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省委會議室外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省委會議室外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曾經跟依記磋商過去遼。 經得戴忠強同志贊同,曾經把陽春糖廠劃歸市政府直接代管了。而此事曾經由市常委會討論經過,文件曾經末尾列印了。」葉凡講道。

聽葉凡如此一講,劉轉金咂了下嘴,終於沒再提這事了。這個,在市政府班子會議上順利經過了。

當然,在坐的心思葉老大懂。無非是班子成員們都有些擔心這事跟省政府鬧騰會不會影響到省里指導對本人的看法。

不過,市委決議的事,大家也不好扭動,只好認了。而且,是由葉老大牽頭,省委要打板子也得先打他才對。

二天後早上,葉凡坐車直奔省城西桂市而去。

到省城后一看工夫曾經二點了,葉凡連飯都顧不及吃,臉也來不及洗一下,頭髮由於坐車都翹得老高,這貨也顧不及整理一下籠統,風塵僕僕地直接到省經貿委去找劉石主任再說。

不過,撲了一個空。省經貿委辦公室主任張奇同志告訴葉凡,說是劉主任到省委開擴展會議去了,叫葉凡明天再來。

不過,葉凡覺得工夫不等人。李溪滿的事還沒處礫以,乾脆直奔省委而去。

不過,在過道里被兩名神情嚴肅的工作人員給攔住了。葉凡亮出工作證后兩位年青同志悄然一愣之後倒是答應讓葉凡同志在過道里等著。這傢伙背著一個大背包,搬來一條凳子坐在了哪裡,像一個門神。

會開到三點半時估量是中場休息,所以,會議室的門一下子打開了。外頭走出好多同志來,一個個雖說都是著正裝西裝,但是,根本上的男同志出來都像是剛從監區出來餓渴得很,都是直往口袋裡掏煙、

mo打火機、嚓一聲點燃,爾後走到過道側面一個很嚴懲的走廊上吞雲吐霧聊天打屁了起來。

由於沒見過省經貿委的劉主任幸而葉老大先前有從市委檔案室里借來了省里各位有名望的指導的相冊。

不過,就一個早晨,再加上相片上的人跟理想中看到的真人是有區別的。人家那衣服髮型再一變,區別就更大了。

所以葉老大站了起來,放開目光在這群吞雲吐霧之輩中搜找了起來。不過,葉凡鷹眼餘光發現,跟著本人一同來的,分管工業的副市長陳新禮同志,還有市政府辦副主任江凱兩位同志夾著個皮包,在這些省委大佬面前像一個要見公婆的醜媳fu,根本就不敢低頭。

兩人都低著頭看著本人的腳尖當然,也不敢坐了。這要是給指導看見那還了得,老子還站著你倆倒是坐在過道里。

所以而且,葉凡發現,兩人的身子都悄然有些在收縮著。估量,應該是緊張所致了。

像這種場面,兩人估量還是頭一回,不緊張那才怪了。葉老大倒是心態平和得很。

由於,更大的場面這貨也見過。這省委招開擴展會議,無非就是從省長助理到副省長再到省長最後到省委記罷了。哪能嚇住葉老大這個連「中常委,都見過幾個的「牛逼,同志。

「嗯你怎樣在這裡?」正在葉老大賣力的張開鷹眼在那近二十位同志中掃描時,背後倒是傳來一道略顯訝然有些熟習的聲響道。

「省長您好。」葉凡一個美麗轉身,略顯恭敬的對祝岩峰省長說道。心裡說倒是盼來了及時的救星。

「你還沒答覆我的成績,這才下去幾天你不在東貢呆著,跑省里來幹什麼?」祝岩峰可是不喜歡下邊的同志們沒事時瞎亂跑。

他看了葉凡一眼那臉一下了就圬了上去,嚴肅得很。聽祝岩峰那聲響一訊問,走廊上那些吞雲吐霧的傢伙們全都掃向了葉凡同志了。

而陳新禮跟江凱那tui早就在打顫了,惶惶的站在葉凡的側面不敢作聲。

「我想找省經貿委的劉石主任處理陽春糖廠的事。」葉凡繁複明了,一下子連事都拋了出來。

「陽春糖廠?」祝省長微一沉吟,彷彿在想這事。不過作為省長,即使是陽春糖廠是個正廳級的國有企業。但由於這破廠子沒有絲毫名望,祝省長哪能記得上去。

「陽春糖廠怎樣啦?」這時一位戴眼鏡,臉略瘦的同志掐滅子手中的煙頭走向了葉凡問道。

「我們東貢市政府班子個人經過討論,覺得不能再「代管,下去了。所以,想請省經貿委發出駐在東貢市江遠區和陽春市接壤處的陽春糖廠的代管權。」葉凡看了那人一眼,知道此人就是劉石主任了。這貨裝著不看法劉主任樣子,說道。

亂彈琴,前次不是講過了嗎?陽春糖廠交給你們東貢市委市政府代理管轄。難道你們東貢一個地級市連代管一個廠子的才能都沒有嗎?

而且,這個決議是當時省政府點頭的。你這個小同志啊,不要動不動就扯出東貢市政府來。

這事,你們要慎重再慎重。下級指導決議了的事,能由著你們想變就變,那指導們還干不干事?

這是個什麼成績,小同志,你想過沒有,很嚴重的成績1劉石顯然知道了葉凡三人來的意圖,那是馬上出嘴,略帶點訓叱口wen,一臉嚴峻,想一耙子就把葉老大三人給嚇回去。

「那是五年前決議的事,如今,我們真實是代管不下去了。市政府每年要貼出來五六千萬,就我們東貢市那點財政支出,有近一成的量塞進了這個本屬於省經貿委直接收理的陽春糖廠。我們東貢市,真實是不堪重負了。而目前直接代管陽春糖廠的陽春市市委記戴忠強同志都快聲淚俱下了。每年要貼這麼多錢,小小的東貢,真實是貼不起啊1葉老大是滿臉的悲愴彷彿快掉淚樣子,這貨,自然是在打悲情牌了。

「你看看你們都幹了些什麼事,鼻初陽春糖廠發展鼎盛時一年創造的利潤高達二三個億。

光是財政一塊你們每年都能從陽春糖廠拿到幾千萬。那個時分怎樣不講不要代管了,如今倒好,好好一個廠子被你們搞得這樣子了,倒是想起來「退代,了。

假設東貢市政府都是這樣揀輕怕重,負不起該負的責任的話,我看,你們能否有才能管理好東貢,我劉石覺得疑心。」劉石主任那個yin啊,倒打了葉老大一耙。

而一旁看瞧繁華的那些副省長副記們也都半眯著眼,覺得風趣了。也有人暗暗佩服這位年青人,居然在這裡還能啞口無言的講話。

普通的下級遇上這種狀況,早就語不成句了。

「嗯,這件事當時我也在常當初決議陽春糖廠由東貢地區代管時省里還給了三千萬的補貼款子算是補助東貢地區的管理費用。

而當時東貢地區也沒發表什麼意見。唉,想不到才五年工夫,好好一個廠子居然「發展,到了虧得這麼兇猛地步。

東貢的同志,到底都幹了什麼來?」這時,劉石左側一個胖胖的老頭言詞犀利地批判起東貢市來。葉凡知道,這傢伙就是分管工業的老牌副省長依傑明同志了。

老傢伙擅長譏諷之道,把敗落都講成了「發展」自然是在譏諷葉老大等東貢的同志了。

從東貢市委記韋理國那裡知曉,依傑明跟陽春糖廠的李溪滿關係很鐵。

這傢伙,絕口不提李溪滿的差錯,自然是幫著李溪滿講話了。完全把責任栽給了本不該擔任任的東貢市政府。

「哦,還有這種事?這麼大的廠子。鼎勝時利潤高達幾個億,如今居然成虧,每年還得貼幾千萬?這是個什麼成績,很嚴肅了。

」這時,祝省長斜了葉凡一眼,覺得這傢伙在如此狀況下還如此的鎮定,一定有打算的。所以,老祝同志也相當的獵奇,於是哼了一聲。

「劉主任,你講的陽春糖廠鼎勝時期是在我們東貢市接手「代管,前發生的事。後來廠子不行了,每年要貼出來幾千萬。所以,就由東貢市「代管,了。祝省長,我可是假話實說了。」葉老大這句話可是太yin了,把省經貿委的最後一塊遮羞布都給拋開了,暴lu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你胡說,有這種事嗎?本人幹得不行了倒把屎盆子往省經貿委扣。」劉石助理生氣了,口吻很重的講了一句后看了祝省長一眼,說道「省長,我看這事要嚴肅處理。都任由他們胡鬧下去,計么家底子都得全敗光了。」

「嗯,這事是得處理了。」一旁的依副省長也支持道。見兩個老傢伙一同聯手攻擊向了葉老大,旁邊的省里幹部們都用一種憐惜的目光看著葉老大。

一個地方指導,在兩位省級指導編排下,哪能頂得祝估量,最悲觀的結局是落個黨內記大過處分。不過,看兩人架勢,估量,這傢伙帽子是保不住了。

而陳新禮和江凱都在心裡暗暗叫苦,懊悔得想撞牆。怪本人怎樣會跟葉凡來這裡得罪省里指導。

這跟找死又有什麼區別,兩人真實沒想到葉市長同志會如此的膽大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