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甘天甘地二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甘天甘地二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估量後來韋理國書記病了…依高雲書記代為掌管后他也不想把糖廠接回東貢市了吧?」葉凡淡淡笑道,心裡突然冒出個怪異的感覺來。

感覺到這陽春市糖廠沒準兒還是個生財之道。

「自然是了,誰也不情願接了。此一時彼一時,以前依書記沒有代理掌管市委工作時當然是幫著戴忠強了。

如今又不一樣了,假設把這燙手的東西接到本人手頭上,那費事事就是本人的了。

而戴忠強自然鬱悶,見依書記沒點頭,他自然也不敢發話了。就怕那邊曾經得罪了韋書記,這邊連依書記,那他這個陽春市市委書記估量也做到頭了。」江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葉老大自然心知肚明,江凱同志是在向本人示好。是在向本人積極靠攏。為了向本人靠攏,江凱同志不惜得罪時下風頭正盛的依高雲集團了。

當然,江凱的底子葉老大也了解過,知道此人跟市政辦的衛搖通並不對付。

而江凱不斷沒找到一個可以靠的「靠山」在市政府辦變得姥姥不愛娘娘不疼的角色,這傢伙也很鬱悶。如今見葉老大突然有信任本人的意思。自然也是豁出去了。

人生在於搏嘛!

葉老大也暗暗佩服這傢伙的武斷,不然,如此的講話傳入依高雲耳里,還有江凱的好果子吃不成?江凱這種自斷後路的表示也很能博得指導們的欣賞。

「去糖廠看看?」葉凡突然講道。

「市長,去陽春糖廠可是要走回頭路的。」這時,李徒弟道。

「回頭路,難道陽春糖廠不在陽春市境內?」葉凡還真有些沒鬧明白這個成績。

「不在,陽春糖廠其真實我們東貢市所屬的東洲區跟陽春市接壤的方。為什麼叫陽春糖廠,由於當時地區首府在陽春市。所以叫陽春糖廠,並不是陽春糖廠就在陽春市界面內。當時的東州縣還屬於陽春市管轄的。」江凱解釋道。

這下子,更是惹起了葉老大的興味,道:「那就轉回去,明天我們哪也不去就去看看陽春糖廠了。」

車子回頭又往回開去。

「江凱,陽春糖廠離東州區政府有多遠車程?」葉凡問道,由於,葉老大心裡突然有了個主意所以才會如此的關注糖廠。

「東州區政府雖在東貢本郊區內,但是,東州區區域面積卻是相當的大。有3800多平方千米,全區人口也達到了32萬人。本來是東州縣的,前幾年市政府預備南擴,為了郊區城市樹立方面的思索,所以把東州區也歸入到了東貢本市划…分為直屬區了。」江凱知道的還真不少,看來本人的到來,江凱同志倒是很用心,記下了許多的材料。

「嗯倒是一個大再。

」葉凡點了點頭。

「南北走向直線達80公里,假設算車程公路的話,東州區最北邊到陽春市接壤的界面至少有著160公里里程的。當然,這條路由於彎太多了,假設能像沿海一樣拉直些的話最多上百公里就能到達。而陽春糖廠就處於兩郊區的接壤處

「市長,陽春糖廠雖效益不好。廠房也破舊,但是,那地方由於陽春糖廠早年的影響倒是很自然的構成了一個地陽春糖廠為中心腸帶的鎮子模型。

而且,當地風光很是不錯。不但有我們東貢市有名的「紅河壁畫,聽是由我們二千多年前的壯家先祖駱陽創造了著名的「紅河文明,。而且,連帶著還有千猴壁。最有名望的應該還算是傳承了一千多年,求子求財方面很靈念的「獅王墓,。不過,惋惜了1李徒弟一邊開著車子一邊是滔滔不絕了起來。

「想不到陽春糖廠周邊還有這麼有名望的方,倒真要去見識一番。

不過,陽春糖廠早年那麼有規劃,是不是當地又建了鎮子?」葉凡呵呵笑道,倒是心境也酣暢了起來,不過轉爾問道「李徒弟,剛才講的什麼「獅王墓求財求子很靈念後來又怎樣講惋惜,難道先前靈念後頭不靈了?」

「都靈當地的管理就由陽春糖廠代為管理了。由於陽春糖廠是個大廠,所以,廠子里駐得有公安分局。糖廠公安分局局長也是正處級幹部,比陽春市公安局長還要牛逼。而且,這些年上去,陽春糖廠公安分局根本上東貢市管不了。人家是省公安廳直屬的。」李徒弟道,想了想,道「這個,後來這墓」

見李徒弟面有難色,葉凡暗暗有些奇異了,彷彿這「獅王墓,有些什麼成績似的。於是,葉老大轉頭看了江凱一眼。

「唉……」江凱嘆了口吻,講道「這事,本來以前很多外地人特別趕到我們「獅王墓…求子求財的。

三年前,人數最少的一天也有幾百人。像遇上過節還會搞大型的盛會。那個時分人馬就相當多了,最鼎勝時期一天的人數達到七八千人。

當時那墓頭邊滿山都是人,全都是些善男信女很忠誠的跪拜著。曾經就有幾個f女由於不斷沒有懷孕,到獅王墓求子時連額角都磕得流血了。

不過,後來紅河上源分支的紫金溪下邊被人建了一個水電站,叫紫金水電站。這獅王墓被淹在了電站大壩積水的水庫底下了。」

「規模如此的大,雖不是政府行為,難道就沒人站出來反對?」

葉凡哼聲道。

「當然有,當地群眾為了此事跟建電站的工人打了好幾回了。而且,也因此事吵到東州區。不過,這個,由於特殊緣由,最後還是那電站建了上去。到如今雖還有些人到獅王墓求子求財,但由於見不到墓地了,所以,只能在水庫邊上燒些香火了。自然,人就漸漸的少了。如今幾天還難見到一個人了

「特殊緣由,什麼特殊緣由?」葉凡冷冷哼道。

「這個……」江凱彷彿有忌憚什麼似的。

「嗯?」葉老大生毛了,從鼻腔里哼出一聲來。

江凱嘴角抽搐了幾下,無法的道:「市長剛來,能夠還不知道陽春二虎吧?」

「沒聽過。」葉凡一聽,心裡就猜了個大概,估量這陽春二虎還相當的有名望。

「陽春二虎是兩個混子頭,老大叫甘天,老二叫甘地。其實,兩人並不是兩兄弟,而只是同姓罷了。」江凱剛講到這裡,葉老大冷哼一聲道:「連天地都給包括出來了,這名字,取得還真是牛氣了。」

「可不是嗎,不但名望牛,就是人也牛得不得了的牛。」李徒弟忍不住數落了一句。

「噢,怎樣個牛法?」葉凡轉頭看了江凱和李徒弟一眼。

「當然牛了,他們倆人各有一幫兄弟。聚在一同儼然就是一個混混集團。而且,人家也有錢,開得有公司。平民百姓哪敢惹他們,輕則斷手斷腿,重則打殘也是事

「公安吃乾飯去了?」葉凡有些怒了。

「不敢管,前任陽春市公安局長依峰就由於拘留了甘地這個二把頭半天。後來,甘地天天去鬧騰,搞得陽春市公安局差點連正常的下班都搞不下去了。

而依局長家也常常遭到石子,甚至帶血的刀扎在辦公桌上。

嚇得依家一家人都沒得安寧。

依局長一氣之下查清楚后狠抓了一批人,不過,後來倒霉了,也不知怎樣回事,依峰局長居然被撤了職。

撤職后的依局長成了不管事的閑人。自然手中也沒權了。不久后一次車禍,依局長成了植物人。

這事,好多人心裡都有些揣測,只是沒有證據,自然,也沒人管了。從此後,甘天甘地二虎更是囂張得不行了。

而這紫金水電站就是在他們倆出面下才建上缺地群眾也是被打怕了,怕禍及本身,也就不敢再反抗了

「戴忠強同志幹什麼去了?「葉凡道。

「那是人家公安的事,公安都不管,戴書記哪會去惹這費事事。

再,在陽春市工作的,誰沒有個家。本人不怕,家裡人難道不怕。」江凱憤憤然講道,一邊講著,臉上還略有些擔心什麼。由於知道,他是怕這事傳出去就得倒霉。

一個時後到了陽春糖廠。

葉老大腳踩在陽春糖廠的大門下,發現這大門還真是破得可以的了。連陽春糖廠四個大字都掉了幾筆,看上去不倫不類的。

放眼望去,發現這糖廠範圍還真不。據葉老大目測,寬度至少不下六七里之長。

深度多少看不出來。而陽春糖廠就建在紅河岸邊,紅河那清澈的水漸漸的從廠門前流過,加上兩邊大山上那稠密的植被掩映著,糖廠的環境倒是令人相當的舒適的。

東貢市的樹木植被覆蓋率達到45%左右,所以,四處一邊綠色。生態環境倒是保持得不錯,不過,這方面不錯,而經濟自然就落後了。

江凱給守門的老大爺是葉市長到了,叫他告訴廠指導到門口來迎接一下。

而這分兒工夫葉凡也隨腳站在紅同兩岸欣賞起風景來。

足足過了半個多鐘頭,葉老大都有些不耐煩了,給江凱是直接進廠子去時才發現大門裡悠閑的走出幾個幹部容貌的傢伙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