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大魚吃小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大魚吃小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如今的兩區區委書記心裡也有意見。 而陽春市市委書記戴忠強雖是市委常委,但其人也有意見。

要是地區首府還在陽春,他戴忠鼻既是首府城市市委書記,又是市委常委,那多風光。

而江遠區和東州區兩區區委書記蔡信則和曹伍輝在眼紅的同時,也常常在戴忠強面前擺起了東貢首府的架子。

有的時分開市委擴展會議時,戴忠強這個市委指導常常會遭到蔡信則和曹伍輝的雙面夾攻。所以,戴忠強有時也有些鬱悶。

當然,大多時分戴忠強同志都是風光的。那市委指導架子一擺,蔡信則和曹伍輝又能耐我如何?

不過,蔡信則和曹伍輝倆人聽最近在四處活動,想掛個市長助理名頭昂然tng進副廳級幹部行業。

只是,聽這事還在待定階段。估量,還得看葉凡的態度。而依高雲的態度和韋理國的態度當然更重要了。

戴忠強跟依高雲關係很好,昨天一聽了市政府班子會議將把東貢市城區南擴作為當前首要義務時神色就陰沉了上去。

戴忠強雖是市委常委,但從其人s底下的想法來講,一定是不情願看到東貢本市一下子發展起來而超越陽春市。那樣一來,戴忠強那市委常委地位估量會火燒屁股的。

所以,戴忠強不斷在依高雲面前嘮叨著市政府在勞民傷財,腳踏實地,不實在踐的亂規劃等閑言碎語。

不過,當時依高雲有勸戴忠強一句,是沒有錢有規劃只是唱空城計,不必過於擔心什麼的。當然,經戴忠強這麼一鬧騰,依高雲心裡也有些波動。

聽葉老大要到下邊縣市巡視,昨天早晨一夜沒睡好的市委副秘書長、市政辦主任衛搖通同志老早就到了市政府,不斷候在哪裡。

「我要到下邊走走就留在市政府打理日常事務。就由江凱同志陪我下去就是了。」葉凡淡淡的斜了衛搖通一眼,哼了一聲。

衛搖通一聽,那神色悄然一變。只好訕訕然陪著笑臉點頭稱是,不過市政府一些幹部都用一種憐惜的目光看著衛搖通。

由於,大家都知道,昨天衛搖通同志惹著葉老大了,估量,這傢伙行將要倒霉了。

明天葉市長這樣子做,就是成心的末尾「冷卻,衛搖通的末尾。

一旦權利被架空,衛搖通空頂著個市政府辦主任帽子有屁用。

至於江凱同志,雖表現安靜但是,心裡早樂開花了。而且,那是略顯得意的斜了衛搖通一眼一臉謙遜的道:「老衛,這個,不好意思。我手頭本來有一些事,葉市長叫我下去了。只好費事安排一下了。」「呵呵,指導,可是要服侍好些。不然,呵呵」衛搖通貌似在笑,還悄然的搖了搖頭。

這貨實則在譏諷江凱同志別樂極生悲。這個,伴君如伴虎,伴指導差不多也等於伴虎。啥時惹著指導不高興了,估量,這副主任的帽子飛了都難。

「放心我這人天生是服侍人的種。」江凱居然添著臉把本人放在了太監的地位上。

不過,這話一出,取得的效果也是很分明的。至少,衛搖通同志那神色一下子陰沉了起來,悄然的冷哼一聲后乾脆不看江凱同志了。

一路行了過去,葉凡發現。這東貢市的甘蔗那是相當的多。有點像黃土高原的青紗帳架勢。

「甘蔗這麼多都拿來幹什麼?」葉凡頭也不回,問江凱道。由於,葉老大喜歡坐副駕上江凱這個政府辦副主任倒是坐在後頭一排,顯得有點不倫不類的。

「部分吃了出來大部分都運到陽春市糖廠。

」江凱一臉恭敬,道。

「效益還不錯吧?」葉凡問道。

「不怎樣樣。」江凱老實的答覆道。

「不怎樣樣,怎樣回事?」葉老大轉頭看了江凱一眼,問道。

「我們陽春市糖廠曾經老了,是八十年代建的。到如今曾經二十來年過去了。

設備老化不,而且,廠里工人是越擠越多。最後,人滿為患。

工資有時都發不下去,更別資金福利了。

由於糖廠效益不大好。他們對甘蔗只停止初加工然後運到外邊去賣。這個,如今糖的銷路不怎樣好。

糖廠不收甘蔗了,害得如今好多種甘蔗的農戶心都給涼了。去年還發生過甘蔗焚燒事情

「甘蔗焚燒,難道甘蔗不運去賣了拿來燒掉?」葉凡有些訝然了。

「是的,太多了,就連孩子都吃怕了。送給他吃,他還會挑三揀四的嫌這甘蔗節太多,不夠甜什麼的。而糖廠吞不了這麼甘蔗,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最後,一氣之下,好多老農把甘蔗晒乾了當柴火燒了。往年您看到的種植面積跟去年相比,至少縮水了二成不足。」江凱嘆了口吻,講道。

「陽春市糖廠是公營企業纓」葉老大道。

「是的,糖廠還相當的大,不屬於陽春市管,是東貢市管國有企。

業。想當年風光時陽春糖廠廠長走出來比陽春市一個副市長還氣派

「那個也正常嘛,假設是市管國有企業。我估量陽春糖廠的黨委書記也應該是正處級幹部。陽春市副市長最多正處級幹部。人家效益好時口袋有錢,當然氣度了。」葉凡猜測著講道。

「錯了市長?」這時,開車的李徒弟沒忍住信口開河。

「錯了,怎樣錯了?」葉凡轉頭看了看李徒弟。

「這個,市長,我不敢打茬。」李徒弟嚇得臉嘴角都抽搐了一下,不敢再講了。

「沒事,講

「陽春市糖廠黨委書記是正廳級幹部。」李徒弟硬著頭皮講道。

「怎樣能夠?」葉凡有些驚詫了,盯著李徒弟。

「市長,如今的糖廠黨委書記李溪滿同志就是正廳級幹部。當初糖廠建廠時是省經貿委給的錢,而東貢地委也給了二成的錢。

算是省里跟地方協作建的。不過,省里出了大頭,所以,自動權在省經貿委了。

舊年前陽春市糖廠還屬於省經貿委直管的下級企業。而糖廠黨委書記還兼職著省經貿委副主任一職。

那是相當的風光了,所以不要陽春市副市長,就是市長人家也未必放在眼中。

那個時分效益又好,糖廠的指導走出去全是大爺。聽某任廠長當時在酒樓跟外地一個富人較上勁了,當場比富。

一口吻吃下了三萬多塊錢的東西,真實是嚇人。當年那個時分,工人工資一個月就百來塊錢,那能給工人們發多少的工資無能多少事1江凱有些憤然,講道。

「省屬企業,難怪了。」葉凡皺了下眉頭點了點頭,道「當年恐怕東貢地區對這陽春糖廠是沒有絲毫的管轄權了吧?」

「誰不是。」江凱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道「不過,後來全變了。」

「變……」葉凡念叨了一句看著江凱。

「嗯,後來糖廠效益不好。年年盈餘,工人們連工資都發不上了。

每年省里還得為糖廠補貼幾千萬。

即使是這樣,糖廠照樣子是包袱越背越大,潭水越來越深。而且,糖廠工人相當的多,老老少少加起來估量不下五千人,加上家眷子女的話就是幾萬人,一個很大很沉重的的包袱。

工人們動不動就肇事,有幾次還跑到省經貿委去請願,最後還到省政府請願。

經貿委的指導可是相當頭痛了。最後一咬牙,變著法門是國企改革。而當時糖廠地皮都是東貢地區出的,而資金東貢地區也出了二成。

加上地皮的話按如今的估價資產不下一個億。所以,東貢地區才是陽春糖廠的最大東家,而省經貿委反倒成了二號股東

「他們這是要撂挑子了。」葉凡冷冷哼道。

「自然是了,不過,糖廠的地皮的確很大。我去過幾次,方圓足有四五里之地。按如今的估價來算的話,至少值七八千萬有的。

而省經貿委那樣子一就把陽春糖廠塞到了鼻時的東貢地區手中。

東貢的指導當然也不想接這燙手山芋。

和著有糖廠利潤高時們省里要直管著,這個時分成爛攤子了們想拋皮球了。

自然,為此事當時的東貢市委指導跟省經貿委還掰過幾次手段。

不過,終究是胳膊扭不過大腿。

省經貿委的那一屆主任叫依傑明。此人很兇猛,不久就上任我們西林省副省長了。

面對依副省長的壓力,東貢地委指導們自無能瞪眼,吞了這枚苦果,把陽春糖廠的代管權接納了過去。

不過,當時管理關係搞得也相當的僵硬。省里思索到東貢的實踐狀況,也不敢硬性彈壓。

所以,只是叫東貢地委代管著陽春糖廠。陽春糖廠的歸屬權相當的亂,省經貿委歸屬東貢市,而東貢市是歸省經貿委,反正搞得烏七八糟的到如今也沒扯清楚。

不過,從此後,省經貿委就不管了。東貢市接納過去后才一年時分,陽春糖廠的包袱越背越大,真實是不堪重負了。

結果,大魚又壓在了魚身上。東貢市市委決議把陽春糖廠轉給了陽春市委代為管轄。

戴忠強同志自然是竭力的推拒了。不過,也是同出一輒,胳膊也扭不過大腿。

為此事,以韋理國書記為首的指導集團跟以依高云為首的另一個集團展開了辯論,單方在常委會上盡出各方證據。

不過,結果是韋理國書記一鎚子敲定了上去由陽春市委代為管轄。

所以,戴忠強對韋書記不斷有意見。

這個大包袱一背,陽春市每年都得拔出四五千萬來補貼給糖廠髮根本工資。時不時還得提防著工人上訪肇事。

有幾次工人都跑到首都了還被戴忠強叫人抓了回來。起來也是苦不堪言1江凱嘆了口吻,眉頭緊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