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幹將巨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幹將巨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韋理國拖著就當是為你的上位作準備不是更好?等你站穩當了腳根。一旦感覺到這東貢市能拿下了,我想,上頭是不是會考慮這個了。到時,韋理國退了,你上去順理成章。」甘秋秋還不忘小拍了蔡飛一記馬屁。

「呵呵呵,你個秋秋啊,我哪有那本事坐一號位置。人家依高雲跟葉凡還不拔了我人皮。」蔡飛貌似在自謙,實則上從骨子裡甘秋秋能感覺到蔡飛那種從省里下來,背靠大山的自我優越感。

「有付書記在,一切不可能的都有可能。而且,蔡書記你是從省委辦下來的。

什麼樣的領導沒見過,交際廣,那天陪你下來的可是不少都在省里那些廳局裡相當有份量的領導。有大家幫襯著,上頭關注著,你上去是遲早的事罷了。不過,現在咱們的目標就是打壓葉凡跟依高雲,權立蔡書記您的威信。」甘秋秋很善解人意。

「你說說,市裡誰最不願意看到東貢市最近發生的兩件大事傳到省里耳里。」蔡飛說道。1885

「第一肯定是葉凡,第二就是依高雲了。葉凡是糖廠一把手,糖廠出問題葉凡首先得打屁股。

而榮光集團聽說還向糖廠借了錢的,這筆錢,肯定打水漂了。我想,葉凡跟藍存鈞是不是先查到了有這麼一筆錢。

所以,倆人才會顯得那麼有信心要把一個爛攤子帶出來。而一旦榮光倒了,那筆錢自然打了水漂。

到時,連帶著糖廠肯定倒閉。到時,葉凡跟藍存鈞想抽tui都來不及了。」甘秋秋這女人雖說長相不咋的,但人著實聰明,彼有股子女軍師的架勢。

「他們倆還想抽tui,那是不可能的了。就是糖廠倒了,也得死死把他們倆壓死在這爛泥潭裡,永世不得超生。」蔡飛那臉上突然閃現出一道狠厲來。

「而依高雲一直想成為正式的東貢市一把手。這個時期是考驗他能否主持東貢市大局的非常時期,這個時期,東貢市絕對不能『亂』了。哪怕是有一點小鬧騰依高雲也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陽舂糖廠和榮光集團的事,依高雲不是坐著觀望。

我想,他肯定會通過一些渠道『插』手。即便是這兩個公司廠子要倒,也得等依高雲坐上一號位置后落座了再倒。

蔡書記,我猜得可對?」甘秋秋淡淡笑道,一雙聰慧的雙眼倒是令得蔡飛心裡一動。

「呵呵,找點事干吧。」蔡飛淡淡的笑了笑,甘秋秋點了點頭,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意思了。

第二后,葉凡打電話給盧偉跟陳軍,自然是希望兩位老弟出把力氣,把捲款逃走的人給抓回來。

奇怪的就是兩人居然都不在。盧偉家裡人的說法是最近接到上頭通知,他這個省城公安局局長協助中紀委到外省秘密辦案子去了。

這個,對各地公安系統的同志來講也情屬正常。葉凡也沒懷疑什麼,不過,接著打了電話給陳軍時,這傢伙的電話一直關機。

葉凡只好打給了陳嘯天,問道:「陳老,陳軍呢,怎麼一直關機著?」

「哦,最近他以前在五台山拜的那位師傅叫他回去。聽說他師傅快不行了,陳軍是他唯一的弟子,總得盡點孝道。雖說他也沒教陳軍什麼,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陳嘯天講道,轉爾問道「公子有什麼事交待他去辦是不是?要不你給我講講,我去辦算啦。」

「哦,不在就算啦,沒什麼事?」葉凡講道。

不過,不久妹子葉紫衣來了電話。說是最近陳軍的母親很不開心。問她也不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葉凡只好叫妹子多安慰一下陳軍的母親心裡倒沒有懷疑其它什麼。因為女人有時會煩心也情屬正常的事。

二天後,葉凡被依高雲叫了過去。

到了市委后發現依高雲的臉有些yin沉的坐在轉椅子上,估計是發生什麼事了。他見葉凡進來,兩人都點了點頭。

「剛接到省里曾省長電話,問詢我們東貢市到底怎麼回事?搞得人心惶惶,一個榮光集團,借錢戶都擠到省委尖門口折騰去了。1885

還有陽春糖廠,謠言是越傳越開,說是要倒了。而糖廠一些幹部職工也有些蠢蠢yu動。

更可氣的就是糖廠那一批老傢伙,全湊成一車到省經貿委要求調回去。而劉石主任差點被圍攻了,又是拿文件又是拿什麼的證明糖廠已經不是省經貿委下屬企業,要找找東貢市的葉市長去。

而省里領導也生氣了,說是上面拔了那麼多錢怎麼陽春糖廠還搞成這個樣子。

這個,叫我怎麼解釋。最後,曾省長講他已經交待依傑明省長下來看一看。

現在已經起程了,葉市長,你要做好準備。」依高雲面syin沉著講道,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估計,這次依省長來只是打前哨。

如果解釋不清楚,下邊會派出正式的調查組下來。」

「哼,有人想捅事,依書記,你難道沒看出來?」葉凡十脆直白地哼了一聲。

「這個,咱們沒有證據,不好猜測。

」依高雲掃了葉凡一眼,講道「不過,咱們首先得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才行。不然,你說說,糖廠真沒事嗎?

當初不是跟你講過,絕對不能接這個爛攤子。這下倒好,剛接手才多久就出事了。

而且,一鬧就是大事。至於榮光集團,如果處理不好的話也將會釀成大事。

上千號的借錢戶折騰開就能帶動幾萬人。比如張三借給了榮集團50萬,這50萬還不是他一個人的。

而是親戚朋友全湊一塊的。就這50萬其中就摻雜著也許有十幾個小借錢戶。你統計過沒有,到底有多少人借了錢給榮光集團?」

「榮光這邊很不樂觀,我已經交橡王朝帶人去調查了。初略的調查結果是涉及資金15個億。

大大小小的借錢戶不下上萬。咱們東貢市並不富裕。能拿出一萬幾萬的都是些拿工資或老百姓從牙縫裡摳出來的。

他們就指望著這點錢生些利息錢了。這下子不但利息沒指望了,估計連母錢都得飛了,不心痛不行啊!

也許幾萬塊錢是人家辛辛苦苦擠了好多年才存得的一點錢。這事處理不好,真會釀成大事。」葉凡也是一臉的痛心講道,他看了依高雲一眼,說道「我已經交待王朝全面調查,爭取儘早破了案子把嫌疑人抓回來再說了。」

「沒用了,即便是抓回來,估計人家也揮霍得差不多了。這麼巨額的錢,不可能提成現金的也許,早存在瑞士銀行或國外什麼銀行了。

而且,其中涉及到一些違法的幹部好幾個重點人物全逃國外去了。

要抓回來,難了。

所以,我們要做好充分準備。做好最壞的打算,這個時候,你最好站出來,市『政府』再不『插』手就怕後果會越來越嚴重了。」依高雲面s有些蒼白。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這傢伙想叫自己出面擦屁股了。想了想葉凡講道:「這事市『政府』不好出面,人家榮光集團又沒提出什麼要求。1885

而且聽甘董說是正在籌錢。

si人公司的事,市『政府』冒然『插』手,我怕會引出什麼額外的糾紛來。

而且,如果真『插』手了,人家把這屎盆子又扣市『政府』頭上,那怎麼辦?光是一個陽春糖廠就夠頭痛的了,再加上一個榮光集團,估計把市『政府』賣了的話也填不了這個大窟窿的。」

「嗯總得拿些出來先填一填,老百姓看不到錢是絕不會罷休的。

不過,全填也不可能,哪來那麼多錢,十幾個億市『政府』又不是開錢莊的。不過,不管怎麼樣,你是市長,是東貢市『政府』的當家人,你不站同來誰站出來?」依高雲一臉嚴肅說道。

「這事,『插』手可以但絕不能給錢。錢這個東西,一給就收不住手了。到時,這個窟窿只會越填越大。咱們『插』手只能對外宣布市『政府』介入調查而且,以穩定民心為主。」葉凡講道答應『插』手,但不答應直接給錢。

「你自己看著辦吧,關鍵是依省長的事你要想好怎麼樣應答。」

依高雲擺了擺手。

「該怎麼答就怎麼答。」葉凡說道。知道依傑明這次下來肯定沒有好事的。還不是因為李溪滿的事來折騰自己罷了。所以,葉老大心裡也有怒氣。

晚上,葉老大總感覺到郁同。

隨手把手腕上套著的「幹將,拿了下來在手中把玩著。

「你丫的1葉凡一聲吼叫,全部怒氣發出,把幹將當飛刀一把甩向了幾十米開外一顆梧桐樹上。

這一甩可是融合了葉老大九段高手的全部勁氣加上全身的怒氣,詭異的事發生了,本來葉凡是想才比米開外那棵梧桐樹。

想不到心念一動,手指頭出現了一點偏差,幹將無聲的在梧桐樹竿上繞了一圈子后師地一聲微響,扎進了旁側還有十幾米距離的另一棵梧桐樹竿上。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的內息能控制到幾十米開外的幹將?怎麼可能,師伯能否做到都難講,更別說我了。以前不是只能讓它動一動,今天為什麼如此的聽話」葉老大頓時就目瞪口呆了,喃喃自語著像個瘋子跑到樹竿前,鷹眼細細的觀察起刀片來。

發現刀片此刻好像硬如金鋼石一般,刀口『插』入樹竿中劃過的刀痕相當的小,不小心的話一時無法看見。

葉凡昂足了勁氣手指頭往回一勾,這次還真些靈念,發現『插』在樹竿中的幹將微微顫慄了一下,不過,就沒有下一步動作了。

「你丫的給我出來1這次葉老大生氣了,沖著那不會講話的「幹將,吼了一多,全身勁氣發出往刀片上招呼了過去。

師啦一聲微響,幹將聽話的從樹竿里抽出身來。葉凡伸手輕輕一動就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