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面具人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面具人現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些人都是冷血的,只要能放倒對方,什麼招子都會使的。」鐵占雄說道。

「仁磅能對付他。」葉凡說道。

「啪……」

一聲脆響傳來,那粗如兒臂的木棍居然被王仁磅一tui就給踢成了碎木條。爆開時像是下了一場木粉雨在勁氣的腫脹吹動下往外漫天飛炸了出去。

而面具臉男子也被氣勁爆得退了一大步。1895

就在這時候,葉凡鷹眼發現。面具臉男子突然往腰間一抽。一把黝黑的軟刀在此人氣勁鼓動下像厚背馬刀一般砍向了王仁磅。

葉凡手輕輕一動,一把柳葉飛刀抓在了手中,隨時準備應付突發情況。

不過,王仁磅也不慢。身子滴溜溜的突然往後一個大轉身。再往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詭異的居然挪騰到了面具臉的身後。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

……,

面具人沒站穩當,被踹得往前叭地一下就撲倒在了地下。而手中的軟刀也飛彈到了七八變開外。此人,很是瀟洒的來了個狗啃泥。王仁磅長身而起,一個大跨步就彈到了此人跟前。

「媽的,還敢砍老子,去死吧。」王仁磅那是一點不留情,穿著厚皮靴的腳昂足了勁力踩在了面具人的頭上。而且,一用勁,面具人的頭被王仁磅狠狠的,硬生生的按進了爛泥地里。

面具人拚命掙扎,王仁磅那能讓他掙脫開。腳迅速收回。在面具人腰間和大tui處一陣狂踢。面具人因為嘴被按在泥土裡,所以,連慘叫都叫不出聲來。

唔唔聲中。

面具人腰部,tui部骨頭應該被王仁磅給踢斷了。而且,頭皮也給抓扯掉了一大片,顯得血淋淋的。

「說,誰叫你來的?」王仁磅糾起面具人的頭髮,隨手一拳幹了過去。啪地一聲過後,面具人臉上頓時就像一爛西瓜樣開了發。鮮血鼻血迸得滿臉都是。

「不說老子先糾下你這爛舌頭地。、,王仁磅火大了,手指一動就要挖面具人的舌頭。

「住手,帶這邊來。」葉凡突然出口了。

「哼1王仁磅一動,老鷹抓小雞樣抓起面具人,路過草地上那四個傢伙身邊時又補上了幾腳。

四人頓時就暈了過去,而藍存鈞立即跳了出來,又狠狠的補了幾腳下去。嚓幾聲脆響過後,地下的四個人全成廢人了。估計,經后只能在輪椅上過殘年了。

對於這些,鐵占雄李強葉凡都是視若無睹。大場面都見過,這點只能算是小兒科了。

幾人動作麻利的搜遍了面具人全身,主要是怕此人突然咬毒『自殺』什麼的。揭開面具人的另半邊面具后才發現此人臉上並沒有受傷。估計這面具是用來遮掩相貌的。

「你有沒見過一個從華夏來的中年男子躲在你們那裡?」葉凡冷冷喝問著,藍存鈞拿出了惠景擔保公司總經理陳冬經的相片遞到了面具人眼前。

不過,面具人不吭聲。

「不說是不是?」藍存鈞照準這傢伙又來了幾腳,頓時響起啪啪啪腳踢在皮肉上的聲音來。1895

只是,面具人咬著牙還是沒吭聲。

「退一邊去,我來。」葉凡說著,分筋錯骨手施展開了,手如蛇一般在面具人身上舒展開了。

表面上看去好像是葉老大在給面具人搞按摩。但其他同志都曉得,面具人所受的痛苦簡直不是人能受得了的。

果然,在骨頭被葉老大一塊塊拆開后。足足堅持了二分鐘。面具人終於受不子啦。

用英語叫道:「我說我說1

「你叫什麼名字?」葉凡停止了動作,問道。

「伊飛。」面具人回答道。

「伊飛,你跟伊娜娃有親戚?」藍存鈞『插』嘴問道。

「她是我妹妹,你們欺負了她,我當然要出頭了。你們去問問,在這九號街,誰不曉得我「蠍子,伊飛的失名。」伊飛講道。

「你就是為了給妹妹出頭這件事?」葉凡冷冷哼道。

「嗯嗯1伊飛忙不迭的點頭。

「看來,你還不老實埃」葉老大淡淡的講著,突然一聲爆炸xing喝問道「你在東狗裡頭擔任什麼工作?」這一聲是葉老大用九段高手的勁氣以化音mi術方式施展開的。伊飛未防備之下一愣之後脫口而出道「貝魯丁分部經理。」

瞬間,伊飛反應過來,馬上改口叫道:「我不知道你講什麼意思,什麼東狗西狗的,我家沒養狗,我最討厭狗了。」

不過,顯然他講的話沒有力度,大家都冷冷的盯著他。

「我講的是真的,我真不喜歡狗。、,伊喜趕緊強調了一下。

「都講出來吧,你應該只是個東狗組織貝魯丁分部明面上的負責人實際上的負責人應該是努狗宗德是不是,他現在什麼地方。你們保護的那個叫陳冬經的華夏人現藏在什麼地方。如果想繼續受皮肉之苦的話你就不要講,不然,本人有一千種法子能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葉凡淡淡講道。

「大哥,實在不行乾脆把伊娜娃一起抓來算啦。這娘們也ting夠勁頭的,老子mo她屁股居然不肯,晚上定要弄ng上聽聽她的叫chun仁磅一臉的猥瑣笑著。

「你敢1伊喜脫口而出。

「我有什麼不敢的。」王仁磅淡淡笑道。

「宗德會殺了你1伊飛喊叫道。

「伊娜娃是努狗宗德的情fu是不是?」葉凡問道。

「呵呵,你這話我們會信嗎?媽的,搞了努狗宗德的情fu,好像也不錯嘛1王仁磅這貨更猥瑣了,就差流點口水了,活脫脫一s狼相。1895

這傢伙,演戲方面還真是天才。藍存鈞在心裡頭鄙夷了仁磅大大一句。

「她真不是他的情fu,不過,鼻狗宗德喜歡她。所以,一直在追我妹子。」伊飛說道。

「怪了,努狗宗德還用追嗎?人家是什麼身手,你這騙人都騙不像,沒味道。」葉凡搖了搖頭。

「是真的,努狗宗德喜歡我妹子。他雖說厲害,但從不用強。他追女人都要讓女人自願脫ku子陪她ng的。宗德說了,這樣才能味道。」伊飛說道。

「閑話少講,說,陳冬經在什麼地方?」葉凡轉爾問道。

「我真不曉得有什麼華夏人,我跟我妹子原先就開著這個酒吧。

是從我的印度老鄉手頭上轉過來的。後來努狗宗德喜歡上了我妹子。

有時也會來一下。」伊飛趕緊講道,看錶情,好像不像講假話。

「努狗宗德呢?」葉凡問道。

「我不清楚,他從來不告訴我住什麼地方。」伊飛搖了搖頭。

「把伊娜娃抓來問問,沒準兒有發現。」葉凡沖王仁磅哼了一聲,王仁磅自然答應著就要轉身去抓人。

「你們你們放過我妹子吧,我真不知道努狗宗德住的地方。

不過,有一次我偶然間發現。

有個頭髮很短的年青人有跟努狗宗德一起喝酒。而且,後來我留了個心眼,發現此人叫阿金,在凱帝奇莊園工作。

好像是一個調酒師。而且,後來他跟努狗宗德又喝過幾次酒。還邀請過努狗宗德一起去莊園喝酒。」伊飛講道。

啪地一聲,葉老大一拳打暈了伊飛。

「咱們高估了此人,伊飛最多四段頂階身手。而伊娜娃也差不多,估計也就四段身手。這兄妹倆來自印度。說不定東狗是借人家的地盤搞的分部。而實際的上分部並不在貝魯丁酒吧,而凱帝奇莊園很可疑。」葉凡說道。

「嗯,咱們去瞧瞧。」鐵占雄講道地。

「這些人怎麼辦?」李強看了看地下的四個人跟伊飛。

「暫時弄到公寓去藏著,別搞死了,等抓到陳冬經再說了。」葉凡講道,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事不宜遲,咱們馬上出發去凱帝奇。如果伊飛失蹤太久,就怕引起伊娜娃疑心,從而引出努狗宗德來。」凱帝奇莊園在當地並不怎麼起眼,所以,名氣也不是特別的大。

而且,離倫敦還相鼻的遠。

「這裡如果真是東狗的分部的話,哪裡頭是相當的兇險的了。」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后,葉凡講道。

「主要是我們不清楚莊園里的情況,從外面看還是較平靜的地。幾個巡邏的護園打手。

而建築卻是全新建設的,從外表哪能看出什麼來。要進到裡面,首先就要破壞掉他們的紅外探測類的捕影裝置。

往往這些裝置四面牆上都有,只有從內部切斷電源或弄壞設備豐能做到。

我想,裡頭肯定有個中央控制室。隨時有人監控著,難度相當的高。」鐵占雄一邊看著望遠鏡一邊講道。

「從地底下挖透圍牆進去怎麼樣?」這時,藍存鈞講道。

「動靜太大,而且,速度太慢。就是咱們這些高手挖土質鬆軟的土也得用上一些時間。而且,挖地時的震動太大。如果被他們發覺的話反倒不妙了。」鐵占雄搖了搖頭。

「除非飛進去。」王仁磅也難得的皺起了眉頭。

「又沒人出來,有人出來的話抓一個「舌頭,問問就好辦了。」

葉凡自語了一句,看了看凱帝奇莊園。

「這不行哪不行,豐脆硬撞。

以著咱們的身手,迅速從圍牆翻進去馬上展開攻擊。就是他們發覺時也太晚了。只要咱們行動迅速些,已經制服他們了。」王仁磅有些不耐煩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