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章葉凡在走鋼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葉凡在走鋼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想把我依高雲當l槍…使的人有,但我依高雲絕對是一把只屬於自己的「槍,。而不是別人手中的槍。蔡飛跟我玩這個,他還太nn著。省委辦下來的又怎麼樣?這裡是東貢市,不是省委辦。」依高雲突然氣勢高漲。

「那當然,不過,從蔡飛跟郭則軍的表現來看,倆人真是同穿一條ku子了。不過,從蔡飛的架勢來看。從那天上任到現在,他們顯然是想把葉凡當成攻擊目標了。只是沒料到甘水興跟依青蓮會相助葉凡。

這次,蔡飛,呵呵,又丟大臉了。「戴忠強略顯興哉,笑道。

「想做人上人,必先踩人。踩的人級別職位越高,越能顯示你比他更有能量。蔡飛,無非是想踩葉凡立威罷了。

在他想來,一個外來戶,而且,藍存鈞又脫離了『政府』部門。對付一個光竿司令有什麼好難的。1890

不過,現在碰了一鼻子灰。從這事上,也向咱們敲響了警鐘。葉凡此人,看上去面nn,實則,此人,並不像他臉上看上去的如此簡單。

所以,我才會當面敲打了蔡飛。還有一個原因,蔡飛第二個目標估計就是我了。這個人,野心很大。我們,不得不防著點了。」依高雲一臉嚴肅,講道。

「他想當東貢的一把手。」蘭立權在一旁冷冷哼了一聲。

「千脆聯手葉凡,先把蔡飛搞了。」戴忠強面上閃出一線兇狠來。

「有道理,趁他現在立足未穩先死死的打壓住他。倒他能鬧騰出什麼來。」蘭立權也講道。

「不忙1依高雲擺了擺手,看了兩人一眼,講道「你們想得太簡單了。」

「簡單?」戴忠強嘴裡念叨了一句,看著依高雲,自然在等解huo了。

「當然是太簡單了,你兩個好好想想。蔡飛跟郭則軍是省委同時安排下來的。這是誰的手筆?」依高雲一幅大家風範,講道。

「蔡飛在省委辦工作,聽說是付書記的人。那這麼講來,郭則軍應該是他一夥的。難道倆人都是付書記安排下來的。在祝省長強勢分半的時候付書記要同時安排兩位同志下來,而且在東貢市委裡頭都是相當有份量的職位。難度也是不小的。付書記hu了這麼大力氣安排倆人下來幹什麼?」蘭立權分析開了。

「幹什麼,呵呵,把東貢市從我手中搶走罷了。」依高雲說道。

「不會吧?」戴忠強跟蘭立權同時出口叫了出來。

「不會,怎麼不會?」依高雲哼了一聲,看了兩人一眼,講道「省里的局勢是付、祝兩位巨頭爭春,而曾九天書記夾於倆人之間,於夾縫中生存的難度是可想而知。不過,也有個好處。至少,付書記跟祝省長對曾書記都不錯。因為,他們都希望得到曾書記的支持。」

講到這個,依高雲不由得笑了。

「那當然,曾書記就是省里第三方勢力集團。付祝倆位領導無論誰能爭取到曾書記,那就等於敲定了咱們省大事。」蘭立權淡淡笑道。

「呵呵,老蘭最近有長進。」依高雲誇了蘭立權一句,說道「祝異長支持葉凡,而曾書記支持我。在東貢市,韋理國也不是付書記的人。

付書記因為剛來不久,所以,在東貢市並沒有什麼人馬。所以,這次,付書記下了狠心安排了蔡飛跟郭則軍倆人下來。

一個在市委,一個在市『政府』。自然是想雙面進攻,一舉拿下東貢市了。作為省委書記,至少,下邊每個地區及市都得有自己的人馬才行。

即便是不能全面『操』控但也要安排一二個重要職位隨時表達自己的意思。而從蔡飛的表現看,並不是來表達付書記意思的。

而是要全面洗牌東貢。不過,祝省長太強勢,他帶給付書記的壓力是空前的大。」1890

「榮光集團門口的鬧事行為,我想,絕不是葉凡所為。那又是誰在背後慫恿。我想,八成是蔡飛和郭則軍的手筆了。」蘭立權講道。

「嗯,只要東貢一『亂』,付書記就有了洗牌的時葉凡一倒,付書記完全可以派個市長下來。一步步蠶食東貢,就是祝省長也只能幹瞪眼了。」戴忠強說道,他看了依高雲一眼,有些擔心,講道「那下邊怎麼辦?如果付書記真有這個意思,哪咱們是不是有些麻煩了?」

「麻煩,有啥麻煩的。雙強相對,自然得找第三方相助了。而曾書記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所以,咱們倒是最安全的。付書記打不打算對東貢市洗牌,這個還難定。也許是蔡飛的野心大自已想干這事。

不過,有曾書記在,想信即便是付書記也得掂量一下如果拿下了我,到時曾書記倒向祝省長,那付書記那屁股,真還會著火了。」依高雲一臉淡定。

其實這貨心裡也特不踏實。如果省委的時書記真下決心重新洗牌的話。曾十天能檔得住嗎。

到時,付國雲跟祝岩峰達成點什麼臨時協議。再人瓜分了東貢市,把曾九天完全排除在外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省委裡頭的事特複雜,今天咱們是盟友,也許,明天為了另一樁利益就此分道成為對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依高雲如此的講,無非是想給兩個手下打氣鼓勁罷了。

「大意了,唉」蔡飛嘆了口氣,有些無神的斜坐在沙發上。

「想不到費盡心思借依高雲之手搞走了藍存鈞,結果居然又冒出甘水興和依青蓮來。葉凡下手夠快的,韋理國如此的相助他,難道真是相信他了?」郭則軍面s也有些疲憊,看了蔡飛一眼,講道。

「完個相信他是不可能的,這裡頭,肯定有利益糾葛的。韋理國其實是個實幹家,這一點就是我蔡飛也佩服這個快死的老頭子。只是,韋理國雖說實幹,但是,他並不是一個有能力的人。比如說,他想把東貢市發展起來,結果是白費力氣。想法是好的,只是,能力要跟想法想搭配才有用的。付書記也看到了這一點,老郭,咱們肩上的擔子很重埃」蔡飛一臉凝重,講道。

「老蔡,你說說,你看透葉凡這個人了嗎?」郭則軍問道。

「看不透,此人年齡很聳青,他這個年齡階段能坐上市長位置,的確有些可怕,甚至說恐怖也不為過。咱們剛移走了藍存鈞,想不到還多冒出了一個人來。此人估計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早行動開了,也不知用什麼理由說動了韋理國。居然讓咱們吃了回啞巴虧。」

蔡飛皺著眉頭講道。

「老蔡,也沒必要擔心過多。我看,葉凡也不過一紙老虎。不要講陽春糖廠,就是榮光集團也能讓他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傢伙還敢當面誇海口,你安撫借款戶是沒錯,但也不能誇下海口用市『政府』的名義擔保救活榮光集團。到時承諾無法實理,那幾千號借款戶還不吞了他。」郭則軍哼聲道。

「奇怪的是榮光集團門口那場風明擺著是有人在搗『亂』,到底是誰幹的。如果說是依高雲乾的,應該不會,他現在是求穩求發展的時候。榮光集團真的『亂』了對他來講也絕沒有好果子吃的。」蔡飛滿臉的疑huo不解。

「不是他更不會是葉凡,那傢伙不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郭則軍講道。

「反其道想想,這次依省長下來擺明了是來刁難葉凡的。因為葉凡駁了他的面子。老郭,會不會是這樣。葉凡為了嚇走依省長,所以,下了狠心,冒著鬧出大事的危險安排了榮光集團那場風。你看到沒有,那場風雖說面上看去可怕,實則是在可控範圍內的。鬧騰得凶,實際上並沒有出什麼事。」蔡飛看著郭則軍講道。

「好像是有道理啊!不然,用什麼法子支走依省長。不過,他這樣做冒的風險太大了。而且,也給依省長留下了一個很不好的印象。」郭則軍講道。

「依傑明不會罷手的,咱們等著瞧好戲。葉凡,在被榮光集團跟陽春糖廠搞得焦頭爛額,而祝省長見如此情況,肯定會認為葉凡不堪大用。到時如果依省長再補上一腳,祝省長肯定袖手旁觀。葉凡這個被交流的幹部,一跌下去,估計,是爬不起來了。」蔡飛臉上舒展開了,看來,心情好了不少。1890

早上六點,葉凡chung頭電話匆促的響了起來。

「葉凡,東狗組織在英國的確有個分部。就在倫敦峰林九號街的「貝魯丁酒吧,。其實是一個不起眼的普通酒吧,如果你到現場看到的話簡直不敢相信那地方就是凶名遠播的「異狗,的分部。

其它的情況就是我們a組也不清楚。那地兒,估計英國的特勤組織「藍山狐組,也曉得。

不過,只要不對國家產生很大的危害,藍山狐也不會去招惹這麼一個凶狗組織。對藍山狐來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所以,如果你請費青山出手。還要辦得隱秘些才行,不然,就怕會惹出其宅什麼事來。

目前a組有秘密任務,真是抽不出人手來。而且,這事a組不好直接『插』手。我想,那地兒肯定有英國藍山狐組的情報人員盯著的。

si人辦si事人家不管,如果是a組『插』手,那意義完全不一樣了。成了國與國之間的事,咱們,肯定不能上升到這種層面的。」李嘯峰慎重交待的同時略表謙意。

「沒事,李老,你能提供這些資料我已經感ji不盡了。哪還會有其它過份的要求。放心,這事我會辦妥的,絕對不會泄出什麼來。

」葉凡口氣也是很慎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