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鬧騰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鬧騰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驗丟得更大。

伊娜娃身體詭異的擺了個令人咋舌的90度折腰形,身體突然弓成一個垂直的90度。而這個動作的結果就是她的屁股突然的就ting到了外邊。

而這時王仁磅的五指也到了,卻是抓了個空,在伊娜娃的小肚皮前拂了個空。而伊娜娃相當的辣,居然隨手就把手中拿著的高腳杯給塞進了仁磅大大的手中。

「不止四段了,至少五段了。王仁磅應該用了三四成力氣,居然還落空。至少說明一點,伊娜娃的輕身挪騰手段高明得很。而這些,

沒有深層次的幾氣撐著,是不可能完成的。你看她那動作,一氣呵成,而且,表現自然大方。好像本來就是如此的。」葉凡講道。1894

「此女可能練過印度的瑜珈術,不然,身體在瞬間不可能能如此的彎折。這個動作咱們也能做到,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做到就有難度了。此女身體的柔韌xing太強了,估計,就是頭腳翻折一起也沒什麼事的。看來,伊娜娃肯定是也是東狗組織的成員了。」鐵占雄說道。

「你看伊娜娃臉像不像印度人?」葉凡問道。

「難道還真是印度人,經你一提,還真有些像了。」鐵占雄點頭講道。

小娘皮,還真有兩手是不是?」王仁磅猥瑣的笑了一聲,手突然一轉,那杯子給彈到了桌上。而五指往旁邊一劃,mo向了伊娜娃的肚臍眼。

伊娜娃身子往上一揚又躲過了,不過,感覺屁股一涼。低頭一看,臉上頓時怒了,喊了一聲什麼話,頓時,從酒吧裡頭衝出幾個牛高馬大打手樣子的人來,氣勢洶洶地奔向了王仁磅。

「你這屁股還tingnn的1王仁磅在人家姑娘的屁股上mo捏著,就是不鬆手。而且一拉一扯之下,伊娜娃那帶狀三角ku整個被王仁磅扯了起來,頓時,裡頭風光全現了。

「混蛋1伊娜娃兇巴巴的叫著,一腳踢向了王仁磅。

「這tui也還湊和,捌生感的。」王仁磅乾笑了一聲,手一動抓向了伊娜娃那白晰的xing感大tui。

滋啦……

大tui沒抓住,裙子倒是被王仁磅一扯給扯下了一片來。

這時,葉凡跟藍存鈞都趕緊過去拉扯住王仁磅,裝成勸架樣子。而貝魯丁酒吧的打手們那粗胳膊粗tui的也到了。

不過,被葉凡等人輕輕的一擱就給歪到了一邊。當然,葉凡等人裝著不堪重負也是痛苦的叫著歪倒在了一邊。

那邊也沖了過來幾個華莆,勸架了,終於拉開了。

而一個中年華裔趕緊把王仁磅也硬拉扯著離開了貝魯丁酒吧。他講道:「先生,這裡不是華夏,你小心點。這貝魯丁很有背景,別招惹他們。你還是趕緊回去,別在倫敦呆了。

對於那位華裔的好意,王仁磅表示感謝后倒也光棍著走了。

「仁磅,你小心點,我估計那個伊娜娃絕不會善罷罷休的。也正好了,你就當一回you狼的羊了。」葉凡在電話裡頭說道。

「放心,我王仁磅的命很硬,不是那麼好拿的。」王仁磅淡淡哼道,轉爾說道「那女的不簡單,我用了八成力氣才mo到她屁股。此女,我沒猜錯的話,估計有著五段到六段身手。看來,這貝魯丁作為東狗的分部,的確不簡單。」

「所以,你要小心點。」葉凡慎重的說道。

「放心,你們在後邊跟著,我乾脆往偏僻點的地方去。如果伊娜娃真不放過我,等下將有一場搏擊地。「王仁磅講著,隨步走著,不久鑽進了一輛計程車直往「吉流坡,而去。1894

吉流坡是倫敦郊區,坐了幾十分鐘才到的。不過,吉流坡的風光不錯,倫敦人喜歡放鬆時往往會到這裡來溜溜。

這個地點其實是葉老大幾人早商量好了的,王仁磅下了車子,一邊抓著一瓶白蘭地一邊喝著往坡上的樹林子里走去。

而葉凡跟鐵占雄等人早選好了地點,架上了高精度的夜視望遠鏡。

「果然來了,你看那輛黑s牧馬人有些怪。」葉凡指著遠處講道。

「也許是遊人。」鐵占雄講道。

不久,牧馬人里鑽出幾個男子。

「沒錯,其中一個好像是酒吧里的打手。」葉凡鷹眼施展下看了看說道。九段時的鷹眼術施展下在深夜裡清晰度更高了許多。都快達到yin天白天的清晰度了。

其中一個男子手中居然抓著一台像遊戲機樣的東西,此人手一動抽出一條天線來。幾個人打量了一陣子,拿天線機的男子在前頭走著,其它的在後面跟。

「難道是跟蹤設備?」葉凡嘀咕道。

「呵呵,仁磅身上被人下了東西。現代技術下跟蹤技術也是突飛猛進了。以前在你身上裝指頭大的竊聽器現在跟蹤設備更是層出不窮。比如,有生物『葯』xing的跟蹤手段。把這些特殊的『葯』糊隨便趁你不注意沾你身上一些,而後儀器會循著過來的。」鐵占雄講道。

「幸好剛才跟王仁磅講的是暗語,不然給對方聽見那就不好整了。」葉凡驚出一身汗來。剛才跟王仁磅通話用的就是華夏某個地方的土語,並不是普通話。

相信就是華夏人如果不是該地方的人也聽不出什麼意思來的。而且,現在使用這種「土語,的人極少了。

「小心無大錯,如果剛才一時大意咱們的對話被對方聽見了。那就成了人家反過來設計咱們了。

獵人跟獵物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咱們成獵物就顯得被動了,不過,咱們也不是蠢蛋。估計王仁磅被人動了手腳他自已已經有所感覺了。」鐵占雄講道。

「他,厲害著。誰想在他身上動手腳,跟找死也差不多。」葉凡講道。

「他們進樹林子了。」鐵占雄講道。

王仁磅停了下來,故婁裝著在幹什麼秘事樣子東看西瞧的。

「還想走?」從牧馬人裡頭出來的四個傢伙中,其中一個鼻粱特別高的傢伙用英語冷冷哼道。

「是你們,剛才在酒吧見過。怎麼,想來吃拳頭是不是?」王仁磅當然表現得比他們更吊,斜了幾人一眼哼道。

「格里,幹了他再講。」高鼻粱哼了一聲,四人抬tui踢向了王仁磅,居然是合擊。估計也曉得王仁磅有點功底子,所以,也不單打獨鬥了。

「對,幹了再講。」王仁磅表現得更凶,掄起拳就往四人分頭招呼了過去。

一tui下去,王仁磅身子一閃,已經狠狠的踢中了高鼻粱的左腳踝。1894

哎喲一聲慘叫,高鼻粱頓時就摔倒在了七八米開外,鼻涕鮮血一起冒出來了,這傢伙,一下子爬不起來了。

還沒等另外三位老兄反應過來,王仁磅是得勢不饒人,又是幾腳下去。都是硬碰硬,啪啪啪……

幾聲過後,三個傢伙全慘叫一聲摔在了地下。而且,個個不是抱tui就是mo腰的,王仁磅下手,絕不會輕的。

「沒勁,就這點身手,怎麼貝魯丁出來的全是這種貨凡搖了搖頭有些遺憾。

「高手還沒出來,這幾個,只能算是小嘍羅,打前哨的。」鐵占雄搖了搖頭。

王仁磅已經乾笑著走了過去,一腳踩在了高鼻粱的大tui上。一用力,高鼻粱還沒慘叫開只聽微微的嚓一聲響,高鼻粱曉得,自己的大tui斷了。

「還有一條,一起廢了算啦,免得在老子面前狗叫個屁什麼的。」王仁磅又抬起tui往高鼻粱的另一條tui上招呼了過去。

如法炮製,連著廢了二個人。

王仁磅這是在『逼』貝魯丁的身後人顯身。所以,出腳不怎麼快,而且,先都要來一陣子辱罵加輕蔑,爾後再斷人tui腳的。

「閣下是華夏人?」就在這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是從左側一塊大石頭後傳來的。

「那人手中有沒槍?」葉凡趕緊在電話裡頭問躲在左側一顆大樹上的藍存鈞。

「長槍肯定沒有,手槍有沒有不清楚。不過,我已經瞄準了他。

如果真動槍的話我先幹掉他。」藍存鈞說道。

「長什麼樣子,是不是努狗宗德樣子?」葉凡問道。

「看不清楚,此人戴著一個黑s的大沿帽。無法判斷是不是努狗宗德。」婁存鈞說道。

「當然,怎麼啦?」王仁磅淡淡的朝著石頭方向哼了一聲,發現走出一個全身黑s衣ku,頭戴一頂大沿帽把半邊臉都遮了的,並不是十分強壯的男子。

等走近些王仁磅細看去,才發現此人半邊臉用一種形似面具樣的軟材料貼著。不知是不是那半邊臉受了傷留下了疤痕還是為了掩人耳目故意如此的。

「閣下好辣的手段,打倒了還要斷人手腳地,他們跟你有深仇大恨嗎?」那人看了倒地下的四個傢伙一眼,說道。

「笑話,本人不還手的話難道還等著他們幹掉我。」王仁磅淡淡哼道,看了那人一眼,說道「你是他們一夥的,應該是貝魯丁酒吧請的打手吧?」

「打手,他們請得起老子嗎?笑話1那人大笑了一聲,啥話也沒再說,迅速俯下身子撿起地下一條柴棍腳往下一掂,騰空而起往王仁磅身上劈了下去。看其人帶動的風勢以及攻擊的速婁,應該有著不俗的功底子,應該不下六段。而且,作事風格老辣,二話不講就動手。這種人,往往是狠角s。

「夠狠的。」葉凡小聲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