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章三巨頭暗掰手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三巨頭暗掰手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越是神秘的東西越能震憾住人。就讓鐵厚山同志鬱悶著磨死幾十萬個腦細胞,那是絕猜不出自己是如何的說動歸司令員的。

第二天下午迎來了鐵厚山一行人。

藍存鈞還是相當ji動的,這個、大熱天的穿著白襯衫還打著領帶。下鼻一條黑sku子,皮鞋早擦得油光光的能照出人影來了。精神頭十足的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好幾年。

新調來的市委副書記蔡飛同志中等個子,穿的倒是一身黑s,黑襯衫黑ku子黑皮鞋。如果再打上領帶戴上一幅墨鏡的話倒是像極了中南海保鏢。

看看陪同的「助威團,就曉得該同志交友極廣,背後的力量不校1880

助威團中有西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雷澤同志,財政廳常務副廳長勾雄飛同志,省紀委副書記張曉明,人事廳……

這麼一算,有三個常務副廳長五個副廳長跟著鐵厚山一起下來給蔡飛同志到任助威的。

不過,葉凡猜測這些同志未必跟蔡飛真娶的有多深的關係。估計是看在蔡飛的身後人付國雲書記的面子下來助威的。

往往蔡飛如果跟付國雲的關係不錯的話,他就有可能代表著付國雲能說上什麼話的。

要接近省委書記是一件相當難的事。而接觸到蔡飛當時這個省委辦的副主任就方便得多了。

蔡飛,無非就是一座橋粱作用罷了。你還真別看這橋粱,在關係網中缺它不可的。

有些話付書記不好跟下邊的同志講得。但通過蔡飛的嘴傳遞出去就方便得多了。而且,真遇上什麼事時,人家往一邊推去。說是那話又不是自己講的什麼什麼的,你又拿他又什麼辦法?

而依高雲同志卻是一臉的淡漠,跟這些省里下來的領導握手都是虛應故事一般沾手即開。

估計,這貨也感覺到了什麼,心裡不怎麼痛快著了。當然,也僅有葉凡的鷹眼和氣探測術能感覺到一點他的氣機變化。面上,依高雲顯得很是平靜。

不過葉凡有些奇怪。這些同志在跟自己握手時都會多看自己兩眼。難道老子多長出一隻眼睛了,一個個怪怪的看老子幹嘛…葉老大心裡暗暗鬱悶了一下。

葉凡不曉得的就是大家都被葉老大的年輕給震憾了一下。

當然,這麼多同志裡頭最吃香的並不是鐵厚山這個組織部的二號人物。而是省財政廳的常務副廳長勾雄飛同志。

財神爺嘛,誰都想從他的口袋裡掏出點貨s出來的。所以在吃飯的時候,勾雄飛同志就成了東貢市幹部們圍攻的對象。攻擊的手段自然是酒了。

藍存鈞同志當然也不肯放過這個接交財神爺的好機會,借酒杯相碰時有隱晦的跟勾雄飛講能不能再抽點資金支持一下東貢市。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的意思了。

不過,勾雄飛一飲而盡后淡淡的掃了藍存鈞一眼,笑道:「你們東貢市的葉市長快把我們省財政廳的錢袋子掏空了。還要支持,今年到年底,是不可能還有了。我們財政廳面向的是全省總不能光為東貢市服務嘛1

不過,轉爾,這貨看了看蔡飛同志一眼又笑道:「當然,蔡書記跟我提的能不能多拔些款子支持一下東貢市紀委的同志們開展工作,建宿舍樓的事我還是會考慮的。這樣吧,今天我就應承下來,給蔡書記一個面子。!500萬怎麼樣?」

「謝謝勾廳長對我市紀委工作的支持。」蔡飛馬上站了起來,表示感謝。

經他們倆這麼一唱一合,明擺著是給葉老大難堪了。和著人家藍廠長代表葉市長問你要支持,你一個子兒不給。而當面又給了蔡飛500

萬這是什麼意思……1880

這是勾雄飛在檯面上告訴葉老大和依高雲兩位同志,經后,你得順著點蔡飛同志。不然,我勾雄飛第一個就不答應。只要在財政一塊卡了東貢市你們兩位巨頭的脖子,我看你們還怎麼跳動。

「呵呵500萬建紀委宿舍樓也湊和著夠了。」葉老大淡淡一笑講道,突然,話鋒一轉,他看了王朝一眼,說道:「王朝同志,市公安局的宿舍樓和辦公樓著實有些破舊了你們早提出了申請。不過,最近我一直在忙著城市建設以及陽春糖廠的事,這事給擔擱了。這樣吧今天就借著勾廳長的東風,給你們800萬吧。明天早上來拿批條子。」

勾雄飛一聽那臉微微一愣之後立即顯得有些yin沉。知道是葉凡在回擊自己。你不是500萬嗎,老子馬上800萬。你省財政廳一個常務副廳長的能量能大得過我東貢市市長嗎?

「呵呵,葉市長,潭小的話水容易抽干。經后沒水了東貢人民可得被渴死了。」這時,省紀委副書記張曉明同志皮笑肉不笑的添了一句,自然是譏諷葉老大一個小小的東貢市居然最跟省財政廳相比擬,這不是找死嗎?

「葉市長,我現在也屬於東貢人民的一份子了。真口渴時可得問你要水的。」這時,蔡飛也來助威了。

「剛拿了500萬你還叫口渴,呵呵,蔡書記,你的胃倒是不校」

葉凡淡淡的笑了一句,看了蔡飛一眼,說道「這個,胃口太好的話有時也是壞事。不夠吃時就會想辦法去弄吃的,這個,吃得多了可就漲著胃了。」葉凡這是隱晦的講蔡飛別太貪,太貪的話手一伸就得進局子。蔡飛冷笑一聲講道:「我蔡飛這胃從來很好,什麼東西都能消化掉。不勞葉市長掛牽了。」

兩人就這麼講著暗語的來了幾個回合。

「呵呵,胃好,胃好也有反胃的時候。有時啊就那麼反胃一下就夠了。」就在這時候,依高雲居然『插』了一杠子進來。那是呵呵笑著沖蔡飛講的。

蔡飛受到雙面夾擊一時面s有些難堪,他實在沒想到,自己本來是想欺負葉凡這個外地人。

今天拿他來立威。想不到卻是蔡出了依高雲這個本地霸頭來,這傢伙,有點措手不及了。

「蔡書記,真鬧胃痛的時候找我就是了。咱這裡還是有三九胃泰的。要不,馬丁林也行。」葉凡淡淡笑道。

「不必了,我這胃不會鬧『毛』玻胃好牙好吃嘛嘛香。」蔡飛有些怒了,口氣略重了一點。

居然在接風的酒席上就這麼來了一齣戲,好多同志都饒有興趣的看著東貢市目前的三巨頭在暗中較勁著。

晚上,依高雲家裡。

「看白天的架勢,蔡飛此人來勢不善埃」蘭立權同志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線憂鬱。

「此人什麼背景?」戴忠強看了依高雲一眼,自然希望他這位在省里有著深厚背景的書記能提供些什麼小道消息了。

「省委付書記的大前鋒。」依高雲淡淡的哼了一聲,喝了。茶,剩下幾片茶葉一直在嘴裡嚼著,好像ting有味兒似的。

「這個蔡飛,聽說付書記一到咱們西林省他就巴上去了。僅僅一年時間,就由正處級幹部調整到省委辦任副主任。現在居然到咱們東貢市來耍橫了。依書記,咱們是不是得教訓一下他。讓他也曉得,這東貢是東貢市,並不是省委辦公廳那地兒。」蘭立權干聲聲講道。

「白天的情況看,他好像在跟葉凡較勁。咱們是不是可以讓他們較上幾回,爾後觀察他到底想幹什麼?,…戴忠強看了依高雲一眼,有徵求意見的意思。

「此人野心極大,從白天的架子看,找了那麼多的常務副廳長副廳長來助威,明擺著在顯擺。

顯擺給誰看,我看,他今天找葉凡的麻煩。估計,目標並不在葉凡身上。葉凡一個外來戶,一個被交流被貶的幹部。1880

在咱們西林省是一點依仗都沒有。蔡飛跟他較什麼真?我懷疑,他玩的是聲東擊西,好像是在試探依書記你的態度。」蘭立權這眼睛雪亮著。

「拿葉凡立威,爾後樹立威信后再以此來壓制我罷了。」依高雲冷冷的牛道。

「他敢1蘭立權聲音突然粗了不分貝。

「他有什麼不敢,仗著省委書記付國雲同志撐著。我在想,是不是省里幾位領導想在東貢市拉開一場角逐賽了。

從最近祝省長對葉凡的態度看,葉凡就是祝省長樹立的典型。而祝省長傾向葉凡,馬上付國雲書記就把雷志峰挪走,塞進了蔡飛。

而為了進一步削弱葉凡的力量,連藍存鈞這頂常務副市長帽子也被付書記給摘了。

這個機會,倒是咱們無意中給他創造的。不過,新來的郭則軍此人我看是一時看不透他。

此人表現很低調,在白天的任命以及酒席上都是不講話。他會不會是省委某位領導安排下來的就難講了。

也許,他還是付書記安排的一枚暗棋。而咱們這些同志,自然,全是省委領導角逐的棋子罷了。」依高雲眼光毒,講著后突然臉一板哼道」「付書記,我依高雲要讓他曉得。這東貢市的一畝三分地,並不是蔡飛能『插』手扭轉的。所以,今天我出手小助了葉凡一回,稍稍的打擊了蔡飛的勢氣。」

「葉凡不足為慮,現在藍存鈞到陽春糖廠了,他根本上就成了孤家寡人。一個市長,在市『政府』班子裡頭找不到同盟。而且市委裡頭又成了單幹戶,很悲哀的。我想,經后,這小子估計會夾著尾巴做人的。

如果他不依附著咱們,咱們就把他的權力全面架空。讓他這個市長在東市講的話就是放屁,沒人聽。

」戴忠強對葉藍聯手掏走了自己五千萬是耿耿於懷,差點咬牙著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