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你還不放過葉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你還不放過葉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蔣大海同志一下子被住了,巡了一圈下來,發現在坐的全都yin沉著臉,好像對自己有些不善樣子。

這貨身體輕輕一抖,乾脆閉口不再發話了。他是怕惹起眾怒等下這些傢伙憤怒之下全捋脖子上前把自己痛打一頓那可就慘了。

要知道,蔣大海是軍方派駐特殊的聯絡處主任,其本人並沒有功力在赦里在坐的a組領導隨便出來一個自己鐵定被撂翻在地了。

到時被眾人打了估計就是軍方領導也不會為自己出頭的,畢竟,a

組的眾怒那可是相當有威力的。就是國家『主席』也得體諒一點的。1867

而且,a組的這些高手都是有脾氣之輩。從這a組的會議桌已經被拍散架過n回了就能窺見一斑了。

「好了,言歸正傳,戴成他們境況如何?」魯進擺了擺手發話了,才算是平息了大家的憤怒。

「情況很不好,九名a組隊員中已經有三名受了輕傷,二么挂彩了。到現在還在堅持著。如果再受傷,估計就得退出撤哈拉這次的「破天行動恆峰搖了搖頭講道。

「同志們,這是向我們發出了警報。撤哈拉的形勢太詭異了。如果是在平時在咱們國內受些輕傷倒是好解決,可那個地方是撤哈拉。

條件太惡劣了,被稱為死亡之地。受了傷的同志一旦再戰,在『葯』品糧食彈『葯』補給方面都不能得到充足的情況下哪能抗得住正常的那些如狼似虎的外國特戰隊員們。我建設,趕緊把受輕傷的同志撤回來,免得再次受傷咱們遭受更大的損失。」李嘯峰心疼開了,說道。

「唉,李老,把人送回來,我也想。只是叫誰去接他們的班?」這時,魯進嘆了口氣,臉蹦得緊緊的講道。

「魯進同志,他們都是咱們a組的寶貴財富咱們傷不起死不起。

就撤哈啦那種惡劣環境,即便是受輕傷,也不能再呆下去了。而且,咱們大家都心知肚明。從a組隊員口中講出的受輕傷對普通人來講就是傷相當重了。輕傷不下火線,這是我們a組的傳統。不過,此一時彼一時,魯進同志,咱們不能再猶豫了。我怕他們抗不住了?」李嘯峰語重心長講道。

「實在不行我帶幾個人去換他們回來。」這時,崔金同同志講道。

「老崔,你能去嗎你去了這總部還怎麼安排下去?」魯進看了崔金同一眼,皺了下眉頭,也是相當的難辦樣子。

要知道,總部就這幾個人在全面的盯著全世界發生的事。一個蘿蔔一個坑,少了一個負責人就是一大塊工作無法開展了。

像崔金同就要負責一個洲的事務,哪能輕言出動。而且,像這種上前線的東西,a組核心領導是傷不起的。

因為這些高手不但身手高,而且,眼光獨到,對a組的事熟絡得很。死了一個的話就是a組的重大損失一死不起!

「咱們在坐的肯定不能離開,又去什麼地方抽人手?」魯進是眉頭緊鎖住了都快皺成一條縫了。

「聽說葉凡有幾個兄弟都有著五段左右身手。」這時,蔣大海這傢伙又想搞事,漏出一句話來。

「你又提他幹嘛?人家都傷得退出a組了,難道還不想放過他的幾個兄弟?要是他的兄弟出了事,你叫人家葉凡心裡怎麼想?對於一個高手,沒了功底子已經是莫大的悲哀了咱們,不能再往他的傷口上灑鹽了。真是的,你這什麼臭嘴?」李嘯峰沒好氣的瞪了蔣大海一眼哼道。

「我也是為了國家,難道臆就不是國家的人。作為華夏公民每個人都有為國效力的義務。

李嘯峰同志,我哪點又講錯了。鑒於目前a組的狀況,光是撤哈拉就去了近二成的正式隊員。

而中警內衛局的人手又不能抽走。各大洲,各個大國總得留一個把人駐點盯著。1867

像咱們的情報組全剩下雜牌軍了,正式隊員一個沒有。就連組長趙青玉也都出去了。

而留些人手是必須的,不然,有突發事件怎麼處理?沒辦法啊?」

蔣大海也有些生氣了,一臉嚴肅的回駁了李嘯峰。

「嗯,能不能跟葉凡打個商量,借他的兄弟一用。」這時,常務副組長嚴世傑講話還算是客氣。

「借什麼,徵調就是了。作為華夏公民,就應該為國效力1這時,魯進一臉嚴肅,哼道。

「不可!魯進同志,你要三思這事所帶來的一系列後果。」這時,李嘯峰盯著魯進說道。

「我看不出有什麼後果,如果葉凡有脾氣發,叫他沖我來1魯進也有些惱火了,這個李橡峰,好像葉凡的保護神一般。也太寵著葉凡了。

「魯進同志,你還不夠嗎?別以為我不曉得你背後搞的一些裘皮動作?沒有屁的理由就捋了人家軍職,連少將軍銜都沒放過。

那是人家辛苦著用命換來的軍銜軍職,你憑什麼就那樣捋了人家?你仗著鎮『主席』寵你。你這樣做,很讓人寒心的。

現在倒好,手伸得夠長的了。居然伸到人家兄弟身上去了。難道人家兄弟就該賣命?

你怎麼不叫你家裡那幾個子女上陣?他們其中好像也有二個功力達到四段了吧。」李嘯峰生氣了,針尖對麥芒,吼了魯進一句。

「你講的是魯勇跟魯標吧?」魯進臉s微黑,居然淡潰看著李嘯峰。

「他們難道沒達到四段?」李嘯峰絲毫不讓,應了過去。

「好,我就讓他們到撤哈拉。我魯進的兒子和侄兒不是孬種。」

魯進被『逼』無奈「哼道。魯勇是魯進的大兒子,魯標是魯進的堂侄兒。

「你真能做到,那就去找臆。不過,我希望你叫人去聯繫徵調工作時能客氣點。」李嘯峰冷冷哼道。既然魯進都如此講了,

再攔著也說不過去了。

「客氣什麼那是國家在徵調,是他們應鼻完成的義務。這個,

實際上就是服兵役。」蔣大海說道,這傢伙是唯恐天下不『亂』。

「不客氣你去試試。」李嘯峰冷冷哼了回去。

「李老,難道葉凡背後有什麼人撐著?」這時,嚴世傑倒是想到這方面上來了。

「坐地老虎費青山你聽說過吧?」李嘯峰說道,看了一眼魯進。1867

「華夏國術圈的泰斗,誰能不曉。不過,聽說此人好像沒lu面,失蹤了。」嚴世傑說道。

「哼,人家在浦海市杜家就亮過相。當時亮相就是為了幫葉凡。

聽說費青山功底子已經無限接近10段這個傳說中的段位。

」李嘯峰講道。

「那他跟葉凡是什麼關係?」魯進問道倒也慎重地起來。畢竟,費青山的威名太亮了,就是魯進也相斟酌一下了。

「不清楚但是,既然他肯出手救葉凡,沒有關係他怎麼可能冒著得罪浦海市杜家的危險而出手?」李嘯峰自然不願意講。

「嗯,肯定有些什麼關係?難道是葉凡師傅?」這時,崔金同猜測到。

「師傅」魯進那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自己如此對待葉凡,要是費青山真是葉凡師傅,那這個對頭可是結得有些大了。

費青山不但代表著國術界泰斗他在名氣在華夏國術界上層高手圈內用如雷貫耳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更關鍵是他的弟弟費一桓可是中紀委書記,國家九常之一。正宗的國家領導人,魯進更為擔心的是這個。

如果葉凡真是費青山的弟子,那人家費一桓難道不曉得自己耍的那些小手段在整治葉凡。

人家大佬暫時不講,只是在上頭睜大眼門著你玩罷了。如果你玩過火了人家自然會出手了。

不過,魯進覺得有些可疑。如果葉凡真有那層關係,這傢伙被自己捋了他一切軍職費家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這個,可是把人欺負到了沒底的地步了。所以,魯進自我認為葉凡跟費青山,應該沒有那麼親密的關係的。

「我們是為了國家征抽人手合法合理合情,只要注意征抽時的態度就行了。」魯進瞬間恢復了平靜,說道。

回到東貢市後葉凡剛把東貢市『政府』已經全面接手陽春糖廠的事這個情況跟依高雲說了后。這傢伙那臉瞬間微黑,說道:「葉凡同志你怎麼這麼糊塗?」

「糊塗,依書記,這個,我不明白你講的什麼意思?」葉凡看了依高雲一眼,故意裝傻道。

「葉凡同志,唉」依高雲好像很痛苦似的頓了頓,皺頭緊鎖著講道「你不要別省經貿委那幾千萬mi了心眼,還有祝省長給的二千萬。

雖說看上去咱們東貢市好像一下子發財了,弄了七八千萬。可是你從長遠考慮看看。

就這七八千萬完全砸入陽春糖廠,最多能頂上一年半的光景。一年半過後怎麼辦,每年可是要貼五六千啊!

你這麼一處理,經后,東貢市將一輩子背上一個沉重得讓人窒息的大包袱。這還不是最壞的可能。如果陽春糖廠撐不住倒了,那問題就捅天大窟窿的大了。

下崗補助、幾千號工人分流,還有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