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甘娘子的邀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甘娘子的邀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王朝,你繼續調查。藍老弟就抽手不用管這事了,因為,你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陽春糖廠上了。」葉凡講道。

「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在調研陽春糖廠。既然要有大動作,咱們就得對企業進么徹底改制。雖說是國有企業,但也不能再走國企的老路子了。盤活資金,讓廠里人人都參與股份分紅。只有這樣才能ji發所有職工愛廠發廠的積極xing。而且,廠子里那幾十個廳級幹部都得想辦法挪走才行。不然,光是每天要對付這一幫省經貿委塞下來,屁事不會幹光會聊天打屁的「老人,就夠咱們忙活的了」藍存鈞說了初步打算。

「往哪塞?」葉凡說道。

「這個,得由你葉哥來決定了。省里不是把陽春糖廠都交給了咱們嗎?」藍存鈞說道。

「不是完全,到現在人事權省里還沒有通知我們怎麼樣處理。不過,我已經跟祝省長講過了,沒有糖廠的人事權,我們不可能放開手腳盤活陽春糖廠。就那幫人,能幹什麼事?1869

拿工資講閑話還是行的,正事,沒幾個會幹的。全是一幫「老爺」祝省長他說會在幾天內跟省委付書記交流一下看法。這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太難了。

因為,糖廠的高層是廳級幹部班子,這個涉及到近三十號人。如果權力下放到東貢市,就怕東貢市承受不起。

這個,是有些難為祝省長了。廳級單位管廳級企事業,怎麼說,

太難了。我的建議是廳級幹部由東貢市建議調整,決定權還在省委組織部。

不過,對於這些「老人,的決定權,咱們的建議得有力度才行。

不然,咱們建議某某到什麼地方去,而省委組織部不認可,那還有屁用。

至少,咱們提十個名額,你省委組織部得給我們敲定下六個下來。

不然,糖廠的改革只能是一場遊戲罷了。」葉凡臉s越來越凝重著說道。

「人事權不下放,咱們根本就沒法開展工作。」藍存鈞點了點頭說道。

「等幾天,這幾天你先到陽春糖廠去作個全面的mo底調查。跟以往不一樣,以前你是暗中調查。

這次去你以市『政府』名義帶著相關的,比如審計局等單位去。叫他們把該拿的都拿出來接受市『政府』在改制重組前的調查mo底。

當然,要注意影響。最近聽說有些yin暗裡的「蟲子們,是蠢蠢yu動了。他們四處造謠,說陽春糖廠頂不住了,要倒了。

而省經貿委已經把這個爛廠子踢給了東貢市,而東貢市決定把廠子關停了,工人們一聽這消息,自然有些惶惶然了。」葉凡說道。

「關係著自家的飯碗問題,工人們心裡會穩定才怪。」王朝抽冷子『插』了一句話。

「存鈞,這次對你來講,也許是個大機會。」葉凡說道。

「機會?」藍存鈞有些不明白,拿眼看著葉老大。

「當然是機會,你想想,陽春糖廠的最高層是什麼級別?」葉凡詭異的一笑。

「葉哥的意思是叫我去豐取一下?」藍存鈞轉眼就明白了。

「嗯,陽春糖廠的黨委書記和廠長兩個位置都是正廳級職位。所以嘛,這次省里把陽春糖廠交待給了我。1869

我想,干具體的工作還是得由你去幹了。我兼個董事長當個甩手掌柜就是了。

如果你能擔任廠長一職,雖說只是一個幾千號人的企業的廠長,論實權的話還不如一個副縣長。

但是,好歹級別先上去了。你藍老弟又不是個沒家底的人。等你坐穩定屁股,出了成績,離開陽春糖廠后你這個正廳級別不是就保下來了。

雖說大多數的企業老總只是講享受什麼級別待遇。但是,對有能力的同志來講,這個,也是一個陞官的跳板。

在回到『政府』工作時,你的級別可以平級調動,你就賺大發了。而且,我猜想你家老爺子的打算絕不可能把你永遠的扔在西林剩

你這次下來,也只是一個轉軸的機會罷了。既然商務部的丁至中手中玩不轉,那就改其道而行到西林省的東貢市鍍鍍金,打道回府時可以調整到其它的部委當司長了。」葉凡呵呵笑道。

「呵呵,葉哥神算,我藍家這點障眼法哪能閃過你的火眼金睛。」

藍存鈞話一出,幾人都笑開了。轉爾,他講道「這個,恐怕有些難度吧。

陽春糖廠的廠長一職肯定得西林省省委組織部來敲定了。」

藍存鈞貌似平靜,其實,這貨的心臟早不爭氣的地加速跳動了起來。能提一級到正廳,那是原先藍存鈞想也不敢想的事,這個,不ji動就不行滴了?

「小藍子,你還沒看出來嗎,葉哥是下決心要幫你了?」王朝這貨可是不笨,直統統地就捅了出來。相信籃存鈞也早看出來了,只是嘴裡不好意思進還在裝傻罷了。

「這個,嘿嘿1藍存鈞被戳破了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mo了mo頭,乾笑了兩聲后,說道「我曉得葉哥是想幫我,說實話,我當然也想上去。

不過,這裡是西林省,我家雖說在津門羊還有些關係。但在這西林省,說句實話,沒有什麼下線關係。

我估計葉哥也差不多境況。現在祝省長雖說有些看重葉哥,但是,從我對祝省長的琢磨中覺得葉哥到現在並沒取得祝省長的信任。

祝省長是個有能力有魄力的實幹家。要取得他的看重,除非葉哥完成了六個億賺錢任務的時候還差不多。

這個,還沒取得信任前就冒然向他提些要求,我怕適得其反了。」

「放心,雖說我現在還沒能真正走入祝省長的圈子裡。但是,我想,祝省長既然是個實幹家,他是下了決心要搞好東貢經濟。

目前最要緊的當然就是陽春糖廠了。祝省長肯定最不願意見到糖廠如此的真的倒了。

所以,他把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

不過,有希望就有未來,既然他如此,哪我葉凡提些要求也是可以行得通的。

而且,藍老弟,我覺得這次的機會難得,何不去搏一搏?你真下定決心的話,我葉凡幫你1葉凡的話到後頭是相當有力度的,落地有聲。

「葉哥不介意的話,我藍存鈞搏了。」藍存鈞終於掀開了那匹遮羞布。1869

第二天上午。

葉凡正在辦公室看有關規劃城區南擴的文件。

這時,江凱輕輕叩門,進來后說道:「市長,您來了也有一段時間了,關於秘書問題不知您挑選好了沒有?」

「就冬青吧?」葉凡看了江凱一眼,說道。

「冬青,他怎麼行?」江凱一聽,脫口而出。

「怎麼不行?」葉凡淡淡說道。

「這個」原因江凱講不出口,因為,冬青是前任市長黃光原同志的秘書。不過,冬青也很衰氣。黃光原到東貢后第一任秘書叫陳志。

而陳志在黃光原調走前半年時到下邊工作去了。後來黃光原又從市委辦挑了一個秘書就是冬青。

想不到的就是冬青這個秘書才風光了半年,黃光原就調到外省去了。

其實,當時黃光原同志也是因為幹部異地交流的事被依高雲等人玩手段給擠走的。

而黃光原同志到外省去連個市長也沒撈到,擔任的是常務副市長一職,級別還是正廳。

而冬青當然就更倒霉了,成了姥姥不愛娘娘不疼的棄兒。一般來的新領導都不會用上任領導的秘書的。

這個,要說原因就彼為多了。比如信任問題,會不會跟新主子同一條心,你肯定還會戀著舊主子的好什麼的。

而黃光原因為走得匆忙,連給冬青安排個職位的時間都沒有。現在冬青又回到了市委辦當起了勤雜工人。

市委辦是由李晶晶這個市委秘書長在主持工作,而李晶晶是傾向於依高雲的。

黃光原是被依高雲擠走的,自然,對他的秘書冬青李晶晶同志是沒有什麼好臉s的。

冬青一回到市委辦就成了一個徹頭徹腦的打雜工。送送文件,跑路的活都是他在干。冬青心裡鬱悶,但也只能嘆息自己運氣不佳罷了。

前幾天一個偶然機會下葉老大在醫院見到了冬青,發現此人十分的孝道。冬青才二十幾歲,還沒老婆。而他老母親在東貢二院住院,冬責的照料極為細心。

當時冬青的老母親說是想吃楊大同煮的麵條,不過當時已經快晚上川點了。

楊大同開的店鋪人家早關門了。冬青居然深夜跑人家家裡求著楊大同煮了碗面,騎著自行車來回趕了七八里才拿回來一口一口喂母親吃。

葉老大當時有些感動,覺得如此至孝之人心地肯定善。於是並沒看中江凱推薦的幾個人選,最後選擇了冬青。

而且,冬青既然在市委辦也呆了幾年了,對於本市的情況應該相當熟悉。而黃光原又是調到外省工作,冬青想戀舊主也是距離太遠了。

這個,距離太遠人的關係自然就會漸漸疏遠了。

「不要講了,就他了。你通知他,馬上到我這裡來上班。」葉凡擺了擺手講道。

江凱儘管心裡感覺有些詭異,但也點著頭去辦了。

不過,轉身之際江凱遞上來了一張裝飾精美的邀請貼,上面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幽香,江凱說道:「市長,咱們東貢市企業中排在前三甲的榮光集團董事長甘雨chun女士邀請你晚上吃頓便飯,您看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