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緊緊抓住人事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緊緊抓住人事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祝岩峰省長在西林省可是一個強勢人物,就是省委書記付國雲有時都得讓他三分。

差不多在西林省省委外頭,兩人是平分天下格局。由於,祝岩峰所指導的本地系權利根底子太深沉了。猶如一張銅牆鐵壁的,使得付國雲這個外來戶也有所忌憚。

「這樣吧,陽春糖廠是從省經貿委分離出因由們東貢市代管的。

按理它也是們市的下級單位。

不過,李溪滿可是正廳級幹部。對一個正廳級幹部的處理一定要慎重。這事,本來們東貢市不能處理一個正廳級幹部的。

不過,既然代表市政府首先停了他的職。假設們東貢市委能宣布復職的話我會慎重向省委組織部的雷常石部長反映這個狀況的。葉凡同志,我給二周的工夫,反正李溪滿同志暫時還不能分開陽春糖廠是不是?

即使是他想分開我可以暫時壓制一下。」鐵厚山果真有些鬆動了,不過,鐵厚山這塊老薑也著實老辣。

居然又給他想出一不得罪人的法門來。葉凡有本事的話先把東貢市委搞定了我鐵厚山再出馬。

由於,老鐵同志可是要冒著得罪老牌副省長依傑明同志的風險的,這個,風險太大了。

不過,老鐵知道,葉凡剛到東貢市,根本就是沒有根基,那是不能夠服東貢市委那十幾位同志停了李溪滿的職的。

由於,常委外頭估量大多數都知道李溪滿跟依省長的關係的。哪個敢出頭去得罪依省長?

葉凡不能在市委拿下李溪滿,那也怪不得我鐵厚山不提這事了。

鐵厚山兇猛,兇猛到做事時葉凡也不能怨他的地步。這事辦得,真是滴水漏。

「中1葉凡從嘴裡嘎了一個字后掛了電話。他掃了眾人一眼,道「李溪滿同志,省委組織部的鐵厚山部長交待我宣布一下。」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發現會議室里一切同志那目光全盯著本人的嘴皮子。而李溪滿同志那臉一下子變得有些烏黑了惡狠狠的瞪著本人。

「鐵部長交待,李溪滿同志,暫時還得在糖廠呆上半個月。在這段工夫內呆糖廠好好獃著,深入反省一下本人的行為。至於的調動成績省委組織會交待的。」葉凡一臉嚴肅,講完后道「明天的會就開到這裡,我們走吧。」

「哼,我李溪滿就在這裡呆上十五天,我倒,猴子能不能稱大王!至於檢討,我李溪滿是不會寫的。除非是省委組織部叫我寫不然,我李溪滿沒錯幹嘛要寫檢討?至於東貢市政府,只是代管我李溪滿並不是的直接下屬!沒這個資歷叫停我的職位。」李溪滿那臉居然又由黑漲成了白色,斜斜的盯著葉凡哼道。

「有沒資歷,幾天後見分曉。」葉老大轉身,淡淡一笑走出了會議室。會議室里其他同志全訝然的盯著兩位正廳級幹部較勁。不過,

詳細底細大家都在猜測,結果自然誰也不明了。

老狐狸,葉凡在心裡暗罵了鐵厚山一句。

早晨,葉凡提了兩瓶茅台拜訪了依高雲。

「葉市長太客氣了,來就來吧,何必還提東西?」依高雲一臉笑意的迎了出來。

「這段工夫忙,不斷沒有空來向依書記彙報一下有關工作。」葉凡笑著道。

「呵呵,我只是代理掌管市委工作。我們只能是相互商談不能講彙報工作了。當前,我們都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了。」依高雲面上還是掛著淺笑,道。這傢伙,心裡其實舒坦著了。

「不能這麼,如今市委是由掌管的,在黨內我葉凡是的兵。」葉凡收斂了笑,一臉正派,講道。

「客氣了不是?」依高雲這次沒再堅持臉一收道。

「依書記,陽春糖廠的李溪滿同志太不像話了……」葉凡把想法了一遍。

「這事恐怕有些費事。」依高雲聽完后,眉頭皺了皺,道。

「有啥費事的,陽春糖廠雖是直屬省經貿委,但是,人家曾經授權由我們東貢市委代為管理了。我們有權停李溪滿的職,當然,復職后我們再向省經貿委的有關指導通報一下這事就行了。至少,我們市委先要拿出態度來才是,是不是?」葉凡講道。

「葉市長,也清楚。陽春糖廠只是我們東貢市代管的。承如所講的那樣,人家的下級單位是省經貿委,假設是代為管理一下還行。

至於停李溪滿同志的職,這傘,我們沒這個權利。

也知道,代管代管,名頭難聽。只是人家把爛攤子寒我們手頭上罷了。至於人事權,人家不讓插手。

看看,這些年來,我們東貢市委哪有動糖廠人事的權利?哪怕是一個正科級的分車間主任我們都沒權動的。

省經貿委兇猛,人家儘管人事不管爛事。自打前年末尾,每年我們都要貼進該廠不下五千萬。而省經貿委出了多少,最多弄幾百萬給糖廠就大叫是吃不消了。

而且,前次我到省里要錢。經貿委的劉石主任發話了。是從往年末尾省經貿委不再貼錢給陽春糖廠了。

經后,陽春糖廠的扭虧為贏的事由東貢市市政府自行處理。看看,講得多好。

只講了陽春糖廠賺錢的事,至於陽春糖廠人事權的事,人家劉主任還是抓在手中的。

唉,這事,還真是難為陽春市的戴忠強同志了。叫人家一個副廳級地方幹部去管李溪滿一個正廳級幹部,這是什麼跟什麼是不是?」依高雲居然向著葉老大大倒苦水了。

「益處全揀,壞處不沾手,劉主任好目光。」葉凡哼了一聲。

「人家還兼職著省長助理,起來還是我們的直接下級。有啥辦法嘛!自古如比,官大一級壓死人1依高雲一臉鬱悶樣子,葉凡知道,這貨是在演戲罷了。知道講了也沒用,應酬了幾句后告辭走了,直奔市委書記韋理國度里而去。

「哼,想叫我依高雲出面得罪李溪滿。我腦子又沒進水,依省長是我依高雲的什麼人,也不去打聽一下?」看著葉凡的背影遠去,依高雲冷冷的哼了一聲,那臉,冷得可怕。

「坐吧,我這個老頭子不行了,連站都站不起來了。」韋理國看到葉凡,臉上表情不變,指著輪椅對面的一條竹躺椅子道。

「會好起來的。」葉凡道,打量了一下韋理國住的地方,發現是一個土牆圍起來的院子。

二層樓,是磚木結構的。就連外牆都沒粉刷一下,還lul著紅磚頭在外。這個,是普通人家的院子,但相對一個市委書記的住處來講,顯得相當的寒酸。

「韋書記,怎樣住這裡?」葉凡隨口問道。

「住習氣了,市委那邊是有座樓。不過,我想,我們東貢市經濟狀況不好。

能省下一座樓出來給其他同志住市裡就少建一座是不是?再,少建一座市委常委樓就可以建一座希望了。

能讓多少孩子不再住在陰暗的土樓里上課,習,多好!而且,這是我老家的房子,也不比市委樓差的。獨門獨戶的住著舒坦著,呵呵。」韋理國倒是淡淡的笑了笑,m了m手上的白髮。

「唉」葉凡一陣子心酸,想不到這樣一位為民為黨為國真肯幹事的老人,居然得了癌症,老天還真是不公平。

「沒什麼,葉凡同志。人都會死的,我韋理國不怕死。只是,估量是看不到東貢市繁華起來了。

我們東貢本市到如今郊區人口才三萬左右。跟南邊一個縣城差不多規模,我真希望看到我們東貢真正成為東北邊中心城市的那一天。

我的希望不高,只需郊區人口達到8萬。地盤井大二倍,看上去比南邊那些縣城氣度些就夠了。

至少,不能讓來這裡投資的客商以為東貢市只是一個縣城而是一個地級市。

還有,就是,我們東貢市一切娃娃都能上得起,都有工夫書。全市片面處理溫飽。

康咱不敢講了,那個目的,對我們這個市來講,太悠遠了。」

韋理國有些丟失。

「會看到的。」葉凡突然出嘴,態度非常的堅決。雙眼是盯著韋理國講這樣話的。

「沒工夫了。」韋理國蒼老的頭搖了遙

「有工夫。」葉凡道。

「真沒工夫了,前次去省一院,專家給我透了底子。我最多還有二年工夫。」韋理國搖了搖頭。

「夠了1葉凡道,轉爾沖韋理國道「您伸出手來。」「葉市長還會看相?」韋理國一愣之後倒也伸出了笑,淡淡笑道,一臉的豁達。

葉凡不講話,閉目以內息溢出逼入韋理國經絡中。一番揣測之後葉凡也是相當的鬱悶。由於,韋理國的確是病入膏髓了。不過,葉老大用內息在他的胃部漸漸的刺j開了。

「嗯?」韋理國突然瞪大了眼,人也坐了起來。一臉訝然盯著葉凡。

「有感覺沒有?」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