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某人很厚顏無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某人很厚顏無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哥,的味口還不是普通的。 一座現代化的辦公大樓,沒有幾千萬怎樣能夠拿上去。至於現代化的體育場,那個就更免談了,沒有幾個億能弄上去嗎?即使是津門富得流油,那錢可是別人的。掏幾個億,不理想了是不是?」藍存鈞同志雙瞳鼓得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他是被葉老大的恬不知恥給徹底震憾住了。

「嘿嘿,存鈞同志,都是為東貢作奉獻嘛1葉老大幹笑了一聲,不以為恥樣子,看了藍存鈞一眼,又講道「而且,老弟,在商務部可是被人掛起來的了。實踐下去這東貢,給丁至中那老傢伙形成一種無處可去被貶的架勢。難道就不想爭口吻,好好的在東貢大幹特干一場,我們,都是講面子的人是不是?」「葉哥不也差不多,彼此彼此11藍同志馬上以牙還牙,看了葉凡一眼,似笑非笑,道「置信葉哥也相讓燕春來同志看看,我葉凡同志不管到什麼地方,都是一塊能閃彩的金子的。」

至於一旁的王朝同志,此刻卻是眼觀鼻鼻觀心的。兩人互損,這個時分摻和出來,倒霉的一定是本人。

「那當然,這樣吧藍老弟。咱家一家人不講兩家話。擔任做通父親工作,讓我們東貢跟津門成為互幫城市。當然,講這個互幫有些言過其實了。次要還是津門帶著我們這弟弟東貢是不是?」葉凡講道。

「那葉哥呢?」莓存鈞可是盯得緊著。

「很複雜,讓水州也幫我們一回。我想,段老大應該會看我薄面的。」葉凡一臉正派講道。

「成交1藍存鈞神色」凝,道。

「好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藍存鈞一眼,講道「假設無能出點什麼來,假設我葉凡無時機選拔的一刻。我走後,這東貢市長地位,為藍老弟留著。」「阿門那本人只好祈求上蒼,快點讓葉哥更上一層樓了。」藍存鈞淡淡的笑了笑,作了個誇張的划十字架動作。

「我也想。」葉凡雙眼望著窗戶外邊的星空,眼神一時之間深邃得很。

就連王朝同志偷偷地看了葉凡一眼,一絲訝然從眼中射出。心裡叫聲好可怕的眼神,怎樣彷彿能吞噬人的心神普通。難道這就是九段高手的眼神……

「明天老衛可是給氣著了,估量如今回家還在生悶氣了。」市委秘書長李晶晶皺了下眉頭,看了依高雲一眼,輕泯了

「那子,簡直就是一塊臭石頭寧頑特硬。」副市長劉轉金同志臉上閃過一道憤怒,臉彷彿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扭了一下講道。

「我覺得這種人倒是好對付。」這時,坐對面沙發上的陽春市書記戴忠強同志有不同看法。

「怎樣?」依高雲面無表情,看了看手指頭上冒出的煙霧,淡淡的問了一句。

「從老劉的描畫可以看出,在第一次豐政府班子會上,這子就l出剛硬的性情來。

過剛易折,這個道理誰不懂。從中可以窺見一斑了。此人,性情一定會趨向霸道一塊。

就拿明天那六千萬來講即使是不肯拿出來,換作是我,也會和稀泥一樣先騙騙在坐的各位同志一聲是不是?

即使是別的同志知道市長同志在騙人,至少,心裡也難受一些。

看看那傢伙**的就了,這筆錢們不用想了什麼的。

這個,可是得罪了市政府班子大部分同志的。這六千萬,誰不眼紅。誰吃獨食誰一定遭人嫉恨的。」戴忠強同志的實際倒是令得劉轉金跟李晶都覺得彷彿有點道理。兩位同志都悄然的點了點頭。

「依書記,哪這六千萬,我們還要不要逼著他拿出來?」李鼻晶問道。

「當然要逼1依高雲哼道看了幾人一眼,道「別人拿不出來我們假設能逼他抽出來,那明了什麼?們講講。」

「隨了大家希望。」戴忠強笑道。

「沒錯這樣一來,依書記的聲威進一步得很升發和穩固。而市裡許多幹部也會參加到唯依書記馬首是瞻的隊伍中來。由於,葉凡只想著本人,而依書記想著的是全市幹部。這個,孰公孰s了如指掌。

到時,葉凡,很能夠成為一孤家寡人」…李晶晶妖妖的笑道。

「不過,有些奇異,那個藍存鈞彷彿很向著葉凡。我回去查過有關的材料。藍存鈞不斷在商務部任職,當然,以前叫什麼對外經貿協作部的,現叫商務部。按理講,他跟葉凡不能夠產生什麼交集的。一個家在鄉下,一個在京城,沒有可交性的。

更何況,藍家的權利還不低,怎樣會看上葉凡這種人?而葉凡起來也是被貶的幹部,籃存鈞怎樣會挑上這種人結交」劉轉金同志m了下下巴,一臉的不解道。

「也許,此人感覺葉凡也是外地幹部。同病想憐,所以,外地幹部糾在一同想跟我們本地幹部比賽一番也不一定。」李晶晶道。

「有這能夠,但是,也許有其它能夠。」依高雲淡淡的點了點頭,爾後又悄然的搖了搖頭。

「此人給我的感覺是很強硬,而且,也很擅長抓住對手的軟肋一擊出手就能定位了。當時衛搖通一撂出六千萬的事,結果怎樣樣,偷雞不成蝕把米了。葉凡借一把打火機嚴重的正告了衛搖通。估量這傢伙回家后今早晨是睡不著了。」同一工夫,市委書記韋理國的家裡,副市長張志坤喝了

「睡得著才怪,葉凡的話太分明了,傻瓜也聽得出來。置信經后,衛搖通應該會老實一段工夫的。

當然,這個態度次要是依高雲身上。假設依高雲能旗幟鮮明的站出來壓制葉凡為衛搖通劉轉金等人撐腰的話,那結果怎樣樣就難了。

如累葉凡是個軟蛋子,一壓就軟了,那此人我們也沒必要再察看他了。假設葉凡還能嘎悄幾下,雖然在常委會上他是必輸的結局,但是,至少也要硬朗幾回,哪我們也可以思索能否要幫襯著他了。」這時,側面坐著的組織部長甘水興同志看了韋理國一眼,道。

「呵呵,葉凡,此人不複雜。我深層次的研討過此人的履歷,的確不複雜。交通部筆戰群雄拿下天車山三省通途的大公路,魚桐大案遭到過總理點名褒獎。青牛事情中費一桓書記點名講「葉凡同志是個好同志」這些,足以讓人想到什麼?」韋理國道,臉上掛上了笑意。

「想到什麼?」甘水興忍不住問道。

「此人,估量曾經進上天方高層的眼中了。前總理雖曾經退下,但如今費一桓書記可是九常之一。

燕春來不顧上頭的眼神把葉凡從海東給交流到了東貢。我想,燕春來跟葉凡一定有著不可調和的茅盾。

不然,燕春來腦子進水也不會冒著得罪地方指導的能夠而做出這種掩耳盜鈴的事來。

當然,燕春來後頭有人撐著也是一大緣由。他估量置信即使是費一桓也不會冒著得罪京城燕家的能夠而出手強硬的護著葉凡的。畢竟,這個,誇獎是一回事,要真出手相幫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不管怎樣樣講,至少,葉凡曾經在費一桓嘴裡冒出來過一次名字了。」韋理國自有本人的一番大道理出來。

「那韋書記,估量不久依高雲就會打招呼開常委會的。到時,我們對葉凡的態度不知要傾向誰?」甘水興望了望韋理國,問道。

「這還用問嗎,一定支持葉凡了。或許棄權,反正不能讓依高雲得意去。」宣傳部長依青蓮咂了咂嘴,道。

「唉,高雲讓我太絕望了。作為東貢市委副書長,不為民,盡想些烏七八糟的東西。這掌管市委工作,完全成了他掃除異已,片面操控下邊幹部的契機。要片面操控這個作為市委的帶頭人也無可厚非。

可不該不識人!真正無能事的人視而不見,們看看,他上去后調整的一些人事,完全是在胡鬧。」講到這裡,韋理國咳嗽不已,痛心不已。

「韋書記,彆氣壞了身子。如今休息最重要,別急了。」依青蓮趕緊在一旁勸道。

第二天早上,葉凡末尾巡視東貢市下邊所屬的五縣二區一市。作為市長,全盤的掌握本市的第一手材料至關重要。不然,就成了瞎指揮了。

葉凡首站要去的當然是經濟等各項目的排名全市第一的陽春市。

陽春市不但是各項目的排在第一位,而且是曾經的地區首府。

聽藍存鈞陽春市的郊區樹立發展比東貢這個首府還要快。樹立得還要好,倒是可以自創一定的閱歷。

一向以來,東貢全市是以陽春市為中心起帶頭作用還是以東貢本市為中心不斷在官方中展開了議論。

假設城市樹立規劃…、本市人口、經濟發展等方面來看,東貢本市的確不如陽春市。

這就使得東貢本市所屬的江遠區和東州區處於非常尷尬的地步。

兩區區委書記不斷都盯著市委常委那個地位。

但是,由於影響不如陽春市,再加受騙初地區首府從陽春遷移至東貢也得照顧一點陽春市各級干群的心情。所以,最終於只讓陽春市市委書記入了常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