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魯進老了許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魯進老了許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劉,人家可是六千萬?」祝省長像個地府判官,哼了一聲。

「給們六千萬,們完全收走。從經后省經貿委跟陽春糖廠一丁點關係也沒有?就是人事權,只需省委組織部贊同,們東貢市可以由們調整。」這時,劉石硬著頭皮頂了下去。

他掛著一個省長助理,弄六千萬的話鼻難度很高,但是,最近省經貿委還是有一筆支出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劉石同志那嘴角還是連連抽了幾下。而那話講出時,葉凡敏銳的感覺到,似乎,劉石同志的話音里居然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到的哭腔。

老傢伙也會哭,葉老大在心裡好笑著。

「不行不行#」葉凡直搖手。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明天我祝岩峰在這裡作個證人。陽春糖廠從今後由東貢市直接收轄。

省經貿委從此後跟陽春糖廠完全脫勾。而省經貿委補貼給東貢市政府六千萬作為一次性處理糖廠的補貼性款子。

至於陽春糖廠的人事調整權,我看也得給下邊同志一定的人事權才行,不然,還怎樣管理糖廠。

這事,我跟雷部長磋商一下。看看這陽春糖廠的人事權正處級幹部由東貢市任命。

而廳級幹部由東貢市建議代理調整行不行,爾後報經省委組織認可就行了。」祝省長一口就敲定了上去,很有氣魄。

「省長,陽春糖廠如累重新停止資產重組的話估量要停止股份制改革。據我們的調查結果就是資不抵債,拿去評價的話還欠著外邊一個多億。這樣的爛攤子誰也不想要,就是省經貿委補貼了六千萬,可還有一個億的盈餘。我們東貢市的經濟狀況省長也知道,這一個億真是負擔不起。」葉凡又在叫苦了,自然是瞧中了祝酒仙腰包里的錢了。

「呵呵,葉同志,真以為我祝岩峰在開銀庫是不是?前段工夫不剛給了六千萬,就那筆錢完全可以投入出來嘛?這麼一算計,也不會差太多了。作為東貢市政府,陽春糖廠在們的地盤內,也得負起一定的責任是不是?而且,糖廠由盛轉衰們也該負起一定的責任。

並不全在省經貿委頭上是不是?」祝省長又恢復成了「祝老摳,了。而且,單方都各打了五十大板,算是為劉石主任扳回了一點面子。

「祝省長,那六千萬可是要生金蛋的母雞的。要是砸進糖廠這個爛攤子中可就不會下蛋了。

到時,這個,我擔心…

」葉凡一下子拋出了條件。

當然,在坐的其他同志都是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母雞下金蛋,這個,只要祝省長跟葉凡才明曉其中意思了。

「子,夠狡詐的。」祝省長給氣得居然笑了,指著葉凡半天居然不出話來」旁邊人看得呆若木雞了。啥時見祝酒仙如此被人逼得如此過。

而祝省長口吻里突然顯顯露的親切,又令得各位同志心裡暗暗在猜測著兩人是計么關係。至於陳新禮跟江凱,早就傻眼掉了。想不到葉市長這麼有來頭,彷彿跟祝省長真有關係似的。

「我是假話實,沒辦法!您是大省長,總得給點

「算啦,不過,再給補貼二千萬,合著那六千萬就是八千萬了。只要一個要求,我要在二年內看到陽春糖廠重新站起來。而且,要恢復昔日輝煌,葉凡同志,做得到嗎?」祝省長一臉嚴肅,盯著葉凡講道。

「您要給我糖廠完全的人事調整權,包括糖廠黨委書記以及下邊一干人等。我葉凡不能救活糖廠,這帽子,我不要了。」葉凡的話鏗鏘有力,還指了指本人頭上。

九段高手氣勢發出,還真能唬住人。在坐的突然有種奇異感覺,

彷彿葉凡同志突然高大了起來。這個,當然指的是籠統,屬於肉體層面的東西。

「成交1祝省長一拳砸在茶几上」發出嚓嚓的聲響后道。

爾後閉會。

走時祝省長再次轉身朝葉凡講道:「救活糖廠,我祝岩峰支持1爾後,祝省長才大步走了。

「哼1依傑明副省長冷哼一聲,轉頭走了。

「唉……」劉助理嘆了口吻,又看了葉凡一眼,道「扯糖廠就糖廠嘛,幹嘛扯到李溪滿頭上去。人家走了就走,硬要扯住不放是為什麼?伙子,得饒人處且饒人。有些事,要想想經後事。」「劉助理,還希望能把糖廠那十幾個老副職位接納一些回省經貿委。一個糖廠容不下這麼多尊大神?」葉凡央求道。這個,的確是個頭角的成績。

接近30個廳級幹部,一個糖廠,儼然就是一個地級市了。這些人都是省經貿委硬塞上去的,該怎樣樣處理,難辦!

「呵呵,六千萬我明天就打到們賬頭上。這個,剛才祝省長有講過,糖廠的事跟咱經貿委沒丁點關係了。

葉凡同志,沒準兒明天祝省長跟付書記,雷書記磋商當時,真把糖廠的人事權下放給了葉凡同志調整。

呵呵,葉凡同志,的權利大,正廳級可以調整正廳級幹部的職位了。善加應用吧,好自為之。」劉石同志乾笑了一聲,胸脯突然tng得很直,走了。

由於,剛才肉痛本人的錢,如今,倒也抓住了一個令葉凡同志非常順手的成績了。那些「老人」劉石同志哪還會接回來讓本人舒服著。

這不是傻子嗎?

老狐狸,看我笑話!望著劉助理的背影遠奔,葉凡彼為有些感嘆,不過,覺得這老傢伙彷彿心腸還不錯,還會提示本人一聲。

這樣的同志,有些複雜。至少,他是對事而不是對人。不像有些人,是人與事參雜在一同。把工作上的事融入了個人恩怨當中。

而明天,跟依傑明的粱子是結定了。不過,想到韋理國那白花蒼蒼,想到祝省長的希望,葉凡突然胸中充滿了力氣。就是得罪任何人,也得把工作給干好了。

同一工夫,特勤A組總部會議室里,此刻正坐著A組的中心班子成員。

總部頭兒魯進彷彿一下子老了不少,人也瘦了,面色很是憔悴。

那上將服達拉著袖子,彷彿在替主人擔心什麼。

魯進看了一眼以前保全坐的地位,保全中將曾經正式退休回家抱孫子去了。

前段工夫還配合李嘯峰老頭協助過特勤的工作。不過,最近保全老缺點又患了,無法再持續工作了。

也正好,下級擬定的接班人計永遠中將正好明天到位了。計永遠不到田歲,一臉的方正,穿著套中將服,很有肉體頭。

這個,能進A組任總部副組長兼人事組組長,計永遠同志還是相當的j飫鋃運來講,一切都是新穎而奧秘的。

計永遠同志是國度安全部常務副部長位上調整到A組來擔任副組長一職的。對於A組副組長這個地位,計永遠更看重一些。

由於,計永遠知道,A組是國度一切奧秘組織中,包括軍委的軍情局、國度保密局等最大的頭頭。

就拿國度安全部來講,雖名頭上跟A組同級別的,但是,在非常狀況下,國安部只能當A組的弟,打打下手還是行的。

而每次特別舉動需求國安部門配合時,當舉動擔任人的永遠是A組的正式隊員。一個無官無職的A組正式隊員,在非常時期,甚至可以指導國安部門一個正廳級的局長。

有的時分國安部門外部某些同志也有意見,老子堂堂的正廳級幹部,拿到軍隊去「對等,的話至少也得是個「大校,了。

而A組外頭正式隊員中最沒級別的最多就是中校罷了。中校指揮大校,這個,自然弄得某些同志有意見了。

不過,意見歸意見,也沒有哪位同志敢在檯面上提出來。置信哪位同志只需敢提出來,估量,馬上被踢出國安到地方啥武裝部去幹些雜事吧。A組的威望是神聖而不可侵犯。

就像是魯進要收拾葉凡同志一樣,幾句話就把葉凡的軍職,什麼總參謀部某部副部長、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包括少將軍銜等等都捋得光光的成了一沒毛的雞。

幸而魯進還不知道葉凡還兼著一個副督察長,不然,這個,相對難套他的手掌心。這明A組總頭兒在國度指導人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

陳名恆峰,京城陳家的大公子,前任總理辦公室副主任。擔任警衛、機要等方面工作。

其實,他還有另一重身份,他也是特勤總部A組的正式成員。葉凡在粵東時他曾經協助葉凡破獲過魚桐大案。總理換人了,陳恆峰同志也不在總理辦公室當差了。

如今,他曾經換了地兒。不過,此刻,他有些不安的坐在會議桌最尾巴的地方翻著手中的一些材料。雖他是A組正式隊員,但在A組外頭,他簡直是處於最底層的。

沒官沒職,只能算是正式隊員,大校軍銜。連個分組的副組長都撈不上,當然,陳恆峰還年輕也是一個緣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