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全盯著葉老大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全盯著葉老大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估計,經后的市『政府』班子裡頭會更熱鬧的。儼然唱大戲嘛。

如果郭則軍真是付書記安排的一枚暗棋,那肯定是到市『政府』跟葉凡頂牛的。葉凡是祝省長的代言人,而郭則軍是付書記的代言人。常務副市長跟市長較勁,勢頭很好。呵呵,市『政府』,經后可是有得熱鬧可瞧了。」蘭立權一臉的興哉樂禍。

「嗯,市委一頭還是咱們一家獨大。咱們穩定的握有四票,即便郭則軍是付書記安排的暗棋,他跟蔡飛聯手也不過兩票,跟咱們比,不成比例。至於韋理國現在還剩下的二票,呵呵,一般會表示沉默。儼然是三國鼎立,不過,咱們是魏國,霸主曹『操』。葉凡這個市長最慘,倒成了窩居蜀中的小劉備。像是蔡飛一到儼然就是江東孫權了。」戴忠強樂呵呵講道,心情一時大好。

「呵呵,老戴,我可不想當梟雄曹『操』。當然,曹『操』的優點咱們是要繼承的。至於有些方面,就不要了。」依高雲淡淡笑道,咕嚕著喝進了一大口茶,代表著老依同志心情不錯。

一個星期後,mo底結束,而糖廠的人事調整也進入了安排當中。因為市『政府』班子裡頭大部分同志都不想沾這燙手的東西。1881

所以,對於葉藍兩人聯手提出的初步的人選架構,倒也沒什麼人提出反對意見。

而接替藍存鈞的常務副市長郟則軍同志完全一幅不管不顧的架勢保持沉默。

月底了。

藍存鈞樂滋鼻的走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藍老弟,看你這一臉喜s樣子,是不是糖廠的土地有著落了?」

葉凡一邊招呼著藍存鈞坐下,一邊笑道。

「沒錯,東州區有個廢育的叫紅陽的啤酒廠,而江遠區有個叫泰達的搬走了的造紙廠。兩個廠的廠區面積都相當的大,如果能合二為一,作為咱們陽春糖廠的新廠址足夠了。而且,面積不會比原廠小多少的。這裡可是市區,地理位置的優勢就不用我多講了。」藍存鈞笑道。

「不會那麼簡單吧在這件事上你肯定是遇上麻煩了。」葉凡斜了藍存鈞一眼,淡淡笑道。

「唉,啥事都瞞不過葉市長你那神秘的眼神。」藍存鈞嘆了口氣。

「說來聽聽,能解決的還是趕緊擺平了。糖廠的搬遷不能拖這事我已經跟祝省長講過了。估計,以著老祝同志的xing格,他肯定在關注著咱們的。咱們倆啊,都是捆綁在糖廠這條船上的兩個可憐人。」

葉凡講道。

「紅陽啤酒廠七八年前還是很紅火的,咱們整個東貢市人都喜歡喝紅陽啤酒。

只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在啤酒廠的佇水池裡居然發現了死屍。

這下子一傳開,誰還願意喝紅陽啤酒?

後來就此倒了。而工人也全散了。只是這廠子一時也沒賣掉。在咱們東貢市,沒有幾家企業發展得很紅火的。

而泰達造紙廠業務還不錯,只是市區擴大后這裡儼然是市區。造紙廠污染太嚴重而且,晚上還會放出能臭死人的毒氣。

所以,最終還是被人告得搬走了不過,這廠房到現在也沒人願意處理掉。

原因聽說彼多的,土地糾紛等等。不過,經過我了解,真鼻的原因並不在此,而在兩個區的區委領導人頭上。」藍存鈞講道。

「這倒怪了,難道蔡信則和曹伍輝兩位區委書記不願意處理掉這兩個爛攤子。為什麼呢?」葉凡問道。1881

「兩個廠都很奇怪,奇巧得很。兩個廠子的廠區居然都位於江遠區和東州區交界的地盤上。

估計是以前沒有分區前人們並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後來一分區就鬧出問題來了。

江遠區講這廠子是屬於他們的,而東州區講這廠子地盤是屬於他們的。

反正就是為了錢,鬧得不可開交,最後,僵持不下大家都處理不了也就拿不到錢了。而想買的買家也因為怕糾紛而望而卻步了。」藍存鈞皺了皺眉頭講道。

「招集兩個區的領導人共同協商不就解決了嗎?」葉凡說道。

「老大,我現在已經不是東貢市的常務副市長了。我有什麼權力去招集蔡信則和曹伍輝兩人協調,人家會理我才怪。」藍存鈞略顯失落,說道。

「呵呵,我倒把這一茬給忘了。不過,存鈞我看,還是得想個辦法,把你納入到市『政府』班子裡頭來。

既然省里如此重視陽春糖廠而你又是正廳級幹部,而糖廠又是市『政府』直屬的企業進市『政府』班子完全有理由。」葉凡笑道。

「這個,估計有些難度。」藍存鈞搖了搖頭。

「沒事,我試試再說。不過,協調的事得抓緊,就現在吧,我把蔡信則跟曹伍輝都叫來問問。

葉凡說著,馬上把秘書冬青叫了進來,交待他去通知一下。

冬青去通知了,一個小時后,江遠區書記蔡信則和東州區書記曹伍輝兩位同志都帶著相關的人員到了市『政府』的小會議室。

「今天把你們倆位招集到這裡,就是想處理一下紅陽啤酒廠和泰達紙廠老廠區的事。

既然兩個廠子搬走的搬走,倒閉的倒閉了。這老廠區一直閑置著也太可惜了。

是不是把它們變成錢處理掉,一來可以減輕一些你們倆桑,二來,也可以給原廠的職工一些補貼是不是?」葉凡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葉市長,是不是誰想要這兩個廠子?」蔡信則和曹伍輝居然同時出口問道,看來,兩位同志很敏感。

「這事還是由藍廠長跟你們講講吧。」葉凡示意藍存鈞道。

「是這樣的,我們陽春糖廠想在市區辦個分廠。所以,感覺紅陽啤酒廠和泰達兩個廠的地點還較符合我們的要求。」藍存鈞自然是儘力在淡化對這兩塊地皮的渴求了。免得兩個老傢伙聞出什麼味道來漫天要價就麻煩了。

「辦個分廠一個舊廠就夠了,何必兩個廠區?」曹伍輝看了藍存鈞一眼,首先發問了,看來,真是聞到什麼味道來了。也許是現在陽春糖廠的1.9個億的巨額錢款刺ji了兩位書記,都想藉機撈上一筆了。

「是啊,紅陽啤酒廠和泰達廠區面積可都不校」蔡信則也問了一句,盯著藍存鈞。

「總得為陽春糖廠經后的發展拓展一個足夠大的究竟吧,暫時來講一個廠區就夠了,沒準兒經后陽春糖廠發展起來了,一個就不夠用了。

乾脆現在在起步階段要搞就搞大點的,免得經后再麻煩。而且,對於糖廠的發展葉市長的信心很足,準備做大做強還得往外邊發展。1881

而陽春糖廠是市『政府』直屬的企業,說起來也是全市的一個試點。

市『政府』班子成員都很重視,而省里的祝省長也在關注著糖廠的發展。

如果糖廠真發展不上去,那就得挨板子的。」藍存鈞看了兩人一眼,自然也相當的狡猾,不但搬出葉老大來壓制兩人,而且連祝省長都給搬了進來。

不過,顯然,1小藍同志的話並沒有多大的威懾力。

蔡信則看了曹伍輝一眼,講道:「既然市裡把陽春糖廠作為試點在抓了,那在資金等各方面都將作為重點傾斜了是不是?」

藍存鈞一聽,知道蔡信則這老傢伙想以事說事了,那是趕緊講道「本該如此,只是陽春糖廠還負著幾個億的債務。咱們市的情況兩位書記想必都清楚,所以,市裡直接財政方面能支持的也是有限句實話,雖說從省里到地方各級財政都給了陽春糖廠接近二個億。如果真把這筆錢投入陽春糖廠,估計,資不抵債。」

「呵呵,陽春糖廠的問題大家都曉得,這個,不用藍廠長講我們都清楚。

不過,至少,你們現在賬面上還有著1.9個億的款子。而我們的泰達紙廠以及還有老曹的紅陽啤酒廠雖說搬的搬倒的倒。

但一系的後面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就拿我們泰達紙廠來講吧,當初因為污染問題被迫遷走了。

藍廠長想必也清楚,這樣的一個大廠整體搬遷,那等於重新投一個廠又有何區別?

當初泰達被人告了,搞得人心惶惶。大家都講廠子要倒了,惹得廠里幾百號職工全鬧開了。

為了安撫這些職工,在原紙廠沒錢的情況下,我們江遠區不得不從本來就緊巴巴的區財政一塊一次xing硬擠出了四千多萬給他們。

到現在這筆錢也沒還給我們江遠區『政府』。有啥辦法,泰達畢竟是江遠區的泰達,作為『政府』,總不能眼看著他們就此關停廠子吧?

後來,紙廠的領導班子考慮到江遠區的實際情況,這四千多萬可是不筆不小的款子。

所以,就把原廠區轉給了我們江遠區,用來抵押那四千多萬的款子。而且,當時簽得有合同,所以,泰達的老廠區實際是屬於我們江遠區『政府』的。

而且,幾年過去了,當時的四千萬跟咱們現在的四千萬比,那是貴了不少的。

就是算利息的話,按信用社的實際利息算估計現在也得到五千來萬吧。」蔡信則貌似在講述泰達的困境,實際上傻子也能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