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葉凡之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葉凡之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高手也有那麼幾個,像在國際殺手榜上排名第9位的努狗宗德,排名第8位的魯狗得森,排名第15位的玉狗蝶等。」王朝說道。

「這些名還真是古怪,居然都跟『狗』有關係。是不是東狗組織就是狗窩了。不過,努狗宗德功底子如何?」葉凡隨口問道。

「東狗組織的高手的姓名都很古怪,他們取名全不按祖宗規矩來。而是自己想取啥名就取啥名。而且,在組織內排名前10的高手全都帶有一個『狗朝呵呵笑道。

「媽的,倒是同宗。」葉凡笑了笑,想到自己在特勤a組的外號就叫『狗子』。

「他們以『狗』為榮,只有排名前10位的才能稱『狗』。下邊成員想叫『狗號』都不讓給的。1889

而且,組織成員不準殺狗吃狗肉。遇上有人殺狗的還要出手教訓一頓。

因為,他們信奉『狗神』。估計組織內供奉的也是『狗神』了。而『努狗宗德』在國際上排名第9位。

其人的功底子拿咱們的國術境界去衡量的話,至少應該達到了八段開源。

具體達到幾段就不得而知了。而玉狗蝶也有著七段頂階身手。甚至更高。」王朝講道。

「八段,也沒什麼稀奇的嘛1葉老大淡淡的笑了笑。

「不是這樣的葉哥,努狗宗德雖說不到九段,但此人心狠手辣,被他殺死的國際上知名殺手都有好幾個了。

聽說此人能以八段相抗九段高手。而且,殺招是層出不窮。他們是專門干這行當的老手,要講起搏擊以及槍械攻擊之術,比咱們都要來得熟絡。

這些人,不但接受過專門的死亡訓練,而且經過這麼多年的打拚殺人實踐,自然,積累的經驗也不是咱們所能比擬的。」王朝一臉凝重的講道。

「那他們這次派的是什麼人來相『逼』甘英英,甘英英只不過一個平常女人,他們隨便叫出一個人就夠了。看來,這次蘇家還真是下了大本錢了。一個尋常人他們居然如此的慎重。真想置我於死地了是不是?」葉凡臉上閃過一線狠厲。

「此人叫哈拉森,在東狗組織里算不上什麼厲害角s。排名估計在30位之外了。」王朝講道。

「30位之外,應該被你降服了吧?」藍存鈞淡淡的笑了笑。

「那當然,東狗組織雖說厲害,但排名30名之外的最多三段頂階身手,跟老子有啥可比xing。當然,要是排名前10的傢伙來,我還真得費上一翻手腳了。」王朝略顯自得,笑道。

「呵呵,要是努狗宗德來,估計,咱們只能給你收屍了。阿門,王朝同志,你安心去地府報道吧。」藍存鈞同志可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打擊王朝同志的機會。一邊講著一邊還在手中嚴肅的划著十字,倒真像那碼子事。

葉凡感覺到這兩個傢伙好像是對嘴對習慣了。只要湊在一塊,能抓住機會的,兩人都要鬧騰一下。當然,葉凡曉得,兩人只是帶有玩笑xing質的對嘴罷了。

「你……」王朝被噎住了,指著藍存鈞瞪了幾下眼。

「不服氣就玩玩。」藍存鈞臉上掛著一絲玩味的笑。

「玩個屁,你七段了,老子才六段,又不是傻子肯當人皮沙袋。」王朝沒好氣的哼道,他看了藍存鈞一眼,眼前突然一亮,笑道,「不過嘛,本人要去地府報道。只是藍廠長遇上努狗宗德的話可能也差不多了吧。到時,收屍人就剩下葉哥了。存鈞同志,你慢慢去吧。」王朝是以牙還牙,在手中比劃了個佛家哀道方式。

「哈拉森被你制服了,王朝,你得小心點了。不然,他們估計會報復的。假如來個像努狗宗德的就麻煩了。」葉凡表示關注。

「哪有那麼多,東狗組織里像努狗宗德這種頭牌最多不會超過五位。有啥好怕的,像努狗宗德都是寶貝樣藏著著的。這種高手損傷不起的。1889

而且,他們做事,常常是一件件的算錢的。比如,哈拉森完成了綁架『逼』迫甘英英的事他已經算是成功了。

即便是哈拉森被我幹掉了,他們也絕不會為了『沒錢』的項目出手的。

當然,哈啦森遺囑中安排的繼承人將得到一筆不菲的『後事錢』。除非蘇家還肯再花錢,他們才會出動找我算賬。

不過,本人做得隱秘,他們未必能曉得是我乾的。而且,我想,蘇家這次的目標是大哥,他們必不會為了我而花大價錢的。

這個,人比人氣死人埃」王朝嘆了口氣,藍存鈞跟葉老大都聽得有些瞠目結舌了。想不到沒人『殺』居然該同志還有意見,這都什麼世道。

「那我讓給你算啦。」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免啦,本人承受不起。」王朝趕緊講道。

「知道就好,葉哥是什麼人。」藍存鈞趁機又開始貶低王朝大大了。

「甘英英的事已經解決,不過,王朝,你應該還有其它更重要的發現的是不是?」葉凡掃了這貨一眼,問道。

「那當然,這次運氣好。哈拉森雖說在『東狗』裡頭排名並不是很高。像30位的隊員應該無法接蔥牡氖鋁恕

不過,哈拉森聽說很得『東狗』一個副頭頭,叫『陽狗羅林』的人寵愛。有些時候喝醉了倒也聽到了一些有關組織的秘事。

哈拉森雖說厲害,但本人的分筋錯骨手也不是蓋的。最後,兩次施展此術后這傢伙終於招了。

招出了一件很大的事。說是目前惠景擔保公司的總經理陳冬經已經逃到國外,目前就藏在東狗組織的一個秘密分部。

好像地點就在英聯邦。惠景擔保咱們已經查出一些苗頭,跟京城的蘇家有關係。

我想,陳冬經是不是就是蘇家的核心外人。只要抓住陳冬經,拿到該有的證據。

咱們,完全可以向蘇家出手了。蘇家雖說財大氣粗,但我相信葉哥的能量也不是蘇家能隨便小看的。」王朝講完看著葉凡。

「就是藏在英聯邦,我也要讓他回到我手中。」葉老大一聲冷哼,yin沉著臉講道,「下邊的事交給我。」

回到室后,葉凡打了電話給李嘯峰。拜託他查一下『東狗』。

當時李嘯峰一愣之後問道:「你查他們幹什麼?」

葉凡把王朝查到的案情給李嘯峰講了一遍。

「努狗宗德的確是位高手,我馬上查一查他的底細。不過,我希望你不要『亂』動。以你現在的身手,跟他相撞無異於以卵擊死。還是過段時間,你先拖一拖。等特勤緩過神來后我安排人合擊他去。雖說特勤現在已經難找到像努狗宗德這樣的高手了,但是。兩個八段位高手合擊他,應該有五成勝算。當然,這個,我不講了。」李嘯峰勸葉凡道。

「李老,我只要求你提供準確的情報。至於拿下他,我這邊請人去干。」葉凡非常堅決的拒絕了,知道特勤有困難,葉凡一來不想麻煩特勤。二來,葉老大並不想欠特勤a組的人情。1889

「請人,你請誰?努狗宗德可是八段位頂階的高手,也許還是九段位高手。」李嘯峰有些急了,說道。

「呵呵,我找青山師伯去。」葉凡乾脆抬出『坐地老虎費青山』的名號來。

「如果是他的話倒是不用擔心什麼了。」李嘯峰倒是放心了,想了想,李嘯峰又講道,「葉凡,以後如果你發現特勤有什麼的話,希望你能冷靜,就是看在我這個老頭子面上千萬別怪特勤。」

「李老,這話什麼意思?」葉凡心裡一動,李嘯峰這話可是話裡有話了。

「沒什麼。」李嘯峰掛了電話。

「特勤有什麼,什麼意思?還叫我莫怪特勤,特勤雖說以前對我不怎麼樣,但我葉凡看在鎮東海面上也不會為難特勤的。真是莫名其妙了……」葉老在嘴裡念叨了幾句,覺得李嘯峰有些古怪,琢磨不透他這話的意思。

「唉,我只能講這麼多了。魯進,你可是千萬別讓盧偉跟陳軍倆人犧牲了。不然,麻煩了。葉凡之怒,就是特勤也要打顫慄的。費家那隻老虎,不是只紙老虎的。」李嘯峰掛了電話后,臉上充滿了憂鬱的望著遠方。

這邊先彌補一下吧,李嘯峰從沉思中醒轉,馬上打起了電話。

「依青蓮的表現太詭異了,我感覺他好像被葉凡說服了似的。」東貢市一個小酒館里,蘭立權有些意外樣子,講道。

「立場如此堅定的回擊了蔡飛,按以往依青蓮在常委會上的態度來講,應該不是如此的。即便是在韋理國主持市委工作時代,依青蓮雖說支持他,但也表現得很隱晦的。這個女人,一向較溫順。不過,為了葉凡,她居然言詞如此的梆硬硬,真有些怪了。」戴忠強也是疑huo不解樣子看了儂高雲一眼。

「不光依青蓮,你看甘水興也有些蠢蠢yu動了。」儂高雲淡淡的哼了一聲。

「難道葉凡說服了韋理國?」蘭立權講道。

「沒這麼快,我是想,他們倆個是不是達成了什麼協議。在韋理國暗示下,甘水興才會表現如此的。不過,依青蓮的態度就是我也琢磨不透。這個女人,為什麼會變得如此的神秘了。」儂高雲mo了一下下巴,也有些猜不透樣子。

「蔡飛真是可笑,居然想利用咱們。」蘭立權呵呵笑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