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努狗宗德是女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努狗宗德是女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如狸貓爬壁,悄然的上了二樓。 出能折彎的夜視頭向了窗戶。。組搞的這種夜視設備叫夜視棍,就像一圓圓的棍子,小指頭粗,可以彎曲成任何的外形。

只需前面的鏡頭對準目的就能在另一頭顯示出外面的真實狀況來。聲響跟圖像都會傳過去,非常的方便好用。

而且,這樣的東西支在人家窗戶外,別人也發現不了。聽說就二米多長的一根夜視棍子,成本就要七八百萬。

著實貴。

這次a組的李老指使駐倫敦的擔任人給了三根,也是大手筆了。由於,這種夜視棍即使是在。組外部產量也不多的。由於,它需求幾種特殊的分解材料,不好弄。

根本就無法做到量產。整隻獵豹部隊也才裝備這種夜視棍三條。往常都寶貝的收藏著,有緊急狀況時才能借出去用的。

先前肖十六妹有慎重交待,別把這夜視棍給搞壞了。當時葉老大笑著說是搞壞了就出錢賠。

當然,對葉老大來講,幾百萬也算不上什麼。不過,肖十六妹講這個有錢也買不到。葉凡對方這軟棍子樣的玩意兒注重了起來。

發現外頭正坐著一男一女,一看那男的,葉凡心裡登時狂喜。由於,此人就是惠景擔保的陳冬經了。

而另一個女的估量三十來歲,身穿著粉紅著大花的那種睡袍子,一頭略顯黑的頭髮耷拉在臉上把半邊臉都遮住了。

奇異的是按理說假設要睡覺,這女的應該穿拖鞋才對。而在這大熱天里穿著的卻是一雙厚重的耐克。

這女人令人難以揣摩了。葉老大貌似有些熟習,但又一時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了。

難道是陳冬經的情也跟看來了,此人倒懂得享用,逃命了還要帶情一同。這蘇家出來的人就是不普通,注重享用。葉老大在心裡尋思著。

不過,葉老大發現了一個怪異現象。發現陳冬經彷彿有些怵這個女的似的。他雖說目光是漫不驚心的看了女的一眼,但眼中的一線警覺葉凡還是感覺到了。

而女子也不講話,只是慢條斯理的用手中的水果刀切著蘋果。再用刀尖叼起往嘴裡送慢吞吞的放著爾後再嚼動嘴巴。看架勢彷彿在打發無聊的日子。

葉凡傳音給了藍存鈞的王仁磅,他們都說沒發現努狗宗德的影子。而且,這座青磚樓就二層,都搜遍了也沒發現努狗宗德。

工夫不等人,葉凡預備發動突然襲擊。既然陳冬經在這裡,就先拿下他就是了。

努狗宗德不在更好,而且,如今這房間里就陳冬經和一個女的,倒是益處理掉。

不久,王仁磅和藍存鈞都過去了。葉凡安排王仁磅守在門外阻擊努狗宗德,本人跟藍存鈞撲出來劫人。

雖說努狗宗德功底子比王仁磅要好,但王仁磅拖上幾分鐘還是有的。這是防備努狗宗德從外邊進入突髮狀況,那時本人搞定了陳冬經再出來也不遲。

不過,王仁磅以為葉凡守在外邊更好。由於房間里並沒發現努狗宗德。

葉凡在外邊可以有效的阻擊努狗宗德下去。而本人跟藍存鈞擺平陳冬經那還不是跟玩兒似的。葉凡聽了王仁磅的建議后也覺得有理,也就贊同了這個方案。

三人做好充分預備后,葉凡一個眼。

王仁磅和藍存鈞昂足了勁頭突然破門而入,出來如雷震普通的快速,而葉老大虎視眈眈著整座樓。

兩人配合相當的默契,藍存鈞撲向了陳冬經,而王仁磅自然是一拳就砸向了沙發上那個正用水果刀切水果的女子。

這一拳相當的有威力,捲動著周遭空氣發出啵啵的雜音。眼見王仁磅那沙鍋大的拳頭就要輕鬆的砸中那女子的鼻樑骨了。

突然一道冷哼傳來。

啪……

一聲非常明晰的脆響傳來,葉凡看向外頭,發現王仁磅曾經被那女子一腳踢得摔倒在了床下,而且,臉正好貼著估量是陳冬經用來穿的那雙臭拖鞋。而鮮血也從王仁磅的鼻孔里冒了出來。

紅衣女子長身而起,身子再一動,盤旋轉著一腳往後踢去。又是啪地一聲,正撲向陳冬經的藍存鈞被依法炮擻的給踢得直接就摔倒在了幾米開外的一個茶几上,茶几被藍存鈞的身體砸得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嚓一聲就散架了。

高手「葉老大心裡閃過一絲念頭,舉動一點不慢,人長身而起像大鳥普通的撲進了屋子裡。

由於,紅衣女子正抬起一腳踩向了王仁磅的頭。不過,王仁磅畢竟是八段位高手,剛才是大意才失了并州。

這下子一個騰挪終身來了個懶驢打滾躲開了紅衣女子那狠厲的一腳往床的另一邊冒了出來。

而藍存鈞短暫的震駭之先人也清醒過去。隨手抓起從茶几上滾在地下的一盞燈帶著罩子呼地一聲就砸得了紅衣女子。

哼,紅衣女子再一聲冷哼,手中水果刀上網叼著的一塊草果彈向了藍存鈞砸過去的燈。

啪地一聲燈跟蘋果相撞,燈罩居然被一塊小蘋果給慣穿了。藍存鈞心裡訝然到了極點,這需求多大的力氣才能做到。

不過,此刻,葉老大的一拳呼啦著,卷得床頭上那個鴨枕頭都悄然顫慄著發出滋滋的聲響。

紅衣女子一看,也不敢大意。一腳踢向了葉凡的拳頭。拳頭跟腳重重要撞在了一同。

啪啦啦……

這次紅衣女子沒討到好,被葉凡一腳踢得重重的撞在了床架上。而且,腰部也重擊在了銅製床架上,這床架畢烹是純銅的,估量也挺疼的。

「閣下好功夫1紅衣女子訝然的一聲冷哼,手往腰間一,一把雪白軟刀也不知怎樣的就拿在了手中。

她往床上重重的一踩,騰起足有二米高,幸而這樓層估量有著四米多高度,不然,她的頭早碰到吊頂了。

一刀劈向了葉凡,那軟刀在空中刮擦著空氣。發嚓嚓似樹葉被風吹動的刺耳響聲。

在電燈下,空中反著輝目的一片銀光,早嚇得臉慘白躲在角落處瑟瑟發抖的陳冬經此刻被那銀片一閃頭一暈差點就倒在了地下。不過,藍存鈞早留意到了他,一個大步過去,老鷹抓小雞樣抓住了陳冬經。

這傢伙想叫被藍存鈞在太陽幹了一拳,登時就暈菜了過去。

藍存鈞抓起床單滋啦幾下撕成破布條把陳冬經給結結實實的捆綁了起來一把到了外邊那個寬達三米的大陽台上,便於後頭運走。

「哼1葉老大不情願跟這紅衣女子糾纏,由於擔心努狗宗德出來,二來更擔心朴向中跟魯狗得森過去增援,那今早晨就有些懸了。

所以,手一揚,三把飛刀呈包圍型扎向了紅衣女子。

而王仁磅早從身上抽出一條軟棍,內勁一注之下登時硬如鋼鐵。呼嘯著從地下掃向了紅衣女子的雙腳。

紅衣女子為了躲避葉老大的三把飛刀只好在空中變轉了身子的方向。

不過,沒防到王仁癆的軟棍,腳下那雙耐克被王仁磅給重重的幹了一棍後葉滋一聲鞋子被硬生生的颳去了一片。登時,紅衣女子那雙腳掌上殷紅一遍。

「老子還以為你是鐵打的,不過一紙老虎罷了。」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礙…

紅衣女子發飆了,身子一轉,帶血的右腿詭異的一螺旋。

牛凡趕緊叫道:「快躲1

不過,顯然紅衣女子發揮了秘術。姜仁螃來不及躲開,被帶血的右腿給直直的就踢在了臉上。

啪地悶響中,王仁磅感覺本人的鼻子是不是不屬於本人的了。那裡是酸麻得彷彿沒有肉感了。干巢通道,百琶們口刊刊」t」t……u

「你們從華夏來的1紅衣女子一聲冷哼,那嘶啞的聲響登時讓葉老大悄然一震,發揮開鷹眼看去,登時大驚。由於,這女子耳廓上的一粒黑斑在鷹眼下明晰可見。

「他是努狗宗德1葉凡小叫了一聲,身子往前一動,五把飛刀合圍著扎了過去。

「努狗宗德是女的。」王仁磅跟藍存鈞都大吃了一驚,有些獃痴的看了紅衣努狗宗德一眼,瞬間反應過去,合起東西不要命的劈向了努狗宗德。

「哼1葉凡一聲冷哼,隨著飛刀跟進。見努狗宗德剛躲過飛刀,葉老大那一腳狠狠的踢中了努狗宗德的肚皮,這一腳之力,完全可以踢斷厚達半米的條石。

葉……

畢竟血肉之軀跟石頭又沒得比,努狗宗德嘴裡噴出一股鮮血像血箭普通染得滿屋都是。

葉凡正想再下腳,不過,紅影一晃。努狗宗德居然不要面子了,從地下貼著幾個打滾,玩了三個懶驢子打滾后像一個紅皮球樣一下子就從窗戶滾到了樓下。

等藍存鈞和王仁磅反應過去,人家早到樓下了。著實,努狗宗德這廝逃跑的本領可謂一絕。

「追1葉凡一聲吼,直接從窗戶跳子直去,直奔『紅皮球』而去。

那邊,努狗宗德估量是發了什麼特殊信號。石頭房子那邊響起了啪啪幾聲悶響著的狙擊步槍聲響。

「不好,老鐵他們有風險。」葉凡急了,一個騰空,費家的虎鷹提縱術使出,如大鳥普通滑翔著往石頭房子而去。

而藍存鈞早把陳冬經抓在手中在地下跑著,王仁磅在幾座房子上幾個騰挪,三人風馳電閃般幾秒鐘就到了石頭房子前。

幸而朴向中跟魯狗得森正在反省努狗宗德傷勢也來不及對他們下手,兩人倒是安然無恙的拿著槍還在蹲著的。

葉凡手一甩,七把飛刀分幾個方向扎向了受傷的努狗宗德。