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果然是蘇家乾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果然是蘇家乾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它原因等下再講.咱們現在正談的是對至朝同志的x境芯

作為東貢市**局長,如果都這樣的胡『亂』指揮那最終都會出事的。

而且,當時,大家都看見了,王朝同志根本就不服從領導命令。

像書記嚴肅的下命令了他居然還在推託。

是誰給了王朝同志如此的膽量,我想,這裡頭是不是也有其它的什1888

么問題?所以,本人建議,對於王朝同志,光是寫檢討反省還不夠,

應該馬上停職接受組織調查。

而且,實在不行該換人也得換。咱們絕不能讓這種事再發生第二

次。這次下來是像省長,也許下次來的就是付書記。

同志們啊,像王朝同志的這種錯誤,如果再犯錯誤是犯不起的。

絕不能再手軟了,一定要嚴肅處理。,,蔡飛一臉嚴肅,這傢伙也相當

本來依高雲指揮不動王朝老像同志肯定很丟臉了。居然又被蔡飛捶

在了檯面上來提。這不是直接打依高雲的臉。像高云為了面子,不處

理王朝肯定是不行的了。蔡飛玩的好一手以別人之矛攻擊自己的對手

的好把戲。

這在體制內叫『借槍」。

善於『借槍,的同志就是使資源最大化的同志。往往這樣的同志

能在官場中遊刃有餘,即便是自己實力較弱的時候也能讓別人看到他

的厲害之處。這其實就叫關係的處理罷了。

聽蔡飛這麼一兜轉在坐的同志全都隱晦的看向了像高雲。倒要

看看這位代理主持人如何的處理這種棘手的事。是願意當蔡飛的『槍,

還是另有其它法子,就在於大家玩法的高明了。

不過,令大家都相當失望的就是。像高雲這位老同志居然玩『淡

定,。他是一言不發,默默的品著杯中的茶。1888

這貨偶爾還會發出一聲『呻,的微小聲音來好像這普通的綠茶是

極品的武夷大紅袍似的有滋有味兒品著。

『『處理王朝,我想不出王朝同志犯了什麼錯居然還要『拿下.。

蔡飛同志

當時的情況你沒看清楚嗎?

王朝同志已經儘力了,而且,為了保護像省長,王朝同志一個人沖

了過去。

同志們,當時圍著像省長的可是有上百號人,上百號人是什麼概

念,在群情激奮下什麼事干不出來。

一個人衝過去那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王朝同志不但不能罰,

而且,還要點名褒獎。

咱們市『政府』要做么賞罰分明,才能讓下邊的同志心服口服,賣力

的工作是不是?

至於說為什麼會警力不足?我相信蘭立權同志作為政法委書記,應

該清楚這事的。,,葉凡淡淡說道。

『『這事我也知道一些

王朝同志彙報說是最近因為榮光集團的案子

他實在是抽不出人手來了。因為,大部分**都給派出去辦案子了。

一個涉及十幾個億的案子,就是拿到全國去也是特大案子了。,,蘭

立權居然幫王朝講話了。

蔡飛一聽,臉『色』頓時更陰沉了。他知道,蘭立權是看像高雲臉『色』

的。像高雲沉默不語那就代表著他不想當自己的『槍,。1888

『『東貢市**局警力不少吧,幾百號人,一個案子難道全給派出去

了。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榮光發生的事,王朝同志的責任不可推卸。

而且,像省長在離去時有提過,說是咱們東貢市**局是要整頓了。

像省長這可是直接的向咱們敲響了警鐘,咱們不能置領導的指示於不

顧。,,這時,郭則軍同志居然搬出像省長的話來壓制大家。

『『呵呵,郭市長我不清楚你是不是耳背還是什麼原因。,,這

時,葉凡居然淡淡一笑問道。

『『我不明白葉市長這話什麼意思?,,郭則軍一聽

看著葉凡『逼』著問

道。

『『當時依省長走時講的話估計大家都聽清楚了,依省長的意思應該

是指東貢市**壓的條件太差了。

交待我們市『政府』要多出些錢幫助他們裂備一批好的辦案工具。所

以他才會講是『整理」而不是『整治,。

則軍同志就一字之差意義中是天差地別的

整理當然是指**

局條件差,就連警車都老化了。

遠處的幹警來不及趕回來?,,葉老大還真會歪曲事實,話講得還真

是冠冕堂皇的。

郭則軍臉『色』漲得有些紅了,講道:『『葉市長,像省長明明講的是

『整治,什麼時候變成『整理」了?如果真是『整理」就是從句子的

語法上去講也不通順是不是?難道像省長堂堂的省長連句子都講不清

楚。葉凡同志,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真是可笑了。,,

『『有啥可笑的,當時依省長離開時我離他最近了。的確講的是

『整理」兩個字而不是『口兒n

就在注時候.賞傳部長依青蓮突然『插』嘴.旗幟解m刑為葉

凡證實了這事。

當時依青蓮的確是離依傑明最近的人,而且就在他身側。至於說

是不是聽成了『整理」,這個,只有天曉得。相信在坐的沒一個會傻

到去問依省長的地步。所以」離依省長最近的人反倒成了最有真實『性』

的證人。

『『你怎麼能歪曲事實呢?依部長,作為搖宣傳的人,更應該注重

事實。如果歪曲了報道」那將釀成什麼後果」想必你最清楚了。」」蔡

飛看了依青蓮一眼」冷煞煞的哼道。

『.這個我清楚」不勞蔡書記指教。連這點都不清楚」我還搞什麼

宣傳工作。,」依青蓮那是一點面子沒給蔡飛這個副書記留。

就是依高雲也在暗暗吃驚,依青蓮何時吃了熊心豹子膽變膽大了。

要知道」依青蓮是個女子」就是在韋理國掌權的時代在常委會上的發言

也是相當委婉的。

所以,她在市委里的口碑還是相當不錯的。想不到今天居然直統

統的回擊了蔡飛。那可是扯下臉皮在反擊的。

箇中原因依高雲自然琢磨不透,那是因為葉老大做的手腳嘛。依

高雲同志只能以估計這事是韋理國在背後『操』縱為理由不想了。難道韋

理國也不喜歡蔡飛這個人」你高雲自然在心裡琢磨開了。

『『好了,今天的事王朝同志安排得是有些『亂』。寫份深刻栓討

吧。,」依高雲擺了擺手講道。

二天後的晚上。

王朝夾著一個公文包,匆匆走進了葉凡的住處,正好藍存鈞也在。

『.看你一臉喜『色』」是不是案子有眉目了?」」葉凡一邊招呼他坐

下」一邊問道。

『.原榮光集團財務部部長甘英英已經抓回來」她全招了。,」王朝

說道。

『『呵呵」估計你又用了分筋錯骨手吧?,」葉凡淡淡笑道。

『『沒有,一個女人,何必如此的麻煩。,,王朝略顯得意的掃了藍存

鈞一眼。

『『噢,沒用,那你怎麼倒出她肚裡的貨的?想必甘英英這種膽大包

天,連幾個億都敢捲走的女人必也是一個堅毅之輩。這種女人」不好

降服的。」」藍存鈞哼道,自然是想打擊一下王朝同志了。

『『山人自有妙計,其實,甘英英跟甘雨唇有親戚,甘雨唇還得叫

她一聲堂姐。

當然」這個堂姐是隔代了的,不過,也是相當親的。所以,甘雨

唇才會把她安排在財務部任負責人。

而且,給了她很大的財權,才會釀成如此的後果。不過,本人只

不過玩了一小手段罷了。

把甘英英的兒子抓來給她來了那麼一下,虎毒不食子的。甘英

英」頂不住了」終於招了。據她交待,她卷錢逃走也是『逼』不得已。」」

王朝講道。

『.『逼』不得已,倒是怪了,有錢卷難道她還不動心。那可是幾個

億」跑到國外幾輩子都享用不盡的。」,藍存鈞冷冷哼道。

『『這女人沒那種大膽子,再說,甘雨唇對她也不錯。又不是十分

的愁錢,捲款的事並不是她的本意。那是因為有人抓了他兒子。,」王

朝講道。

『『不會是蘇家叫人乾的吧?這事我一直在琢磨,從『惠景擔保公

司」就留有蘇家的隱晦影子。這個,當然是通過特殊手段才查出來

的。而甘英英,是不是也是蘇家安排人『逼』她的。目的自然是以榮光集

團帶動陽春糖廠」最後一把抓,徹底把東貢市的經濟布局打『亂』。目標就

是我了。,」葉凡講著」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他看了王朝一眼,問

道,『.『逼』她的人抓到沒有?,,

『.是東狗組織的人乾的。,」王朝臉『色』空前的凝重。

『.東狗!,」藍存鈞沒忍住,失聲叫了起來。

『.你也曉得東狗?」」王朝略感意外的看了藍存鈞一眼。

『.聽說過。,」藍存鈞點了划頭。

『『東狗,什麼玩意兒?1,葉老大斜撇了藍存鈞一眼,問道。

『『聽說是國際上一個很有名氣的組織,專門乾的就是綁架、殺人

的勾當。」,藍存鈞說道」看了王朝一眼,說道,『『這事王朝既然是從

**部調查室下來的」應該比我要清楚,還是由他揭秘吧。」,

葉凡看向了王朝。

『『東狗是國際上一個秘密組織,其業務聽說涵蓋了大半個地球。

該組織非常的神秘」沒人曉得他們的駐地在什麼地方。不過,帶a的應

該曉得他們。」,王朝講到這裡暗示葉凡特勤a組應該曉得這個秘密組

織。

『.嗯」有可能,你繼續講。,,葉凡點了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