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欲擒故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欲擒故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代表東貢市政府劇烈要求省經貿委發出對陽春糖廠的全部管轄權,經后,東貢市不再出一分錢補貼該廠了。

而且,東貢市也出得夠多了。五年,前前後後總計補貼出來2.6

個億。相當於我們東貢市一年財政總支出的四分之一。太大的一個數字了,東貢人民曾經不堪重負,再這樣代管下去,我怕東貢市會被拖圬掉。」葉凡鎮定的講道。

「不能夠,當初也是省里跟們共建的。而且,們代管了五年搞成這個樣子,怎樣能怪我們省經貿委了。就拿現狀來講,就是要退回來,們東貢一個大市財力無法承受,難道我們省經貿委一個部門能承受嗎?起支出,我們省經貿委如今體制變革之下旗下還有多少能贏利的企業。有些利潤好的大企業都分離出去了。就剩下些爛攤子**的不了,我們每年還得擦屁股。」劉石堅決的表了態不接納。為了脫手,把堂堂的省經貿委都貶低成了部門。

「就拿代管一項來講,形成糖廠如此狀況的緣由是多方面的。但是,東貢市既然是代管著,我想,在用人方面東貢市是不是出現了嚴重漏子。

一個廠子,指導班子最重要了。東貢市作為代管指導,是不是該得負指導責任?

同志們哪,那可是利潤幾個億的廠子如今成了年盈餘達幾千萬的爛攤子。

不清查指導責任都任其發展,哪我們省還要不要發展,我們的國度還能繁榮昌盛下去嗎?」這時,依副省長一臉嚴肅的講道。依副省長兇猛,想用「管理不當。來扣東貢市的帽子。

不過,依副省長這話一出口。葉凡心裡直樂了,就怕不出口。

估量依副省長雖分管著工業,但也不怎樣清楚陽春糖廠的詳細狀況。

葉凡發現劉石同志悄然一愣之後馬上張嘴想把這話挪走時,葉老大當機立斷,馬上搶在劉石前頭啟齒講道:「對,我完全贊同依省長所講的。

一個如此興隆的大型國企,一個年利潤達幾個億的企業會走到明天這種要倒閉的地步,究其緣由當然是多方面的。

但是,廠指導才是帶領廠子發展最直接的關鍵人物。一個好的帶頭人能救活一個廠子。

廠指導的觀念,想法,做法,閱歷等等都決議著一個廠子的興衰成敗。經過調查,發現陽春糖廠的黨委書記李溪滿同志負有不可推脫的責任。

他在陽春糖廠呆了近10年,可以是見證了陽春糖廠的興盛衰落的。再白一點,陽春糖廠就是在他手頭上由盛走向快要倒閉的地步的。」葉凡那話一出,依傑明同志那臉差點氣綠了。

道:「葉凡同志,我希望不要歪曲指導的意思。我講的是們東貢市代管指導的指導責任而不是糖廠本身的一些成績。我剛才也講過了,糖廠走到明天這一步,究其緣由是多方面的。這個,我們明天暫不討論,講這些也沒用了,如何處理陽春糖廠才是至關重要的事。」

顯然,依傑明同志見葉凡一提到李溪滿馬上就使出了「挪遷術。想挪走話題了。

「剛才祝省長也講了,扯這些沒用的是沒有用的,我們還是談談糖廠的管理權吧?」劉石也趕緊幫襯著依副省長玩起了乾坤大挪移手腕。

「祝省長,這個成績不處理,還怎樣處理糖廠的最終成績。」葉老大堅持著講道。

「噢,跟糖廠妙手回春有關係不成?」祝省長看了葉凡一眼,皺了下眉頭問道。

「相對有關係。」葉凡慎重的點了點婁「那來聽聽。」祝省長講道。

「祝省長有所不知,雖陽春糖廠是東貢市代管的。但是,這個代管只是在名義上代管著陽春糖廠。

實踐上廠里的一切事務,以及幹部的人事調整安排等都跟東貢市沒關係。這叫什麼代管,完全就是省經貿委把一個爛攤子硬塞給我們嘛!

作為下屬,我們有啥辦法,這枚苦果,只好本人吞了。所以,這五年來,每年都得花去五六千萬補貼給糖廠。

而且,一些費事事人家就找到東貢市政府來了。像工人肇事,工資發不全人家有意見,上訪等等。

糖廠指導班子管理不善,最後這屁股還得東貢市來擦?陽春市的戴忠強書記曾經幾次派人把去燕京把上訪的人給「勸,了回來。

這日子,過得不成樣子了。那天講起這事,戴書記都哭了。他是再也扛不住了其實,戴忠強同志當時叫公安局去首都把人抓回來的,這裡講得難聽是「勸

「糖廠既然是由東貢市代管,怎樣人事權沒有下拋」祝省長看了劉石一眼,問道。

「這個,當時只是講代管,所以,人事權還在省經貿委。而且,像糖廠的高層幹部都是副廳級及以上的幹部,東貢市委組織部對幹部的許可權最多考核到正處級。就是給他們也沒這個權利的。這個,是黨的組織制度決議的。」劉石倒是一臉鎮定的道。

「廳級幹部我們沒有權利調整,可是建議權總該有吧?連這最根本的權利都不有了還代管什麼?

而廳級以下,比如廠子里的車間主任,各部門主任是處級及以下的職位,這個,東貢市總有權代為調整人事權是不是?

就由於東貢市沒有一點人事權,人家糖廠的幹部職工根本就沒拿東貢市當回事?

去管理,人家憑什麼讓管理。講的話,白點,就是在放屁了。有費事事時人家就記住是代管指導了。沒有人事權的代管指導猶如一隻拔了牙的老虎,中看不用葉凡連粗話都爆出來了。

「不管怎樣樣,李溪滿同志作為糖廠黨委書記,糖廠在他的手下由盛走向安康甚至快倒閉了,他負有不可推脫的指導責任。李溪滿同志如今還在糖廠嗎?」祝省長問道。

「他被我復職了,不過,就由於我們集貢市沒有人事調整權。所以,前幾天李溪滿不作為真實過火了。

所以,我代表東貢市政府直接停了他的職。不過,他叫囂是本人曾經調到省人事廳任實權副廳長了。

是省人事廳廳長常務副廳長之下的三號人物。而省委組織部的調令曾經上去了。

而且還講本人享用正廳級待遇什麼的。唉我這市長講話,也是一點不管用了。這代管,真他媽的憋屈得很。」葉凡成心爆粗話了。

「葉凡同志,留意的講話方式依副省長哼道。

「好了。」祝岩峰省長擺了擺手,想了想道「這樣的幹部還能調到省人事廳任三號首長,到底怎樣回事?是誰引薦他的?」聽祝省長一講,依傑明那臉刷地就紅了。當然,這廝此刻是絕不會作聲的。

「這事,一定要處理。壞了糖廠難道還想到人事廳去敗家」祝省長生氣了,聞風而動,馬受騙作大家面就拿起電話直接就拔了過去,道「老雷,陽春糖廠的李溪滿調到省人事廳的事敲定上去沒有?」

「李溪滿,是他,調令曾經下去了。」省委組織部的雷常石部長倒對李溪滿有印象。由於,此人是依副省長不斷力薦的。雷常石抹不開面子,只好給應了。

「。產,我給個建議,此人不能調整到省人事廳了。壞了陽春糖廠鳥槍換炮想到省人事廳再敗家,事上有這麼好的事嗎?至少,我祝岩峰知道了,此事,就是不行。」祝省長嗓門又大了起來,像打雷普通。

「那祝省長的意思是?」雷常石自然要思索祝省長的建議了,這依傑明同志的建議,只好先擱一邊了。孰輕孰重雷常石最清楚了。

「先復職反省承受組織調查,有結果后再定。」祝省長直接啟齒了。

「那行,明天一早就發個告訴下去。」雷常石自然不會跟霸氣十足的「祝酒仙,相抗了。

至於一旁的依傑明,那是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不過,這個時分,他也不好啟齒為李溪滿講情了。

至少,祝省長話還沒講滿。沒有立刻撤了李溪滿的職,這個,在體制內,還是有很大的轉環餘地的。

什麼叫調查,調查組也是人在調查。人家有事就有事,沒事屁事沒有。

這就叫調查嘛!操控權全在調查組指導手中。敲定了指導就敲定子調查組。

「東貢市不想代管陽春糖廠,而省經貿委又不想發出,們,怎樣辦?難道就這樣,們倆家都不管了?就讓一個大型國企業就這樣爛下去。們還是不是黨員,還有沒一顆為人民服務的思想。

們能眼看得過去嗎?」祝省長坐下后大生氣了,批判了幾句。

雙眼在葉凡跟劉石身上掃著。

「這個,祝省長,假設東貢市情願片面接納陽春糖廠的話,我們情願給他們弄些錢算是一次性處理的補助怎樣樣?」劉石想了想講到,這個,發出來那是不能夠的了。這個包袱,省經貿委也背不起的。

「劉主任,們發出去,我們給們六千萬一次性補助怎樣樣?經后,這陽春糖廠就跟我們東貢市沒關係了。就是砸鍋賣鐵我葉凡也得弄到這六千萬來給們。」葉凡一邊煞有架勢的講著,那嘴角抽搐著,表情非常的肉痛樣子,這貨,玩的自然是y擒故縱的手法了。

「省經貿委給們三千萬,們拿走糖廠。」劉石咬著牙擠出了這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