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小露端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小露端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挪一個小廠尚且如此的難,更別說像陽春糖廠這樣的大型企業了。挪廠所帶來的問題太多了,如果咱們真的要挪廠,那現在已有的接近二個億全砸進去估計還不夠。這等於在建設一個新廠子,如果這兩個億全砸進去,那還拿什麼錢發展糖廠?葉哥,你要三思。」藍存鈞一臉慎重的提醒葉凡道。

「存鈞,你眼光要放開些。這些天來,你在陽春糖廠也駐廠mo底了一個禮拜了,有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葉凡提醒道。

「特別的東西,好像沒有,只是,那地兒景緻還不錯。」籃存鈞想了想講道。

「這就對了,那天第一次見到陽春糖廠,我就有這方面打算。咱們把陽春糖廠那塊大地盤賣掉,至少也能拿到一筆錢。

陽春糖廠周邊不是有好幾個較有名氣的旅遊景點。不但有咱們東貢市有名的「紅河壁畫」聽說是由二千多年前的壯家先祖駱陽創造了著名的「紅河文化」1876

而且,連帶著還有千猴壁。最有名氣的應該還算是傳承了一千多年,求子求財方面很靈念的「獅王墓」

我想,既然鼎盛時期善男信女那麼多,如果咱們以獅王墓為基礎發展旅遊事業,沒準兒規模肯定會更大。

以陽春糖廠為中心點,把紅河壁畫、千猴壁以及獅王墓三點聯繫起來。咱們搞一個旅遊區,而到時,陽春糖廠可以建賓館等。

到那個時候,陽春糖廠的地盤絕對不比市區的地盤便宜的。」葉凡講出了自己的打算。

「嗯,這個想法不錯。不過,葉哥,就是啟動資金難搞到。估計,搞旅遊開發的啟動資金沒有幾個億是弄不下來的。而且,還得找到合作夥伴說服他們來投資搞旅遊開發才行。」藍存鈞心情並沒有輕鬆下來。

「有一個問題,獅王墓不是被淹在紫金山水電站下邊了。人家來見不到墓,誰還肯來hu這冤枉錢?」王朝問道。

……哼,拿下甘天甘地二霸,就是你王朝同志的事了。」葉凡那臉突然一板」亨道。

「就兩個混混,也敢稱天地二霸,簡直可笑1王朝突然冷笑了一聲,爾後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放心葉哥,在我王朝治理之下,是沒有霸頭的。看我的,一個月,保證拿下一批人。」

「葉哥,即便是拿下了甘天甘地二霸。不過,那水電站聽說還牽扯麵相當的廣。難道連水庫都得廢了不成,那至少也得拿出一定的款子補償人家。沒有二三千萬,估計是拿不下來的。雖說只是一個小電站。」藍存鈞面現憂s。

「先查清楚水庫的情況再講,如果他們有違法行為,咱們抓住把柄『逼』他們。

然後,即便要賠錢也不會拿多少給他們了。再說,聽說獅王墓雖說被水淹了,但水下邊也僅僅是剛把獅王墓淹在水下。

只要把水庫的庫容量減少一些,水電站的利潤少拿一些應該能把獅王墓重新顯lu出來。

你安排一些同志下去探探,查清楚再向我彙報。」葉凡一臉嚴肅講道。

「如果真想打算如此,那陽春糖廠原址的一切建設項目都得停下來了,不然,建了也是浪費。」藍存鈞說道。

「嗯,立即停下來。先不要講原因,就說是整改就是了。等咱們把市區這邊的廠址敲定下來后再講那事。不然,你那邊還沒遷過來,

人家這邊的土地擁有者知道你要挪廠子還不漫天要價?」葉凡說道。

「葉哥,我倒是有個小主意。」王朝講道。

「有屁就放,別藏著,現在只要能用的法子都要用上去。咱們是不管白貓黑貓,只要能把糖廠帶出來就是好貓。而且,王朝,糖廠真能發展起來,有你的好處滴。」葉凡突然詭異的一笑。

「我有啥好處,跟糖廠根本就沾不上邊。」王朝興趣在這裡了。1876

「呵呵,等時機成熟。我想讓你兼任陽春糖廠政法書凡說道。

「好像沒這麼一個職務?」王朝這廝有些ji動了,不由得站了起來。

「是沒有葉哥。」藍存鈞點了點頭說道。

「呵呵,沒有咱們可以設嘛。糖廠不是自詡為要跟咱們東貢市的職位設置相對稱嗎?

連政協主席,人大主席,工會主席、fu聯主任什麼職位都有,為什麼不能設分管政法的副書記一職。

而且,糖廠不但有糖廠自已的公安局,而且省紀委有駐糖廠的紀檢主任,省檢察院有駐糖廠的檢察長,省高院有駐糖廠的法官。

這政法系統的三駕馬車都有,為什麼不能有個總頭頭分管政法的副書記。可以統籌管理是不是?

咱們嘛,一切都是為了糖廠,並不是為si心。

」葉老大那話講得是冠冕堂皇的,就連籃存鈞心中都在鄙視著某人的無恥。

「我幹了。」王朝ji動的講道。

「呵呵,幹得好。」葉凡淡淡笑道。

王朝,雖說企業的副廳級位胃跟正統的『政府』部門的沒得比。而且,

一旦從企業轉到地方工作。按規矩這級別平級到地方的話只能幹些打雜的活計。甚至有降一級使用的潛規矩。不過,咱們是咱們,有的是手段。經后你一轉身一挪屁股回公安部。到時支會一下鐵哥,難道還會把你這副廳級給搞沒了。到時回到部里撈個副局長做做是沒屁問題的。」葉凡笑道。

「我聽葉哥的。」王朝這貨居然趕緊行了一個標準的警察禮,有官升自然高興了。

經過幾年的磨練,王朝也徹底的融入了體制平來。現在即便是叫他再回到地下江湖去打拚,他是絕不會再去的了。

而且,這些年來,葉老大對他的照顧王朝同志都看在眼中的。自然,這個世上,只有葉老大才是他王朝真正的大哥。

官場,是個能陶冶人的地方。

「葉哥,我的任命怎麼省里一點動靜都沒有?」藍存鈞表面平靜,葉老大知道他有些急了。

因為,藍存鈞現在只是葉凡宣布的代廠長,沒有得到省委組織部的正式任命。

所以,糖廠一些老油條的同志自然不認同這個了。因此,藍存鈞現在雖說在駐廠,但境況卻是不怎麼好。

因為,好多同志不聽話。

而李溪滿也有一套人馬,這些人自然唯李溪滿馬首是瞻。時不時會給藍存鈞同志製造一些小麻煩。搞得小藍同志心裡有火但無處可泄,1876

自然鬱悶著了。

「嗯,不過,你家裡去老趙那邊跑一趟沒有?」葉凡問道。

「早打過交道了,趙書記說是已經給付書記打過電話了。」藍存鈞講道。

「你家裡行動夠快的嘛1葉凡淡淡笑道。

「不快不行啊,官場人事調整,瞬息萬變。咱們不逆流而上就得被歷史所遺忘。」藍存鈞這貨的厚皮子也不是一般的厚實的。

「講得好,咱們都在干逆流擊水的事。糖廠不行,咱們就帶出去。

幹了事憑什麼不給我們提拔。」葉凡神秘的笑了笑。

「難道難道我的事有著落了?、,小藍同志嘴裡微微抖瑟著問道。

「呵呵」葉老大神秘一笑不答,弄得小藍同志好生鬱悶。但這事又不好明擺著問,那自己在別人眼中不成了官mi了。

「葉哥,我最近剛發現榮光集團一個問題。」這時,王朝同志來打茬了。

「啥問題?」葉凡看了看王朝,問道。

「榮光集團不是跟陽春糖廠簽定了借款躬個億的協定,年利息為四分。而在前幾年,榮光集團又把這好個億以年利息8分的高利息借給了另一個叫「惠景,的擔保公司。這事是跟李溪滿一起協商決定的。其實就是轉讓借貸了。而且,還不止糖廠的4個多億,另外,甘雨chun還從另外兩家集團抽來了6個多億借給了「惠景擔保公司」王朝講道。

「看來,這「惠景擔保,很有名氣嘛1葉凡隨口計道。

「聽說信譽度極高,前幾年惠景擔保曾經從別人手頭上拿過一『毛』的利息。而以二『毛』的高利息轉手就賺大發了。惠景能收回這筆錢,說明其有著深層次的背景。」王朝講道。

「惠景擔保公司駐地在省城西桂,居然跟到咱們東貢市的榮光來借錢了,說明啊,榮光的名氣是越來越響亮了。聽說惠景公司跟京城某個大集團有瓜葛的。甘董事長估計也是看到惠景的實力如此的雄厚,自然不怕他們不還錢了。」藍存鈞講道。

「惠景手下有個保安公司,其實就是惠景養的一批打手。個個高手,其中有幾個小隊長身手有著三段水準。這些人專門為惠景執行討債重任。因為惠景的債務遍及全國,所以,把打手也分了隊。比如去南福一個小分隊,去粵東又是另一個小分隊。他們的打手群倒是人才濟濟。」王朝講道。

「這些人,估計,你不還錢的話斷手斷腳的事時有發生吧?」葉凡冷冷哼道。

「肯定有了,這個,不要講惠景,就是在咱們東貢市也不少見的。

民間借貸就是這個樣子。

借貸人如果有勢力,往往都是以高利息借給別人錢,不還的話先要你一根手指頭,再不還整隻手掌。

甚至,為此要人命的事都有發生。在咱們這個銀行業體制不健全的國度里,有些企業借不到錢,只能走這條路子了。

而銀行里的錢,大部分都借給關係戶了。關係戶一轉讓又賺高利息去了。銀行不為企業服務,變成了為si人服務的行當了。

這是個怪現象,國家也正在努力的改變這種現狀。當然,這個也不是主流趨勢。大企業能貸到款子,小企業往往只能走si人民間借貸這條路子了。」藍存鈞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