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進入東狗老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進入東狗老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倒也不失為一個法子,咱們分四個方面同時進攻,他們即便是發覺了也是顧不及從哪裡開始防備。

到裡面后就匯聚在東側旁那座全石堆起來的房子。我想,只要不遇上努狗宗德本人,咱們都來得及匯合。」葉凡講道「為了安全起見,最好是兩人一組配合著進去。鐵哥跟我搭配,仁磅功力高,自已一個人行動。藍老弟跟李強一前一後怎麼樣?」

「行1五人都點了點頭,分組散開后找到了自己要進入的地點。

「行動1葉老大一聲令下,如山貓一般,莊園三個方向瞬間閃過幾條人影。

虛驚了一場,並沒有什麼動靜。也許是幾人行動太快或者是莊園的保安們放鬆了警惕的緣故。五人在石頭房子匯合後庄園裡居然沒絲毫動靜。1896

「這裡的黎明靜悄悄,也太反常了。東狗的高手警惕xing這麼低,真是怪了。」王仁磅還聳了聳肩表示遺憾。

「這裡估計不是東狗的秘密分部,不然,哪能讓咱們這麼容易進入。」藍存鈞也講道。神情中充滿了疑huo。

「不要講了,搜索開始。」葉凡擺了擺手,以兩人一組配合著散開進行搜找了。

發現兩個巡邏人員走過來,葉凡和鐵占雄迅速上前,一人一個,無聲地就解決了。

只不過分把鍾,莊園的巡邏人員全解決乾淨了。這些巡邏人員估計是東狗的低成層隊員,一個個身手都不怎麼樣?

裡頭最厲害的最多二段頂階身手。跟葉凡這夥人相比根本就沒有可比xing。所以,並沒有遭到什麼抵抗就完事了。但是,大家並沒有放鬆警惕。

潛行到中央那座五層高樓時,葉凡一運氣,如狸貓一般貼著排水管就上去了。不久,聽到五樓好像有聲音傳出,葉凡悄悄爬到窗戶下輕輕挪開支進去一個特殊設備看了進去。

發現裡頭正有兩男一女,女子金髮碧眼白皮膚,倒像美國佬。兩個男子一個像亞洲人,一個像是英國人。

「一個華夏人,何必叫阿德去保護他。太浪費了。」像英國佬的中年男子說道。

「不管什麼人,只要肯出錢,咱們就保護。反正時間也不長,就二個月時間。

華夏人的腦子,有時不可理喻。其實,像這樣的人,隨便往華夏什麼地方一藏,誰能找得到。不過,這樣的冤大頭咱們還喜歡多來些。」亞洲人譏諷笑著講道。

「向中,華夏人並不笨。如果不辣手,他們是絕不可能出這麼大價錢叫你們保護一個人。還是小心點,反正都過去十幾天了,再堅持上幾十天那另外一半的錢就能拿到手了。」那個金髮女子講道。

「笑話,在咱們這裡,還有什麼人能把他搶走。更何況,也不可能找到咱們運里。

咱們分部都建了十幾年了,有什麼人來找過麻煩沒有。就是英國『政府』k王部隊派來一個連,我魯狗得森照樣子把他們消滅掉。」英國男子聳了聳肩,臉上閃過一絲得瑟,一絲狠厲。

又一個「狗,字輩的,看來,這個叫魯狗得森的男子沒準兒是東狗組織這裡分部的負責人了,葉凡心裡尋思開了。

心情又沉重了起來,從魯狗得森的嘴裡叫的「阿德」很可能就是著名殺手努狗宗德。想不到這裡還有一個「狗,字輩的。兩個狗子輩可是相當厲害著了。

只是不知這位「狗,字輩的傢伙實力如何。不過,依著東狗組織的規矩,凡是能稱得上「狗,字輩的,至少都有著六段身手。六段葉凡不怕,就怕再遇上一個像努狗宗德這樣的變態傢伙。

「咯咯。」金髮女子笑了笑,看了魯狗得森一眼,笑道「森哥你跟阿德哥並稱為咱們東狗二雄。兩人同為國際排名前10的大把頭,有幾個組織有這樣的同時能進國際排名前10的高手。就是拿到英國的藍山狐組去也可以當粱柱子了。」金髮女子一邊曖昧的笑著,一邊身子貼到了魯狗得森的肩膀處磨蹭開了。那碩大的房可是會摩擦起電的。

「哈哈哈」魯狗得森笑了笑,在金髮女子的大上捏了一把,笑道,1「你可不能這樣說,你這樣說咱們韓國來的朴向中大師可是要生氣了。論名氣,他不如咱們。但是,論實力的話,他並不輸咱們。1896

這次從總部來,咱們三雄將接受一項新的任務。這次任務是大手筆的。」葉凡一聽,心裡有了涼意。想不到這個叫朴向中的傢伙居然是跟魯狗得森和努狗宗德同層次的人。晚上,看來還真有些麻煩了。光是一個努狗宗德就夠受了,想不到有三個。這還想搶人。怎麼搶?

「大手筆,你們又有得賺破天了,對方出多少?」金髮女子妖笑道。那一邊豪在魯狗得森的手臂上蹭來蹭去的。

「一個億。」朴每中也淡淡的笑了。

「不會是韓元吧?」金髮女子笑道。

「比韓元值錢得多,比英磅又便宜一些。」魯狗得森神秘的笑了笑,當然不會講出錢幣的名頭。

因為,錢幣的名頭就代表著是哪個國家的東家出錢了。在事沒辦成之前,東狗的成員不是這次任務的成員絕不會曉得任務的。

這是鐵的規矩。

葉凡悄悄的溜下了樓,不久,幾人匯合了。

「上頭有三個人,一個叫魯狗得森,一個朴向中,還有個金髮女子。魯狗得森既然是「狗,字輩的,而且跟努狗宗德稱為東狗雙雄,估計兩人的功底子差不了多少。

先前咱們調查到的秘密資料中並沒有魯狗得森這個人,看來,他是一個隱藏著的高手。

也許,他在國際上的名頭並不叫魯狗得森,所以,咱們沒有查到。

而那位叫朴向中的韓國人既然能跟魯狗得森平起平坐,實力,估計也差不多。至於那個女的,倒不用擔心多少。」葉凡講道。

「努狗宗德呢?」鐵占雄一臉凝重問道,要知道,光是魯狗得森和朴向中二人就夠他們受了。

如果再加上個努狗宗德,那今晚上自己這邊五個人,估計還不夠看了。因為資料上顯示,光是努狗宗德只有葉凡能與他打成平手了。

「他也在莊園里,好像是守護著惠景擔保公司的陳冬經。按合約協定東狗的人要保護陳冬經二個月。估計,蘇家也hu了一筆不菲的錢的。」葉凡講道,看了王仁磅一眼,問道「有沒發現努狗宗德?」

「努狗宗德我沒看見,不過,我發現有個華夏男子在那邊一座青磚樓的大廳里走來走去的,好像有些不安樣子。」王仁磅講道。

「是不是陳冬經?」葉凡一下子來了興趣。

「應該不是,陳冬經照片我看過,就是再化裝也不會變化如此的大。除了打了咱們這種能挪動鼓起肌肉的『葯』水還差不多。」王仁磅搖了搖頭。

「怪了,莫不成是陳冬經的手下,一起來的。」這時,藍存鈞說道。

「我直覺陳冬經很可能就在那座青磚樓里,面努狗宗德也在樓里。

要不咱們迅速出手,合擊努狗宗德。

咱們的目的是抓走陳冬經而並不是要消滅東狗組織的高手。這個,關我們屁事。1896

如果在短時間內不能救出陳冬經而惹出了魯狗得森和朴向中,哪咱們今晚上有可能全得留在這裡了。」葉凡臉s也是空前的凝重。因為,三個與自己功底子相仿的高手坐鎮,想虎口奪食是的當困難的。

「李強跟我守在外邊,咱們用槍械對準朴向中和魯狗得森這座樓。

一發現他們出來咱們先幹掉他們。

當然,這種高手如果有警覺了,就是這種大威力,精準度很高的狙擊步槍也是作用不大。

不過,不管怎麼樣,總會延緩他們增緩努狗宗德的時間。只要能抓到陳冬經咱們馬上就撤。

我想,努狗宗德據傳應該還沒達到九段,而朴向中跟魯狗得森應該也沒達到九段。

只要沒達到九段,葉老弟就有辦法擺平。即便是八段頂階跟九段相比也是天壤雲泥之別。」鐵占雄講道。

「就這麼定了,我跟仁磅存鈞去青磚樓。咱們有個好處,就是不用考慮陳冬經的生命安全。這個,跟搶救人質又大不相同。因為,陳冬經是他們要保護的人。」葉凡講完后三人悄悄的走向了隔了幾座樓的青磚樓。而鐵占雄跟李強早就選好了『射』擊的位置蹲點了下來。

當葉凡看見在青磚樓大廳里轉圈子度步的那個中年人後頓時身子一震。立即傳音給藍存鈞道:「存鈞,你有沒發現這個中年人長相像誰?」「你也覺得有點面熱,莫不成是蘇家的人。此人長相跟蘇林兒幾個兄妹倒是有點點像。如果陳冬經在樓上的話,那此人肯定是蘇家的遠房堂親一類的族人了。」藍存鈞講道。

「咱們從外邊上樓,一發現努狗宗德就出手。出手必要狠,能一擊而殺之就更好了。先不要用槍,槍聲動靜太大。最好能近身肉搏解決掉,魯狗得森那邊離這裡還有幾座樓距離,如果動靜不是十分的大的話,他們一時發現不了的。」葉凡交待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