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李老贈武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李老贈武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把王朝跟藍存鈞都叫了過來,把惠景擔保公司總經理陳冬經有可能躲在「東狗,在英國分部的事講了出來。

「要去英國,這麼麻煩?」藍存鈞皺了皺眉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最近糖廠新址基本的平地工程已經起步了地。沒有人盯著可不行,而榮光集團那邊還是較『亂』,葉市長你根本就走不開。」

「肯定得去,不去英國抓不回陳冬經婁么才能徹底解決掉榮光集團被惠景騙去錢的問題。

而且,榮光的錢能否收回來也關係著陽春糖廠能否發展狀大。非去不可了,葉哥,帶我去吧。

我想,只要不碰上像「努狗宗德,那種變態的傢伙,我王朝還能折騰幾下的。」王朝卻是一臉的興奮,這傢伙,就喜歡爭勇鬥狠。天生如此,葉老大也真是無語了。1891

「嗯,這事非去不可了。就是為了京城蘇家也得去擺平。蘇家一二三再二三的找麻煩,真以為我葉凡是紙老虎是不是?

這事,藍老弟有著七段身手。我們倆個都走了也沒事,最多去二三天時間,就選在禮拜天去,再請假一天就夠了。

不過,還是嫌人手太少了點。王朝不能去,你要在這裡盯著各路人馬。我打個電話問問王仁磅有沒空,他如果肯去的話倒是更好了。聽說英國有個秘密組織藍山狐有人盯著東狗的分部。

所以,還得找一個熟悉他們特點的高手才行,此人找誰呢?」葉凡講著陷入了沉思。

「這種人難找了。」王朝咕嚕了一句,對於葉老大不安排自己去有些不滿。

「叫鐵哥去算啦。」葉凡剛漏出鐵占雄名字,王朝卻是叫道「叫他有屁用,段位才五段,比我還要低,這不是添『亂』嗎?」

「你懂個屁,他以前在獵貓呆過,對藍山狐特戰該知道一些他們的攻擊方式。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咱們幾個人都沒有跟外國特戰隊員爭鬥的經驗。經驗有時會救命的,鐵哥的段位雖說不高,但經驗絕對超過咱們多多的。」葉凡講道。

「嗯,鐵部長經驗絕對豐富。只不過,他的目標是不是太大了?」藍存鈞提醒著講道。

「呵呵,公安部副部長就不能出國旅遊啦?找個由頭還是不難的,就是咱們也可以以考察製糖設備為由去英國嘛!到時咱們晚上往什麼地方一鑽,總不能講全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監控著。他們也不可能會關注著一些來做生意的客商的。」葉凡笑道。

「倒也是,去英國經商的客商不在少數,忙死藍山狐也忙不過來。」藍存鈞講道。

王仁磅一聽說要去英國,那是立馬就答應了。這貨跟狼破天有點像,都是好戰份子。

第二天晚上,王仁磅趕到了葉凡的住處。

「怎麼樣老弟,最近在什麼地方「發財,?」葉凡口中的發財自然是問王仁磅有沒伸出「三指手,去劫富濟貧。

「甚少出手,前幾天發現口袋空空了。所以,出手過一鼻,還是一個外國佬,弄了幾千美金,1小兒科罷了。」王仁磅淡淡笑道。

「那傢伙肯定惹著你了是不是?」葉凡笑道。

「當然,老子不就帶了個美妹子逛街。那傢伙居然smimi的一直在背後偷拍。若得老子火大了,最後,弄走了美金不說,還給老子錄光了扔公園去讓人觀賞了。」王仁磅那話一出,王朝跟藍存鈞再也忍不住矢笑了起來。

「我說怎麼回事,前段時間江南都市報有登。說外國佬太開放了,居然luo著身子游公園。最後被公園管理處的人抓住問他要門票,外國佬身上光溜溜自然拿不出來,笑死人了,想不到居然是王兄手筆,長見識了。」藍存鈞大笑不已。

「沒割了他小雞雞就不錯了。」王朝冷哼了一聲。

「鐵哥已經出去了。」葉凡講道,言歸婁傳。1891

「他先走一步也好,順道去英國散散心。

」王仁磅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咱們幾個最好也分散出去,免得引起懷疑。這樣,我反正沒事幹,明天我就出去。」

「行,那你到了后先跟鐵哥聯繫上等我們出來。」葉凡點了點頭,這時,電話響了,按下後傳來李嘯峰的聲音道「葉凡,我知道你肯定會去。如今的你跟以前沒法子比了,身體沒恢復你要小心點。」

「謝謝李老還挂念著,我會注意的。」葉凡很是感ji。

「嗯,為國效力是應該的。但是,也要注意自身安全。這樣,我交待稱一個號碼,到英國后你跟她聯繫……

她會給你提供一定的幫助的。不過,她只提供給你們武器。其它的,我有交待她不能能管。

咱們做任何事都要慎重,藍山狐的鼻子很靈的。至於說武器,倒是查不出什麼來。

國際上買賣武器的交易又不是什麼新鮮事。這事你自己曉得就行了,我沒跟任何人提過。

」李嘯峰交待道。

葉凡還能講什麼,只能再次表示感謝了。知道李嘯峰是用si人名義借公家來辦的。這事,如果被魯進知道,估計李嘯峰都得挨批的。

9月10號教師節這天,葉凡幾人都分散著先後到了英國。

倫敦一個不起眼的公寓里,葉凡幾人。

「我已經去過「貝魯丁酒吧,了,當然,我不是以本來面目去的。

鼻近那『葯』水技術是越來越成熟了。以前打了『葯』水後面相猙獰能嚇死人,現在總算是搞得像個人樣了。」鐵占雄笑道。

「那幫老傢伙有出昔了。」葉凡跟鐵占雄打著啞謎,講的自然是a組科能組那幫專搞一些稀奇古怪玩意兒的專家了。

「發現什麼沒有?」藍存鈞問道。

「一個很不起眼的酒吧,跟普通的酒吧一模一樣。不過,並不能講小,面積還是較大的。

據我觀察,裡頭去喝酒的基本上都是附近的街民。像那些長相奇特,很扎眼球的高手模樣的人我最近都沒發現。

幸好也有好多華人後裔去喝酒,所以,我去倒也沒引起別人的注意。老闆娘是個風so的女子,一見到你去就拋媚眼。

而且很貪財,找錢時一點零頭都不肯讓的。我在想,經營酒吧的難道真是普通的英國市民。而東狗組織是不是借人家的酒吧作幌子罷了。」鐵占雄講道。

「老闆娘長得怎麼樣?」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不錯,老闆娘叫伊娜娃。金s長發,藍眼珠的。一米七五的個頭,看上去不到三十歲。要光論身材的話,十分的火爆。就是那股子so味兒太濃了一些,破壞了其人身上的美感,有些可惜了。」老鐵同志講到後頭居然有些遺閡⊥貳1891

「哈哈,要是去了那股子so味兒也許鐵哥還真想上了是不是?」王仁磅開玩笑道。

「異國情調嘛,咱們嘗嘗何償不可?」鐵占雄居然沒有否認,倒是令得藍存鈞這貨一時瞪大了眼睛,看著鐵占雄在發愣。

「瞪啥小藍子,男人嘛,不必那麼較真。風流,是男人永恆的話題。我鐵占雄並不迴避這個問題。當然,你再風流也不能不顧家,家庭,永遠是第一位的。那些為了風流而拋家的人,是沒有品味的人。」鐵占雄又是一昔話而出,王仁磅聽得直點頭。

「鐵哥,你說那伊娃娜的so味兒是不是裝出來的。」這時,葉凡問道。

「也有可能,既然是「東狗分部」必不尋常。而讓你看上去尋常,那肯定就是裝出來的了。不過,也不能排除伊娜娃本來就是較風so。人之本xing也正常。」鐵占雄也有些拿不定樣子講道。

「聽說東狗組織在全世界也不多分部,最多不會超過三個。說明,一個分部對東狗來講是相當的重要的。這樣重要的一個分部「東狗,中排名前10位的高手會不會有人駐分部坐鎮?」這時,王仁磅『插』嘴問道。

「嗯,拿咱們國家的秘密組織來講。如果真有不多的分部的話,肯定得有高手坐鎮了。

不然,給對手知道了人家隨便派出一個人來就挑了分部,面子丟了是小事,還誤子國家大事。

而東狗也不可能隨便就建一個分部的。貝魯丁酒吧負責的估計就是亞洲歐洲這一塊的業務了。

只是,一個酒吧,又見不到什麼扎眼的人。那分部的成員跑什麼地方去了?」鐵占雄隱晦的講道。

「成員,我想,是不是分佈在世界各地。而分部也有一些成員,只是這些成員未必就住在酒吧罷了。有業務時只要一個電話聯繫就夠了是不是?聽說東狗對成員的聯繫也有一套完備的方法。好多成員也許一輩子都沒見過面的。有些是單線聯繫。這個,自然也是為了防止有人被抓后供出其它的成員來的有效方法。」葉凡講道。

「不管了,先去探探再說。要不,安排些打手去鬧騰一下,觀察一下東狗的動靜。像酒吧是個鬧事的地方,喝醉了砸桌砸店也正常是不是?」鐵占雄擺了擺手講道。

「我叫李強去試試,他那個凶樣倒真有點解鬼的架子。」葉凡講道。

「老弟,你說武器由你負責,弄到手沒有?」鐵占雄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