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葉老大下的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葉老大下的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啥辦法,背不起也得背。 」依高雲倒也是皺了下眉頭,道。

「我們能不能以東貢市委常委會名義把這個想法跟省政府的指導,提出要求,要求省經貿委把陽春糖廠發出去。

從初步m底調查到的狀況看,陽春糖廠根本上就撐不了幾天了。

真到時廠子一倒,這幾千號職工家眷的叫囂聲我們東貢怎樣辦?

不要講別的,聽陽春糖廠還負有幾個億的外債,再加上職工們下崗后的補助,幾千號人的工作安排等等一系列費事事都將敲到我們頭上。我們東貢,不堪重負1葉凡道。

「以東貢市委名義?」依高雲念叨了一句后眉頭鎖得更緊了,沉吟了一陣子,道「這個,恐怕不妥。以前關於陽春糖廠的事東貢市也跟省經貿委掰過一次手段,結果怎樣樣,這爛攤子還不是扣在了我們頭上。我們,胳膊是扭不過大腿的。省里的,全都是高官。」

「難道就等於厄運來臨?」葉凡看了依高雲一眼,反問道。

「不然,有啥辦法?」依高雲雙手一擺,道。他看了葉凡一眼,道「當然,陽春糖廠還是由東貢市政府直接在代管著。們是有發言權的。假設們提出點什麼,倒是可以到省里試試。由市委直接提出,名不正言而不順。」

「依書記的意思是以東貢市政府名義向省經貿委提出央求?」葉凡道,心裡直罵這傢伙遇事就想閃人。而且,還想把本人往上推去堵槍眼。

「我沒這麼,本人看著辦吧。」依高雲淡淡道。

「行,那就以東貢市政府名義向省政府提出央求了。」葉凡裝得牙一咬架勢,道。

「這個,我沒意見。」依高雲點頭道。

「有意見才見鬼了去。」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依同志一聲。

不久,見陽春市市委書記戴忠強同志和分管工業的副市長陳新禮,以及常務副市長藍存鈞三位同志都到了。

「我們到外間一邊喝茶一邊討論一下這個成績。」依高雲著站了起來,幾人到了外間一個會客室里坐了上去。秘書泡上茶后拿著一個本本,一付記載架勢。

由於,這個也是專門有關陽春糖廠市裡指導的一個碰頭會。而市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的雷志峰同志也應約到了。

幾人落座后喝了會兒茶。

「我們末尾吧,趙青,作好記載。這次是專門關於陽春糖廠的事,我們開的一個碰頭會。葉市長,先講講這事。」依高雲看了秘書趙青一眼,道。這架勢,這就是一次正式的碰頭會。

葉凡悄然的放下了茶杯,看了戴忠強一眼,講道:「忠強同志,

陽春糖廠的事應該清楚吧?」

「當然,我正頭痛呢?最近謠言越來越大,是陽春糖廠不行了。

剛好葉市長前幾天去過陽春糖廠。有些群眾是糖廠快倒了,連葉市長都是下去了解狀況,處理糖廠後事的。不然,從沒見過東貢市長來,明天怎樣來了?反正,糖廠的人心有些惶惶然了,這幾天,來找我的糖廠幹部很多,都快把我的門檻擠破了。」戴忠強一臉甜蜜樣子,講道。

「他們找,為了什麼?」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

「一個個都想入非非,要求轉崗。,…戴忠強道。

「轉崗,什麼意思,難道還想從糖廠調整到地方工作?」藍存鈞問道。

「沒錯了,他們就是這個意思。市裡安排我代理管著陽春糖廠。我就是當家人,這糖廠一倒,他們沒地方去。所以,都要求轉崗到陽春市工作。即使是級別降了一級他們都情願。那些車間主任,各部門主任,還有副廠長什麼的,一個個都擠在我的辦公室外間,我的秘書連泡茶都忙不過去了。」戴忠強道。

「給他們講清楚就是了,陽春糖廠雖是我們東貢市代管,但關於職位崗位調動的人事權卻是在省經貿委。要轉崗也得叫他們到省經貿委去,怎樣找上了。亂彈琴嘛1依高雲聲響很重,哼道。

「我講了,他們就是不肯走。而且,不斷賴著要我處理這成績。

依書記,您,我一個副廳級幹部能處理他們的成績嗎?

別看那些經理部門主任的,一個個都是正處級幹部。而且,帽子特別的多。

陽春糖廠不過六七千號人馬,可光是能稱得下級別的副科級及以上幹部就不下二百號人。

而其中處級幹部就有幾十個,像車間主任,各分廠擔任人,以及什麼來料部主任、銷售部主任、進貨部主任等等,這些主任也特別的多,人馬幾十個,都是副處正處級幹部。

而副廳級幹部可也不少,也有二十來個,嚇人得很。所以怎樣能夠轉崗得了。

再,我哪有哪個權利去干這破事兒。即使是下級給我這個權利,1的陽春市能吞得下這麼多的處級副廳幹部嗎?」戴忠強同志大倒酸水了。

「二十來個,按理講副廠長才是副廳級幹部。而且,國企中的划廳級也僅僅是打了擦邊球的副廳。怎樣有那麼多號人?」葉凡裝著有些訝然的問道。

其實,陽春糖廠的底子葉老大早m透了。此刻停止的,只是他大方案中的一部分罷了。

「葉市長,能夠剛來不清楚了。省經貿委把那些不聽話的,或許沒用的幹部全塞陽春糖廠來了。

光是副廠長就有七八個,而糖廠黨委副書記又有七八個,再加上什麼書記助理,廠長助理。

而有些大的車間主任也享用副廳級待遇的,像工會主席、f聯主任七大姑八大姨的主席又特別的多。

本來像一個糖廠怎樣能設政協主席一職,這可是正式的政府機構才有的職位。而我們的陽春糖廠就有這麼個職位,而且是副廳級幹部在擔任。

人家還震震有詞的講,糖廠是正廳級單位,跟我們東貢市同一個級別。連鄉鎮都有設政協主席職位,糖廠一個正廳級單位怎樣不能設,看看,可笑不可笑。

所以,零零總總的這麼一算計,好傢夥,一個糖廠,快有三十個廳級幹部了。

跟我們市委市政府相比,那是一點不遜忠強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們,整天被幾十個廳級幹部,上百號處級幹部包圍著,幾百號科級幹部們包圍著,這日子怎樣過?連上個廁所都不得安寧。

我快被他們煩死了。這個,打不得罵不得,話講得重了點,人家結合起來還要發脾氣。

我這個代管指導沒有代管好,沒有帶領陽春糖廠扭圬為盈。我這個代管人不擔任任,沒幾個時分在廠子里l面,根本就是撤手不管。有的甚至叫囂著我瀆職什麼的。

這都什麼破事,陽春糖廠只是掛在我名下,我什麼時分管過們。而且,每年陽春市還得拔出專款二千萬倒貼給他們。

就拿他們那個李溪滿書記來吧,每次見到我鼻孔都是朝天的。人家是正廳級幹部,咱還只是副廳級。儼然,他才是指導,我是他的兵。全搞反了是不是?叫我代管,管缺點還差不多?」「嗯,的確是個大費事。不過,回去后一定要跟他們耐煩的解釋一下。什麼糖廠倒了那全是謠言,市裡正在想辦法重新調整產業結構,爭取救活糖廠。」這時,依高雲道。

這傢伙當然也些擔心糖廠工人肇事了。那可是好幾千號人,加上家眷的話就是幾萬人馬了。

一肇事還了得。依高雲不斷盼著韋理國馬上倒下到墓地報道。爾後他好正大黑暗的走馬上任東貢市委書記一職了。這個節骨眼上假設出大事,那依高雲是絕不情願看到的。

望眼y穿!

「我看,這紙估量是包不住火了。,…葉凡突然插了一句。

「紙包不住火,葉市長,這話我不明白。」依高雲盯著葉凡問道。

「戴書記,是不是?」葉凡轉頭問戴忠強道。

「依書記,我也以為這紙包不住火了。這糖廠我早叫人調查過,資不抵債,一番結算上去,就是把廠房地盤設備等值點錢的東西全賣掉抵債后估量還得欠下上億的外債。

這種破廠子還怎樣能夠堅持下去。長痛不如短痛,狠下心來乾脆倒閉了算啦。

我們就是背上一個大包袱也比這每年都要割肉餵食來得強得多是不是?」戴忠強也真實是撐不住了,早就想做一甩手掌柜了。

這個,對老戴來講,曾經是火燒的事,他也來不及思索依高雲作為一個代理市委工作的副鼻記的感受了。

「頂不住也得頂,同志們,們想想,幾千號人下崗后怎樣辦?

剛才我曾經跟葉市長討論過這個成績了。

時下波動人心才是最重要的事。不然,就會出大事,出大成績的。不光是我,在坐的沒一個逃得掉。

特別是戴忠強同志,是代管指導。一出事,想想,省里指導首先一定是拿開刀了。

還有葉市長、藍市長,們可是東貢市政府的二位帶頭人。這陽春糖廠,白了還是們市政府的事。

我這個管黨的書記是看不過眼了才想為們分擔一些的。不然,哼1依高雲神色嚴肅得可怕,甚至有些冷冷的盯了戴忠強一眼,似乎有正告的架勢。看來,老依同志真有些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