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仁磅大大也會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仁磅大大也會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此人曾經暗殺了有著六個很有名氣的保鏢保護的張業。張業是香港張氏集團內定的接班人。

張業之死可是觸動了張家的神經。張業的父親張守成心痛愛子之死,懸賞二億港幣要努狗宗德人頭。

不過,很遺憾,這傢伙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偶爾還會出動去辦些棘手的事。」藍存鈞一臉的凝重。

「當年那六個人保鏢中曾經有一個出身武當,聽說著有六段身手。

照樣子被努狗宗德殺了。1893

聽說後來武當也派出了高手搜捕努狗宗德。只是這傢伙身手的確了得,來無影去無蹤的。

即便是武當山派得有高手下來,但全世界太大了,去什麼地方找他?最後,不了了之了。」王仁磅點了點頭,講道。

「聽說此人善於化妝之術,一會裝成像女人,一會兒又是一少年。

往往令人防不勝縫。也許,跟你同桌吃飯的某個陌生人就是努狗宗德。

雖說這材料上有努狗宗德的相片,但拍得也太模糊了。根本就認不出此人的真實面相來。」鐵占雄講道。

「沒事,努狗宗德千變萬化但有一點化裝不了。」葉凡突然淡淡的笑了笑。

「發現什麼特點了是不是?「藍存鈞問道。

「你們看,雖說這幾張相片拍攝的角度不同。而且都看不清楚面孔。但是,你們再細看耳垂這裡,發現什麼沒有?」葉凡比對著幾張相片問道。

「沒什麼埃」幾人看了看,鐵占雄搖了搖頭。

「真沒發現什麼,你們都沒發現什麼?」葉老大有些鬱悶了,手指頭點著相片的耳錘部位。

鐵占雄幾人接過後再細看了看,的確沒發現什麼,旋即幾人都搖了搖頭。葉老大又看了看耳朵部位,旋即明白了。

因為,自己在施展鷹眼術下努狗宗德的耳朵部位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自然自己能看到其人的耳垂部位有顆小小的黑斑。

而鐵占雄他們用肉眼是看不清楚的。因為,這黑斑太小了。除非用放大鏡看還差不多地。

「晚上出發,咱們分散進入。進去前先注『射』能抽搐肌肉的『葯』水,稍微的變一下臉型。這種『葯』水是從特殊渠道來的,大家知道就是了,別外傳。這個,最好還要化裝一下,不然,貝魯丁酒吧一下子湧進幾個華夏人就會引起懷疑的。」葉凡講道。因為,藍存鈞跟李強並不曉得葉凡曾經在a組呆過。

「懷疑倒不一定,我已經去過幾次了。發現去酒吧喝酒的當地華裔也相當的多。每天進進出出的也有幾十來人,所以,即便是咱們進去也沒什麼?」鐵占雄搖了搖頭講道「不過,還是小心為妙。

「我想,貝魯丁酒吧是不是只是東狗分部的一個門臉兒。而實際上的東狗分部卻是隱藏在什麼秘密地點。地盤應該不小,平時還可以用來訓練隊員什麼的。」葉凡說道。

「有可能!咱們只能見機行事了。「王仁磅也是表情凝重。

幾人休息了一陣子后開始整理檢查武器,又研究了一下應對突髮狀況的幾種假想。黃氏悄悄的降臨了,幾人也悄悄的分散看出發了。

貝魯丁酒吧其實處於峰林九號街一個轉角處,地點相當的偏僻,平時街上行人也是稀稀啦啦的。1893

鐵占雄先前去過幾次了,所以,他倒是最早到達。葉凡是第三個到達的。一個小時后,幾個兄弟都分散著進去了。發現果然裡頭也有七八個黃皮膚黑頭髮的華裔在喝酒聊天打屁。

酒吧大廳不是十分的寬,就三間門臉兒,14米左右寬度。深就相當的深了,一眼望去,估計不下50米。而吧台一直延伸進去。吧台里有著英國紳士風度的調酒師正拿著幾個空酒瓶在宴中飛舞著在表演著雜耍。

而酒吧里奇裝怪服的服務員小姐穿棱其間,裡頭是烏煙瘴氣,酒氣、煙氣、汗味、脂粉味什麼味都交融在一起。

再加上勁爆的爵士樂震耳yu聾地響著,這些全交織在一起,給人一種美國西部牛仔那種粗野奔放的感覺。

而一些坦xionglu的酒鬼嘴裡叼著巨大的雪茄,lu著一嘴的黃牙齒。

這種地方,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並不令人感覺到臟和臭。就是葉老大都感覺有些怪。

葉凡跟鐵占雄不小心就湊在了一桌上。

「那位就是老闆娘伊娜娃。」鐵占雄呶了呶嘴,葉凡再著他嘴的方向余光中看去。

發現伊娜娃全身勁爆的紅s套裙,是那種蓬起來很大的那種。而且,裙擺太短了,剛剛好把她那渾圓xing感的大屁股給遮蓋祝

隨著她扭擺著走路時裙擺也是一上一下的翻動著,時不時會lu出裡頭的風景來。

「風景,相當的mi人的,伊娜娃裡頭只穿了一條弔帶樣的三角ku。所以,裙擺一被掀起,渾圓白晰的屁股以及有幾條不安份的「小草,就luolu在了酒吧里的這些來尋求刺ji的酒鬼眼中。

有些酒鬼還會忍不住順手mo去,不過,葉凡發現。伊娜娃的身手相當的敏捷地。那些酒鬼雖說伸手了,但沒有一個能真正的mo到她身上。

而伊娜娃也不生氣,還會衝下手的哥們咯咯笑幾下。而沒mo到的哥們也會微微一愣之後,旋即就是哈哈狂笑著,一般都會再點上一瓶好酒算做mo不到的尷尬補償的。

「倒是個生財的好點子,這個女的,不簡單。」葉凡沖鐵占雄講道。

「肯定不簡單,東狗的駐點分部。明面上是老闆娘,我想,這個叫伊娜娃的女子至少有著三段頂階身手。不然,怎麼沒人能mo到她?」鐵占雄小泯了一口白蘭地,笑道。

「嘿嘿,葉哥也瞧見這種怪現象啦?」葉凡乾笑了一多說道,發現藍存鈞跟王仁磅也一旁喝著酒一邊指指點點頭,沒準兒也在談論伊娜娃的大屁股。

「食sxing也,有啥奇怪的。就興你小子瞧,就不興老子瞧一瞧?」鐵占雄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一起瞧一起瞧。」葉凡笑著,想了想說道「這裡平靜,鐵哥,不如叫仁磅出手搞點事出來。」

「嗯,為什麼叫渾水mo魚,水太清就難mo到魚了。試試也行。」

鐵占雄說道。

「咱們都打過『葯』水,這臉上肌肉抽挪著也改變了三成左右。再加上精心化裝,一般人不仔細辯認是認不出咱們本來面目的。

我想,既然老闆娘的屁股人家mo不到,那請仁磅大大去mo,應該能到手。1893

到時,估計酒吧的打手就會出現了。我希望這些打手是東狗組織的低級成員。只要能引出成員來,事一鬧大,就好找到目標了。」葉凡淡淡說道。

「這種『葯』水以前真他娘的是打不得人,那臉上肌肉給全擰在了一起,一個個隊員全成了猙獰的魔鬼。

老子那個時候被打了『葯』水后往往都變成了一滿臉橫肉的屠夫。現在技術越來越高明了,倒不顯得那麼難看。

不過,既然要惹事,就得做好準備了。東狗的人一出就是下狠手。要注意槍械,冷兵器咱們倒不怕。只是子彈是不長眼的。」鐵占雄臉上也慎重了起來。

「我想,在這裡他們反倒不敢用槍。畢竟,用槍的反響太大,會引出倫敦的警察的。我相信東狗的高層也不希望他們的分部引人注目的。」葉凡搖了搖頭,有不同的看法。

「但願吧。」鐵占雄點了點頭,葉凡掏出手機給王仁磅交待了這事。

這傢伙一聽,嘿嘿乾笑著講道:「有這等美事,我仁磅老大自然樂意效勞的。別人mo不到,本人還mo不到嗎?笑話了。看我怎麼玩伊娜娃的大屁股。到時,各位別流口水就是了,哈哈哈,不過,葉老大,既然是給東貢市『政府』辦事,這個,能不能開發票獎勵點計么刺ji一下……………」王仁磅自然在開玩笑,就憑他那「三指手,什麼時候缺過錢用。

剛才這傢伙就伸過手,把一個英國佬的錢夾子給夾走了。看那錢夾子鼓鼓的,應該英榜不少的。

「你小子別連命都給mo沒了,要小心點。」葉老大沒好氣的哼聲道。

發現伊娜娃扭擺著屁股朝自己走了過來,王仁磅放下了電話。手指頭動了動,馬上又干進去一大口烈酒。爾後裝著酒醉樣子手一動就往伊娜娃屁股上mo捏了過去。

不過,令仁磅大大很難堪的事發生了。他的五指山居然撲了個空,老闆娘伊娜娃屁股一轉就給閃過了。而且,閃得相當的自然。隔著幾桌距離的葉凡跟鐵占雄心裡都是一驚。

「鐵哥,伊娜娃絕對不止三段頂階境界。

」葉凡小聲講道。

「嗯,看走眼了。就從剛才那一閃中就可以看出,至少四段。不過,咱們再接著看下去。剛才王仁磅大意失了荊州,第一把估計沒hu多大力氣。這個,第二次出手肯定會用些力氣了。」鐵占雄微微點頭講道。

「嗯,不然,仁磅大大這臉可沒地兒擱了。」葉凡興哉樂禍的笑了。看向姜存鈞,發現這貨臉上神情也差不多。

王仁磅自然感覺到了什麼,這廝臉微微一紅,手一縮。這次,用了三成力勁,出手如閃電往伊娜娃屁股上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