重新樹立的成績。

至於資金,那個,漸漸思索。而我們首先要定位好本人作為東北邊中心城市的地位。

所以,這次的規劃…,目光要更前瞻,城市要實行現代化。當然,該保有的古,文明財產我們還得留意妥善保護。」葉凡的話,相當的有感染力。而且,回擊了依錢森同志的講話。

「早就該重新規劃…樹立了。」副市長張志坤臉上略顯興奮,講道。

「誰不知道早就該建,我作為城建一塊的擔任指導,難道不想把東貢市樹立好。

我劉轉金甚至上廁所都在想著擴展郊區範圍,添加東貢市本市人口。可是怎樣沒錢怎樣添加,難道畫座樓就能立在我們東貢了?我們又不是神筆馬良是不是?

還有,從鄉村遷到東貢本市來住,人家吃什麼喝什麼用什麼。與其在這裡餓死,不如賴在鄉村還能在地里刨點土豆地瓜吃吃。所以,該有的工作配套,崗位的設置等等都是要跟上才行。

要是市政府能拔下幾個億幾十個億的,我劉轉金蓋高樓誰不會?」

劉轉金言詞犀利,彷彿是對葉老大和藍存鈞所講的東貢城市樹立太慢這些話的有力回應。而且口吻很重,三句話不離「錢』這個字眼。

這傢伙彷彿吃了槍子兒似的,處處冒火,藍存鈞心裡想著,嘴裡道:「轉金同志,這種想法就有偏向了。」「噢1劉轉金一臉驚詫樣子看了藍存鈞一眼,冷哼道「姜市長,我不知道我劉轉金在什麼地方出了偏向?還請藍市長高教一番。」

劉轉金的話可是語含譏諷的,在坐的都聽出味兒來了。

「市政府沒有錢就不能樹立東貢了,笑話1藍存鈞也被勾出了真火,首先就回擊了劉轉金一句。

爾後講道「樹立本市的渠道很多,要開拓視野,放開目光。為什麼一定要市政府出錢才能樹立本市?

難道沿海那些大市,他們的城市樹立都是市政府出錢建的嗎?市政府又能出多少錢建多少座樓。

市政府是幹什麼的,只是政策指點,規劃樹立功能的,而不是真正的出錢來樹立城市。像一些路水電,這些根底性的樹立倒是市政府出錢的範疇。」

「呵呵,藍市長,我想劉市長連市政府的職能都不懂嗎?這個,應該是個笑話。連路都沒錢修,什麼水管地溝都整理不出來。城市樹立規劃都無法停止下去,還怎樣樣引別人來樹立東貢。這真是個大笑話了。」依錢森貌似在笑,但是,葉凡卻是聽出一些味兒來了。顯然,這位依錢森同志是在為劉轉金同志搖旗呼籲。

莫非這兩個老傢伙是一夥的?葉老大心裡一尋思,曾經有個初稿了。

「知道是一回事去干又是另一回事。」藍存鈞哼聲道,**的回應著依錢森同志。

「藍市長,這話什麼意思?我劉轉金接手分管城市樹立一塊以來也做了不少事。

像八層高的通天大廈當初要不是我劉轉金語重心長的服了桂樂貿易我們東貢,估量到如今最高樓層不會超過八這個數字。

何曾要市政府出了一塊錢,都是人家「桂樂貿易,s人掏的腰包。還有東州區揚河溝改造工程。

不是我從省水利廳弄來的幾百萬,何談改造。還有要講這個,數不勝數。」劉轉金顯然有些怒了,鋒芒直指藍存鈞同志。

「呵呵,堂堂的地級市,八層樓的高度也敢拿出來擺檯面上。劉市長我不知道去過外邊看過沒有。人家沿海的某些大鎮都有十幾層的高樓了。至於揚河溝改造,只不過一條上百米的臭水溝罷了。

這個,我們市樹立局水利局本人就能處理掉,何用到省里?」藍存鈞那是毫不客氣,把劉轉金乾的那些「大事,駁斥得是體無完膚。

「我想提示某些同志留意八層樓對於沿海一些城鎮來講雖不高。但是,我們這裡是東貢市,是一個連最根本的溫飽都還沒處理,全省排名墊底的市。

誰情願來建上一座十幾層的高樓拿來當擺設?住不起用不起,人家又不是傻瓜肯把錢砸水潭裡連個氣泡都不冒的。

人家稱我為市府大管家,我是最清楚我們的家底子了。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立足理想,好高驁遠是沒有用的。

那些空中樓閣般的夢想真能變成百層高樓嗎?真能變成寬達幾十米的城市公路,那是不能夠的。」這時市委副秘書長衛搖通有些遺憾樣子,搖了搖頭講道。隱晦的戳藍存鈞有些不實在踐。

他的發言倒是惹起了葉老大的留意從剛才的表現來看。似乎,

衛搖通跟市政府並不同心。

這樣的市府大管家拿來一不好使!衛搖通絕想不到本人一席話曾經讓葉老大感覺警覺了,而且,心中起了要撤換市府大管家的念頭。

「噢,衛秘書長,我倒想聽聽詳細談談怎樣樣個立足理想,樹立我們的東貢市?」這時,藍存鈞拿眼看了衛搖通一眼,哼道。

「我剛才曾經講過,我是市府大管家,市政府的家底子我是最清楚不過了。我們的市政府和市委大院都太老舊子,大家有目共睹。

連個像樣的會議室,辦公室都沒有。到如今,好多幹部還租房子祝人家堂堂的處級副廳級幹部還分不到住房,該有的福利待遇享用不到。

人家心裡有氣那個正常。而前次依書記到省里去要錢樹立市委市政府辦公宿舍樓。

這次總算有結果了,省里拔了6000萬給市政府。雖數字看上去很大,但也僅有6000萬。

這六千萬能做些什麼呢?」講到這裡,衛搖通略顯得意的看了大家一眼,道「假設建樓的話最多幾座。所以,我們要立足本身,要搞城市樹立首先得把市委市政府大院樹立好。如今,早不是用艱辛樸素就能概括的那個年代了。人家商人,主人到東貢市一看,我們市府大院如此的樣子,人家連決計都沒有了。」

衛搖通貌似只是為了證明在立足本身樹立城市這句話,有意中漏出了省里下拔的六千萬款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