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祝省長發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祝省長發火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居然跟兩位省級指導對著幹了。 這個,人家下不來台了。哪會還好果子給你吃的。連帶著兩位跟著一同來的同志也將遭受池魚之殃了。

而陳新禮麻著膽子對葉凡講道:「葉市長,我們回去算啦。陽春糖廠的事我們本人處理著算啦。」

而江凱主任也一臉期盼,一臉不幸的看著葉老大。

不堪大用,葉老大心裡冷笑了一聲。發現依副省長跟劉石主任嘴角什麼時分居然勾起了一個淺淺的淺笑。

「處理可以,但是,首先要把事調查清楚再處理。不然,我葉凡不服氣1葉凡不理陳新禮,義正詞嚴,雙眼閃著正義的光芒,向著祝省長說道。

「還敢嘴硬,祝省長,我看有些同志腦子是不是有成績了。這腦子有成績就代表著思想出了成績。思想的成績就非常大了,不捋順思想,我看,想干好工作就難了。」劉石一臉嚴肅的沖祝省長講道。

「這事吧,閉會工夫到了。等會開完后我們把相關的責任人都找來,像老依,老劉都得留下。

我們幾個好好聊聊。不過,該怎樣處理一定要嚴肅處理。亂彈琴嘛,陽春糖廠可是大廠,不能就這樣敷衍了事了。

當然,找到處理成績的路子才是最重要的。」祝省長一席話算是定了調子,不過,葉凡發現,依副省長跟劉石主任那臉一下子都有些僵硬了起來。

爾後,一切在過道旁吞雲吐霧的指導們經過葉凡身旁時都會瞅這年青的傢伙一眼。

在後頭的一個小時會議工夫里,葉凡是一臉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奇異的就是守門的兩位工作人員突然對葉老大居然客氣了起來。而且,一位同志還招呼工作人員特別給葉老大泡了杯好茶來。

「謝謝1葉凡講道。

「哥們,你牛氣1一個守門員伸出大拇指小聲講道。

「牛啥,我快倒霉了。」葉凡淡淡笑道。

「呵呵,這個,不一定。」那位同志搖了搖頭又去看門了。

至於陳新禮跟江凱兩位同志早就一臉臘黃se,彷彿臉皮突然被做成四川臘肉乾風乾了似的,一臉死灰的坐在椅子上作不得聲來。

而陳新禮同志時不時會從眼神中隱晦的彈射出要一口把葉老大吞噬了的目光來。不過,葉老大那頂撞指導的威力也不是小陳同志敢冒犯的。老傢伙只好氣呼呼的坐著生悶氣了。

煎熬的一個小時過去了,四點半,會議室大門終於再次打開了。

首先出來的是省委記付國雲同志爾後是祝岩峰省長等人。付國雲並沒看過道里的那些秘書,包括葉凡等同志一眼大步走了。

這時,祝省長秘書宋林走到葉凡身旁,小聲講道:「祝省長叫你一同去吃頓便飯後再處理陽春糖廠的事。」

「謝謝1葉凡點了點頭,叫上陳新禮跟江凱三人跟著宋林往省委招待所面去。宋林倒也想得周到,在一個較大的包間的角落裡給葉老大三人塞進了一張桌子里。

這一桌坐了十位同志,葉老大一打聽,成然全是這些指導的秘書。

倒是個接交的好時機。

不過由於先前葉老大對頂依省長以及劉助理的事估量是給這些秘書知道了。所以,葉老大想套近乎,這些秘書居然都是淡淡的只是點了點頭並不講話。

老子成瘟神了葉老大心裡哼了一聲。不過,發現陳新禮跟江凱兩人倒是顯得相當的ji動。

由於,能進這裡吃飯,那是什麼級別的幹部。至少,再怎樣樣也輪不到本人倆人的。

所以,兩位同志都是一臉正派的板著臉坐哪裡吃著東西。倒是葉老大看得開,心說這些狗日的狗眼看人低的秘書們。等下假設祝省長不處理本人看稱們跌碎了眼鏡再講了。

就在這時分,付國雲記來巡著每一桌敬酒。這個也是指導們的習氣,凡是遇上這種時機,指導們都會拿著一杯酒,然後到每一座去喝上一口。往往都是人家一杯指導只是意思一下。一杯酒就能打完幾桌了。顯得指導關心下屬,與下屬同樂嘛!

「你們這些小同志很辛勞埃」付記塊頭適中不過,穿著西裝倒彼有一股子封疆大吏的氣勢。此刻顯得很隨和樣子,一臉的淺笑著講著話。

由於,葉凡這一桌就陳新禮歲數大一些,其它的秘書跟葉凡都不過二十七八歲樣子。

所以,付記稱呼小同志顯得更是親切。大家自然全都站了起來,舉著一杯紅酒一臉恭敬的悄然彎著身子,擠著笑臉看著付記了。

「不辛勞不辛勞付記才辛勞了。」在坐的十位同婁簡直是異口同志講這話的。

「呵呵呵」付國雲笑了幾聲,他巡了大家一眼說道「哪位是從海東來的葉凡同志?」

我是」葉凡悄然一愣之後趕緊講道。

「你從大老遠的海東來我們東貢市,冤枉你了。不過,你要做好打硬仗,攻堅的預備。」付國去淡淡的講道。

「我早做好預備子。」葉凡的話很是自信。

「好好好1付國雲連說三個「好,字,轉身又隔桌敬酒去了。

弄得桌上人全都一頭霧水的。

不過,再坐上去時,葉凡發現,陳新禮同志看本人的眼神有些變化了。而江凱更是雙眼有些放彩。

至於那些副省長副記的秘書同志們,全都掏出名片來,一臉熱情的引見著本人。

這下子,就由於付國雲同志講了三個「好,字,居然把葉老大推到了本桌「紅人,的地步,倒是令得葉老大彼有股子啼笑皆非的感覺。

人家說三十年河東三十東河西的,這才多長工夫。用瞬息萬變來描畫官場中人物心態的變化也不為過的。

指導的一句話往往就能把你棒紅,但是,也是指導的一句話,也能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吃過晚飯後三人進了省垂一個小會客室里安靜的等著,不久,祝省長、依副省長、劉助理,還有幾位同志葉凡不看法,都跟在祝省長身後進了會客室里。

「好了,我們是用工作之外的工夫來處理陽春糖廠的糾紛成績。

所以,吧嗦的話就不講了,直接奔正題去吧。開了半天會,大家也累著了。」祝省長屁股剛坐下直接就發話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由地方來的同志先講話吧,他們來一次不容易。」

「這位是我們東貢市分管工業的副市長陳新禮同志,先由他把陽春糖廠的事詳細的給各位指導講一講。我這邊還列印了幾份材料,請各位指導先看一看。」葉凡說著,表示江凱發材料。

江凱同志tui兒打著顫慄,羅羅嗦嗦著總算是把材料分發到了每位指導手中。

一工夫,會客廳里很安靜,響起了翻材料的聲響。

半個小時后材料看完了,各位指導表情不一。大多數是面無表情。

而祝省長倒是皺起了眉頭。

他看了劉石一眼,問道:「材料上的狀況能否失實?」「這個,我也不是非常的清楚。近幾年都是由東貢市在代管著陽春糖廠。不過,我也聽過他們的一些彙報。彷彿,大致狀況就是如此了。」劉石同志被祝省長那犀利的目光一掃,不敢說謊言,只好老實的點頭講道。

「亂彈琴1祝省長生氣了,把材料重重地往旁邊茶几上狠狠地一甩,講道「看看,都幹了些什麼事?

一個五六千號人的大型國企。一個利潤最好時年利潤達到二個億的好廠子,怎樣會淪落到要關停倒閉的地方。

資不抵債,還負著上億的外債,這樣一個爛攤子,東貢市怎樣能夠負擔得起?

當初建廠時是國度出的錢,如今倒好,成拖油瓶了。同志們啊,你們想過沒有,幾千人真沒飯吃了他們怎樣辦?

就是他們不肇事,我祝岩峰也看不過去。這事,不處理不行,明天就在這裡,這事處理不掉,誰也甭想給老子睡覺?」祝省長可是生氣了,差點就是在吼了。那聲響,絕不會南福省的比齊大炮的聲響低多少的。就是葉凡都感覺耳膜被震得嗡嗡的響。

「這個,祝省長,你也知道。以前制度不一樣。當時的體制下這廠子的確是由省經貿委牽頭建起來的。

而當時的東貢地區也出了二成的資金。算是省里跟地方共建的,其實,當初省經貿委也不能夠有錢建的。

而這建廠子的錢絕大部分是央給的。當時見有這麼一個時機,所以,為了照應央召喚,發展地方經濟,帶動多數民族邊遠區,命老區的群眾走上致富道路。

所以,省里才下決計搞了陽春糖廠。針對東貢地區實踐,當時這廠子建起來時的確也火紅過一段工夫。

只是,在座的大家都清楚。以前是方案經濟時代,消費的糖都是有人要的,那個時分,糖還不供不應求。還得開後門才能搞到點方案…

外的糖。

如今不一樣了,方案…經濟走向了市場經濟,這個,國企的一些弊端就顯示出來了。

他們的等靠要思想害了他們。才使得廠子成了如今的狀況。不過,近五年來可是東貢市在代管著。

詳細什麼緣由形成如此狀況也是東貢市代管指導形成的。」劉石講了現狀之後,還是沒忘把責任往東貢市身上推去。

「如今講這個有什麼用?拿出處理成績的辦法來?葉凡同志,你是什麼態度?」祝省長直接像審案子普通的問了起來。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