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扯掉半隻耳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扯掉半隻耳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鐵占雄聽了后說道1葉凡,你不是有那麼多兄弟。叫個出去,一旦查出甘英英等人藏身之地,即便是在國外,你的兄弟也可以用非常規手段把人給暗中弄回來。

即便是搞不回來錢,但至少會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如果真如你猜測的那樣,這事很可能是京城的蘇家在背後『操』縱,無非是想搞『亂』東貢市的經濟以及發展的良好勢頭。

那咱們就得更小心了,一定要查出幕後黑手,把蘇家給糾出來。

到時,你借給「惠景擔保,的錢就有著落處了。到時,咱們讓蘇家偷雞不成蝕把米,反倒為東貢市經濟發展作些貢獻。」

「嗯,狠狠地敲他們一筆回來再說。」葉凡甩狠話了,想了想講道「行,你跟李老支會的人查人的下落,至於後面的事,我安排人去敲定。就是這些良心大壞的傢伙藏在月球上,老子也定必把他們抓回來。」1884

當天下午,鐵占雄派了幾個破案查賬高手暗中到了東貢市。協助王朝一起查處榮光大案。

二天後,事態進一步惡化。市民們到榮光集團吵得更凶了。為了防止意外,王朝不得不安排幾個民警站在榮光集團大門口威懾一下。

中午,葉凡正吃飯。

藍存鈞打來電話,說是李溪滿被人圍堵,臉上早鼻青臉腫了。

葉凡婁緊問原因。

藍存鈞興哉樂禍、笑道:「也不知誰把李溪滿簽字借給榮光集團錢款的事給捅了出去。

糖廠的職工幹部們一下子全沸騰了。而李溪滿忘拿了一樣東西,剛剛回來拿了後走到廠區大門口就被幾百號人堵住了。

有些職工脾氣較暴臊,當場又打又踢。甚至,有的居然用嘴咬人,李溪滿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幹了好幾下。

幸好我也在廠里,馬上出來一看,這老傢伙臉上早紫腫成豬頭了,而且,鼻血直流,大叫著救命。

我拚了命才暫時壓制住了。不然,李溪滿同志會不會犧牲在廠門口的職工幹部們的鐵蹄之下就難講了。」

「人呢?」葉凡問道。

「還被圍堵著,都叫著要他還錢。,…藍存鈞講道「這事,估計還有點麻煩。他半隻耳朵都被人扯掉了,得送醫院去才行。而且,現在人越聚越多了,上千號人了。我怕到時真ji憤時會擋不住大家的憤怒的。」

「馬上把人弄走,最好是直接送市醫院。還有,儘快的勸散職工。這事,我想,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捅咱們刀子?」葉凡哼道。

「越機作『亂』,搞『亂』了一切后糖廠自然發展不上去了。目標是不是想讓糖廠就此倒下。

我想,背後那人的真正目標在你我身上,並不是糖廠本身。糖廠只是他們扳倒你我的手段罷了1藍存鈞哼了一聲去勸職工幹部了。

「八成如此。」葉凡說道。

不過,顯然,藍存鈞的勸戒沒有多少人聽。葉凡只好匆匆趕到了陽春糖廠。

發現廠門口黑郊郊的一大片人,估計不下二千號人。老人小孩子fu女青年都有。『亂』七八糟的,大多數都是在罵李溪滿狼心狗肺吸大家的血汗錢什麼的。

「葉市長來了。」見這種情況,葉凡交待師傅把車子停在百米開外。不過,盡萃是這樣,還是被發現了。聽不知誰那麼一喊,幾百號人都向葉老大的車子涌跑了過來。1884

葉凡迅速開了車門下了車子,拿起車裡的半導體話筒就喊道:「你們不去上班,在這裡豐什麼?」

聽葉凡那嚴厲的聲音一喊,好多職工都微微的一頓腳步,不過,有人喊道:「我們要求槍斃了李溪滿1

隨著喊聲,職工們又朝葉凡跑了過來。

「處理李溪滿那是上級領導的事,不過,你們得馬上回去上班。」葉凡又喊道。

「上個屁班,咱們的血汗錢全餵了李溪滿這條惡狗,還上什麼班?」有人在人堆里大聲喊道。

而那邊,圍著李溪滿的人又開始往李溪滿『逼』近了過去。

「藍廠長,我現在以陽春糖廠黨委書記名義宣布。誰還站在大門口閑dng著不回去上班的,馬上開除1葉凡的話聲音很粗很大,嚴肅得嚇人。

果然,湧來的人全停了下來。

「他嚇唬人的,咱們是正當要求,憑什麼開除我們?嚇唬咱老百姓是不是?」有人又躲人堆里鬧事了。

葉凡身子一晃,幾步就竄進人堆里。幾秒鐘過後,叭嗒一聲,有個人被葉老大甩在了地下,痛得那傢伙直喊媽。

「你叫什麼名字,是你講我不敢開除你是不是?」葉老大兇巴巴的婁著地下那個瘦瘦的年青人喝問道。

「我我沒講,沒講」年青人嚇得tui一蜷縮,臉s突然變得有些蒼白,急著說道。

「我現在數刀下,如果不退回去上班的就作想鬧事處理,馬上開除。」葉凡指了指大門開始數數了。

1……2……3……4……

人群再沒猶豫,『潮』水般的往往工廠後邊退了回去。

其實,現在的陽春糖廠基本上僅有二成左右的職工在上班,大家槍流著上班。八成職工都在聊天打屁沒事幹。不過,被葉老大那嚴厲的眼神『逼』著,誰也不敢再往這邊來了。

而糖廠公安局的十幾個警察趕緊把李溪滿弄到車上,拉響警報直往市醫院而去。

當然,先前藍存鈞已經安排廠里的醫生簡單的包紮了一下。不然,李溪滿估計早暈了。

「夠熱鬧的。」剛調來的蔡飛副書記看著窗外,淡淡講道。

「倒真是來得及時,這正是咱們所需要的。這事,是不是得向省委彙報了。藍存鈞上任廠長才多久,居然惹得職工幹部們集體罷工。

根本就不堪大用嘛1副市長甘秋秋在蔡飛背後幾米開外的地方講道。

「葉凡是糖廠黨委書記,他才是第一責任人。而藍存鈞是干具體工作的責任人。兩個人都要栓在一起,全跑不掉滴。」蔡飛淡淡的哼了一聲轉過身來,問道「榮光的事怎麼樣了?」1884

「越來越熱鬧,我暗中調查過了。榮光的錢如果追不回來,肯定得倒了。到時這些借錢戶有的估計得跳樓了。這引起的反響,簡直是不堪想象。」甘秋秋講道。

「庸才就是庸才,難怪南福省要把他塞到這裡來。一點小事都處理不了,現在被榮光跟陽春糖廠這麼一夾擊。人都跑國外去了,到哪裡去把款子追回來?『亂』肯定得『亂』了,只是,咱們又能從『亂』中取到真金沒有?」蔡飛一屁股坐了下來,好像在自語,好像又是講給甘秋秋聽的。

「依高雲雖說暫時主持著市委工作,不過,韋理國並不賣他的賬。

而葉凡到東貢後跟依高雲的關係有些模糊。兩人暫時好像還沒發生什麼直面的衝突。」甘秋秋說道。

「沒發生並不等於不能發生,咱們就得加把火才行。一旦兩人正面發生衝突,依高雲必要把葉凡全面壓制下去。

而且,還得隨時的防著韋理國這個才算是名正言順的一把手。依高雲又不是神仙,難道事事都能擺平。

一旦他筋疲力盡之時就是咱們出手之時。」蔡飛淡淡的講道,一臉錘。茶,好像在講一件無關痛癢的事似的。

「我們的力量暫時還是太薄弱了,常委裡頭就兩個人。

不過,好像比葉凡這個全被架空的所謂的市長好一些。」甘秋秋話語里充斥著一股子興哉樂禍口氣。

「不一定,主要是韋理國的態度不明。從此人做事的一向風格看,他很可能會支持葉凡的工作。

不過,韋理國原來的那幾個圈內人好像也被依高雲拉走的差不多了。拉不走的現在也成了啞巴,成了常委會上的擺設。」蔡飛講著,想了想說道「聽說李晶晶原來跟韋理國的關係還不錯,只不過她也算不得是韋理國的人。後來韋理國一病,李晶晶現在跟依高雲走得較近。不過,李晶晶有個弟弟現在省委辦工作。」

「他是幹什麼的?」甘秋秋問道。

「普通科員,到省委辦也已四年了,完全可以提副科了。」蔡飛說道。

「正好,這個能不能成為爭取李晶晶的籌碼?」甘秋秋笑問道。

「一個副科職位當然不能打動李晶晶,不過,從長遠看。既然他弟弟李向峰想在省委辦發展,就得聽我蔡飛的。好歹我蔡飛在省委辦也混了不少年頭。除非李晶晶能做到無視親情。我想,一個女人,應該做不到的。再說,依高雲也未必信任她。兩人更多的是合作夥伴關係罷了。」蔡飛相當的自信。

「那咱們就有三票了。」甘秋秋笑道。

「可惜了,韋理國一直就這樣拖著半死不活的。使得東貢市市委常委實際上才10個。不然,你倒是有希望。不過,暫時還不行。」蔡飛搖了搖頭。

甘秋秋一聽,頓時那雙眼神來了精神頭,他看了蔡飛一眼,講道:「我倒是不急,其實,韋理國這樣拖著也好。」

「為什麼?」蔡飛倒是覺得有些奇怪了,轉頭細看了看甘秋秋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一眼。心說這女人,好像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