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你不要怨喬家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你不要怨喬家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暫時還沒有敲定下來。得等到另一件事落地后才有希望。不過,應該有六成把握了。

而且,咱們東貢市城市化建設跟其它市相比還是有一個好處的。

那就是土地便宜,而且,發展的空間很大。

我看東貢市並沒有多少出格的樓房,即便是到時遇上拆遷,估計賠償額度也不是很驚人,倒是有利於咱們的中心城市建設的整體規劃…

和實施。」葉凡笑著,講的自然是跟津門市結對子的事。1874

「嗯,東貢太窮了。這滿大街都是些土木結構的二三層小樓。

臨街的樓房沒有超過八層通天大廈的。而且,年成都較久遠。造價應該不是很高。對於這些,我是看在眼中窘在心頭。我這個市委書記,

沒幹好工作啊1韋理國略顯慚愧講道。

「這並不是你的錯,這是整個東貢的特殊原因造成的。」葉凡勸慰道。

「葉市長,你今天來應該不光是講這事的吧。有什麼事你直接說,如果能幫上,我定幫。」韋理國態度堅決。

「建設東貢成為西省西南邊中心城市這次市『政府』是下了大決心的,所以,一個好的帶頭人至關重要。本來是由存鈞市長負責的,只是陽春糖廠的事更大,他去哪邊了。而陳新禮同志又分管著工業一塊,抽不開身。」葉凡講道。

「坡建一塊本來是由劉轉金同志真責的,不過,這位同志是個什麼樣的人。我韋理國不是想講他。

此人,不堪大用。

如果你有錢款給化搞建設,他見有利可圖那是熱心了。

恰恰相反,沒有錢款要他自己去籌錢建設東貢的話,他絕對撂挑子。這種見好處就上見難處就閃的同志,根本就不像一個黨員。

所以,東貢中心城市建設的帶頭人絕對不能讓此人去擔任。不然,全得壞事了。」韋理國一臉凝重講道。

「韋書記,我來東貢也不過一個多月。說句實話,對東貢市的幹部情況不是很了解,我希望韋書記能給我推薦一些能人幹才。

是真心想把東貢建設好的同志才行。而且城市建設一塊如果不讓劉轉金同志擔任負責人。

你也曉得劉轉金的情況,他跟依書記關係估計不錯。如果真不讓他幹了,估計,市委那頭我的壓力很大。

畢竟,市『政府』是在市委領導下的市『政府』,絕不可能獨立於黨的領導之外的。」葉凡隨勢就拋出了此行的目的。而且,提出了一小要求,希望韋理國一系能支持自己。

「這絕對是個問題如果東貢城市建設一旦拉開。你搞來了資金,那劉轉金同志那眼瞪得肯定比銅鈴還粗。

有利可圖的東西,多少人盯著啊!為此你勢必首先得調整各位副職的分工。

調整分工是一項複雜而艱巨的事。看起來容易,你作為市『政府』的帶頭人也有這個權力。

但是,咱們這個體制大家都是明白人。市『政府』干具體工作不可能能做到完全獨立。1874

即便是你葉凡份內的事,估計也有外人『插』手的。這個「外人,不光包括市委給你的壓力,還有省里,甚至外市給你帶來的輻『射』壓力。

所以,真正想幹事的都難。我希望你能頂住壓力,排除一切干擾。至於說帶頭人方面我覺得分管文教衛生的張志坤副市長就是一個不錯的人眩

此人雖說現在是分管文教衛生,但他本人以前曾經擔任過建設局長一職。

也是由這個職位上提拔到副市長位置上的。所以,對於中心城市建設一塊是相當的熟絡。」韋理國講道。

「那當時為什麼不讓他分管城建一塊而去管文教衛生?這可是他的老本行,幹起來輕車熟路的。」葉凡故意的反問道。自然是想從韋理國口中套出一點什麼了。

「唉」韋理國搖了搖頭,沉『吟』良久才講道「我雖說是市委書記,但好多事也是多方受制,並不能隨心所遇的干自己想乾的事。而且,我這個人從來崇尚管好自己份內的事,不『插』手市『政府』的事。所以,當時這事是由黃光原同志安排的。

志坤也曾經找過我我當時是勸他再等等。等有機會了我跟黃光原同志支會一下。

不過,不久我就病了。這一病就沒再回到工作崗位上去。你叫我現在提建議也不合適。」

「調整分工我想暫時不去動,不過我準備針對東貢中心城市建設一塊設立一個專門的工作小組,叫「城建司,。張志坤同志既然以前也曾經任過建設局局長他兼著也完全合適嘛1葉凡說道。

「這個想法不錯,不錯1韋理國連講兩個「不錯,后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其實,市委組織部的甘水興同志也是個好同志我是看著他成長起來的,現在我老了,不行了。希望葉帝長有空時能跟他多探討本市的發展以及幹部問題。還有,對了,那天我看是省委組織部的鐵部長陪同你一起下來的吧?」

韋理國嘴裡吐出甘水興來,葉凡一聽自然明白了。此人就是韋理國一系的了。

「嗯,鐵部長抽出時間陪我下來,真有些不好意思。」葉凡故意的講道。

「呵呵,你可能不曉得。宣傳部長依青蓮是厚山部長的表侄女。

而厚山部長跟她的父親依定江同志曾經在一個部隊呆過。」韋理國又透出一個信息來。

「依定江同志在什麼部隊?」葉凡心裡一動,問道。如果能拿下依定江,那不就等於拿下了依青蓮。

去拿下鐵厚山不如拿下依定江。鐵厚山在省委組織是實權級人物,而且,官場經驗絕對比在部隊呆著的依定江要老辣,不怎麼好拿下的。當然,除非依定江是將軍了,那也是個難纏級人物了。

「他啊,是省軍區一個中校參謀。到現在都50出頭了,還只撈了個中校軍銜。

還不如他閨女厲害,人家30出頭就是市委常委副廳級幹部了。有一次剛好碰上鐵厚山請依定江吃飯。

而我跟依青蓮剛好去省里開會,晚上也就湊一塊吃飯了。當時鐵厚山就開依定江的玩笑了,說是叫依定江這個父親向其閨女行個軍禮叫聲首長。

依定江倒也不生氣,說是閨女有出昔,這叫青出一藍而勝於一藍。

只是,依定江嘴裡如此講話,心裡,其實還是不是個滋味的。」韋理國呵呵笑開了。

「鐵厚山部長在省里的能量可是不協,完全可以走通省軍區司令那一關照顧著點依定江是可行的嘛1葉凡講道。1874

「沒用。

」韋理國想都沒想,直接搖了搖頭。

「怎麼會,難道歸司令員就沒有家屬親人在咱們西林省工作需要照顧的了?」葉凡嘴裡講著,其實心裡明白。

估計是歸興天司令員此人不怎麼好相處。大凡像這種級別的軍隊將官,人家並不怎麼鳥地方幹部的。

軍隊系統是一個獨立的系統,錢款人事都跟地方不發生瓜葛的。

所以,人愛不鳥你有啥辦法。

「歸興天這個人怎麼說呢,基本上不管地方上的事。除非遇上國家突發情況,像洪水搶險等,一般就是自已搞自己的事。就是在省常委會裡頭也很少能看見他的身影。就拿鐵厚山來講吧,跟歸司令員也沒什麼交集。更何況人家還是省委常委,真要辦什麼大事直接去找省委組織部的雷常石部長了,何必找厚山同志是不是?」韋理國講得很有理。

走出韋家小院後葉凡掛了電話給喬橫山,說道:「大伯,西林省的歸興天你知道不?」

「你問他幹什麼?」喬橫山回道,想了想講道「你現在東貢市,跟省里的歸興天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交集嗎?難道你一下去就惹著他了,不會吧小同志?」

「惹他,當然不會。只是好奇想打聽一下。」葉凡自然不想講實話。

「好奇,你小子有那麼多閑情才怪。」喬橫山可是不好騙的,又講道「這次到東貢,你是不是有些怨喬家大院沒出手幫你扭轉局面?」

「沒有啊,這東貢市不錯啊!好山好水好地方。」葉凡略顯譏諷口wn畢道。

「這事你也別急,遠山也曉得。你安心呆上一段時間,東貢市並不是你的終點是不是?遠山會安排的。」喬橫山想了想講道。

「我很安心的,正在大幹特干建設東貢市。」葉凡講得半真半假樣子。

「看看,你心裡還是有怨氣嘛。」喬橫山說道。

「我哪敢有怨氣,喬家大院是喬家大院,幫不幫是你們的事。再說,我葉凡也不需要什麼幫助。我相信,燕春來同志會為此付出代價的。」葉凡那話鋒突然一轉,犀利了起來。

「噢,這麼有自信。我不明白,你葉凡一個正廳級市長,拿什麼讓燕春來一個正省級幹部付出代價?

如果講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喬橫山只能認為你是不成熟,在講氣話大話罷了。

年青人,這樣子可是要不得的。不要講燕春來,他身後還有一個燕家。燕雲同志可是政治局委員,副總理。

有些事,就是背後也不要講。講了辦不到,反倒遭人牽挂著不好的。

而你想想,你為什麼會被交流到東貢。難道這其中就光是一個燕春來同志的問題嗎?」喬橫山口wn很重,完全是教訓的口wn在講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