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先敲打一下再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先敲打一下再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打頭的那個頭髮半禿的老頭就是糖廠現任的李溪滿書記了,旁邊站著的那個一臉嚴肅,個頭相當高的中年人就是現任糖廠廠長蘭雲峰同志了。」江凱呶了呶嘴湊葉老大耳旁介紹道。

「誰是葉市長?」半禿子掃了江凱三人一眼,問道。表情中略顯得有些傲慢架子。

因為,站門口的三個人中江凱他認識,而李師傅沒有領導樣子。而葉凡又太年輕,所以,李溪滿同志心裡有些疑hu的掃視著三人。還以為葉凡同志是不是到什麼地方轉悠去了。

「李書記,他就是我們東貢市新任市長葉凡同志。」江凱趕緊指著葉凡介紹道。

「噢!葉市長,你好。」李溪滿同志嘴裡淡淡的講著,倒也伸出了一隻手來,只是,這貨並沒有邁開步子上前來迎接架勢。

葉凡一看心裡冷笑了一聲,就這破廠一個書記還如此顯擺,你還真以為是當年那個鼎盛時期的糖廠書記埃就你這個享受正廳級待遇的傢伙在老子面前顯擺個屁!

「江主任,這陽春糖廠是什麼單位?」葉凡也沒上前,看著李溪滿淡淡的哼了一聲,轉問江凱道。

「以前是直屬省經貿委,不過,現在歸陽春市市委代理管轄了。」

江凱一聽就明白了,知道葉市長要敲打某些同志了。所以,那是精神頭一振,響亮的回答道。這個,能為領導賣力那自然得賣勁了。

「陽春市不是東貢市管轄嗎?」葉老大這聲音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指語很明了,既然糖廠是由陽春市代管,那陽春市又是東貢市的下屬於市。那東貢市的領導自然就是糖廠的領導了。

李溪滿一聽,頓時一愣。

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不久,臉又轉漲得有些紅了。這貨磨蹭了幾秒鐘后不得不緩緩的走上前來,說道:「葉市長,我李溪滿代表陽春糖廠歡迎你的到來。」

「你們就是這樣歡迎上級領導來檢查工作的?」葉凡倒也伸出了手,跟李溪滿同志沾握了一下手抽了手,又跟一旁站著的蘭雲峰廠長握著手,一邊握著一邊哼聲道。

「對不起葉市長,剛才我們沒認出您來?」蘭廠長看了李溪滿書記一眼,趕緊解釋一下。

「怪了,剛才江主任沒通知你們嗎?」葉凡淡淡哼道。

「對不起市長,我剛才倒真沒通知他們的負責人,只是通知了傳達室的老人家。交待他通知的,也許是老人家疏忽了。」江凱這戲演得好,直接就打了李溪滿同志一個大嘴巴。

「李書記,蘭廠長,我剛才可是再三有向你們講過葉市長跟江主任他們來了,正在大門口的。而且,你還問我葉市長長什麼樣子,我還講很年青,不到三十歲左右樣子的。「這時,後邊看門那老頭有些急了,直接就在後邊嚷嚷了起來。

而且,為了證明自己的確有給他們講過,這老頭還指著廠門邊一個正吞雲吐霧的小年青說道「他可以證明的,我剛才在電話裡頭講的他都聽見了。」

「是嗎小張?」李溪滿看了那小年青一眼,哼道。

「報告李書記,是真的,剛才於二柱大叔在電話里有講過。羅哩羅嗦的反覆還講了幾次,聽得老子耳朵都快生繭了,煩不煩啊1年青人那量一點不怵李溪滿這個糖廠一把手,大聲講道。

李溪滿那臉,一下子漲得紅如猴子屁股。嘴裡喃喃著道「剛才,我是聽錯了,對不起計市長。」

「呵呵,不知罪不怪。聽錯了就是了,不過,下次,你這耳朵可得去洗洗了,免得聽錯了什麼要緊事就麻煩了。」葉凡輕輕伸手輕拍了下李書記的肩膀,這貨,只好紅著臉點頭應是。

見敲打這貨也敲打得差不多了,葉凡走進了廠區。

開了個座談會。

聽取了蘭廠長的彙報。

「既然你們已經認識到了廠子不改革就沒有活路了,為什麼不加快改革的步伐?儘快上馬一些新設備,引進一些製糖的新技術,把糖業的精、深加工做好。只有這樣,才能大大提高甘蔗變成糖后的附加值,提高你們贏利的額度?「葉凡問道。

「唉」蘭雲峰廠長嘆了口氣,看了黨委書記李溪滿一眼,y言又止樣子。

「葉市長,不是我們不想搞改革,不想對糖進行深加工。只是,這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於登天。「李溪滿動了動嘴,講道。臉上也是嚴肅得很,一幅苦大愁深樣子。

「難於登天,什麼事都要去干,不幹怎麼知道難於登天?」葉老大有些生氣了,伸指輕輕的叩了下桌面。

「這個,我是沒辦法了。說句實話,這糖廠,我李溪滿已經盡全力了。再叫我折騰,我累死了也沒什麼辦法?」李溪滿居然略顯不滿講道。

「干點工作就叫折騰了,你拿國家工資白拿是不是?溪滿同志,你這是什麼態度?做為老黨員了,最起碼的覺悟還是要有的。

人都要有一種獻身精神。你整天想著這幹不了,那幹不成,最後,自然是一事無成。

有些事,沒去干時覺得千難萬難,等你做起頭時就順手得多了。

而且,一開頭,思路開了,路了就廣了。」葉凡一臉嚴肅的批評起李溪滿同志來。

「哼,大話誰不會說?」李溪滿突然硬朗了起來,冷哼了一聲。

看來,被葉老大批評了幾句後下不來台,這貨生氣了。

「溪滿同志,你這是什麼態度?葉市長是東貢市市長,對領導講話是這種態度嗎?」一旁的江凱主任一臉嚴肅的說道。

叭地一多刺耳聲音傳來。

大家隨聲看去,發現李溪滿書記臉漲得通紅。雙眼圓瞪,一把就把手中點煙的一個精緻古樸、金屬做的很厚重的打火機給重重的拍在了桌上,他指著江凱哼道:「我李溪滿再不是什麼,好歹也是一正廳級幹部。還輪不到你這小主任來指示手划腳的,什麼東西1

「李溪滿同志,今天就沖著你這態度,我葉凡以東貢市市長名義,代表市政府宣布,你被停職了。好好寫份檢查出來,不深刻,我不滿意的話你就一直停職下去。太不像話了,你這還是一個老黨員嗎?

干工作怕重不想干,陽春糖廠幾千號人就交到你手上,就你這態度,我很不放心。」葉凡口氣很嚴厲,聲音很粗,估計樓下都能聽得見。

「就你,停我李溪滿的職。」李溪滿也是憤怒到了極點,嘴chn抖動著,指著葉凡講道「我倒你葉市長有什麼資格停我李溪滿的職?」「老李,冷靜點。」這時,蘭廠長趕緊站起來和稀泥,轉爾又朝葉凡講道「葉市長,老李他太j動了。你別放心上,不過,老李的調令已經下來。是省委組織部下發的,人都要走了,何必這樣是不是?」「調走,調哪去?」葉凡冷冷哼道。

「怎麼著,本人要去的地方是省人事廳?而且,還是實職的副廳長,排名只在常務副廳長之下,正廳級別。」李溪滿硬梆梆的回應著葉老大了。

「噢1葉凡嘴裡講著瞬間明白了,難怪這傢伙會如此囂張,原來是調走了,而且,相對於這個破糖廠來講也算是變相的高升了。雖說級別沒提,省人事廳那是個什麼單位,是管人事的,當然吃香了。

不過,葉老大決定要好好的讓這傢伙知道什麼叫「市長」所以,轉爾,葉老大淡淡的看了李溪滿一眼,說道「我倒要問問這事了。」說完,直接一個電話掛給了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鐵厚山同志,講道:「鐵部長,婁是東貢市葉凡。聽說東貢市代管的陽春糖廠黨委書記李溪滿同志調到咱們省人事廳了是不是?」

「嗯,是有這麼回事,人事調令已經發到下邊了。不過,估計李溪滿同志還得呆上半個月左右,等新任書記到位了再走人。」鐵集山說道。

「鐵部長,現在情況有變化。李溪滿同志干工作嚴重懶散,不思進取,已經被我宣布停職反省了。所以,還請省委組織部的同志能考慮到東貢市實際情況,再次考慮李溪滿同志的工作調整問題。」葉凡說道。

至於李溪滿同志,聽了葉老大的話時那臉自然的發黑髮紫了。咂著嘴插不上話,而會議室里其他同志,大多數都微微的有些興哉樂禍了。

「這個」鐵厚山有些猶豫了,因為,李溪滿背後人可不一般。

「怎麼,省委組織部不考慮是不是?」葉凡口氣冷了下來,說道「如果省委組織部硬要執行原先的決定而置東貢市的要求於不顧的話,哪我只好向上級領導反應李溪滿同志的情況了。」「唉葉市長,我跟你講實話吧。李溪滿同志是分管工業的副省長依傑明同志親自提議調整到省人事廳的。依傑明同志在省政府除了祝省長和韋雄開副省長外,在省政府班子裡頭他排第三位了。」鐵厚山倒是好心,輕聲的提醒了葉凡一句。

不過,這時葉凡發現,李溪滿同志那臉居然恢復了平靜。而且,一絲得意的淺笑掛在嘴邊。

「呵呵,那我真得反映反映了。」葉凡淡淡笑著逼了過去,意思鐵厚山自然懂。

既然那天鐵厚山同志誤會了自己跟祝省長關係不錯。那就將錯就錯,抬出老祝同志來壓制一下鐵厚山沒準兒還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